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二百七十七章、银星拳加闪旋七巧
  • 第二百七十七章、银星拳加闪旋七巧

    作品:《无尽神域

        热门推荐:、 、 、 、 、 、 、

        “怎么可能,应师兄居然如此轻易便败了…”

        “连对方的衣角都沒有摸到一下,更不要说,逼他使出哪怕一两招独门绝学。”

        “这……”

        其他宗门观战的弟子,也一个个面露震惊,随即,又是慨叹,惋惜,显然也沒有想到这一幕。

        应承悦在这斗神台周围的众弟子中,也算是小有薄名,但是,居然连慕容暖一招攻击都沒有逼出來。

        这让原本想看看他的底牌的众人,一个个难掩失望,自然对那名上台挑战的伦音海阁顶峰弟子,冷嘲热讽起來。

        一时间,八宗阵营这边,伦音海阁弟子,士气跌到谷底。

        厉寒也不由皱了皱眉头,扭过头,朝旁边的杨晚看去。

        内宗弟子他可能还熟悉一些,顶峰弟子前五或者新认识的‘赤刀’裂红裳,‘绝魂手’周京,‘玄心无悔’张雪梅,‘一剑朱光’颜万千等,加上原來就认识的有琴诗霜,都还算了解。

        但对于现在后面,排名较低的几名顶峰弟子,却真沒有怎么注意。

        自然不如杨晚这个从小就出生在伦音海阁,并且在海阁内宗待了不知多少年的老牌弟子有了解。

        杨晚似是知道厉寒的意思,低声凑在他的耳边解释道:“轻风吹剑应承悦,是顶峰弟子中排位较低的存在,加上那些新晋的顶峰弟子,他现在应该排第二十九名,修炼的是一门极其轻快的‘雪风剑法’,也算是半步气穴境中的一个高手了,沒想到却败的那么快。”

        “二十九名,哦…”

        厉寒点了点头,沒再说话,他大概能猜到应承悦现在在半步气穴中,所处的层次了。

        杨晚也很震惊。

        她一直认为,顶峰弟子都是了不起的存在,凡人只有仰望,曾几何时,那就是她一生最大的目标之一。

        可是现在,一位成为顶峰弟子不知多少年,虽然在顶峰弟子中,排行较低,但是,如此轻易便败了,她依旧是不能置信。

        这就和打破了她心中多年已存在的信念一样,让她的内心,都不由微微动摇起來。

        ……

        伦音海阁这边,阵营中一阵骚动之后,所有人一齐看向垂头丧气,面若死灰的‘轻风吹剑’应承悦,不少人担忧地喊道:“应师兄……”

        “对不起,我给大家丢脸了。”

        直到连续数人齐声喊叫,这位蓝衣玄道峰弟子才略微回过一些神來,整个人如同行尸走肉,喃喃地道,走到一边坐下。

        “哎…”

        一声叹息,人群之中,又一名顶峰弟子站了出來。

        “我去吧…”

        这位顶峰弟子,肩膀仿佛山一样宽阔,身躯微微佝偻,似乎是常年修炼,炼废了身子,整个人眉头,似是随时皱著,十分愁苦。

        他的背后,也背著一柄剑,一柄和他的人一样,也宽阔而沉重的剑,一把足有人大腿粗细,厚重如山的剑。

        ‘破山剑’鲁雨星,伦音海阁顶峰弟子之一,排行第十七,算是现在除了十几位气穴境弟子之外,最强大的存在之一了。

        他原本,只是來此观摩一下这些各宗弟子的战斗的,根本沒有想到要上场,因为他,早已拥有了资格,直接进入冰火九极洞。

        可是,此刻,伦音海阁受挫,宗门威名有损,他不能坐视不理,所以只得站了起來。

        “鲁雨星,向您挑战,请…”

        身形一纵,他跃上擂台,也仿佛是他的人一样,擂台猛地一震,摇晃了一下,他那把厚重如山的巨剑,就插在他面前,向对面的慕容暖微一抱拳,开口道。

        “嗯?”

        对面,慕容暖终于略微转了一下头,看到是他,眼睛微微一凝,显然也知道这个人不好惹。

        伦音海阁,尚未突破气穴境的顶峰弟子,这鲁雨星,至少排在前三之列,说不定,是第一都不为过。

        即使是他,也不能小瞧。

        对方,可和排在最末尾的轻风吹剑,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请…”

        他终于一轩眉,左手一伸,道。

        “嘭…”

        鲁雨星沒有犹豫,足尖猛地一踩地面,炸起一团烟尘,他顺手拔起面前的巨剑,一剑劈了下去。

        沒有任何花朽,沒有任何法则,沒有任何道力波动,但是这一剑,就有一种,给人开山裂地,斩断山河的感觉。

        纯粹的‘力’。

        纯粹的‘道’。

        但是,却真正达到了一种反璞归真,和慕容暖不同,另一种形式的反璞归真。

        “是半地品绝技,斩山剑法,哈哈,鲁师兄上场了,这下那个慕容暖沒好下场了。”

        鲁雨星,人虽粗鲁,资质也不高,但却极为热心,修炼勤快,有时连命都不要。

        据说,他刚成内宗弟子时,就一连在山中,修炼了三年,等出來,人已经成为一个野人,连话都不会讲。

        哪个内宗弟子要是受了欺服,找他,绝对帮忙,有什么难处,他也义不容辞,慷慨相助。

        后來,他成为顶峰弟子,离开伦音海阁到处去游历,但是,他的声望,在整个伦音海阁内宗,仍旧不坠,即使厉寒,也隐约听说过一些他的事迹。

        “闪旋七巧…”

        终于,慕容暖动了,他不再是一直站在台上面,只是偏移一下身子,而是不得不避让,因为这一剑太沉重了,就像是一座山压下來,不闪,就只有等著被压成肉饼的份。

        他的足步,在几个细微的调整之间,就走出了鲁雨星的攻击范围,人已经到了鲁雨星的身后,微微一抬掌,就是一招普通的银星拳攻了过去。

        银星拳,人品下阶拳法,连一些宗门的外宗弟子,都不屑修练,但到了他的手中,却仿佛有了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

        天地间,出现无数银色的星星,飞星点点,状若莲花绽放,美到极至,却又充满著致命的危险。

        然而,鲁雨星却是真的把他克得死死的,一力降十会,一拙破万巧,他不闪不避,身形一顿,却是左手一轮,直接一甩手,把手中的破山剑仿佛门板一样往后轮了过來。

        慕容暖的银星拳固然会先攻击中他,可是随后,他的破山剑,也会斩在慕容暖的身上。

        一拳换一剑,谁换,谁是傻子……

        慕容暖就像是一个饱学鸿儒,任腹中有万千诗书,锦秀如花,但是,面对鲁雨星,却像是面对一块又硬又臭的尸头,任他舌烂莲花,也是毫无动静,我自酣睡依然。

        见状,慕容暖无奈,只得足步一动,再次使用刚才的那种步法,身形连闪,消失在原地,他这一拳,自然无攻而返。

        而鲁雨星,就像是一尊不知疲惫的巨人,再次轮起巨剑,砸了过去,仿佛他手中的不是一柄剑,而是一座山。

        纯粹的以力压人啊……

        台下,所有人看得瞠目结舌,看著飞机打蚊子的场面,一时有些无语。

        而远处,站在边沿的厉寒,心中却升起不好的预感。

        这鲁雨星,虽然看似站在上风,而且有对慕容暖的相克之势,但直到如今,对面这慕容暖,脸上都沒有露出丝毫焦急担忧之色,仍是一派从容,节奏丝毫不乱。

        他出的那几拳,反倒像是在纯粹消耗鲁雨星的力气,不在攻击,而在诱敌。

        自始至今,除了那一门步法,闪旋七巧,有些有可能达到人品上阶以外,其余的,他竟然至今为止,都只用过一门人品下阶的银星拳,一门真正的绝技都未露,这让人不得不担心。

        最重要的是,他明明修炼有极其厉害的幻术,却从來不用,只以这等粗浅的拳法來应敌,他到底是从何而來,为何会拥有这么强大的实力?

        ……

        第二更,求订阅,求鲜花,求月票。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