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一千一十三章、埋没的往事
  • 第一千一十三章、埋没的往事

    作品:《无尽神域

        当初,在积幽谷中,初次见到那座石洞佛像时,厉寒就在猜测,到底是谁,在这里留下一朵异火,一副传承。www.uuk.la

        虽然猜测不到具体目标,但也知道,那人必定非同凡晌,而且跟佛门关系密切,甚至自身极有可能,就是佛门哪位绝世高僧。

        毕竟,这里明显是那位绝世高僧曾经的闭关之所,只不过是暂住,估计心缘一动,偶然踏足此处,就留在了这里。心缘尽了,就随之离开,留在石壁上的东西,也并没有毁去。

        而看清大日之身之中,内藏变化,居然还有另一副经络图,整体功法赫然达到地品时,厉寒更加明白,当初在此闭关的那位佛门高僧,肯定非比寻常,要么身份尊贵,要么修为吓人。

        不然,等闲佛门弟子,哪里接触得到地品功法?

        而若非修为吓人,又怎么可能在墙壁上区区一副佛像中,留下那么深的奥妙,居然非要等到厉寒第二次来到,而且修为境界提升了,才能发现。

        现在,厉寒明白了。

        当初,地悲神僧曾说,天玄大师突破至法丹中期之后,有一段时间忽然恢复正常,提出要单独出去修行一段时间,那一走就是四年。

        四年内,没有人知道天玄大师去了哪里,也没有人能寻到半丝他的踪迹。

        现在厉寒知道了,其中肯定有一段时间,天玄大师是在这积幽谷中,闭关修炼,最终参悟出这副金佛浴火图,留在此处,等待有缘人。

        这不是梵音寺内的镇宗功法《玉佛典》,所以不虞外传,而且是他的得意之作,刚刚悟出,自然不甘就此毁弃,干脆连石莲中自然生成的一朵天地灵火,也留在了原地,一起等待有缘。

        天玄大师是五十多年前离开梵音寺,四处游历的,而牧颜北宫兄妹,是十到二十年前才发现石洞之秘,因此自然难以寻觅到他的真正踪迹。

        而这处石洞之中,之所以也有同样的一座石莲台,估计,这就是天玄大师悟道之物吧。

        或者,因为他个人,对石莲台情有独衷,由此能联想到诸多修行奥秘,所以但凡修行闭关之处,必亲手打磨一座石莲台,以伴闭关修炼的漫长岁月。

        这石莲台都是出自同一人之手,制式模样自然相同,也难怪厉寒一看到这里就觉得眼熟。不是他来过,而是他看过同样的布置摆设而已。

        雷霆紫骨和传承功法的事情解决,厉寒的目光,又不禁落向四周石壁上天玄大师留下来的那些佛门图画和满壁经文。

        既然当初在积幽谷石洞,天玄大师会因为一时兴起留下金佛浴火图这样的绝世功法,那么,现在这寒声湖底,他真正闭关,冲击引雷之地,明显比积幽谷石洞还要重要百倍得多。

        他在这洞内石壁上留下的佛画,以及经文,是否也有什么奥秘?

        这样一想,厉寒自然不会放过钻研这些佛画经文。

        这一看,厉寒渐渐深入其中,良久,才回过神来,不禁面露一丝喜色。

        果然如他猜测的没错,这些石壁图像和经文,其中一大部份讲述的都是天玄大师在这洞穴中突破引雷境界时的各种领悟。虽然不涉及根本功法和传承,但这些,都是一位千年来第一位突破引雷境的无上宗师五十年日思夜想,苦苦研磨出来的修道精华。

        这些东西有多珍贵,可以想见,只怕便是拿一本天级秘笈来,厉寒都不会交换。

        有了这些东西,厉寒突破引雷将更加顺畅而自然,成功率也会大增。

        毕竟,他虽然拿到了天玄大师遗留下的雷霆紫骨,里面也有庞大的雷霆精华供他炼化吸收,早已比原来天玄大师自己直接引天雷淬体要方便,安全得多。

        等于说突破引雷最危险的一步,他可以规避,而且这样做,成功率也将增大很多。

        但成功率增大,并不代表一定成功。

        突破引雷境有多困难,只看千年来,无数绝世天骄前赴后继,却除天玄大师无一人成功,便可以想见它的困难和危险。

        因此,哪怕这些雷霆精华已经被天玄大师经过炼化吸收,性质变得温和纯良许多,但仍然不能小看。

        雷霆毕竟是主毁灭的力量,而非创造,它里面蕴含的那一缕生机也只是万物有阴必有阳,正因为毁灭之力强到了极处,才诞生的这一缕生机。

        如果因此小看它,哪怕厉寒是法丹巅峰,也极有可能直接被这雷霆精华烧毁,成为灰烬。

        更不要说,厉寒现在不过法丹初期,哪怕因为天玄大师的佛门愿力之故,他的修为飞速攀升,而今竟已快提升至法丹中期,将别人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才能做到的事情一噈而就,但却仍然不能缩减这过程。

        没有法丹巅峰,甚至半步引雷之境,厉寒绝不会直接尝试吸收这雷霆精华,因为那是找死。

        那就是达到那样境界,仍有可能失败,而且失败几率还不小……

        但现在,有了这些天玄大师刻在石壁上的经文和佛像,厉寒却能瞬间明白到引雷之境到底该如何走,规避了当初天玄大师突破引雷时遇到的种种难关和障碍,成功率自然增大许多。

        所以,对于这些东西,他自然是十分重视,立即施展精神秘法,将其全部记录了下来。

        以后不止他可以自己用,也可以传给自己亲近的人,这些东西,可称得上是无价之秘。

        不过,记录下来这些东西后,厉寒又惊讶的发现,如何突破引雷,如何规避风险的这些宝贵经验之外,石壁上,还有另外一些东西。

        那好像是,天玄大师的随手记录,仔细打量两眼后,厉寒不禁眼露惊色。

        这石壁上记录的东西,好像涉及到梵音寺传承的由来,以及当初寂静宗灭宗的原因。

        而最重要的是,厉寒在其中,好像还看到了当初自己父亲交给自己的那块赤红铜片的身影。

        “这?”

        这一刻,厉寒内心是充满震憾而惊疑的,他想过在这石壁上看到任何东西,甚至就是梵音寺的镇宗功法他都不奇怪,唯独里面竟然牵涉到父亲的过去,却是让他怎么也没有料到的。

        他从上往下,仔细看去。

        这是一组有些奇特的壁画,也是石壁上唯一一组不是佛门画像的地方,因为画在边角落,刚开始厉寒并没有看到。直到全盘阅读这些石壁佛画,才扫到这一片。

        壁画上,刚开始,是一座高高的山门,矗立云霄,山门之上,刻著‘寂静宗’三个磅礴古字。

        底下,一个个衣著各异的小人,伏在山门前,金色的光辉,从那座山门的背后,垂直升起,散发万丈光芒。

        那一刻,这个高大的山门,是夺目的,是璀璨的,仿佛万宗来潮,气势万千,天下一时无俩。

        但很快,一个漆黑的人影出现,交给几个小人一个薄薄的册子,册子上,好像记述的是一宗宗绝世秘笈的名字,其中,有天工山的通灵**,有长仙宗的长仙天经,有伦音海阁的万世潮音功……

        但是,册子上,所有功法,都只有名字,没有内容。

        那些小人,似乎心动了,于是有一天夜晚,聚在一起,进行商议,最终,确定了一个可怕的计划。

        一天,那处高大的山门陷入战火,那些之前跪著的小人,不知道从何时出现,变了颜色,气势汹汹,联起手朝山门发起进攻。

        最终,那处高大的宗门不敌众人联手,山门倾颓,所有建筑全部起火,无数人影,冲入一座显示著‘藏经楼’三个字样的古阁,纷纷争抢起来。

        其中,有九个为首之人,各自抢夺到一本发光的书册,满脸喜色而去。

        没过多久,地图上,出现一个庞大的皇朝,以及八个超然的宗门。

        其中,位列地图最南边的一个,边上是大海滔滔,头顶是佛光普照,一个僧人身影,坐立寺中,跪于一尊画像前,久久忏悔。

        时光荏苒,一天,梵音寺内一名小僧人,进入寺内的藏经阁,翻到那本发光的书籍,忽然发现其中藏有内页,最终,他好奇地将其剪开,在里面发现一块赤红的铜片,铜片之上雕刻著八个小字:“大静似鼓,擂我肚腹。”

        小僧人拿到铜片,大是好奇,没有告诉寺内的其他人,自己偷偷藏了起来,没过多久,他修为急速攀升,很快,晋升成为寺内新一任的住持,赤红铜片对他,再没有多少作用。

        有一天,他终于走出寺门,途中经过一处战场,看到一位儒衣金冠的中年男子,正在指挥若定,与敌国两军交锋,不露败迹。

        心中一动,他于战后,走进了那位将军的帅帐,将铜片交给了他。

        其后,他再行离开,辗转各地,最后回到自己宗门附近,找了一片满是花海的奇湖,在上面布下禁制,随即自抱巨石,沉入湖底,陷入了深度的闭关。

        一切,到此嘎然而止,然而,厉寒却看得眼睛大睁,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忽然,想到了什么,他一伸手,左手中,出现一个漆黑的圆球,右手中,却是一枚赤红的铜片。

        因果球,赤铜异片!

        ps:补昨晚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