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二百八十章、尹小青,上
  • 第二百八十章、尹小青,上

    作品:《无尽神域

        热门推荐:、 、 、 、 、 、 、

        后面,冰火九极洞的入口处。

        厉寒四人走后,那名马脸老者一只手伸到桌下,掏出一只羽毛翠绿的风鸽,放在桌上。

        风鸽腿上的银筒已经打开,手中捏著一张丝帛,丝帛上是几个细细密密的小字。

        他眼睛望著厉寒等四人消失的方向,嘿嘿冷笑:“得罪了勾公子,庞公子,还想进冰火洞,这一辈子,只怕都是沒机会了……正好有人需要用到你们的两个名额,就借花献佛,送给别人了……”

        “不过,可惜,不能直接让你们知道事实真相,不然,就更有成就感了。”

        ……

        悬空走廊上。

        听到清秀青年的问话,厉寒急忙大踏步走了上去,追上他的脚步,而后微微一笑道:“不错,有事请教兄台,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

        “哦?”

        布衣青年闻言,有些奇怪,不过看厉寒等似乎不是坏人,而且刚刚同样被拒,有点同仇敌忾,所以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那就去我家说吧,我家住在万妖城的白虎区,如果不见外,可以去我家坐坐。”

        “好。”

        厉寒正愁怎么跟对方打好关系,当即毫不犹豫点头答应道。

        只是眼瞳深处,闪过一抹微微的诧异,对于对方所说的家住万妖城白虎区有些奇怪。

        他居住在青龙区,朱雀区都有可能,一个是商业区,一个是修道者居住的区域,只有其中的玄武区和白虎区不同。

        玄武区是军营,不能轻进;而白虎区却是平民居住的地方,也就是俗称的普通区。

        对方既然要來冰火九极洞进行修炼,虽然沒有成功,但却也是一位半步气穴境的弟子,这样的弟子,到哪里都不会缺少财富,地位,怎么可能居住在万妖城的平民区?

        不过虽然奇怪,厉寒却并沒有开口动问,先去他那里一看,一切就都知道了。

        反正今天进不了冰火九极洞,待在这边也是无益,厉寒等人,也需要回到万妖城,找一处住所。

        当即,跟随布衣青年,五人快速朝万妖城的方向赶回。

        所幸五人都不是普通人,最弱的牧颜秋雪,也是混元境后期的修为,一个时辰左右,五人便全都回到万妖城内,在布衣青年‘尹冬书’的带领下,來到白虎区一间普通的民房。

        在路上,几人已经互相通过姓名,自然知道对方姓尹,名冬书,是一个散修落寞弟子。

        从怀中掏出钥匙,打开大门,青年邀请四人进去,而后落座,他则快速的捧著一个茶壶,给厉寒等四人一人沏上一杯清茶,这才也在他们旁边坐下。

        看了一眼四周,这间屋子十分简单,一点也不似一位修道者居住的地方。

        墙角处,两张木床,中间用一张布帘子隔开。

        木床不过是用普通的木板随意拼凑而成,十分简陋;布帘子也很陈旧了,泛出微微的蓝白色,上面的花纹已经看不清晰,不过倒是洗得干干净净,上面还有一层淡淡的幽香味。

        除此之外,就只有他们落座的地方,一张木桌,几个凳子,一张简陋的橱具,摆著两幅碗筷,几碟沒有吃完的小菜,用一个纱罩围起來。

        “这里,还有女子居住,是妻子?抑或父亲,母亲?或是,兄妹?”

        厉寒眼睛一扫,心底已经了然,不过对方沒说,他自然也不会贸然动问。

        青年坐下之后,这才在厉寒等人脸上扫了一眼,开口道:“寒舍简陋,只有清茶一杯,怠慢了,招待不周之处,还请恕罪。”

        说完之后,看了一眼窗外的时间,又再次开口道:“不知几位到底有何事问我,尽管发问,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过等下我妹妹马上要回來了,我要为她做饭,所以还请尽快…”

        “哦,果然是有妹妹的人。”

        厉寒眼睛一闪,心中已经有了计较,沒有在这上面多纠结,直接开口道:“请教尹兄,刚才那名身穿红花怪衫,有些妖里妖气的年轻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对方在听到我们王朝供奉被拒之后,却轻轻发笑?”

        这正是他心中一个缠绕不去的迷团,此时有一位对这地方可能十分了解的原住民在侧,他自然正好动问,一解迷惑。

        “哦,原來你们说的是他啊……”

        布衣青年露出一幅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即,又表情十分奇怪地望向厉寒等人道:“你们是新來的吧,连时公子都不认识?”

        “时公子?”

        厉寒一皱眉,他自然已经听到,那三名王朝供奉,称呼那名红花怪衣青年为‘时少’,可对这个名字,实在沒什么印像。

        而且,为什么所有人都只要一听自己的问題,就知道自己是新來的,难道自己四人,真的有这么显眼吗?

        “请教…”

        他一抱拳,态度十分诚恳地道,毕竟要靠对方解惑,既然不懂,自然直接询问來得好。

        见厉寒等人似是真的不知道的样子,青年尹冬书更有些吃惊了,有些不信地道:“五君七侯中之一,‘妖身侯’时弄花,在五君七侯的七侯中,排名第三,仅次于烈日侯‘衣南裘’和‘风车侯’卓超群,大名鼎鼎。”

        “在这万妖城中,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他來到这万妖城中,已经整整三年了,不少人都听过他们的名字,你们居然不知晓?”

        “‘妖身侯’时弄花?”

        这一下,厉寒等人才真的是有些吃惊了,时弄花,妖身侯,怎么可能,五君七侯之一,每一个都是气穴境的存在,什么时候,变成半步气穴,需要再进冰火九极洞,进行修炼,寻求突破了?

        “你们真不知晓?看來,你们对这修道界的传闻,知道得也不多啊,还亏你们是伦音海阁弟子。”

        尹冬书笑了一下,见厉寒等人都露出请教的表情,当下也不揉捏,直接开口道:“你们伦音海阁,不是有一位大师兄,叫秦天白么?即使我在这里,也多次听闻过他的大名。”

        “但是,两年之前,他却在跨界壁障处,意外被人废去修为。而你们的秦师兄,其实并不是第一个,五君七侯中,还有一人,也同样经历过一次这样的事情,那就是七侯之一,排名第三的这妖身侯。”

        “啊……”

        这一下,厉寒等人是真的吃惊了,他们是知道,秦师兄是在跨界壁障处,莫名失去了修为。

        但他们还真不知道,五君七侯之中,还另有一人,也经历过同样的事情,而且似乎比秦天白师兄更早。

        这,是为什么?

        不过,显然,即使是尹冬书,也不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只是直接道:“我不知道他们到底碰到了什么人,只是,后來,这位时爷又慢慢地修炼起來了,并且在前段时间,一举恢复到半步气穴境的修为。”

        “所以,这才又进入冰火九极洞,进行重新闭关,准备突破了。”

        “他已经突破过一次,有了经验,这一次,只怕也是水到渠成,恢复成为气穴境,看來是指日可待的事情,而可惜,我们,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有这个机会了……”

        说到这里,他微微低下头去,有些伤感。

        显然,又想到了刚才在冰火九极洞洞口,被那名王朝供奉毫不犹豫拒绝的事情,并把他的引荐书毫不留情地扔还给他,不屑一顾。

        此时,经过路上一番简单的交谈,厉寒等人终于知道,这位尹冬书,是一位什么人了。

        他的祖上,曾经是这万妖城的平民,只是后來,有一位后辈,突然拥有了仙根,于是被一位路过的仙者收之为徒,后來,就有了他们。

        只是,随著他们那位先祖陨落之后,他们家族,辉煌过不过短短十余年,就慢慢沒落下來,虽然依旧停留在这万妖城中,但却不过一凡人。

        只是可喜的是,到了他这一代,他又被测出拥有了仙根,并拥有了一番不小的机缘,慢慢修炼到半步气穴境。

        而他,原本有一个互相爱慕的女友,父亲是这万妖城中一个不大不小的贵族之主,本來对他是极为看不起。

        只是,后來他被测出仙根,也在这万妖城中渐渐有了一点名气,才略微对他加以了一分颜色。

        他那位女友用尽心力,千番相请,万般相求,并答应,如果他突破不成气穴,就跟他分手,这才终于说动他父亲,写了一份引荐书,原想送爱郎踏上人生巅峰,共醉一世逍遥。

        而他父亲之所以答应,也是抱了如果多一个气穴境的女婿,对家族大有作用;如果不成功,也有了借口,光明正大地拒绝了他们的念想,所以欣然答应。

        而两人却万万沒有想到,这份辛苦得來,珍之重之的引荐书,在那三名王朝供奉面前,竟然不值一提,根本连看都懒得再多看一眼,就扔回给他们。

        也是啊,除了仙宗弟子,能拿到八大宗门的高层亲笔所写的引荐书,谁有这个机会,凭一个小小的世家家主的引荐书,也能进入冰火九极洞?

        如果这样简单,火神山下,也不会每日坐著那么多世家门人,散修弟子,甚至连八宗不少地位崇高的内宗弟子,也要在那里打擂台了。

        这,就是他们的悲哀。

        “原本,我也沒抱希望,只是,苦了若睛的一番苦心,还有……”尹冬书的眼神,微微苦涩。

        他不知道,当他被拒绝入洞的消息,传回自己女友家族时,会带來什么后果,甚至,他不知道,自己与女友,在自己突破不成气穴,家族的横亘阻隔之下,是不是还可以再有见面的一日。

        “如果,我能突破气穴,如果,可恶……”

        他暗暗地握了握拳,一直强行遮掩的沮丧,终于毫不犹豫的升上了眉头,让他眉头紧锁。

        见状,厉寒等人,也不由摇头叹息,却也无法帮上什么忙。

        他们自己现在都陷于困境之中,暂时实在无法伸出什么援手,此事,只有慢慢想办法,再看情况徐徐图之了。

        所幸,听他的说法,他女友对他还是忠贞不二的,而这,就是机会。

        更何况,凭引荐书进不了冰火九极洞,就并不一定是说无法突破气穴。

        冰火九极洞不过是帮助人更好的凝穴,凝聚品质更好的气穴而已,但是,沒有冰火九极洞,无数前辈,先人,也能取得一番大的成绩。

        只是看个人的天赋,以及是否努力而已。

        他们,并不是全无机会。

        “另外……”

        想到此,厉寒又不由想起,刚才所见的那‘妖身侯’时弄花,还有自己宗门的秦天白秦师兄,共同的遭遇。

        他们,是各有际遇,不过是因缘巧合而已,还是被同一人所废?

        如果是同一人,为什么废了他们之后,又能让他们重新修回來?

        看这样子,那人并未损毁他们的根基,并非是要诚心毁掉他们啊,却又要非要如此做,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还有,是什么样的人,有这样大的能力?连五君七侯中,一君一侯,都遭到了他们的毒手,这个人,自然更不简单了。

        而厉寒等皆相信,一次可能是意外,两次,就不是巧合了,或者,是妖身侯时弄花,与自己宗门的大师兄秦天白之间,有什么相同,或者关联?

        一时,脑海中思绪繁杂,厉寒等人,却一时得不到眉目,最终,只能作罢。

        或许,除了这两位当事人,别人谁也无法猜到他们的遭遇吧。而厉寒也沒有听说,两人有向别人说过,自己到底遇到了什么,为什么会造成如此后果。

        “而且……”

        想到此,厉寒眼睛又不由微微的亮了起來。

        “既然妖身侯时弄花能重新修炼到半步气穴境,并有极大的可能,再次突破气穴,恢复修为。那么,当初修为全废时,秦师兄就能一掌逼退鬼君,这一次,他是不是也能重回巅峰,再创传奇?”

        想到此,厉寒的心,陡然火热起來。

        不可否认,秦天白是伦音海阁所有弟子心目中,一个标杆,一个旗帜,一项传奇。

        有他的存在,所有伦音海阁弟子,走在外面,腰板都能挺得直一些,而不像现在这样,很多人听闻伦音海阁之名,都像是刚才那名供奉那样,不屑一顾,而且鄙夷无地。

        就是因为,新人中,再沒有一人,能代替秦师兄,能成为别人眼中心目中,能代表伦音海阁的标志了。

        所以,在斗神台下,当那两名伦音海阁顶峰弟子,应承悦,鲁雨星,连续败在那名神秘青袍青年慕容暖的手下,才引來如此嘲笑,与相欺。

        而所有伦音海阁弟子,面对这种情况,却沒有一个敢反驳,反而都只有灰头土脸,灰溜溜的离去。

        这,就是差别。

        ……

        第二更,求订阅,求鲜花,求月票,四千字大章。

        大家连鲜花都懒得投啊……眼泪,继续去码今日第三更,希望大家能稍微花费一二秒时间,给无尽神域投上几朵鲜花,拜谢~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