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九百九十三章、魔威如狱
  • 第九百九十三章、魔威如狱

    作品:《无尽神域

        有些人甚至不由下意识地后退出几步,心中生出了畏惧之色。零点看书www.00ksw.org

        所幸,看到战台最上首的各宗宗主,以及‘荒天君’秦天白,‘妖尊’厉寒等这些新晋的法丹,再加上都知道山上还满上了威力强大的星辰剑海大阵,所有人才压下心中的恐慌,停下了脚步。

        而随著毁灭气息的降临,魔祖一行人,终于出现在梵音寺峰顶,万佛广场上,静静矗立在正道联盟对面。

        站在最前方,那个一身墨绿衣袍,满头绿色长发垂下的鹰面魁梧男子,毫无疑问,不是别人,正是‘魔祖’应鬼雄,来自域外的无上强者,引雷境老祖。

        昔年他被封印前,就有引雷巅峰实力,现在被封印一千年,因为一直得不到天地元气的补充,虽然修为略有下降,但正在快速回升,目前已经达到引雷后期,距离他昔年的巅峰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而在他后方,就是神魔国度目前尚存的各大魔主,以及十三王爵。

        一身紫袍,头戴金冠,身上流露出生杀予夺,大权在握那种感觉,如同是天地主宰的天乾之主,紫魂圣君。

        凤眉弯目,眉有朱砂,一身黑色长袍,流露出绝世身姿的巽风之主,凤舞女帝。

        一身暗金衣袍,头戴面具,气质雍容儒雅的七侯之首,离火魔主,‘烈日侯’衣南裘。

        骨瘦如材,身后披一件骷髅白骨披风,眼若蛇瞳,不似人类的泽字山峰之主,‘枯骨魔君’乔远天。

        一身黑袍罩体,面容清瞿,头有戒疤的的艮字山峰之主,黑僧地圣。

        一身紫袍,身躯强壮矫健,身上气息华贵而威严的坎字山峰之主,紫袍地善。

        令人奇怪的是,今日八大魔主只来了六位,其中排名第五的魔主,‘铁面王’司玄天,已经死在了厉寒手中,但按理来说,就算神魔国度最近没有提拔新的魔主,应该也还有七位。

        七人中,天,火,风,泽,山,水都到了,只差一位,那便是地字号魔主,也就是传说中的地坤之主,八大魔主中,排名仅次于天乾之主的第二人,实力神秘莫测的顶级强者。

        不过对此,众人也只是疑惑,没有多想。

        也许对方另有任务,也有可能对方之间刚好内斗,地坤之主出了什么问题,没能到来。

        反正少一个强者,对各大宗门都是好事,没有坏处。

        所以众人也太过在意,而是继续朝著六位魔主身后的十三王爵打量。

        众人不仅是第一次看到真实的八部天魔长什么样子,同样对于这十三王爵也一无所知。这还是他们头一次见到真人,自然观察得十分仔细。

        十三王爵中,已有两人死于厉寒手中,分别是排名第九的金蛇爵主,以及排名第十三的‘踏花侯’衣轻欢。

        但是,十三王爵的数量并没有因此减少,显然,魔主不好补充,但是王爵这个级别的,神魔国度还是有不少后备力量的,随死随填充。

        十三人中,厉寒认出两人。

        这两人,一个是一身白衣,和众多神魔国度高手气息格格不入,如天上白云,云中仙鹤的‘剑尊’衣胜雪,原是大王爵手下的第一通天使。

        后来,厉寒击杀金蛇爵主,他因功提升,补上了金蛇爵主的缺,成为如今的第九王爵。

        另一人,则是全身黑袍罩体,整个人都被笼罩在厚厚的黑袍厚布之下,看不清面目,甚至看不清表情,但阴冷邪异的气息,隔著老远都能感觉到。

        其不是别人,正是补刚被厉寒击杀,‘踏花侯’衣轻欢之缺,如今的第十三王爵,‘千眼公子’唐天仇。

        唐天仇原是三王爵座下的地魂使,因南境青年修士擂以及梵音寺之事,他成功累功,现在原排名第十三的王爵‘踏花侯’衣轻欢被厉寒斩杀,他便成功提升,成为十三王爵之一,排名最末。

        这两人,都跟厉寒有著某种直接或间接的联系。

        甚至可以说,他们如今的王爵之位,都跟厉寒有很大的关系。

        一是,两者皆在南境青年修士擂时出现过,二,他们补的,都是被厉寒击杀的王爵之位。

        神魔国度中,这些年肯定也有其他王爵陨落,但都有其他人补充,但因为厉寒也不知道原来的王爵是谁,自然也不清楚是否有所替换。

        对这些人,他也不在乎。

        十三王爵中,其余人不乏气息强大,浑身阴冷之辈。

        但要么罩在厚厚的黑袍中,要么就是生人勿近的冰冷表情,最高实力也就顶阶半步法丹,厉寒自然不会在乎。

        正道联盟本次所要面对的最强对手,依旧是‘魔祖’应鬼雄,以及其座下的天乾,离火,巽风三位魔主而已……甚至其余几位魔主,都不放在厉寒的眼内。

        曾经,他是他们的后辈。

        但现在,即便曾经贵为梵音寺神僧级别之一的地圣,地善等人,只要没有突破法丹,现在也不得不仰厉寒的鼻息而存活。

        如果厉寒存了心要杀他们,也就是几招的事。

        这就是境界的差距,带来的地位翻天覆地的变化。

        只是,他对于地圣,地善等人而言,是如此。

        但‘魔祖’应鬼雄面对他们这一群小小的法丹,岂不也是同样的表情,同样的不屑一顾?

        果不其然。

        站立在万佛广场之上,‘魔祖’应鬼雄淡在一扫双目,从五宗战台,以及其旁边大大小小,数之不清的世家和宗门领导人脸上掠过,神色中没有任何惊惶恐惧,反而只是一声冷笑:

        “都聚集齐了么?很好,也省得本祖一个一个上门寻找,正好一并都在这里解决了!”

        他的话中,蕴含著理所当然的自信,显然根本没有把厉寒等正道法丹放在眼内。

        哪怕在场有这么多顶级宗门,顶级强者,在他眼中,也都如土鸡瓦狗,不堪一击而已。

        “你?”

        毫无疑问,‘魔祖’应鬼雄如此冷漠,蔑视的言语,刺痛了正道各宗之心。

        位于左侧第一位的天工山战台上方,一身黑衣,身后烈焰冲霄的天工山门主,法丹境后期的绝顶强者,‘天工百妙’唐元礼闻言,顿时戟指魔祖,怒喝道:“尔这外界魔头,乱我真龙修行界。千年前就导致无数前辈陨落,手中血腥无数,今日又想屠戮我正道各宗,人人可诛,今日,就在此留下吧!”

        “嘎嘎嘎嘎嘎……”

        闻言,‘魔祖’应鬼雄仰天哈哈大笑,声如鸭嗓,随即,又变为冷笑。

        “就凭你么,一个法丹境后期的无知小辈,在本祖面前,你连一只土鸡都不如,你尚且如此,更不要说他们了?”

        说完,他踏上一步,雄浑的气势,猛然一散,竟然直接压得满场寂静,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感到一股磅礴的气势横压而来,让他们呼息都困难。

        天工山门主唐元礼脸色一变再变,最终,却只能沉默。

        在这种环境下,竟然连他这位正道第一高手,都不由受到压迫,其他人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