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一百零二章、神药老人关不善
  • 第一百零二章、神药老人关不善

    作品:《无尽神域

        热门推荐:、 、 、 、 、 、 、

        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就在他有些犹豫不决的当口,草庐中,那老者的声音陡然响起:“门外那小子,在那偷听了那么久,还不进来,你也是来求医的?”

        厉寒闻言,总算惊醒过来:“不,不,不,我是来帮您打下手的!”

        他急忙走进去,伸手从腰畔解下幻灭峰的身份令牌,恭恭敬敬地递了过去。

        “嗯?”

        老者有一丝意外,伸手接过,意念深入其中,片刻回神,点头将令牌还回厉寒:“不错,没想到如今还有人敢接我圣药阁的任务,难得,难得。”

        厉寒沉默不语,低下头。

        他总不能说,因为他是有所求而来,而且新来的,不懂规矩,所以下意识里才接了这个任务,现在心中正后悔。

        他相信,只要这句话他一说出来,那他接下来的日子,肯定比想像中的还要更痛苦几分。

        “嘿嘿……”

        白胡子老头盯著厉寒,左看右看,越看越满意,过了片刻,一拍手掌:“好,就你了,正愁没人替我处理丹炉呢。来,先帮我把丹炉清理一下,等下我再安排你做其他事情……”

        厉寒心中一松:“清理丹炉,这简单,貌似没多么困难啊,看来今天运气不错,先糊弄过去再说!”

        他走过去。

        草庐室内一角,摆放著一尊巨大,青铜色的六角两耳丹庐,熊熊地火似刚熄灭,厉寒走过去,按照老者的吩咐,先关闭地火口,正要去掀那丹鼎铜盖……

        “砰!”一声闷响。

        厉寒绝对没有料到,而且来得十分突然的巨大爆炸声陡然响起,整个草庐,一声巨大爆炸声中,陡然炸得四分五裂。

        老者似乎早有所料,身形平平一移,就出了草庐,来到赤色巨石对面一株青松之上,笑眯眯地看著。

        原地,只留下满目破碎,以及一脸黑灰,完全看不清本来面目的厉寒,呆呆地看著他方。

        “原来,这,就是死亡任务的真义……”

        他欲哭无泪地想道,一想到,这样的日子,还要坚持完一个月,他就更加欲哭无泪了。

        ……

        傍晚,厉寒走下山峰,步履跄踉,身形飘忽,只感如在梦中,只想快点醒来。

        这一天中,他被试了两次丹药,炸了三次炉,重建了五次草庐,忙上忙下,为老者东奔西跑调取试验用的药草,不得一刻空闲。

        其中,两次丹药,一次让他上吐下泻半个时历,一次更是直接眼皮一翻,晕了过去,一个时辰之后才清醒过来,一醒过来,就看到老者一脸笑眯眯地看著他,手中还拿著一颗黑糊糊的丹药往他嘴里塞,说是解药。

        这一下,厉寒是一下子清醒过来了,一蹦三尺高,远离了老者,忙不迭地说道:“不……不用了……我已经没事了……”

        说是没事,回到幻灭峰之后,他整整难受了半夜,才勉强恢复一丝元气,但仍是毫无精力。

        “这苦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幸好,离去的时候,估计是看他被折腾得这么凄惨,又或者是历届圣药阁任务皆是如此方式,老者看著厉寒,说了一个难得的好消息:“我这三天才开炉一次,你只要三日来一次即可,这三日中,你可尽心调养,或者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

        “不过,三日之后,一定要来,不然,后果你懂的……”

        厉寒欲哭无泪,不过好在总算撑过了第一天,后面,就等过完三天再说吧,厉寒实在不愿多想了,多想会头疼……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转眼,这样的日子,就过去了五六天。

        这五六天中,厉寒真是生不如死,草庐关老头,不但让他试药,试毒,而且拿他当载体,在他身上试验针炙,草药,甚至药物相生相克之道。

        有一次,甚至拿出一只蝎子,一条毒蛇,让他吞服下去,幸好厉寒反应过来,急忙摇头,跑出一大段距离,说自己过敏,辩解了半天,总算糊弄过去。

        不过好在,这五六天中,关老头对厉寒的任劳任怨,总算认可了三分,对他也不再似原来冷厉,有时厉寒稍稍迟到几分,也不会再遭受惨无人道的惩罚了。

        这一天夜晚,厉寒终于决定,回到幻灭峰,是该试验一下师傅交给自己的那枚黑色指环,上古束气环的作用了。

        ……

        夜晚,清风徐来,朗月星稀。

        盛夏的夜,充斥著一股窒闷的气息。

        厉寒坐在自己的独到中,缓缓伸手,从袖子中掏出数天前冷幻交给他的那枚束气环。

        束气束气,亦即就是可以约束道气,使其顺应人的行为。

        厉寒心头隐现一抹激动,为了此物,师傅因此受伤,目前伤情不明,但显然不是小事。

        而如今,此物终于到手,岂能不好好观察?

        拿在掌中,此物虽小,但竟有一分沉甸甸的感觉,仿佛压著一座泰山。

        漆黑的指环,在月光下,散发著幽幽的光芒,中间处的那道雷电残影,似乎活了过来,闪烁幽蓝。

        “这,就是传说中的上古束气环么?”

        厉寒小心翼翼的将其拿起,而后往左手食指之上套去。

        “嗤!”

        指环一入指,明显颇大,然而完全套进去之后,就蓦然一阵光影波动,彻底贴肉,纹丝合缝,恰到好处,竟不见一丝空隙。

        “这……”

        厉寒一阵惊讶。

        随即,他就感觉到,一种奇妙的气息,慢慢在他体内收束在一起,厉寒双眼一亮,心中大定。

        “或许,有效!”

        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师傅冷幻口中所说的那个百漏无痕体,但毫无疑问,即使不是,相差也不会太多。

        而有了这枚上古束气环,或许真可以解决自己的问题。

        厉寒闭上双目,慢慢调集一缕元息于指尖。

        而后,他按照阴火旋的凝聚法门,指尖,慢慢出现一道温红的火息。

        这缕火息,初时尚淡,接著,越来越沉,越来越红,最后,温红变为了暗红,暗红转为了淡紫……

        一道尺长的火芒,一闪而出,将前面的桌角劈为两半。

        然而,这道火芒,虽有一掌之宽,却十分不稳定,过了片刻,“啪”的一声,碎裂。

        “不行,再试!”

        心念感受著上古束气环,厉寒感觉,这一下,平时那些仿佛奔跑的小马儿一般,不听驯服的道气,这一次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规定,约束著他们。

        这些小马儿,虽然依旧混乱,可毕竟已经开始朝一个方向奔跑,而且渐渐,身形越挤越近,越挤越近……

        这一次,火芒缩小为二指宽,而且坚持了足有片刻,方才消息。

        “有戏!”

        厉寒心中大喜,更是彻底摒去一切杂念,意念沉浸在左手食指之上的那枚漆黑圆环之上,意念像是沉浸入一个奇特的空间,一道道奇异的气流,将所有散乱的道气,全部凝聚,归拢为一束,慢慢由指尖射出。

        “嗤……”

        第三次的道气,已经只有拇指粗细,明显是原来强大了不知多少。

        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

        期间,也有失败,但更多的,却是成功,而且,明显越来越朝好的方向发展。

        第十二次!

        厉寒已经能够成功将道气凝聚成筷箸大小。

        十五次。

        指尖凝聚出的道气,细如飞针。

        十八次,气如发丝,尖锐锋利,两掌宽厚的青石板,一指穿破,露出一个拇指大的小洞。

        “这,应该就是凝聚的极限了吧?”

        厉寒不知道上面还有没有更高的境界,但他感觉,已经到头了。

        或许,只有当他真正掌握上古束气环,与自身完美合一,才能更进一步,到达那传说中的“究天人之境”。

        也就是说,超越伦音海阁制定的道气凝聚一品,进入超品的范畴。

        “现在,我应该可以修炼剑术了?”

        厉寒默默地想,眼睛中难掩喜色。

        为这个废体,痛苦折磨了七年,不想,今朝,竟然可以因为一件古器而暂时得到改观。

        虽然厉寒知道,此物一旦摘除或损毁,自己又将立马打回原型,但至少,可以暂时让厉寒一偿多年夙愿。

        可惜,厉寒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不会一门剑术!

        这还怎么练?

        他不禁一阵苦恼加无奈。

        不过随即,他又不禁眼睛一动:“对了,谁说我不会剑术?”

        “数月之前,天道山脉中归来,在寂静恶僧身上,我不过得到过一门神秘莫测的剑谱?”

        “虽然那本剑谱没有封皮,但能被收藏在寂静恶僧身上的东西,想必,也不是凡物。”

        “不如,便先修炼它?”

        思索一定,厉寒瞬间下定决心,意念内敛,完全地深浸入自己的识海中。

        而后。

        他感受到一股股凌利的剑气,向他扑面而来。

        在他意识海中,一共有十一个小小光人,每一个手中都握著一柄弯剑,或正或斜地刺出。

        剑气凌厉,寒光扑面。

        每一个小人手里的一柄剑,都仿佛化为一道光影,或正或奇,或巧或拙,深满著一种大道的意味。

        “何者为剑?”

        “剑者,禀天地而生,以气为翼,以道为骨,以心为双眼,无往而不利,无坚而不催。”

        “一剑在手,天下莫阻。要的,就是这种一往无前,斩尽一切的气势。”

        “这套剑法!”

        厉寒暗暗沉吟,他虽然没有学过其他剑术,但不代表他没有见过其他剑术,而这门他得自寂静恶僧身上,没有封皮,不知姓名的剑术,却似乎有一些不同。

        它似乎,不注重技巧,相反……更多的,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意味?

        厉寒不明。

        ……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I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