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一千零九章、寒声湖底
  • 第一千零九章、寒声湖底

    作品:《无尽神域

        湖水冰寒刺骨,所幸厉寒如今身躯健硕,远超常人,倒不畏惧这区区寒冷。零点看书www.00ksw.org

        再加上他水火共源功奥义已成,连在海底都待过,自然不畏难于这区区湖底。

        越往下越觉困难,水流似乎分了数层,蕴含自然奥妙,互相冲刷,越往下斥力越强,似乎不想外人进入。厉寒运转水火共源功,抵抗斥力,这才能继续慢慢下降。

        此时他心中生出明悟,如果不是自己已经突破法丹境,只怕连湖深一半都到不了了。

        看来,这就是地悲神僧口中所言的禁制了,果然非法丹境不能进入。

        但是,对于厉寒,也就压迫感稍强一些,只要运转功法,还是很艰难地继续朝著湖底深入。

        慢慢地,随著“波”的一声轻响,似乎跳出了什么圈子,厉寒压迫感顿减,来到一方奇异的世界。

        这里,明明是水底下,但身体四周,却没有任何水流的迹像。头顶上空,一方蔚蓝色的光幕,撑在头顶,似乎将这里隔离开来,形成一片水底世界。

        头顶上方,群鱼游走,水草蔓生;身处之地,白沙铺地,绿萝掩映,前方不远处,居然还有一个用砖石叠就的漆黑洞口。

        “进入!”

        厉寒技高人胆大,自然不虞有什么危险。而且既然已经知道此地是天玄大师闭关之地,他就为此而来,岂有中途退缩之理?

        洞口有一扇石门,石门之上,有一个手掌大小的佛像凹面,似乎需要什么东西嵌入才能开启。

        厉寒心中一动,想到地悲神僧所说的需要梵音寺令牌才能进入,顿时了然。手掌一挥,掌心中金光闪耀,地悲神僧临终所赠的那方金佛令牌,顿时出现在他手掌中。

        他手托令牌,慢慢往前一送,顿时贴合在石门上面佛像凹面之上,纹丝合缝,一丝不剩。

        令牌上佛像的凸面与石门上佛像的凹面,正好贴合在一起,形成钥匙一样的效果。

        顿时,“咔”一声轻响,石门绽放出刺目的金光,金光过后,灰尘簌簌而落,尘封已久的石门缓缓朝两边开启,露出一条黝黑的通道。

        厉寒略微提起一丝心神,运转五行十方诀,周身笼罩在一层明黄色的光芒中,缓缓朝前进入。

        石道漆黑阴森,也不知通向哪里,长而且狭窄,厉寒且走且停,目光中幽蓝色的光芒不断闪动,却是已经开启了破魔瞳的远视之术。

        终于,前方出现光亮,身形一动,厉寒赫然出现在一处巨大的地下溶洞之中。

        溶洞上空,居然有天光洒落,但是洞穴正中,一扇更加高大,仿佛直插云天般的巨形石碑,阻挡在厉寒的面前。

        除此之外,整个洞穴中,别无他物,一目了然。

        “天玄大师呢?”

        厉寒奇怪,皱眉看去,却寻不到这里有半点居住人的痕迹。

        “难道,这里还有另有玄虚不成?”

        想到此,他目光四处打量了一下,最终定在那在巨形石碑之上。

        石碑光滑如玉,也不知道是怎么运来这湖底的,还是天然就矗立在此。石碑之上,有奇异的符号一个接一个,形如火焰,连接成一片浩瀚星海。但每一个,却皆写的是同一个‘佛’字,只是外形各有不同。

        “火焰佛文?”

        厉寒皱眉,他听说过远古这种文字,全是用火焰符号来书写的佛文经典,只是那些文字,写的是经文,而这里,却全部都是同一个字,显得有些诡异。

        “莫非,这是天玄大师悟道之所?这些火焰佛文,全是他刻上去的?”

        厉寒心中一动,想通此点,因为此地唯一能与佛有关系的,也只有梵音寺的前代住持,天下第一人‘天玄大师’了。

        只是,为何他却又人影不见,莫非真的已经突破成功,早已离去?

        厉寒皱眉,有些不太相信自己这个论断。

        因为很明显,若是他真的已经突破成功,应该早就回梵音寺了才对,就算没有回梵音寺,只要在真龙大陆,也不可能坐看梵音寺被人灭宗,也不出现。

        而他若人不在梵音寺,或者已经离开了真龙大陆,至少离开之前,也应该跟宗门后辈打个招呼。作为他这样的一宗之主,不像是会不告而别,我行我素的人。

        所以,厉寒断定,他应该还在这片地下空间,要么还没有成功,依旧在某处隐秘地点继续突破;要么,就是已经突破失败,彻底坐化。

        “只是,到底是哪里呢?莫非这里还有其他入口?”

        厉寒一时也感到束手无策,只能四处走走,东摸摸西碰碰,看看是不是有什么机关。然而四周一目了然,根本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厉寒也没有寻找到任何一处通往地他地方的通道。

        最终,厉寒又回到那巨形石碑之前。

        这溶洞中,要说异常,而又唯一特殊,甚至可以说是十分特殊的东西,就只有这方巨型,上面雕刻无数火焰佛文的石碑了。

        也正是因为这块石碑,厉寒才更加笃定,天玄大师一定来过这里,而且,现在应该依旧在这地下的某处,只是厉寒一时找不到出入口而已。

        但既然人在这里,总有踪迹可寻,只要找到那处开启的机关,毫无疑问,一切谜底尽显。

        厉寒的目光,落到那些仿佛火焰跳跃的奇特佛文上面。

        也许,那处隐秘的机关,就著落在这些看似不起眼,风马牛不相及的佛文之上。

        于是,厉寒哪也没去,就在石碑之前,盘膝而坐,目光定定地盯著石碑之上无数的佛文,想像著当初天玄大师,是如何在这里感悟天人至道,精深佛理的。

        然而,他毕竟并非修佛之人,这些佛文初看还觉新鲜,越看越是枯燥,毕竟通篇全部都是同一个字,哪怕形状再千奇百怪,花样百出,厉寒也看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

        “哎!”

        最终,厉寒一声长叹,闭上了眼睛,确认自己并非那块料。反而看久了,眼睛酸涩无比,都快流下泪来,那是长久凝视同一篇东西,所造成的后果。

        然而,虽然闭上了眼睛,脑海中,刚才看到的千百佛文,却依旧在他脑海中不断涌现,刚才睁眼时注意力全都在前面的石碑上,没有感觉,现在一旦闭眼,那些佛文便仿佛化作了一道道星辰,在厉寒的识海中此起彼落。

        “咦,这是?”

        厉寒正惊异间,陡然,异变再生。

        在他的储物道戒中,一方赤红铜片,陡然散发淡淡温热,自动飞出戒指,悬浮在厉寒的面前,不断旋转。

        赤红铜片之上,闪耀起夺目的金光,与那石碑上的火焰佛文相应和。铜片之上,那个小和尚再次开始动了起来,双手捏出一个奇异的印诀,朝前一挥。

        “轰隆!”

        陡然,就在铜片小和尚打出印诀的瞬间,巨型石碑之上的无数火焰佛文,忽然同时一亮,然后爆发出刺目的火光,火光中,石碑竟然慢慢开裂,露出一个小小的洞口。

        厉寒一怔,随即大喜,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还是毫不犹豫,身形一纵,一把抓起铜片,一纵身跃入那漆黑洞口之中。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