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九百五十六章、法丹再陨,下
  • 第九百五十六章、法丹再陨,下

    作品:《无尽神域

        真武世界,有绝顶强者,罗古今名器,按其声名,来历,品阶,作用,分而录之,乃有名器谱。

        名器谱内,收罗上古,乃至至今流传的三千八百余具各式名器,以品阶为主要排列顺序,其余声名,来历,作用也各有加分,因此排名并不全以品阶而论。

        不过这三千八百余具各式名器中,其中已经损毁,失落,和因各种原因消失在世人视线者,约有近三成。

        所以还存世,为人所津津乐道者,一共已只有两千九百余具。

        但这两千九百余具,为九大仙州所共有,分配到各个仙州,平均也就三四百具。有的仙州炼器发达,所以较多,有的仙州炼器落后,则占比较少。

        这其中,真龙大陆因炼器水平只能算中等偏下,甚至久已没有炼器神师出世,再加上高手不出,所以排名较末。

        整个真龙大陆,只有两百余具各式名器,位列名器榜,加上损毁失落者,依旧活跃在名器榜上的名器,只有一百五十余具。

        所以又有人,排列了一个真龙名器榜,摒弃了其余八大仙州名器,只列真龙大陆的名器,按其品阶,来历,作用,以及特殊性,来论定名次。

        其中,厉寒手中的那柄中品名器五凤梳,排名真龙大陆名器榜前五十,正式名次是第四十九。

        而天工山那名在万妖城的主事长老,也就是‘龙鹰长老’裘天洛,手中的龙鹰铁骨爪,在真龙大陆名器榜上,排名前一百二十,正式名次是一百一十八。

        两百多具各式名器中,能排名前五十,乃至前一百二十,都是非常高的名次了。

        但这些,都不过是垫底的存在。

        整个真龙大陆名器谱,算上现存还有遗失的各种名器,共有两百零八具名器入榜,其中半步宝器八具,极品名器三十一具,上品名器六十三具,中品名器一百具,下品名器四具。

        所以,也就是说,排行前八皆为半步宝器,其中存世仅有三具,遗失五具;第九乃至前三十九,俱为极品名器,现存三十二,遗失七具;四十至一百零三,为次极品名器及上品名器,现存三十九具,遗失二十四具;一百零四至两百零四,为中品名器,现存五十六具,遗失四十四具。

        而下品,就是两百零五,直至第二百零八名,现存两具,遗失两具。

        这其中,厉寒的五凤梳,不过中品名器,却能排列前五十,只是因为其特殊来历,是曾经一位上古法丹境强者的武器,威名极盛,所以才排列前五十,算是特例。

        除五凤梳之外,还有另四具中品名器,也位列前一百,超过普通上品名器排名。

        但除了这五具,其余,皆为上品,次极品,乃至极品和半步宝器。

        扣除八具半步宝器,能排列前十五的极品名器,至少也在各宗极品名器之间排名前七,所以可以想见,现在名花楼主燕评花手中所持的这柄嫣红江山扇,有多不凡,威力又将有多强大!

        只见他足踏星云流步,手持极品名器嫣红江山扇,神色肃穆,淡然念道:“巴陵二月客添衣,草草杯觞恨醉迟。”

        一步踏出,他手中的嫣红江山扇,猛然张开,如同活了过来。

        其上的无数图案,有山有水,俱都妙到毫巅,但这一刻却化成真实的世界,同时落下,砸向对面的魔祖应鬼雄,更有一股独特的伤恨之意,传遍四周。

        这就是名花楼的镇宗功法,地品下阶功法,名花卷。以名花作诗,以诗句为招式,又将招式引入天地至理,字字惊艳,而招式更是别出心裁,威力无穷。

        “呵……”

        看到这一幕,魔祖应鬼雄不屑一笑,淡淡道:“雕虫小技,看来你还没意识到,你与我之间的差距,就似天神看著尘世的所有蝼蚁。”

        “本祖一脚踏下,万千蝼蚁,尽成齑粉。”

        话声方落,他根本不屑去躲避,手中的魔技‘魔光球’,幽光大盛,一下剧烈涨大,朝著漫天砸落的山峰银湖打去。

        一击,名花楼主燕评花借极品名器嫣红江山扇发动的绝杀一击,破!

        “果然如此……”

        一声叹息,名花楼主燕评花似是早已预料到会如此,更知今夜自己绝难幸免,甚至可能连伤害对方一下都做不到,这让他心中,既觉悲痛,但必死之心下,却也爆发出了超乎寻神的恐怖威能。

        “名花卷,天翻地覆伤春色,齿豁头童祝圣时。”

        漫空樱花猛然凭空飞舞,从他的嫣红江山扇中一朵朵飞出。那嫣红江山扇似乎变成了一扇世界之门,里面藏著无尽的樱花,这一打开,顿时全部飞舞,漫空飘舞。

        但每一朵樱花,都是一道杀机。

        千百万道樱花汇聚成洪流,携带惊人杀机,更有名花楼主燕评花的死志,一齐攻向对面的‘魔祖’应鬼雄。

        到这一刻,燕评花已不求生还,不求伤敌,只求酣畅淋漓,使用一次毕生所学,所以这一式,饱含他的一生修为,满腔悲恨。

        “有点意思。”

        见到这一幕,对面的‘魔祖’应鬼雄,眼睛中露出一丝略为意外之色,但神色仍是淡淡的,轻轻一挥手,漫空樱花,如同空梦一场,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

        两人差距之大,一个天一个地,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见此,名花楼主燕评花瞳孔一缩,已知自己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再不犹豫,身形急转,向著手中的嫣红江山扇打出了最后一式绝击。

        “死式,自竹篱前湖海阔,茫茫身世两堪悲!”

        言毕,被他扔上半空中的嫣红江山扇,猛然亮起来,其上的千百线条,如同银河闪亮,然后同时模糊,化光消失。

        最后,整柄极品名器嫣红江山扇一下子变作通红,猛然爆炸开来,化为无数密密麻麻的剑雨,竟然成为了一式逆死绝杀的绝招。

        而这一绝招,却是以整个真龙大陆排名前十五的一柄极品名器作代价,不可谓不大。

        但是,看到这一幕,‘魔祖’应鬼雄冷冷一笑,再不犹豫,轻轻一挥手,掌中迅速出现一柄阴绿光刀,只一挥,“嗤!”

        刀声落耳,剑气消弥,剑雨逆转向虚空,攒射得天空都呈现点点涟漪,如同雨打湖面。

        但名花楼主燕评花的这一式,却全部落空。

        而后,‘名花楼主’燕评花的身躯蓦然一僵,赫然僵硬在原地,脖颈之上,一道线线的红线,略隐略现。

        “你……”

        他怒目圆瞪,只对著‘魔祖’应鬼雄说了最后一个字,随即轰然栽倒,脖腔之上,一股血泉,顿时冲天喷出,似是显示著他的不甘。

        一代智主,天下十**丹境强者之一,名花楼楼主,‘快雪时睛’燕评花,继真龙圣皇司空痕之后,成为魔祖出世之夜,第二位陨落的法丹。

        天地似乎也感受到了这种悲伤,瞬间雷鸣电闪,大雨如黄豆砸落,密密麻麻,整个玄京城,竟一瞬间进入了雨夜!

        而更多人,似乎感受到了两**丹的先后陨落,不由同时一怔,更加凝重地望向京都玄京城方向,一个个心中出现奇异的悸动,似乎也感知到大陆之乱即将再次来临!

        而这一次,是真正巅覆整个真龙大陆的祸乱,是否还能阻止,谁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