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二百一十四章、崖底天地,猎人兄妹
  • 第二百一十四章、崖底天地,猎人兄妹

    作品:《无尽神域

        热门推荐:、 、 、 、 、 、 、

        鲜血从山崖上滴下,伴随下方哗哗的水声,似是一条流泉。

        这赫然是一方僻静的幽谷,风景秀丽,鸟语花香,百花齐放,和外面的时序截然不同,如同是一方被分割开来的世界。

        厉寒气息虚弱,勉强睁开一丝眼缝,朝上望去,却不禁深吸一口气。

        只见上方云雾隐现,浮屠峰顶渺若尘埃,纵是飞鸟,亦难逾越,禁不住叹了一口气。

        “哎,这次真是大意了。”

        本来,面对冢圣传,虽然不是他的对手,但厉寒未必没有一博之力。

        若是他肯硬下决心,使用九天刑印,则冢圣传,亦有可能丧生在他的掌下。

        只是,厉寒不想太依赖九天刑印,而且认为自己绝对能有机会在冢圣传的掌下逃走,所以迟疑了那么一瞬。

        就是那么一瞬,让冢圣传引动了自己体内的夺命蛊爆发,让他在最后关头,即使想使用天罚,也没有机会与时间了。

        “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能控制自己体内的蛊毒爆发。”

        厉寒苦苦一笑,连番的重伤,厉寒的脑袋,又开始晕沉起来,天地似乎杂乱不堪,仿佛缩小的星空挤压而来,厉寒的意识越来越乱,越来越乱。

        最后那一刹那,厉寒很干脆的,头一晕,再次晕迷了过去。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转眼第二天黎明。

        厉寒再一次清醒过来。

        他发现自己是躺在一个藤蔓结成的罗网中,这石壁上到处都是这种绿色的藤蔓,苍翠油绿,叶子极多,所以纵使他能从那么高的山崖摔下来,都没有立即身死。

        不过,厉寒能看到上方有许多断裂的藤萝痕迹,显然自己刚一落下,并没有那么轻松立即被接住。

        而是打碎了许多重藤网之后,力量渐消,才能停在这里。

        下方,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不过自己此时,距离那里,已经只有不到二十丈了。

        如果不是这些藤蔓所在,自己只怕这一次,自己就真的是大难难脱,粉身碎骨了。

        “水,好想喝水……”

        厉寒只感觉胸腹之间,疼得不像是自己的,稍微动一下身躯,浑身上下,就痛得一齐移位。

        冢圣传最后那一掌,已用全力,即使是厉寒,勉强布下了一层防护气罩,依旧被轻而易举的击破,肋骨已经全部被打断,四肢百骸,无一不疼,无一不痛。

        忽然,下方传来人声。

        是一对青年男女的声音。

        “大哥,你昨天才刚猎的那头铁脊翼牛就已经足够我们食用三四天了,再加上还有之前存储的大量肉干,何必要这么急著冒险,你体内上次与噬魂蛇一战,造成的伤势还没有好呢……”

        “妹妹勿需胆心,大哥皮糙肉厚,不怕伤,那种噬魂蛇虽然可怖,休养了这几天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此去不过是前往火焰峰那一边,好像最近看到那边有一种雪鸟出没,滋味十分丰美,我打算猎一些回来,给娘亲补补身子。”

        “更何况,想要更快的提升实力,就不能怕辛苦,就得忍受一切别人所不能忍受的伤痛折磨。如果连这点小伤都挺不住,那我将来还怎么为你和娘亲遮风挡雨。”

        “可是,大哥……”

        少女还待再说,却听那青年男子直接打断,开口道:“好了,我此去半日必回,你不用担心,那些雪鸟虽然量多,但是单个实力并不强,我只猎三五只就回来,你先回去照料娘亲……”

        “可……”

        少女劝不住青年,青年正欲转身欲走,忽然,他眉头一皱,奇怪地道:“咦,这里怎么有血腥气?”

        “啊,血腥气?”

        少女一下子惊住了,慌张地跑到青年身后,探出一个头来,道:“这附近的凶兽不是都被大哥你给清除干净了吗,怎么还会有血腥气,难道又有一头大型凶兽跑到我们的居住地附近来了?”

        “不太像,有些不像是兽血,兽血没有这么平淡,更冲,更腥!等等,我找找!”

        这个青年,是一个背著猎弓,一幅农家装扮的粗眉大眼的青年,他皱著眉头,四处打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正张惑间,“啪……滴答!”

        又一滴鲜血滴下,正好打在青年的脖子上。

        他伸手了一摸,放到鼻前一嗅,忍不住面色微微一变道:“好像是……人血的味道……可是这深谷,高不见天,如何可能有外人闯入?”

        他抬起头,朝著上方望去,刚才那滴鲜血,就是从上方的藤蔓间落下。

        果然,随著他这一抬头,很快发现了端倪。

        原本,挂在那里一串串,一条条的藤蔓,此时似乎被重物从上面坠落,砸得东倒西歪,不少都有断折的迹像。

        而最下方的一坨,却结成了一个密密实实藤网状的形状,里面隐隐可以看到一个年轻男子的身影,最下方的藤蔓,整个被鲜血所染红,透著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是一个人!”

        青年神情沉静,淡淡地道。

        而那名少女,却显得有些好奇,自自己哥哥的背后,探头朝上方望去,姿容俏丽,表情调皮,看了两眼后,却又对那一片血腥味有些畏惧,迟疑了半晌,她才畏畏缩缩地朝自己的哥哥道:“大哥,怎么办,这人好像受了重伤,要不要抬回家去……”

        “也许已经死了呢!”

        青年却没有她那么乐观,他抬首望著上方的藤蔓,语调沉静,不见一丝急迫:“从那么高的山峰摔下来,还能存活的几率几乎万中无一,而且看情状,这人在掉下峰来之前,就已经身受重伤。”

        “可是……可是……”

        少女咬了咬手指,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最后,只得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管怎样,先把他解下来再说吧,看看是不是还有气。”

        “也好。”

        青年闻言,身形一纵,竟然跃起数十丈高,轻轻松松到达厉寒所在的藤蔓之前,抓住壁上另一根垂下来的藤蔓,他伸手在厉寒鼻尖一探。

        温热的气息打来:“还有气!”

        他眉头一皱,似是有些犹豫,然而,看了看厉寒那血迹斑斑的脸,却终于似是忍不下心,叹了一口气:“哎,秋雪就是心软。算了,看这人模样,也不是什么坏人,既然掉到这里,就是有缘,先救他一救吧。”

        想到这里,他伸手一提厉寒衣襟,直接将他仿佛一个破麻袋一般提起,而后身形一跃,便仿佛一片云朵,缓缓跃下悬崖。

        “砰!”

        他将厉寒随手往地上一扔,仍存有一点微弱意识的厉寒,将他们的话语全部听在耳中,只是无力开口说话。

        他身体直挺挺在地上弹了两下,又牵动胸口剧烈的伤势,顿时忍不住,又是一口逆血呛出。

        “哎呀,哥哥,你也真是的,人家都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势了,你还下手这么不知轻重,他又不是你刚从外面猎回来的野兽,等下没死都给你摔死了怎么办?”

        刚才她还对上面的鲜血畏而远之,但等到厉寒真被他哥哥给解救下来,她又不忍心了,像是昔日面对一些受伤的小动物一样,忽忙从哥哥身后抢到厉寒前面,将他小心翼翼扶起来。

        撩开了厉寒披散在脸上的头发,虽然脸上沾了不少血迹,但依稀可以看到一张清俊的面容,她心中一跳,似乎像小鹿撞了一下:“这人……这人长得,还真挺好看的。”

        话音方落,却听怀中青年,以微露语气,叫道:“水,给我水……”

        却是厉寒,先是被人直接往地上一扔,引动体内伤势,接著又仿佛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他感觉全身像火一样发烫,提不起一点精神来,只感觉口中干渴的厉害,忍不住再次轻轻叫道:“水,水……”

        ……

        第一更,求鲜花,求月票。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I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