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一百八十一章、生死危境,中
  • 第一百八十一章、生死危境,中

    作品:《无尽神域

        热门推荐:、 、 、 、 、 、 、

        与此同时,不知多少和这名白眉鉴定师一样,怀抱著各样目的的人,朝著城外汇聚而去。

        修罗城外,阴风四起,漆黑的黯夜,不知藏有多少的秘密。

        ……

        厉寒一袭白色长袍,有夜风猎猎之中不绝奔驰,仿佛一匹脱缰的野马,漆黑的面具下,是不为人知的表情。

        奔,奔,奔……

        他知道,不能停,身前身后,不知多少人围在路上,等待自己,自己虽然问明白修罗城拍卖会的后门,抄小路离开,但厉寒从来不敢奢望,此举就真的能瞒过所有有心人。

        尤其是,涉及到风影魂铁这种等级的宝物,就是修罗城拍卖会自己,会舍得如此轻易的放过吗?

        所以,他不求能依此脱身,只求能延迟一段时间也好,哪怕只是一分钟,自己逃回伦音海阁的把握也要大上一些。

        夜风倒卷,吹得厉寒的长发疯狂向后扬起,怀中,风影魂铁似乎感应到危机的降临,竟然微微发热,在那方晶莹的玉盒之中,不断盘旋起来。

        两旁的树木,仿佛倒影一般朝后倒去,鬼影幢幢,不知藏有多少魑魅魍魉。

        厉寒的身影,如同一道白虹,在夜风中拉出一条长长的残影,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后竟然彻底看不清,却是已经将轻鸢剪掠身法施展到极限。

        在千宫格中半个月,他的速度已经比较之前有了长足的进步,然而即使如此,厉寒依然不敢掉以轻心。

        很快,厉寒已经出了修罗城,到了魔神山脉之下。

        忽然,晚风中,传来一声夜鸦的尖啼,“嘎……”震人耳膜,令人心生寒栗。

        猛然间,厉寒心头一警,他立即停下了脚步,目光望向远处的一道巨大的梧树阴影,淡淡地道:“尊驾既然久侯在此,何必如此藏头露尾,出来吧。”

        “呵呵,呵呵,小娃儿果然有几分本事,难怪能拍下风影魂铁。既然如此,我也不藏著掖著了,只要你交出此铁,我就放你一马,任你离去,如何?”

        随著话声,隐在黑暗中的人,依然未曾出现,然而,厉寒一声冷笑,却忽然扬起一指。

        “嗤!”

        仿佛火星摇曳,又似天石坠尾,一道无影无形的指劲,陡然发出,黑暗中,响起一声轻响,似乎是人体受伤坠地的声音,直到此时,刚才点出时,那声“嗤”的声音,才传来。

        “你……!”

        黑暗中,那道人影满是惊愕,不解,还有难以置信,显然不曾想到,厉寒竟然能如此轻易的锁定他的位置,而且一指将他点倒。

        这是什么样的眼力,什么样的功法,这……

        他自然不知道厉寒破魔瞳的可怖,更不知道,厉寒新修炼的这门无影指法有多强大。

        不过,厉寒此时也顾不得他,这人只是一条小杂鱼而已,是个打前站的,真正的高手,还在后面。

        果然,随著那道人影的落地,慢慢的,无尽的林木阴影中,缓缓走出另一道人影。

        “啪,啪,啪……”

        此人一身绿袍,面目阴鸷,鼻孔尖尖,形如鹰嘴,正是拍卖会中,那名留言让厉寒等著的绿袍老者,气穴境中级强者,独臂疯剑风孤鸾。

        他鼓著掌,一脸笑意,然而眼神却是说不出的冰冷:“年轻人,张狂是好事,有时代表有志气,有活力;但过度张狂,并且不分场合,不分时机,那么,就是愚蠢,有时,甚至是惹祸的根头了。”

        “就如同此事,小子,你不该在最后关头,来截我的胡的。现在,我给你最后一次选择,交出风影魂铁,饶你一命不死,否则,明年今日,就是你的祭日,此时此地,就是你魂丧命终之所。”

        “呵呵。”

        闻言,纵使感应到对方身上庞大的气息,然而,厉寒竟然依然面色不变,似乎亘古如此。

        他缓缓开口道:“先前一人,貌似也是这么说的。只是现在,他已经躺在地上了,而我,毫发无损,依然好好地站在这里与你说话。”

        “呵呵。”

        绿袍老者不怒反笑:“你把我,当成和那样的下三烂一个等级?年轻人,我会让你哭得很有节奏,既然如此,冥顽不灵,那就须怪不得我了。”

        声音方落,一股可怕的阴寒之气,自其身上出现,朝厉寒席卷而来。

        ——太阴真劲!

        一门无限接近于半地品的人品顶阶心法道技,而且,是修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的太阴真劲,“独臂疯剑”风孤鸾的成名绝技!

        在这一刹那之间,四周的空气陡然冻结,方圆近百丈的范围内,地面皆出现一层薄薄的蓝色冰霜。

        “独臂疯剑”风孤鸾脸现阴厉,冷声朝厉寒道:“老夫有好生之德,不愿你年纪轻轻,学成如此一身本事不易,不愿毁去,最后再问你一次,交还是不交?”

        “抱歉。”

        厉寒这次一点废话都懒得说,知道事不了善了,轻轻朝后退了一步,摆出一个防御守势道:“出手吧!”

        “好,既然如此,那是你自找的。”

        话声方落,四周那冻结天地一切的可怕寒气,瞬间更加冰冻了十倍,如同凝结成实质。

        厉寒全身上下,瞬间一缓,仿佛被僵滞住了,根本行动不能。

        风孤鸾脸现狠毒,身形一顿,整个人顿时化为一道残影,朝厉寒疾纵而来,左手一虚,直接化拳,拳影破空,化为一团醋钵大的黑影,朝厉寒当胸贯来。

        眼看厉寒躲避不及,就要就此陨命,但就在此时,厉寒眼睛一动,忽然轻轻笑了。

        只听他一声轻喝:“暴元烈血诀!”

        刹时之间,在他全身上下,齐齐冒出一层薄薄的黑红火焰,这火焰是如此强盛,仿佛一瞬间欲将他全身气血燃尽,厉寒的气息,在这一刹那间,提升许多。

        他陡然从混元中期巅峰,突破至了混元后期中段。

        “轰!”

        无尽的黑红火焰,瞬间将四周的冰冻燃烧,然后强大的热力不散,反朝对面的风孤鸾拳影冲去,厉寒却脚步一顿,好不容易恢复了行动能力,身形一动,便即化为一道残影,朝一侧遁去。

        黑红火焰与冰冷拳劲在半空中轰然相撞,“砰”一声闷响,大地震动,土石开裂,无尽的林木,尽皆在这一招之下化为灰烟。

        绿袍老者纹丝不动,脸上显出一丝不屑的笑意,然而厉寒陡然闷哼一声,纵使避过了要害,依旧一口逆血,直接冲喉而出,止都止不住。

        “砰!”

        他原地翻了几个跟头,扫平无数大树,巨木,将一座小山报都推平,这才终于止住身形,脸色刹那之间变作苍白。

        只此一击,他已身受重伤,体内经脉,十废其九,根本无再次一战之力。

        “这,就是混元与气穴之间的差别吗?”

        厉寒喃喃道,勉力爬起,支撑著自己那撕裂到疼痛难当的身躯,擦了擦嘴角的鲜血。

        眼睛之中,什么也看不清,只是一层血雾,然而,他却笑了。

        “年轻人,现在知道轻重了吧,交出风影魂铁,留你一个全尸。”

        对面,绿袍老者淡淡开口。刚才还是饶他一命,现在,已经只成为留一个全尸了。

        然而,厉寒却笑了,就是如此突兀的笑了。

        “你笑什么?”

        老者大怒,却又不禁感到一阵惊愕,此子已经几乎成为一个废人,半丝实力也发挥不出来,却还笑得出来?

        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此时已经到了等死的边缘吗?

        “我要求的,不过就是生死之境,自有大恐怖,寻求突破的机缘,而今,这机缘已到,瓶颈已松动,而如今,也试过了混元境和气穴境的强大差别在哪里,是时候,让我反攻了。”

        “反攻,你?”

        绿袍老者一脸看疯子一样的表情,看向厉寒,而厉寒,却也不曾解释,只是缓缓站直了身躯,脸色慢慢变得严肃起来。

        “九天刑印,召唤天罚——水天白浪!”

        “呼!”

        在厉寒身后,陡然,一道可怖,仿佛从天而降的白色巨河,浩浩荡荡,无坚不摧,冲向对面的气穴境中级“独臂疯剑”风孤鸾。

        风孤鸾在厉寒站直身子时,就感觉不到,待感觉到四周空气中,越来越盛的水分子,更是脸色大变。

        就在此时,他听到了,“轰隆隆”,如同是九天降下,从而来降的巨大水瀑声,正在他疑惑的瞬间,他就看到了如此不可思议的一幕。

        “什么,这怎么可能?”

        ……

        与此同时,黑暗中,不知多少双眼睛,看著这一切。

        ……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I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