•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三百零二章、暴怒
  • 第三百零二章、暴怒

    作品:《无尽神域

        那老和尚把这赤红铜片交给厉父的时候过,这则铜片蕴含大机缘,能护他一生平安富贵.

        然而,也许正是这段话,让厉父动了心思,所以在把厉寒送上长仙宗时,才把这枚铜片送给了他,也是一种保护的心思。

        或许心中并没有真当一回事,可毕竟是拥有了和‘平安符’一样的功效,是一个念想。

        然而,或许正因如此,失去了这枚赤红铜片的保护,厉父最后才会出事。

        每每想到此处,厉寒都痛心不已,觉得是自己抢走了父亲的福缘。

        然而,事已至此,后悔无益,更何况,那个时候,厉寒哪知道那么多,他那时候,才九岁而已,什么都不知晓。

        而现在,想要找出这赤红铜片的秘密,更是难上加难。但又必须找出,因为唯有如此,才能报答厉父当年的那番恩情,和期望。

        ……

        拿出赤红铜片之后,厉寒的心中有些忐忑,还有些紧张。

        忐忑是害怕这赤红铜片其实根本没有什么秘密,那老和尚不过是欺骗厉父;紧张是好奇这铜片中,如果真有秘密,到底是什么。

        此时,厉寒自然不会真以为,这铜片中,会藏著一卷地品上阶的**。

        那不过是幻梦之中,自欺欺人而已。

        有可能,但希望不大,毕竟,地品上阶**,在这世间上太稀少了,就是八宗之中,总共也不过一两部。

        其余几宗,大部份,都是地品中阶,还有一半左右,不过才地品下阶左右。

        由此也可见,地品上阶**的珍贵,厉寒自然不敢抱此想。

        “只是,秘密。”

        厉父只过突破气穴就可以解开这铜片的秘密,但是没过怎么解开,这铜片在他手中,也有近十年的时间,他都解不开,厉寒又怎么去解呢?

        虽然厉父没有突破气穴,厉寒突破了,但是,至今仍是一头雾水,最终,只能呆呆地看著手中这枚赤红铜片发愣。

        凝目看去,一遍一遍,依旧是这些年,每日摩挲,那同样的触感。

        粗糙,温暖,就像是一块普通的红铜,被一块路边匠人随手打造而成,真不像是蕴含了什么秘密的样子。

        但是,和赤红铜片的表面粗糙不同,其中雕刻的那个和尚,却又是那般栩栩如生,充满了一种奇异的智慧和安祥。

        甚至仔细看去,其身下的树叶,和湖泊之中诞生的涟漪,都是那般清晰可见,奇妙入心,非路边匠人能随手雕刻,绝对是大师手笔。

        而且绝对是入了‘传神’一级的大师手笔才能做到。

        也正是因为这图像,才让他每次心绪不宁时,就能瞬间恢复宁静,重新走到正确的道路上来。

        他不知道这赤红铜片中的秘密到底是什么,但是,那上面所描刻的八个字,在这些年,却一直是在他的心中,无时无刻不曾响起。

        “大静似鼓,擂我肚腹。”

        这八个字,又有什么奥义?

        厉寒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甚至翻翻覆覆,这些年已经敲过了不知多少遍,火烤,水浇,放在月光下,放在太阳底下,无论用了什么办法,都没有其他神迹显露。

        但是,偏偏又能感知到它的不同凡晌,这才是最奇怪的地方。

        如果要唯一特殊,肯定就只有那盘坐于湖面树叶之上的布衣和尚了,还有和尚旁边的那八个大字,‘大静似鼓,擂我肚腹’。

        但是,从这和尚之相,以及这八个大字中,厉寒也看不出什么重要的秘密。

        最多,能帮助人心神安祥而已。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厉寒陷入思考,忽然,他心中一动,将自己的精神意识,缓缓蔓延其上。

        这些年,这种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做,甚至,做了很多遍,但是,成为气穴之后,他却还的确是第一次。

        以前,都没有任何效果,触摸到的,就是一枚普通的铜片,但是,这一次,忽然有些不同了。

        厉寒掌心中的铜片,忽然绽放出一层极淡的光华,如同玉石,接著,厉寒脑海一震,如同进入一片神奇的空间。

        这空间中,什么也没有,但是,抬头往上望,就能看到无数星星的光线,连结成一座山形,竟然是金光,而且似乎是一幅地图。

        地图?

        厉寒一瞬,再仔细看,就更惊讶了,因为,这地形,似乎不是真龙仙州的地图,倒像是……其他仙州?

        “其他仙州?”

        厉寒猛然一惊,有些不可思议的感觉,这赤红铜片上记载的秘密,居然不在真龙大陆,在其他仙州?

        一直以来,诸多猜测,猜想,期待的赤红铜片,所显示的机缘,居然在其他仙州?

        厉寒实在无法理解,这枚赤红铜片,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另外仙州的山脉。

        要知道,天下九大仙州,虽然同在真武大世界,但却是互相之间,两两隔绝,互不通行。

        只有突破气穴境以上的强者,才有极的几率,感应天地屏障,跨越跨界壁障,然后才能进入其他仙州。

        而大部份人,是不行的,就是当年的秦天白,达到气穴境中期,后期,都没有成功,反而废尽修为而回。

        这些年,也不知有多少天之骄子一一试过,但都一一失败,从来没有听有人成功过。

        而且据跨界壁障有个规律,修为越高,年纪越轻的人,越容易穿过;修为越低,年纪越高的人,越难穿过。

        气穴境中期以下,从来没有人成功过,而超过五十岁的人,除非你一身修为达到通天彻地,或者拥有某项不可思议秘宝的人,也从来没有听有人成功过。

        最有可能成功的机会,就是在气穴境后期到半步法丹之间,而年龄要求在五十岁以下的年纪,才有可能。

        既然如此,那么,这另外仙州的地图,为什么会出现在真龙仙州?要知道,真龙仙州虽是东方第一州,但在九大仙州中,实力并不算强。

        最强的,是北方仙州,和中央仙州。

        厉寒继续观望,慢慢地,发现这些山形,是由一条条金色丝线组成,最后,竟然在天空之中形一座佛陀的模样,金光闪闪。

        而在山脚底下,赫然刻著一行五十一个字。

        “中央仙州,西行万里,有穴如盘,诞生奇花。百年一结果,千年一开花。其名般若,自在金刚。观之则生,服之则死。炼之成药,可以成大道。”

        “金刚般若花?炼之可以成大道?”

        厉寒浑身一怔,隐隐感觉到了不同凡晌,金刚般若花,听这名字,似乎跟佛门有关,难道是佛门圣花之一吗?

        可是,为什么偏偏又在中央仙州?炼之可成大道,这里的大道,指的是什么,法丹,还是引雷?

        气穴境肯定是不可能的,气穴境之下连中央仙州都去不了,自然不可能称得上‘大道’……

        抱著这样的疑惑,厉寒皱眉苦思,却一时没有答案,最终也只能不了了之。

        “算了,先收起来。等有机会,以后,就去中央仙州看一看!”

        前往中央仙州,要穿越无穷险地,有西荒,沙界,凤舞关,魔鬼城,炎城,以及无穷大漠……等等。

        最后,才能到达跨界壁障之处。

        打破壁障,才能进入前往其他仙州的传送台。

        一路那可是九死一生,有不少人,还没有到达壁障,就死在了途中。

        厉寒现在肯定是没有这样的想法,至少要等他突破气穴中期,甚至气穴后期,或者气穴巅峰的实力,才会去。

        不然,破不开壁障,去了也没用。

        而且,就算破开了,出去了,也只是受虐的份。

        因为厉寒听了,想前往中央仙州,参加跨界真龙战,最好是至少要气穴境后期的修为,而大部份参赛的弟子,其实都是气穴巅峰,或者半步法丹之境。

        九大仙州,群英荟粹,那不可是偏居一地的真龙仙州所能想像的,五十岁之下的半步法丹,也有不少。

        甚至有些天纵之材,五十岁之下,突破法丹,更是各大仙州都名震一时的人物。

        不过,那样的境界,可不是现在的自己所能想像的,还是想近一,先去寻找到杨晚,牧颜北宫等人再。

        厉寒还奇怪,为什么之前在冰火九极洞出口处,没有看到杨晚四人呢。

        按道理,凭他们的交情,即使只是最普通的结队伙伴,知道自己马上要破关而出,不管有没有突破气穴,他们都应该等侯在外才对。

        之前是九天刑印的异变马上就要开始,厉寒没有时间,现在想一想,才觉得不对,莫非,他们出了意外?

        一想及此,厉寒的脸猛地的就白了,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杨晚等人不可能不来此地,而如今还没来,只有一个可能,他们出了意外。

        而这可能,让他的怒火腾的燃烧了起来。

        “难道,还有人,敢在这万妖城境内,对我伦音海阁弟子出手不成?谁有如此狗胆?”

        但若非如此,又怎么解释。杨晚,牧颜北宫等人,至今踪影不见的场景,除非,是那几人……

        哪几个人,不用想,厉寒也知道是谁,因为他来这里之后,从来就没有得罪过人。

        如果要得罪……那也只有,先行挑事,受冢圣传之约,故意阻挠他们进入冰火九极洞的罪魁祸手之二,天工山真传弟子‘黄铃剑’勾高俊,葬邪山核心弟子,‘落魂钟’庞九真了。

        “他们,还真敢!”

        “腾!”

        厉寒瞬间急了,身形一纵,已经从原地脱身而出,而后一路风驰电掣,朝著万妖城的方向急奔而去。

        “挺住,挺住,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我马上就来,等我,一定要等我……”

        这一刻,厉寒心中,乃至脸上,都是一片焦急。

        风驰电掣,厉寒一路疾奔,突破气穴境后,厉寒还是第一次这么狂奔。

        感受著体内道力源源不绝,随用随生,四周的风景在不断朝后退去,但是,他却来不及欣喜,因为此时,他的心已经烧得一片通红。

        连双眼,也变得一片赤红!

        他盯著远处,不管不顾,以最快的速度,朝著万妖城的方向疾驰,同时心在在恶狠狠地道:“勾庞二人,我们无怨无仇,本来也没什么。但如果他们真有什么意外,我要你们死,全部死,下去陪葬!”

        这一刻,厉寒心中,从来没有生出过如此强烈的戾气,烧得他的心都有些发抖。

        ……

        ps: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