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三十六章、时间飞逝,突飞猛进
  • 第三十六章、时间飞逝,突飞猛进

    作品:《无尽神域

        热门推荐:、 、 、 、 、 、 、

        本章字数:3094时间:2015-01-06 23:54:07.0]

        厉寒没有想到,他居然这么快,便能进入纳气七层,不过,一切又是理所当然。

        不提天道九叶兰的巨大药效,足够一股作气,帮他冲破瓶颈,单看之前一年多苦修积累,不曾突破,便知这一切都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不过,第八层,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即使是厉寒,一向坚定的心境,在面对此境界时,亦不禁微微有一丝波动。

        一丝犹豫。

        生死玄关,生死玄关……

        生死二字,已说明一切。

        佛家把“喉轮”称之为生死玄关,称打通这一关,忘念尽,凡世觉,智慧开,可以“坐脱立亡”。

        人生苦乐悲欢,不管是快乐的,痛苦的,悲愁的,幸福的,每个人的一生,皆异常珍贵。

        真正能勘破生死绝境的人,可谓少之又少。

        但是,不管你是什么人,神仙凡人,富豪贵族,帝王将相,奇士乞儿,每个人一生中,最后都要面对这一关。

        无论贤愚,老少,贵贱,男女,在其他事上,或许不一,但在此一关上,却真正做到众生平等。

        如何看待生死?如何看清生死?如何看淡生死?……

        虽然只是简短几个问题,但却道尽人一生之中最后的挣扎。

        是轮回,还是寂灭?

        是涅磐,还是重生?

        厉寒看不破。

        他还年轻。

        他尚不足十七岁。

        他的前程还远大。

        他的梦想还无穷。

        他的未来,还有无穷山水未走,无穷天地未窥。

        三千大千世界,百万菩提众生,来到人间走一遭,岂能如此轻易,又重回天地?

        谁能甘?

        没有人甘愿。

        他也不甘!

        但是,他却必须要走出这一步。

        不走出这一步,修行之路,终归终止,别说帮助师傅,就是查明自己父亲真正的死因,以及为自己的修行之路,更上一重楼,都做不到。

        这一步,就是开始了真正的仙凡之别。

        怯懦者,胆怯者,都会在此关之前终止。

        勇敢者,精进者,一旦幸运,就会从此踏上神魔修道的大门。

        道可道,非常道。

        名可名,非常名。

        大道是虚无,如果不能彻底明白生死,彻底明白无为,便不能晋入大道,成功踏破生死玄关!

        厉寒坐在那里,意境沉入天地,似乎已经成为天地之间的一片树叶,一段河流。

        我心悠悠,飘然而去,不知所向?

        “我是谁?”

        “我为何要来到这里?”

        “这里是哪里?此为何方,彼岸又在何方?”

        一个个问题,仿佛大道天钟,响起在厉寒心间,一声一声,虔诚叩问。

        前方,出现一道万丈白玉石阶,直通天门,厉寒一步一步,慢慢朝上走去。

        每走一步,过往经历,都仿佛云水烟化,在他面前重新显现一次。

        踏过一步,过往的那一刻,便即烟消云散,新的一幕,又在他的眼前开始。

        一幕一幕,一眼一眼,万级石阶,如同他这十七年中所经历的一切,万**回,何谓本我?

        他在自问。

        修道修道,仙家凡人,到底有什么区别?

        纳气十层,生死玄关,这一境不注重元气的积累,经脉的打通,而是更注重心性的磨炼。

        最重要的,却是这一声一声自问。

        悟通了,过关了,生死玄关自然打开。

        悟不通,过不了,这一生,便到此而止,再无其他可言。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厉寒仿佛沉浸入一个冗长而繁叠的梦境,在此梦境中,时间长河悠悠流逝,却感觉不到半分。

        外面的空间,石室中,厉寒脸孔赤红,额头之上,开始滚出豆大的汗珠,却是已经在梦境中,陷入心瘴。

        父亲的死,自己被驱遂,六年废体,不得入门的尴尬和痛苦,漫漫长途,足足一年多东南西北的踽踽苦行,却屡遭别人冷眼和歧视,吃了一道又一道闭门羹……

        这一切,又都是因为什么?

        是否因为人生,生而受苦?还是因为自己,历来便该如此崎岖?

        大道难行,青天难上,仙道难修,诸法难破,自己,又是否真能一跃扶摇直上,最终窥得那一线仙境?

        厉寒扪心细问,额头之上,冷汗更急,脸孔如被炭火所烧,开始呈出现焦黄的颜色。

        一股奇特的死寂之气,在他的身上形成。

        梦境梦境,生死之关,如果不能及时踏出,在里面被业瘴心魔滋扰,彻底同化,这一辈子,就将永陷沉沦,再也不能走出!

        “我是谁?”

        “谁是我?”

        “我如此苦修,所求为何?”

        “人生苦短,是否该放纵无度?人生短暂,是否该及时行乐?”

        星光点点,漫长的河流中,厉寒逆浪而上,一个又一个泡沫在他身后破碎,又一个一个破沫在他面前生成。

        最终,足足近万步石阶走完,他终于来到石室中,他毅然踏出,准备参修生死玄关的这一刻!

        这一刻,厉寒仿佛化身天地,自已成为一片无根漂浮的浮萍,冷眼在天空中,冷冷看著石室中仿佛已经没有了丝毫生机的身体。

        下一刻,是烟消云散,还是脱茧化蝶?

        厉寒不知道,他忽然有一丝惊慌……

        如此此一次失败,他是不是,一生的修行之路,都走到终点。

        修道修道,多少人,为的是健康不死,长生永寿,但是,为何却又在修道之路上,设置如此一道关卡?

        难道想要获得长生,获得更加悠久的寿命,就必须先拿寿命来赌这一注,来倾注这一掷吗?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厉寒陷入苦苦地思考,石阶走到最后一级,距离天门仅差一步,然而,仅仅这一步之差,厉寒却陷入停顿。

        一天,两天,三天……

        梦境世界中,一年都已过去,然而现实世界中,依旧只过去一天。

        又是一个一年,厉寒这一步依旧半步未迈,反而感觉越难下脚,天门的残影,变得更加虚淡了些,如同透明,似乎将随时隐去。

        现实世界中,又过一天。

        第三个一年,第三个一天。

        天门世界即将彻底隐去,空间发出轰响,似乎随时欲破裂,时间长河中,卷起无穷浪潮,越来越高,越升越高,似乎下一刻,就要将厉寒卷入,涅没得无影无踪。

        厉寒现实世界中的身躯之中,生机越来越淡,越来越淡,身体仿佛一具被枯干了水份的干尸,双眼无神,眼皮耸立,鹤发鸡纹,双手干皱,如同一截截老树皮!

        已是处在生死边缘!

        就在这时,梦境世界中,一直静立思索,不言不动的厉寒,陡然睁开了眼睛,看向头顶的天门!

        一道极淡的光华,自他双眼之中,冲眶而出,射向天门,射破天空,将四周的梦境世界,一瞬间粉碎得灰飞烟灭!

        人生在世,无法改变大地的崎岖不平,但却可以改变自己。

        给脚穿上鞋子,就能免除足底的痛苦,给海安上桥梁,便能跨越自己不能跨越的极限。

        宇宙万物,天地人和,皆是虚妄。

        唯心所见,唯识所变。

        世界上原来只有一样东西,就是“明心见性”。

        既然万物不变,一切随心,随缘,那又何惧之有?

        生死本来就是天地的一道法则,既然法则平等,永恒存在,早晚都要面对,又何惧之有?

        妄心一去,本心自现。

        明镜照尘,尘去镜清。

        生命的意义,不是沉缅于过去的辉煌,而是超脱,觉悟自己的心。

        人身难得,但如不能在此生中悟道解脱,将来便会永无限制地生死轮回,毫无意义。

        知行合一,缘起性空,终极圆融。

        真正涅槃之人,可以游戏神通、自在无碍,随愿往来、普度众生。

        一切皆变,唯变不变;一切皆空,唯空不空。

        如果生命是为了享受,那就是执着于六道轮回,生生死死永无穷期。

        如果知道生命是一场修炼,那就有了超越轮回的希望。

        如果一个人贪著于顺境,于逆境中百般抗拒,那往往只是死路一条。

        因为人无法完全改变外境,哪怕是再伟大的人,包括国王、圣贤,甚至佛陀。

        佛陀只是发现了因果规则,而无法改变因果规则。

        既然无法改变,那就只有接受,顺应,超脱!

        所以一切,都只归于最后四字。

        面对,提起,转身,放下 !

        面对当下,提起担当,转身看破,轻轻放下!

        不再停留在过去的自己,不再执著于原来的本相,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明日种种,譬如今日生。

        活在当下,变化即道,随心而行,身在红尘,心是净土。

        一步生,一步死。

        现实世界中,厉寒陡然睁开眼睛。

        身体之上,那一层层枯干死皮,如同蛟蛇褪皮,金蝉脱壳,获得新生。

        那些紧皱的肤纹,一丝丝如同涟漪一样展开,变得光滑,紧致,白晳,充满了生命力。

        全身上下,似乎有了本质而截然的不同,虽然看似依旧还是一个人,但是,人里面的精,气,神,都有了超凡脱俗的改变。

        再看一眼,似乎,厉寒的整个人,身上,都充斥著一股“道”的气息。

        道气流转,半步仙神!

        皮肤之下,如同多了一层光!

        生者,未来之死;死者,过去之生。

        所谓其玄,不过微明;所谓其关,不过今日之难也。

        一旦踏破,毫无意义!

        纳气第八层,生死玄关,破!

        ……

        ps:第二更,求收藏,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