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一百九十九章、天下奇草榜
  • 第一百九十九章、天下奇草榜

    作品:《无尽神域

        热门推荐:、 、 、 、 、 、 、

        三天之后。

        厉寒一袭白衣,行走在伦音海阁通往幻灭峰的道路上,所有看到他的内宗弟子,俱是不由以奇怪的目光打量他几眼,而后指指点点。

        刚开始时,是羡慕嫉妒的目光;随后,却又变成了嘲笑讥讽的目光。

        厉寒知道他们看自己的原因是因为什么,他也没有在意,依旧垂著头,自顾自的想著心事,慢慢的朝幻灭峰走来。

        三天前,在内宗宗务殿中,大长老问他,确定要放弃大好机会,换一个条件时,他斩钉截铁回答确定两字。

        那时,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身旁其他内宗弟子看白痴一样的目光,以及大长老玉权真明显失望,和恨其不争的怒火。

        可惜,他意已决,而且既然决定,就不打算修改。

        早在玉权真说出,此次潮音大会之后,众人就要前往仙妖战场参加历练,那是真正的生死博杀,有可能一去不回头,他就已经下定了决心。

        不管这个奖励有多贵重,多难得,他都一定要换,因为,他必须要在离去之前,把师傅的伤势治好,不然,以后说不定都再无机会。

        如果没有师傅,就没有现在的厉寒,更不要提进水月潮音洞参悟的机会。

        是师傅成就了今天的厉寒,所以,为了师傅,放弃一次小小的参悟机会,又有何舍不得?

        不管别人怎么看,厉寒就是已经打定了主意。

        最后,玉权真怒气冲冲地答应了他的请求。至于今日,应雪情,冢圣传两人,已经被内宗长老传走,带往了宗门禁地,水月潮音洞参悟。

        而厉寒,则持著玉权真给的旨意,前往天换阁,取回了那株九死换生草。

        临走之前,他们惋惜地看了一眼厉寒,眼中的意思不言自明。

        而厉寒,当然也羡慕,但却绝不后悔。

        此刻,在他怀中,静静地躺著一物。

        此物,是一枚长方形的玉盒,玉盒中,散散地呈放著一株一枝九叶,叶长如刃,通体漆黑,中间的茎管却呈白色,缭绕著一股淡淡灵气的奇长药草。

        此药草不是别物,正是天换阁中,那株镇阁灵药,三品低级灵药,九死换生草,价值四十万贡献点。

        伦音海阁的贡献点,十分珍贵,一枚贡献点,往往可以价值十个道钱,甚至数十个道钱,而且往往是有价无市,根本没人卖。

        因为,每个人能获得的道钱无限,贡献点可是有限的。

        一年做任务,辛辛苦苦下来,可能也就上万个,用一分少一分。

        而宗门中,一些特殊场景,如千宫格,星苑等,即使是顶峰弟子,进入也都是需要贡献点的。

        一些特殊灵药,秘笈,也只有贡献点才能兑换,因此,谁都不嫌多,只会嫌少。

        这也是在伦音海阁,贡献点远比道钱值钱的原因之一,因为,谁都不多,谁都缺,导致了它的价格虚高。

        很多人想花道钱去买,都找不到卖的人。

        因此,此物的价值,可以想见。比起一些普通的半地品秘笈,伪名器,都要珍贵得多。

        在此之前,为了师傅的伤势,厉寒做各种任务,赚贡献点,一切能赚贡献点的他都要,被人骂财迷,疯子。

        那真是一段疯狂的岁月,然而,杯水车薪。

        这么久以来,他总共攒下的,也不过八万多一点的贡献点,与四十万比起来,不过沧海之一粟,远远没有达到能购买九死换生草的地步。

        所以,这一次,他也是被迫无奈。

        如果不是因为马上就要前往仙妖战场,还不知这一去能不能回头,他也不可能将如此珍贵的一次机会让出。

        因为想等他凑足四十万贡献点,实在不知猴年马月,而那时候,九死换生草都可能被人买走,那时,他可悔之不及。

        九死换生草,生长于天涯绝角之上之上的稀世灵药,寻常至少要气穴境才可攀登取得,而且一百年才有一株。

        现如今,天涯绝角之上的九死换生草早已绝种,全天下唯一还剩的一株,便是在如今的伦音海阁,天换阁!

        不过,那高昂的价格,也让所有人为之望而却步。

        在神药老人关不善所赠的那本《万灵药鉴》中,便是如此描述这株三品低级灵草:“九死换一生,偷天改阴阳,天下奇草榜,排名第九十六!”

        天下奇草榜,是天下间,一些极其珍稀,稀少的灵药,灵花,灵草等东西,合成的一个榜单,不以珍贵论,以珍稀论。

        也就是说,在里面的,往往只有一株,或者已经绝版,或者根本不可能再寻见,这样的东西,才能上这天下奇草榜。

        而仅仅是三品低级的九死换生草,却能在其中排列第九十六,可以想见它的珍稀。

        现在,厉寒终于将它得到了,有了它,师傅的伤势就有可能治愈,她终于可以恢复平常的功力,变回一个正常人。

        曾经因为进“炼龙窟”替他取上古束气环,而身中的火毒,也终于可以拔去了。

        隐隐的,厉寒松了一口气,似乎感觉胸口的某块大石被搬开,脚步顿时变得轻快了起来。

        眼前的幻灭峰,隐隐在望。

        ……

        片刻之后,幻灭峰,广寒殿,冷幻自己的秘室之中。

        看著眼前一脸期盼,和忐忑的目光,冷幻忽然轻轻叹了一口气,伸手接过厉寒递过来的这枚长方形玉盒。

        长方形玉盒中,静静地躺著玉盒中那枚白株黑叶,状甚奇特的灵草,九死换生草。

        她看著面前的厉寒,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师傅,您快试试,这是关神师说过,可以治疗你体内九蚀离火毒的灵药,一定有效的。”

        “嗯,你有心了。”

        最终,冷幻只是说出此五个字,随即,伸手打开那方玉盒,在这株九枚黑色叶片的奇异灵草之上摘下小小一片,纳入了口中。

        随即,闭目打坐,运气化解著药力。

        厉寒在一旁紧紧地看著,满面紧张。

        刚开始时,冷幻面色尚显平静,片刻后,却陡然变作通红一片,有点点斑斑驳驳的黑色显现,如同是疤块,十分难看,明显是火毒感受到威胁,开始发作。

        冷幻全身汗如雨下,衣衫湿透紧贴在身躯,玲珑剔透,而她却浑然不觉。

        片刻后,她咬紧银牙,紧守心神,引导著气流向那些火毒冲去,盏茶时分,她忽然脸色一变,由红转白,“噗”的一声,仰天吐出一大口污血。

        污血中,甚至还有一些火星的痕迹,星星点点,如同黑色的火焰,刚刚落到地面,便腐蚀出一个个大洞。

        看到这一幕,厉寒急忙闪避,不过目光落向地上,却不禁脸色陡然一变:“好恐怖的火毒,师傅这段时间,都是受著什么非人的折磨啊?居然从来不告诉我,怕自己担心,一个人强忍著。”

        “还好,还好我最终放弃了进入水月潮音洞的机会,选择了这株灵药,不然,师傅不知……不知……”

        后面的事,他已不敢想,只要想一想,就浑身一个激零,全身直打寒颤。

        厉寒心中激动,望向面前的师傅冷幻,他不会说话,可是,在他心中,冷幻已经成为自父亲去世之后,这个世界上最亲最近的那个人了。

        为了师傅,赴滔踩火,在所不辞,又何惜那一次小小的进入水月潮音洞参悟的机会……

        所幸,这株九死换生草真的有作用,关神师没有说错,毕竟是价值连城的三品低级药草,整个伦音海阁都没有几株。

        等到完全服完它,师傅应该就能恢复如初了,到时,自己也能安心离去。

        ……

        “寒儿,你的心,师傅收下了,只是为我,放弃了如此一番大好的机缘,我实为你可惜。”

        冷幻星光一样的目光,注视到厉寒身上。

        厉寒摇了摇头,一语不发,但却毫无丝毫沮丧后悔之意。

        冷幻见状,轻轻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有说:“也罢,难为你一片孝心,事已至此,我也不多说什么了。”

        “只是这一个月,别人都有了自己的机缘,而你,却为我白白放弃,这一个月,却不能浪费了。”

        “一个月中,你都有什么打算没有?”

        “嗯?”

        闻听此言,厉寒倒是略微愣了一下。

        冢圣传,应雪情都去了水月潮音洞,其余的人,要么服下洞天真气丹,准备突破,要么拿著自己刚刚领到的半地品招式,人品顶阶秘笈,去修炼。

        唯独自己一人,一无所有,一个月后,就是前往仙妖战场的日子,仙妖战场,生死一线,惨烈无比,谁也不知下一刻将会遇到什么,是不是还有命活著回来。

        所以,能多提升一分,便多提升一分。

        犹豫半晌,厉寒点头,看向师傅:“师傅,我想去试练塔,只是,一个月才有一次机会,起不到煅炼的效果,不知有没有办法,不限次数,进入其中?”

        “试练塔,不限次数?”

        “嗯?”

        沉吟片刻,冷幻抬头,道:“或许,有一件东西可以帮你,你稍等片刻。”

        说完,就起身走向屋后。

        片刻后,她从屋后走回,手中已经多了一枚漆黑色的令牌。

        这枚令牌,通体无杂色,只有背部,雕刻著一个古老的幻字,漆黑幽深,仿佛一只蝴蝶振翅欲飞起,有一种空灵绝美的感觉。

        厉寒正自奇怪,冷幻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中这块漆黑令牌交到厉寒手上,以一种奇特的语气道:“如果他们还认识这块令牌,那么,你连续进试练塔应该就无什么限制了。如果他们不认识……呵呵……”

        说到这里,她莫名地呵呵了两声,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没有再说下去。

        而厉寒闻言,知道这其中只怕隐藏有什么秘密,也就没有再问,反而珍而重之接过令牌,小心翼翼,不敢有一丝怠慢。

        他感觉得到,这块令牌对冷幻拥有特殊意义,对于幻灭峰,只怕也关系不凡。

        而令牌到手之后,入手微沉,通体冰凉,那令牌之上的那个“幻”字,竟然好像活了过来,给厉寒一种奇怪的感觉。

        他体内的幻系道术,微微一颤,似是与之有什么感应,竟然微微兴奋起来,如同朝拜君主一般,对著厉寒手内的黑色令牌顶礼膜拜。

        ……

        第二更,求1朵鲜花。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I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