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二十四章、我收你为徒
  • 第二十四章、我收你为徒

    作品:《无尽神域

        热门推荐:、 、 、 、 、 、 、

        本章字数:3189时间:2015-01-01 04:28:19.0]

        第九,第十,第十一……

        第十二人,是那个一身肥胖,肉呼呼胖墩墩的黄衣少年,他一脸忐忑地走了上去,伸手握住石珠。

        片刻后,石珠中光华一闪,一道黄色光芒,不断伸缩,拉长,最后竟然凝聚如束,只有一筷粗细。

        眼看这一幕,在场所有人皆不由大吃一惊,为首的紫衣道修,更是双目微眯,略显意外。

        “嗯,好强大的道气凝聚能力,不错,不错,二品中,通过!”

        黄衣胖子退下,得意洋洋地扫视了一眼灰衣青年,放声大笑。

        见状,不待剩下那几名弟子上前,灰衣青年冷笑一声,径直从人群中穿出,来到石桌之前。

        只见他一伸手,桌面之上的那枚石株便即跳跃入他的掌中,随后,他掌心微吐,元息一道,疾速向著石珠之中涌去。

        片刻后,所有元息,竟然被凝聚了一根绣花针大小,闪烁著阴灰的光芒,仿佛只要随意一挥,便即能穿墙破壁,扎入石心!

        见状,整个石室,一片呆滞。

        那紫衣道修,也是满脸不可思议,喃喃道:“半步一品,真的是半步一品,只差半步之遥了,天呐,这也是天生的顶级天赋啊,只可惜,可惜……”

        也不知道他在可惜些什么。

        “通过!”

        灰衣青年退下,冷眼扫视了一眼那黄衣青年,顿时,那之前一脸得意的黄衣青年,脸上冷汗顿时涔涔而下,脸上的笑容,早已消失得干干净净,只剩苦色。

        “我,我……”

        场中,只剩下最后三人了。

        历寒,一名青衫青年,以及一名葛衣少女。

        看了剩下两人一眼,青衫青年,葛衣少女先后走上,最后,一人以五品中,被涮下,一人刚好四品半,勉强过关。

        至此,全场又只剩历寒一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他注视过去。

        然而,这一步,却仿佛万壑千沟,填在他与那枚石株之间,让他死活抬不动一下脚步。

        他面色苍白,目光游离,竟是第一次有些畏怯了。

        即使之前在面对生死绝境,他也没有表现得如此不堪,这是怎么了?

        所有人不解,然而,时间不等人,紫衣道修冷哼一声:“再给你片刻时间,若还不上前试探,即刻除掉名次,驱除出伦音海阁……”

        身体一颤,历寒似乎总算从神游中清醒了过来,他一脸茫然的表情,走向前方的石桌,然而,表情怔忡,神色恍惚,显然依然是没有清醒过来的样子。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

        他在心中无声纳喊。

        早在紫衣道修宣布第二项试练任务时,他心中便不由顿时“咯噔”一下,有了不好的预感。

        若论资质,他虽非上佳,但凭毅力,也勉强可以过关。

        但若论道气凝聚能力,毫无疑问,他连在场一些早已被确认驱遂的最废物的废柴也不如。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不止是长仙宗,连伦音海阁的入门试练,也有这一项内容?

        历寒不知道。

        他早就试过。

        别人至少也能将道气凝聚成一束,不管这一束是粗是细,至少是一束。

        但是,他的道气,一旦注入石珠中,却显得无比分散,别说一束,能不能将它聚拢在一起,都是一个未知数。

        这,一直是他最大的秘密。

        也是他屡次被长仙宗拒绝的真正原因!

        他无法将道气凝聚成束,仿佛,那些道气,早已有了自己的生命,根本不受他控制!

        历寒脸色苍白,走上前,无声地将手掌覆上石珠。

        果然,同样的情景再次出现。

        就和以往无数次那样的情景一样,石珠中,充满了一种驳杂,五彩的气息。

        然而,这些驳杂,五彩的气息,无论他怎么调动,怎么驱使,怎么控制,都依旧一动不动,无法聚拢。

        开始时,还各据一边,到后来,估计是被他控制烦了,竟然意念一触,便即立即自动分开来,主动避让!

        整个石珠中,五彩光芒大放,但就是无法形成一股。

        更别说……像别人一样,做到凝聚一指,一箸,甚至一发粗细了!

        “哈哈哈!”

        如此异样的情况,早已被石室中其余人看在眼中,之前那些认输失败的弟子,顿时一个个仿佛吃了哈蜜桃,忍不住哈哈大笑。

        看到别人失败,而且连他们也不如,似乎这样,可以稍稍驱去一点他们心头那种失败的阴影。

        紫衣道修,赤衣道修,银衣道修等人,也是一个个一脸不可思议,满脸讶色。

        这种情况,他们还真的从未遇见,闻所未闻。

        “放弃吧!”

        其中一名蓝衣道修,有些不忍地开口道。

        “不,绝不!”

        历寒一次次地催动意念,去驱动石珠中的那些道气,然而,那些道气,却仿佛是游离在他意外之外的鱼儿,一旦靠近,便即惊跑……

        意念靠近的越快,五彩道气跑的越远,越乱……

        石室中,渐渐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看著一脸汗水,做著无用功,但却似乎永远不愿停歇的少年。

        那么多人都放弃了,你一个人,为什么非要如此坚持?

        放弃一下,真的有那么艰难吗?

        “哎……”

        忽然间,石室中响起一声叹息,所有人都已经预料到结果。

        这样的天赋,根本不可能被伦音海阁吸收。

        别说伦音海阁,就是其他七宗,也是一样,根本不可能有人会收他入门。

        天地修道,本就讲求精一而纯,无论是剑,或是气,都是如此。

        剑者,王道也,无坚不摧,散之为气,聚之为芒,化之为意,隐之为念。

        一击,天地惊,一击,鬼神破,一剑,斩苍穹,一剑,断苍茫!

        气者,大道本源,忽聚忽散,忽长忽短,忽上忽下,忽高忽低,忽近忽远……

        控制,都是一个绝对重要的因素。

        如果连道气都控制不了,还谈什么道,修什么仙,证什么佛?

        所以,任何一个宗门中,任何一种功法,都是讲求对道气的控制能力,控制能力越强大越好,控制精度越细密才强。

        如此,将来才能学习更强大的功法,拥有更光明的前途。

        这也是各大宗门中,试练内容中,大多都有这一项的原因之一。

        然而,看到历寒这样特殊的情况,别说伦音海阁,就是整个隐世八宗千年时光中,也没有出现过几次。

        甚至,可以说,是一次也没有!

        这!

        人们已经只能用怜悯,甚至同情的目光,望著他了。

        少年还在那里,一遍一遍,用笨拙而麻木的动作,一遍一遍地尝试,不愿退缩,不接受失败。

        一次,两次……

        十次,百次……

        千次……

        然而,这样的动作,落在旁人的眼中,却何其可笑?

        “够了!”

        为首的紫衣道修,眼中现出一丝不耐烦,“时间已经过去这么多,不可能为你一人破例,九品下,失败,驱遂出宗!”

        他此言,似是已经宣判,顿时,场中剩下的人,对他同情就更多了。

        然而,少年的身体在一僵后,却依旧没有退开,脸现决然,手掌中心,又是一道元息吐出,依旧在孜孜不倦地尝试,同时口中现出恳求之色:“求你,让我再试一次,求你,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

        “求你了……”

        少年苦苦哀求,然而,落在紫衣道修耳中,却只是让他的脸色更显冷漠。

        “没用的。”

        他淡淡开口道:“再给你十次,百次,一千次机会,结果也是一样,离开吧,天道无情,从来不怜悯弱者,我不希望你让我再重复宣判第三次!”

        “不,我不绝甘于失败,我一定要再试,再试一次,再试……”

        少年转身,不再理会身后的紫衣道修,掌心中,又是更多元息,疯狂吐出,死活不愿离开那方石桌。

        “将他拖出去!”

        紫衣道修见状,眼色转厉,回头厉声道。

        顿时,两名蓝衣侍卫,飞身而入,抢到布衣少年身边,两双用力的手掌,向其双臂处拉去,欲要将其拖去。

        “砰!”

        少年左掌一圈,一划,分出两道火红光影,攻击向两人,见状,两名侍卫愤而大怒:“还敢反抗!”

        “啪!”

        一声闷响,少年胸口正中一脚,他仰面飞吐出一口鲜血,“砰”的一声跌飞出去,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然而,他右手之中,却依旧紧紧的握著那枚石球,一边疯狂的向其中注入元息,一边调动意念,控制向石珠中的道气,死活不愿松手。

        见状,紫衣道修的声音再次响起,一脸冷漠:“拉开他!”

        两名蓝衣侍卫再次跃上。

        眼见两名蓝衣侍卫终于再次来到历寒身前,一左一右,两双巨掌,牢牢钳住少年双臂,将他向前拖去,少年眼中的光芒,终于快速黯去!

        直到如今,石珠之中,所有的道气,依旧是散乱一团,不成方圆……

        难道,这,就是我的天命吗?

        难道,我注定,今生与仙道无缘吗?

        可是,我何其不甘,何其之恨,上天造我,为何却又独对我如此残忍,给了我希望,却又将其亲手在我眼前扼杀……

        “我,不甘啊……”

        历寒闭上眼,双掌紧紧攥住,握得青筋暴起,面色一片苍白。

        然而,攥住他的这两名蓝衣侍卫,至少都是混元初期的实力,他再不甘,再无奈,却也只有无能为力。

        就在此时,石室门口,不知何时,站了一名素衣轻淡,仿佛冷月清辉似的白衣女子。

        只听她缓缓开口道:“没有人愿意收你。”

        “我,收你为徒!”

        ……

        ps:第二更,祝大家明日元旦快乐。

        求收藏,求鲜花,求贵宾,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