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十七章、离宗,去宗
  • 第十七章、离宗,去宗

    作品:《无尽神域

        热门推荐:、 、 、 、 、 、 、

        本章字数:2883时间:2014-12-28 12:00:00.0]

        “什么?”

        为首的那个高壮红衣青年,似乎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伸过头去,拍了拍自己耳边:“你说什么,有胆量再说一遍!”

        “我说,以后,我都不会再交了!”

        清秀少年依旧显得十分平静,淡淡地开口说道。

        “呵呵,呵呵……”

        红衣青年似乎听到了什么本年度最大的笑话,他转头看向身后的四五名喽啰,咧嘴大笑道:“听到了没有,这个废物厉寒,居然敢说,以后王哥每月需敢的五百例钱,他居然敢不交了!”

        “哈哈,哈哈哈……”

        在他身后,那四五名跟他一起前来的喽啰,似乎同样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一个个笑得浑身抽筋,上气不接上气。

        有几人,更是面带酡红,一脸嘲讽:“就凭这小子,也敢说这样的大话?可能是下山久了,脑袋有点不清楚,来,大伙儿,给他清醒清醒头脑,让他明白过来,这忘尘峰,是谁的地盘!”

        “好咧!”

        闻言,众弟子皆是大喜,毫不犹豫的,就一冲而上,朝著清秀少年面前冲来。

        “砰,砰,砰……”

        一连十数道拳头冲出,每一道都大如钵孟,又疾又快,就仿佛是十几发炮弹一齐朝少年冲来,动作娴熟无比。

        显然,这种事情,他们在宗门中不知干过多少次了,乐此不疲。

        然而,面对如此困境,那清秀少年居然干曾露出一丝一毫的惊容,似乎早有预料。

        只见他疾退一步,脚腕一转,已经是一掌朝左边向自己打来的一只拳头击出。

        同时,头一偏,右脚一抬,已经是正中当先一名绿衣青年的胸膛。

        “砰!”

        一声闷响,响起在忘尘峰脚下,那名绿衣青年一个不防,顿时被他踹个正著,胸口剧痛,倒飞了回去,脸上满是屈辱与愤怒的表情:

        “该死,该死啊,居然敢反抗,这下,就算想交也来不及了,哥们儿,给我上,狠狠地打,狠狠地打,往死里打,打死了我负责啊~”

        “好,赵亮,没说的,如此刺头,若不教训,日后还如何服众?”

        那些青年显然也没料到这名少年居然敢反抗,顿时都是怒从心头起,火自胆边生,一个个力度陡增,速度变快,少年以一对四,顿时处于下风。

        然而,他仍旧没有丝毫求饶的想法,虽处下风,依旧顽强。

        只见他掌心中,陡然冒出两团旋转的火光,而后在半空中迅速融合为一起,朝前飞出。

        ——道技?

        众弟子一愣,随即便是哈哈大笑:“原以为是多高明的玩意,不过是人品下阶的道技而已,阴火旋,看哥哥的玄阳烈火掌!”

        话声方落,他一掌拍出,掌心中,顿时一道火红光点涌出,初时尚淡,随即越来越盛,最后化为一道刺目火龙,朝少年冲去。

        少年正避身后一足,一时不察,顿时中招,衣衫燃著,胸口破了一个大洞,皮肤焦黑,跄踉后退。

        众弟子顿时哈哈大笑,看到其狼狈之样,皆是莞尔。

        为首红衣青年大笑道:“小子,还敢口出狂言,别说你一个杂役弟子,就是一些外门弟子,也不敢违背王哥定下的命令。现在,拿出五百道钱,饶你一命,不然,嘿嘿……”

        “是么?”

        少年受此一重击,脸上神色却依旧十分平淡,他从地上爬起,慢慢解下身后的包裹,置于地面,而后缓缓转身,面朝众人。

        “是你们逼我的,看来,离宗之前,没有想到,还需要用一次此功……”

        不知为何,听著其平静的话语,看著其狼狈的模样,这一刻,众明显占据上风的杂役弟子,却莫名的心头一寒,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连他们自己,都觉得荒唐:“怎么可能,难道这小子,还有什么隐藏的杀招不成?”

        心头念头未落,却见对面,那清秀少年脸孔之上,陡然一道血红色的光芒一闪即逝,最后,他猛然张口,一声大喝:“咄!”

        “轰!”

        仿佛闷雷之音,天地之间,陡然一荡,所有面向他的长仙宗弟子,顿时都只觉脑袋一晃。

        “不好!”

        红衣胖子刚刚醒觉,就见少年的身影,陡然跃出,整个人在空中拉出数道长影,随即,掌指间,阴火旋飞,有如星辰,一一击在四五名他带来的杂役青年身上。

        “砰,砰,砰……”

        四五名青年,无不顿时中招,仿佛枯草败革,向后飞跌退去,包围圈顿时尽解。

        少年俯身拾起地上的包裹,无悲无喜,越过众人,走向山下。

        “从此,我再不是这个宗门的人了,要收保护费,你们找其他人吧……”

        说完,他人影已远,最后,很快在山下消失不见。

        场中,徒留四五名横七竖八,仰躺地面,一脸狼狈的杂役弟子,面面相觑,作声不得。

        “纳气,六层?怎么可能,他下山之时,不是还才刚刚五层中期,这才多久的时间?”

        一人晃了晃脑袋,有些不确定地道。

        “是啊。”

        另一人同样呆滞地道:“他可是我们宗门中有名的废物,连道气都凝聚不了束,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突破?”

        “哼!”

        一人讨好似的笑道,也为自己等人的失败找借口:“猛哥放心,那小子走便走了,不是我们的损失,是他自己的损失。”

        “哦,怎么说?”红衣青年眼睛一亮。

        如果让人知道,自己四五人来找宗门中这个最底层的废物来收保护费,不但没有收到,反而被他一个人将自己四五人一招撂倒,说出去只怕好说不好听。

        自然想另找一个由头,说服自己,也说给他人。

        之前那名说话的杂役弟子道:“猛哥忘了,当初那小子,不过靠著他那死鬼老爹王爷的身份,这才勉强混入的山门,至今不过一介杂役。

        现在,就凭他那资质,这一辈子只怕也入不了仙门了,永远沦为一介平民。”

        “哈哈哈……就是!”

        所有弟子一听,顿时都反应了过来,哈哈大笑,脸泛红光。

        “不错,离去了就永远别想回来了,这小子,以后就是一介凡人,我们遇见,想打就打,想杀就杀,总有一天,会报这一掌之仇!”

        “不错,不错……”

        众弟子议论纷纷,顿时又再次恢复了之前的意气风发,一脸嚣张,仿佛不是自己四五人欺服一个未满十六岁的少年失败,反而得胜回朝一般。

        那红衣青年开始时,脸色尚且阴沉,到后来,脸色也慢慢变得舒展开来大笑起来:“不错,小子,不要让我在道修界再遇见你,不然,嘿嘿……”

        他冷冷一笑,没有说话,不过其中的刻骨寒意,却任谁都听得清清楚楚。

        那四五名跟在他身后的喽啰弟子,闻言顿时皆是不由面色一变,心中莫名一寒。

        ……

        山下,厉寒背著包裹,默默回头,望向身后这个自己待了五六年的地方。

        五六年,当初,他还只是一名垂髫幼童,转眼已成清俊少年。

        然而,五六年时光过去,他却和当初刚入门中时没有任何不同,依旧只是一介最底层的杂役。

        他知道,再留在这里,自己也没有什么前途了,不如重新开始,博一博,也许会有转机……

        会么?

        他不知道。

        不过,人生,就是需要拼博。不拼一拼,怎么知道自己的底限在哪里?不博一博,自己这一辈子也只会是一介杂役。

        人生,就是需要改变,不然,像今天这样的事情,就会时常发生!

        自己能破得了一时,能破得了一世么?

        不!

        蓦然间,他仰天发出一声怒吼,回头深深望了一眼身后的山门,而后再无留恋,大踏步地朝著远方的莽莽群山走去。

        前方,山河壮丽,何其广阔,路还远,自己的心,又岂是这一个小小的长仙宗能能困隅得了的呢?

        厉寒一路走去,再不回头。

        身影越拉越长,终于完全消失不见,身后的长仙宗山门,隐入山川,越来越远。

        前方有如一片云雾,将一切遮盖,斩断了厉寒在这六年中在长仙宗中的一切记忆。

        我的家,又在何方?

        风吹来,天地间,忽然下起雪来。

        沙沙。

        漫天的雪花,有如鹅毛柳絮,飘飘扬扬,飞飞荡荡,散发著一股凛冽的寒气。

        厉寒长发布衣,眉眼淡然,走在其上,身体虽觉寒冷,心中却仿佛脱开了缰的野马,正自畅然。

        天下虽大,不知方向,但心之所向,无惧无悔,纵使最后求仁得仁,死得其所,又有何可担心处?

        厉寒身形转快,布衣飘舞,转身向著雪花深处走出,转眼不见了踪影。

        ……

        ps:求收藏,求贵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