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二百九十二章、勾,庞亲自下场
  • 第二百九十二章、勾,庞亲自下场

    作品:《无尽神域

        这一刻,厉寒猛然睁开了眼睛。

        “出现!”

        “砰!”一声巨响,无形的震荡**荡而开,一柄漆黑的剑尖,在厉寒的身左左侧出现,剑尖甚至已经要划破厉寒的衣衫。

        而直到剑尖完全显现,其后,它的整柄剑身,才慢慢的,一分一分的显现出来,样子显得无比的诡异。

        “这,就是凌空驭剑术的第二重境界,虚空移剑吗?果然强大,防不胜防。不过,只要被我抓住了踪迹,也就不算什么了。”

        猛然,厉寒双掌一合,然后在所有人诧异瞪大的目光中,赫然把那柄漆黑宝剑,夹在了掌中。

        剑身如同有灵,感应到了不妙,急剧颤动。

        然而,厉寒一双手掌,却像铁铸,纹丝不动,剑身虽然不住震颤,想要挣脱,但厉寒却是不断加力,硬是让那柄宝剑无法脱掌而出。

        而对面,心剑合一的冷枯松,在自己血祭过的宝剑被厉寒夹住的那一瞬间,心脏如遭重击,面色陡然一红,仰天“哇”的一声,大大吐出了一口鲜血。

        他面色变得更加苍白了。

        修炼驭剑术,虽然强大,但也有一个弊端,那就是,一旦心剑合一的宝剑,被别人发现,掌握住,驭剑者也会∧,..遭受重创。

        所以,如非遇上非常强大的敌手,否则,驭剑者一般也不会让剑身离体太远的,不然,就会面临如冷枯松现在遭遇到的这一幕。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因为,自从他修炼会这门凌空驭剑术开始,达到这第二重境界‘虚空移剑’,祭出宝剑,就从来是无往而不利,从来没有被人识破的。

        这次,是例外!

        但一次例外,已经足够给他教训。

        是巧合,还是对方真的已有识破自己这虚空移剑的手段?

        冷枯松没有时间去想,因为他明白,如果再不尽快把宝剑召唤回来,吐血还只是小事,更可能造成心灵的永久受创。

        心灵一创,境界不升,他这一辈子,只怕也永远别妄想突破进入气穴了。

        这可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大事。

        既然修炼驭剑术,虽然不愿意发生此事,但总有万一,如果真遇到这种情况,为了不受制于人,自然也有解决之法,只不过代价比较大,万不得已而已。

        而此时,冷枯松就遇到了这种情况。

        他面色一冷,一咬牙,轻喝一声道:“心灵血祭!”

        随著他一声轻喝,冷枯松再次闭上了眼睛,表面上一片潮红,似乎在施展了什么秘法。

        随著这门秘法施展,他面庞之下的血管,瞬间一条条全部如小龙一般游动起来,布满面颊,如同爬满了蝎子,蜈蚣,再看不出原来面目,狰狞可怖。

        而当他面上出现这般可怖异相的时候,厉寒陡然感觉,自己双掌之中的漆黑宝剑,竟然瞬间变得滑溜起来,力度陡增加了十倍不止。

        宝剑不住跳动,挣扎,自己双掌,竟然隐隐有再也难以圈禁的错觉。

        他也不为已甚,知道如果自己选择强行压制,只怕会两败俱伤,不止冷枯松要遭受重创,自己也不会好受,当下,直接一松手,放剑离开。

        “嗡!”

        漆黑长剑如脱牢笼,猛然飞上高空,浑身仍在不断打颤,飞得离厉寒远远的,在冷枯松身后不断盘旋,哀哀低鸣,似乎对他有些畏惧。

        而对面,本来正在势均力敌僵持的两人,因厉寒这突然一松手,冷枯松用力过猛,心血顿时回流,“砰”的一声,一团团血花,在他面颊之上炸开,显得无比的恐怖。

        冷枯松睁开了眼睛,看著对面的厉寒,这一刻,他的眼睛无比幽深,似乎带上了一层淡淡的血焰。

        “你很好……的确是一个我值得重视的对手,之前,我还是有些小觑你了,受此挫折,也是应当。”

        “这是我最后一剑,凌空驭剑术,第三重境界,一剑化十,我暂时还没有练全,只能达到一剑化七的地步,但是,纵使只是一剑化七,也已经不是普通初入气穴的弟子可以相比。”

        “小心了,接下这一剑,今日,到此为止;接不下,那么……一切休提,交出所有玄铁令,放你离开!”

        这一刻,冷枯松身上显示出一股庞大的自信。无论是凌空驭剑术第一重境界,御剑横空;还是第二重境界,虚空移剑。都还只是在半步气穴境的范畴之内。

        但是,一剑化七,已经超越了普通气穴,他曾经仗以,与一名家族长老过过手,结果对方根本来不及撑起护身罡气,就被他轻易击败。

        而这名对手,就是一名气穴境初期长老。

        冷枯松知道,如果自己能彻底练就这一剑化十绝技,估计立马就能突破气穴。

        但目前,正是卡在最后一道关卡,所以,修为,剑术都双瓶颈。

        但即使如此,修炼到一半左右的一剑化十,也不是普通气穴境能够抵挡得了,更不用说面前这一个不过半步气穴境的伦音海阁弟子。

        他仰起头,面色庄严,肃穆,如同朝圣一般,那张恐怖的脸上,此刻竟然出现了一层奇异的圣光。

        随即,他双手举起,十指如同莲花一般交错,纠缠,打出一个个奇异的印诀,在他头顶上空的那柄漆黑古剑,竟然再次剧烈震颤起来,而且比上一次更盛。

        就在所有人疑惑不解,不知道他在做什么的时候,猛然间,在他头顶上空,那柄漆黑古剑,再次奇异消失不见。

        而所有人一声惊“啊”的瞬间,他头一低,双手一排,朝左右一拉,一共七柄一模一样的宝剑,出现在了他的脖子之后三尺处,剑尖朝前,剑尾向后。

        而后,他再次一招手,诡异的,七柄宝剑赫然出现在了他的双手中间,随著他的遥指,变异寒光森然起来。

        七柄漆黑宝剑,一模一样,同时指向对面的厉寒,森然的剑气,这一刻直接把地面上的青色擂木,全部激得碎成了一寸寸的齑粉。

        一剑化七!冷家秘传,凌空驭剑术的第三重境界。可以轻易斩杀大部份气穴境低级弟子!

        擂台下,所有人变色,杨晚,牧颜北宫,牧颜秋雪,尹冬书四人,更是面色大变。

        就是伦音海阁这边的阵营,也不禁一个个站起身,神色紧张,手心中全是汗水。

        虽然他们跟厉寒没什么关系,但毕竟是同一个宗门,此时,在这里,厉寒代表的就是伦音海阁的脸面,如果厉寒失败,甚至身死,他们绝对无法保持淡然。

        而擂台之上,剑拔弩张,看到这一幕,厉寒却突然笑了。

        看到对方的笑容,冷枯松忽然觉得有些不对,但是,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已将自身功体,催到极限,由不得自己。

        于是,面色一肃,他也不相信,都到了此时,厉寒还能再变出什么幺蛾子出来,于是,双手一松,七柄剑,如排山倒海,发出“咻,咻,咻……”激烈的破空声,带起流尾蓝焰,朝厉寒疾攒而来。

        就是此时,厉寒赫然动了。

        身形一转,如同扶摇九天,人在半空,脸色已经变得一片肃穆,双手轻舞,淡淡道:“神火罗网,九龙天舞!”

        “轰!”

        一点橘红色的火焰,先是在他的指尖绽放。

        在其他所有人,瞠目结舌,欲笑话他凭这点火焰之力,就想抗衡冷枯松的一剑化七时,这点橘红色的火焰,却在所有人的眼前,猛烈一涨。

        “噗嗤!”

        第一道火龙之墙出现,昂头抬尾,气势森然,眼睛都活灵活现,眨眼就把飞到他近前的第一柄宝剑吞噬了进去,而后,渣都不剩。

        第二道火龙,第三道火龙……

        一共六道火龙,将六道幻影吞噬,最后一道,却打得难分难解。

        就在此时,另外两道火龙缠来,三道火龙围攻同样一柄宝剑。

        那柄露出真身的漆黑宝剑,瞬间露出畏惧之色,而对面,冷枯松面色更是变得一片苍白,颓然坐倒在此。

        此刻,不用打,他也知道结果是什么,冷家的凌空驭剑术,竟然在自己手下失败了,而且是失败在一个同样境界,名不见经传的伦音海阁内宗弟子手上。

        这到底是什么功法,那漫天火龙,如同燃烧透虚空,又究境有多强的战斗力?

        台下所有人,更是一片瞠然。

        ……

        厉寒胜了,二十连胜,货真价实的二十连胜,而且是在战胜同样取得过一次二十连胜的世家第一高手,‘百世麒麟’冷枯松的情况下。

        台下,所有人已经一片寂然。

        随后,就是久久的沉默,良久都没有人上台。

        然而,厉寒却似抱定了主意,不下台了,他不下台,别人就没法战斗。

        好吧,没有办法了,有几人,认为对方虽然战胜了冷枯松,但也绝不可能一点伤没受,于是抱著饶幸的心理,跳上擂台,与厉寒对战。

        第二十一战。

        “你慢了,太慢,下去吧!”

        “砰!”

        一声轻响,厉寒出现在对方身后,轻轻一拳,将对方送下擂台。

        第二十二战。

        “心有漏洞,意志不稳,难怪抵挡不住我的精神攻击,你败了,下去吧!”

        “砰!”

        一腿,将又一名挑战者踢下台。

        第二十三战。

        “未战先馁,心存饶幸,这样的精神,这样的状态,如何可能突破气穴,下去!”

        二十四,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

        加上厉寒自己还有的那一枚令牌,此时其实他已经凑够了三十枚令牌。

        但是,因为还要替杨晚,牧颜北宫,尹冬书收集令牌,再加上,厉寒感觉仍有余力。

        最重要的是,他也想挑战一下,这前所未有的三十连胜的感觉,所以仍然没有下台。

        而台下,已经一片死寂,足足半个时辰,再没有一个人动一下了。

        在厉寒取得二十五连胜时,其实就已经没什么人上台了。

        但是,总还是有几个悍不畏死的存在,抱有万一之想。但到了厉寒取得二十九连胜时……台下,已经再没有一个人说话了。

        甚至,连吸气的声音都听不见。

        伦音海阁这边,开始是激动,后来,也变得寂然,木然,一个个表情僵硬。

        杨晚,牧颜北宫等人倒是想欢呼,后来,看了一眼四周,怕引起群殴,未止。

        而牧颜北宫,彻底恢复原来的状态,而且更是红光焕发,精神抖擞,似乎像一只好斗的公鸡。

        ……

        台上。

        厉寒抬目看台下所有人一眼,暗暗皱了皱眉:“太过火了吗,怎么,真的没有人上台了吗?”

        看一眼天色,虽然他解决战斗十分之快,但是,这么多人,这么多场,终究还是过了数个时辰,此时天色已近黄昏。

        眼看,离斗神台落下帷幕已经不远了。

        “算了,回去吧,如果明天再没人挑战,那就直接进洞,先突破气穴再说。”

        然而,就在他准备动身,跳下擂台的一刻,远处,星飞电掣,飞过来两道嚣张跋扈的身影。

        “小子休走,我们来战你!”

        “砰!”一声轻响,斗神台上,霍然多了一道身穿漆黑长袍面容邪异的青年身影。

        在他腰间,围著一柄有些奇怪的长剑。

        长剑如蛇,尾端居然系满了十数个黄铜色的小铃铛,这些小铃铛,迎风轻轻一吹,便发出一阵阵**蚀骨的奇异声响。

        天工山真传弟子之一,半步气穴境巅峰,曾经八次进入冰火九极洞深处,至今却仍未能突破气穴,但在万妖城一带,却有占坑六霸之一的恶号的,‘黄铃剑’勾高俊。

        因为厉寒的连续战胜,不但击败了勾,庞二人所派遣的所有狙击弟子,甚至最后连‘百世麒麟’冷枯松都战败,无颜离去,再也没有人,能阻挡厉寒前进的脚步。

        然而,‘百世麒麟’虽然走了,总有人不甘,回去把这个消息禀告给了勾,庞二人。

        勾,庞自然大为恼怒,连摔了十数个杯子,当听说厉寒已经快要突破三十连胜,进入冰火九极洞时,他们终于坐不住了。

        一旦破了三十连胜,别说他们,就是他们身后的长老,也阻挡不了厉寒进入冰火九极洞。

        毕竟,这里不是一家一姓之地,而是八宗联合真龙王朝共掌。

        他虽然能买通几名王朝供奉,以拖延之术,对厉寒等人实行拦阻,就算被人发现也说不出什么。

        但是,因为斗神台的特殊,玄铁令拥有者,一旦超过三十枚,就不受制约,可以直接进入,那时他们再也没有借口。

        就是那三名王朝供奉,也不敢。

        所以,深感自己手下人办事不力的同时,他们也不得不亲自飞来,准备参加最后的狙击。

        ……

        第一更,二合一章节,求订阅,求鲜花,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