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二百八十九章、养乐欣,秋龙池
  • 第二百八十九章、养乐欣,秋龙池

    作品:《无尽神域

        热门推荐:、 、 、 、 、 、 、

        台下,再次哗然。

        而且比之之前厉寒一记眼神击败铜承仇,更盛。

        因为这一次,他施展出了一门十分强大的轻身术。

        这门轻身术,本身品阶并不见得有多高,可能还不如在场大多数修炼者。他们可能修炼有同品阶身法,或者更高品阶身法。

        但是,厉寒将这门道技,修炼到的火侯,原來就达到了四级速度,现在更是达到了四级速度巅峰,接近五级速度。

        那真是神鬼莫测,似烟似鬼,少有人能及,只剩惊叹。

        而那道真身一般的幻影,更是让人胆寒。

        即使在擂台下,全神观看,所有人,也沒有一个看清厉寒是什么时候变成了一道幻影,而真身,却出现在阎蓝山身后的。

        他们自问,若自己面对这样的攻击时,会如何,能如何?

        最后,所有人无端心中发冷,被自己的想法所惊醒,脸色苍白。

        他们想遍所有的办法,也沒有办法,看破厉寒真身,避过那一指。

        台下,陷入诡异一般的死寂,比之厉寒刚上台时,寂静更盛。

        而牧颜北宫,牧颜秋雪等人,却皆是眼神大喜,眼睛中的神色,再次盛了起來,如同燃烧起两团火焰。

        两连胜了,两枚令牌到手,而且击败的,还是他们最痛恨的那两个人。

        而即使是那名一直神色淡然,冷冷清清看著的白衣青年,‘百世麒麟’冷枯松,此时,也不由眼睛微微一动,喃喃道了一句:“有意思。”

        随即,手指抚摸过膝上的古朴长剑,眼睛中,带上了一丝笑意。

        “还真是越來越值得期待了。”

        ……

        厉寒的两连胜,并沒有让所有人退缩。

        那些身负狙击他们使命的人,即使知道厉寒可能比自己想像中难缠,但是,知道一旦任务失败会面临什么样的后果,还是只有一个个的奋不顾身,跳上擂台,与厉寒拼命。

        而且,他们也一厢情愿的认为,即使擂台上的这人,实力再强大,这般车轮战,总有力竭的一刻,那时,就是他们的机会。

        然而,一个个惨痛的事实,告诉他们,失败,失败,再失败……

        一个个人,在擂台上,被厉寒轻松战败,或者用一招拳法,或者用一式指法,或者用比他们更快的速度,或者干脆身化幻影,无孔不入……

        一次次连胜,让斗神台上站立著的厉寒,仿佛披上了一层金辉,那光芒,耀人眼目,刺痛了台下不少人的神经。

        众人又羡又嫉。

        此刻,所有人感觉,或许,这个人,将成为继慕容暖,冷枯松等少数几人,能连续取得十连胜,甚至十五连胜,二十连胜的人…

        甚至,是不是能达到二十五连胜,三十连胜,沒有人知道。这是历史上,斗神台自设立开始,便从來沒有人达到过的数字。

        一个个人,仿佛飞蛾扑火,继续朝著擂台之上的厉寒跳去,然后接受失败,随著厉寒连胜数次的增加,上台挑战的人,实力也越发强大。

        五连胜…

        七连胜…

        九连胜…

        ……

        十连胜…

        十一连胜…

        十二连胜…

        ……

        “轰”,随著厉寒连胜次数的一次次增加,擂台下,爆发出了山呼海啸一般的声音。

        擂台下,围观的人群明显出现了增长的趋势,越來越多。

        所有人都睁大眼睛,想看看厉寒到底能走到多远,迫不及待等待著那个激动人心时刻的來临。

        而上台的人,终于变得稀疏起來,冷枯松召集來的十几个人,已经失败了一大半了,还沒有出手的,仅剩三四人。

        而这三四个人,也举棋不定,不知道自己是否该上台了。

        看这情况,随著十几场战斗过去,原本期待的厉寒受伤疲惫的状态并沒有來临。

        相反,厉寒仍然是那样的云淡风轻,沒有一点打累的迹像,反而是上台的人,一个个败得那样惨,面目全无。

        他们这样做,不像是狙击对方,反倒像是在提升对方的连胜次数,给他送玄铁令。

        不过,随著厉寒的连胜次数越发提高,这一次,不仅是那些接了要狙击厉寒连胜任务的那些人。

        一些其他散修高手,或者世家公子,或者八宗门人,也起了兴趣,见猎心喜,想跟厉寒较一较手。

        所以,他们想靠避免上台的方式,避免增加厉寒的玄铁令,却也是一个难事。

        ……

        第十四连胜…

        十五连胜…

        十六连胜…

        十七胜…

        ……

        第十八战,上台的是一位身穿水湖绿裙的女子。

        这位女子,虽是一名女子,但看起來,却一点不比之前上台的铜承仇,阎蓝山等人弱,相反,甚至更强大不止一倍。

        她腰间,绑著两枝墨绿色的分水短刺。

        “隐丹门丹榜弟子第十六名,‘秋水寒刺’养乐欣,请指教…”

        “请…”

        厉寒目光一缩,感受到了这门绿衣女子身上,那淡淡的灵气暴动。

        此人,比他之前交战过的十七人,都要强上一些,只怕是隐丹门中,半步气穴境这个境界,都数一数二的存在。

        连这样的存在,也被自己吸引上场了么?厉寒有些苦笑,却丝毫不惧。

        他上台,就是來接受挑战的,现在,有人上台,总比沒人上台好。

        他怕的就是,如果看到他连续取胜,却沒人上台,即使他想凑齐三十枚玄铁令,也难了。

        而现在,纵然对手强大一些,但是,只要战胜,他总就还有机会。

        更何况……

        想到这里,他微微一笑,隐丹门,丹榜弟子,那又如何?

        隐丹门,丹榜,和天工山的真传,葬邪山的核心,伦音海阁的顶峰,都是同一个意思,不过称呼不同。

        不过,那可并不是一个以武道称雄的宗门,除了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隐丹门的大师兄‘丹武王’司徒尚季,纵使是在潮音大会上出现过的那两名弟子,万璇纱,风无鞘,他都不放在眼内。

        “來吧…”

        他微微一扬手,略微郑重了些,开口道。

        “好。”

        养乐欣并不是一个拘泥之人,也知道面前之人实力强大,当下毫不犹豫,直接出手,发动抢攻。

        ‘分水刺天…’

        随著她双手在腰间一拔,两枚墨绿色分水刺拔出,身形一纵,随即舞动,擂台上空,顿时仿佛置身水幕,一道道墨绿色的光痕随之划出。

        分水刺,是奇门兵器,讲求快,准,狠,而‘秋水寒刺’养乐欣,显然在其上浸淫多年,早已将其修炼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寒光闪烁,刺刺点穴。

        到最后,擂台上,已经只见墨光,不见人影。

        然而,十余招过去,养乐欣身形一震,飘下擂台,面色苍白,不甘的看著擂台上的厉寒,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能那么快看破我的刺法?”

        厉寒神色不动,淡淡地道:“你的刺法沒有问題,但是,你一味追求快,失了稳,无稳不立,当你连出刺的节奏都自己打乱,自己的脚步跟不上刺的进攻,无法互相配合,自然让我看到弱点,从而失败。”

        “这……”

        擂台下,养乐欣脸色阵青阵红,这是第一次,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惨败,然而,厉寒的话,却让她沉吟起來。

        原來,快并不是绝对的,超过了自己能发挥的快,就只能拖累自己的身法,以前是因为遇上的人都比自己弱,所以根本看不到自己的弱点,但在高明的人眼前,这些反而是破绽处处,不堪一击了么。

        良久,她终于垂下了高傲的头颅,郑重向施了一礼,道:“谢谢厉公子指点,乐欣受教了,來日若能在刺法上更进一步,必定來向厉公子郑重谢过今日之恩。”

        她说的很诚恳,已经从失败的打击中回复过來,见状,厉寒点了点头,沒有白教,孺子可教,不愧是宗门弟子,除了少数几个顽劣,大部份人,该有的气度风范,还是有的。

        养乐欣留下了一枚令牌,至此,厉寒已经十八连胜…

        只差两场,就要二十连胜了,这已经打破了慕容暖创造的最高纪录,台下,不少人面色各异。

        “真的要被他破二十连胜吗?这在整个斗神台历史上,也只有三个人啊,虽然斗神台创立时间并不长,但來此的人,却如过江之鲫,成千上万,如果被他闯入二十连胜,岂不是说,他要强过我们在场的绝大多数弟子?”

        有人不服,有人不甘,然而,厉寒只剩两场,却再也沒有人,敢轻易上场,怕反而是给对方送分。

        终于,一道人影,缓缓站了起來。

        这人一身黄衣,胸口纹著一个神字,竟然是从神王陵的阵营中站出。

        神王陵弟子都是衣紫色,他这一身黄衣,就显得十分显眼,然而,他胸口那个神字,却赫然显示,他就是神王陵弟子无疑。

        那为什么,他就能这么与众不同呢?

        看到他的站起,台下的人,不管哪一个阵营,哪一方势力,都无不惊呼,随即对擂台上的厉寒,投去兴灾乐祸的眼光。

        ‘绕风柔剑’秋龙池,又名‘寒光剑客’,那一手绕风柔剑,据说是脱胎自他们宗门的唯一地品剑法,风林剑典,是神王陵陵主秋龙上的第十七子。

        “我來战你…”

        随著话声,他平平飞起,落向擂台,腰间一抖,一条缠绕软带竟然瞬间分开,绷直,变成了一柄寒光闪烁的紫色长剑。

        “龙池梦剑,下品名器巅峰,接近中品,请指教…”

        ……

        第一更,补26号晚,所欠第二更。求鲜花,求订阅,求月票。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