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九百九十七章、梵音寺内逆行的僧侣
  • 第九百九十七章、梵音寺内逆行的僧侣

    作品:《无尽神域

        “走!”

        “杀,杀,杀,冲出去……”

        所有长仙宗弟子已经动了,其余各宗,终于也忍不住对死亡的恐惧,开始一窝蜂地朝山下狂奔而去,有时为了互相抢一个更快的位置,竟然朝自己人动手。零点看书www.00ksw.org

        “你敢打我?”

        “别挡路!”

        乱了,彻底乱了。

        本来井然有序,正道栋梁的各宗弟子,这一刻在生死面前,也不过一个凡人。

        万佛广场中,神王陵陵主看著各宗弟子如同潮水一般朝山下退去,有心想拦,但是,却根本不敢出手。

        这一刻,即便他手持中品宝器夺天造化刀,即使他修为不比长仙宗宗主弱,即使对方已经受他偷袭,断去一臂,战力大减,他还是感受到了夺命的杀机。

        那一刻,连他都不由感到惊悚,震撼莫名。

        “这就是长仙宗的太上忘情篇吗,斩生斩死,斩绝过往,斩绝未来,不愧是古今天下第一剑……”

        他喃喃地道,但一双眸子,也渐渐燃烧起来,竟多了一种面对宿命对手才有的战火。

        这一刻,把生死置之度外,斩断一切情念的长仙宗宗主,让他感受到了危机,却也让他感受到了兴奋。

        他手握夺天造化刀,同样缓缓升起,面对对面的长仙宗宗主,两人之间,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非死,即死!

        那一刻,他已经也有了死的觉悟,却更有生的向往。

        他不惧死,却也贪恋人间繁华。

        ……

        更多的弟子朝山下冲去,甚至包含不少被蒙在鼓里的神王陵弟子。他们看不惯神王陵陵主的做派,更感到自己信念的崩塌,一时不知如何自主,只能跟随其他宗门弟子朝山下冲去。

        神王陵陵主秋龙上没空阻挡,但不代表其他人不可以。

        紫魂圣君,‘烈日侯’衣南裘,凤舞女帝,黑僧地圣,紫袍地善,枯骨魔君,十三王爵等,全部杀向溃逃而奔的各宗弟子。

        几大神魔国度高层一出手,战力何等惊人,瞬间就倒下成片的各宗弟子,短短片刻间,至少上千人陨命。

        而山脚下,大量的黑衣人出现,全部是神魔国度的成员。

        刺部,使部,影部,三部高手,全部出现,至少也有数千,将下山的道路团团围住,堵得水泄不通,明显是想将正道各派在此一举歼灭,蓄谋已久。

        “该死!”

        见到这一幕,正道各宗高层岂会眼看自己门下弟子任意被屠戮而无动于衷。天工山掌门‘天工百妙’唐元礼看了一眼剑阵中被困的魔祖,心算了一下,知道其大概还有两个时刻便可破阵而出,时间紧要。

        他再顾不得去拖延魔祖破阵的时间,因为知道拖延也没有用,早出来晚出来正道各宗都已大败,是以直接杀向手持上品宝器万仙杀生剑的‘烈日侯’衣南裘。

        对方带给正道各宗弟子的危害是最大的,一出手就是一大片各宗弟子倒下,手中的万仙杀生剑缭绕强烈白光,一剑出,至少数十上百名各宗弟子死亡。

        手一招,他掌心中出现一把浑身漆黑,上面有八个尖角的蛮荒古锤,正是天工山镇宗宝器,中品宝器盘古锤。

        手持此锤,他战力大涨,与‘烈日侯’衣南裘战在一起,勉强战成平手。

        毕竟,他修为比衣南裘高出两个境界,而兵器却比衣南裘稍弱一分,两人一时谁也奈何不了谁,所幸衣南裘被他牵制,对正道各宗弟子的危害降到了最低,再也无暇出手去击杀正道各宗弟子。

        而伦音海阁掌门,‘创世伦音’舒雪蒲见状,也怀抱伦音海阁镇宗宝器风弄沧海琴,朝著另一边的紫魂帝君赶去,两人战成一团。

        紫魂帝君拥有下品宝器渡世金书,伦音海阁掌门‘创世伦音’舒雪蒲则拥有下品宝器风弄沧海琴。两人武器不相上下,但一个是新得,一个却是自己本宗的传承宝器,掌控程度自然大不一样。

        再加上伦音海阁掌门‘创世伦音’舒雪蒲的修为远强于紫魂帝君,一时间这边的战场舒雪蒲大占上风,将神魔国度的第一魔主紫魂帝君压著打,自然阻止了他对正道各宗弟子出手。

        ‘荒天君’秦天白见状,与厉寒对视一眼,两人点了点头,瞬有默契在胸。

        随即,其身形一纵,朝著另一边那手持邪魂扇的凤舞女帝赶去,两人大战在一起。

        ‘荒天君’秦天白胜在修为较高,是实实在在的法丹境,而凤舞女帝只是用某些手段,勉强拥有法丹境的战力,却毕竟不是真实的法丹境。

        但她手中拥有葬邪山镇宗宝器邪魂扇,却能能让‘荒天君’秦天白压制,可见中品宝器的可怕,不过,一时之间,倒也奈何秦天白不得。

        而厉寒,作为场中唯一一个空出手来的法丹,最后与‘荒天君’秦天白对视的那一眼,却是让他明白,他的任务,就是保障各宗弟子能尽快逃出山去,保存正道联盟的一丝火种。

        因此,他目光扫向神魔国度剩余的几大高手,黑僧地圣,紫袍地善,还有枯骨魔君,衣胜雪,唐天仇等人,思索著是不是先把他们解决,再行赶去冲破山下的防线,给正道各宗弟子打开一条生路。

        就在此时……

        远处,梵音寺战台之上,三位一身灰衣的僧侣忽然同一时间跃众而出,竟抢先厉寒一步,朝著远处肆意劫杀各宗弟子的梵音寺叛徒,地圣,地善,以及抢走梵音寺半页渡世金书,导致梵音寺上一任代理住质地慧寂灭的‘枯骨魔君’乔远天三人掠去。

        赫然正是梵音寺如今的代理住持,地正神僧,以及另外两大硕果仅存的神僧,地悲,地德。

        “呵呵,各位都可以走,但身后是我梵音寺宗门,贫僧若退,又能退到哪里去呢?”

        一脸正气的地正神僧一声高喝:“所有梵音寺弟子,随我杀敌,除魔卫道,也是修佛。纵使今日全部战死,也不后退一步,誓与寺院共存亡!”

        一脸悲苦的地悲神僧,亦双手合十,同时念道:“阿弥陀佛,众生渡尽,方证菩提。梵音寺弟子,我等今日血战,为联盟各宗保留一丝血脉,未来,正道杀回之日,就是祭奠为梵音英魂之时!”

        “杀!”

        “杀!”

        所有梵音寺弟子,本来都只能呆呆地站在战台之上,因为别人可以退,而他们,却连退,都不知道朝哪退。

        身后就是宗门,再退,不是连故土都没有了吗?

        但当地正,地悲,地德三位神僧一举掠出,杀向地圣,地善,枯骨魔君等人时,所有人却似找到了主心骨,听到地正话语中的慷慨激昂之气,知道其已经动了死志,当下一个个眼眶通红,纷纷跟随著地正等人杀了出去。

        所谓佛也有火,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但明王怒火,亦可燃尽天下!

        今日,不过是释放出他们心中的明王相而已。

        “梵音寺道友们?”

        远处,正纷纷朝山下撤退的正道各宗,看到这一幕,无不霍然一怔,有不少人当即停下脚步,一脸震撼和羞愧地看向梵音寺弟子的方向,有些人竟返头杀了回来。

        但是,就在此时,一个身穿月白僧袍,身上星玉之光璀璨的年轻僧人,却挡在了他们面前。

        只见他低眉垂目,淡淡道:“各派同道,你们走吧,我梵音寺留在此地,是为了守护宗门,你们留在此地,却是平白牺牲,毫无价值。你们今日离开,希望日后能诛灭魔祖,那时纵使我梵音寺成为一片废土,也感欣慰。”

        说到这里,他身上浮现一圈一圈的淡白佛光,越来越盛:“本寺今日愿为各位同道断一次后,你们走吧,保留有用之躯,来日才好痛歼魔头,杀!”

        说声方落,他同样一转头,掉头杀了回去。

        见状,其余各宗弟子呆住,最后只能含泪看了一眼漫山遍野,其余各宗俱往下而逃,唯有梵音寺一宗弟子,不断涌现,朝神魔国度那些魔鬼们围去的身影,如扑火飞蛾,明知不敌,却源源不绝。

        此刻,这些昔日看起来十分丑陋怪异,光头僧衣的背影,是那样虔诚执著。

        这一记和,这一幕变得那样醒目,那样隽久,如一幅永远不会褪色的画片,保存在所有此刻尚存的宗门弟子眼中,永远也无法抹去。

        随即,他们才不由抹一把眼中的热泪,转头继续朝山下冲去。

        正如刚才星渡所说,与其留在此地,徒作牺牲,不如逃下山去,保留正道一丝未来。而梵音寺已经久经变乱,他们不愿离去,誓与宗门共存亡。

        有的人活著,不过是为了一腹之欲;有的人活著,为了心中的某些信念,可以烈火焚身,万死不惜。

        ps: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