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九百五十四章、暗夜屠杀
  • 第九百五十四章、暗夜屠杀

    作品:《无尽神域

        “圣祖!”

        他终于忍不住,站出一步,低声说道。

        “嗯?”

        ‘魔祖’应鬼雄转过头看向他,目光烁烁:“怎么,小五,你对本祖的安排,有意见……”

        “不敢!”

        ‘铁面王’司玄天别看表面光芒万丈,但在这位境界高出他不知多少的绝世魔祖面前,却也脆弱得不亚于一新生婴儿。

        他只是嚅嚅地道:“那圣祖之前答应……”

        接下来的话,他没有敢继续说下去,因为已经感觉到一股沉重如山的气势,猛然压下,强如顶阶半步法丹的他,在这股气势面前,也似乎随时欲倾覆的小舟,不堪一击。

        “好了……”

        良久,气势一收,‘铁面王’司玄天脸色青白,“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嘴角已经溢出一丝暗红的血水。

        ‘魔祖’应鬼雄目光冰冷,淡淡道:“这世上,只有本祖主动赐与,没有尔等肆意提要求的机会。记住这一事,或许你还可以多活几日。”

        ‘铁面王’司玄天面色青白,这一刻心中满是后悔,但却已是迟了。

        身为一国王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本来应该是万众瞩目,威权无尽的存在,只因为心生焦贪念,想著更进一步,结果却害人害已,真龙圣皇固然因此陨落,可他赖以依存的国度,也从此不复存在了。

        只可惜,这世上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后悔药可以给他吃。

        或者,即使没有他,也有其他人,真龙皇朝最后依旧还是会覆灭,而他,反而因此保存了一条性命,也未可知。

        福哉,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世上一切,本就没有什么能说得准。

        只是,纵使如此,日后夜夜青灯,漫漫岁月,他可能过得了自己内心的那一关,就难说了。

        ……

        身形急纵,八大天魔各自飞出,朝向真龙皇宫四面八方飞去,寻找真龙圣玺,以及真龙皇朝秘库的钥匙,还有负责处诀所有真龙皇朝幸存的皇族外戚,力争斩草除根,不留一点后患。

        于是,夜雨风中,整个玄京城,陡然动乱起来,无数高门大院之中,刀光剑影闪起,然后就是一片血色。

        今夜,有无数人,于懵然不知之中,失去了头颅,丢却了性命,而他们,却不知因为什么原因。

        血流成河之中,一位位平日高高在上的皇族外戚,纷纷被人从睡梦中惊醒,然后就地格杀,整个真龙皇族,在这一夜,凋零怠尽。

        而皇族外戚之后,接下来轮到的格杀目标,就变成了王公重臣,尤其是,那些堪称真龙皇朝国之柱石的外姓王爷,以及大将名臣。

        一般大将,名臣,根本不会修炼;就算修炼,最多也就气穴境到顶,如何能是这些顶尖高手的对手,哪怕门下有不少高手护院,乃至私人豢养的死士剑客,也纷纷来不及示警,就被纷纷诛杀。

        朱雀巷中,哀鸣阵阵;玄武街内,死尸成片,这注定,是一个无眠之夜。

        而在这批诛杀名单中,有两个人,自然也毫不例外,高据榜首榜眼之位,不是别人,正是真龙皇朝六大异姓王仅存的两位,掌管军中大权的‘铁血王’燕万马,以及以国之智库闻名天下的‘多病王’司徒索。

        可以说,两人是真龙皇朝真正的扛鼎之人,一个虽然久在边疆,但威名之甚,却广达整个真龙国境;一个虽然近年因病退隐,但却是真龙皇朝名副其实的家中宰相。

        两人一文一武,是继‘厉王’厉南君之后,扛起了真龙皇朝半壁江山的人物,但在今夜,同时遇袭!

        朱雀巷,最深处有一间朱门独户的小院,和四周雕梁画栋的其他深宅大院完全不同,深处巷内深处,僻静,冷清,却又独有一股清幽之意。

        此地不是别处,赫然是‘多病王’司徒索在京的住处,病王府。

        不是‘多病王’司徒索没钱买高门大院,也不是真龙圣皇没有赏赐过他更好的地方,只是他独喜此处,日常也少与人走动,所以门庭冷清,但也乐得清静。

        只是今夜,一批黑衣人闯入,各个手持刀剑,一见面就对病王府的下人肆意砍杀,那些普通凡人的下人仆妇,如何能是这批穷凶极恶的高手的对手,一个个在睡梦中,就倒入了血泊之中。

        当这批人杀入内院,到达‘多病王’司徒索的寝居之时,一个苍老的声音陡然响起:“苍生何辜,容你们肆意滥杀,该死,是老夫拖累你们了……”

        “九泉之下,老夫必让他们前来陪你们。”

        话声方落,只听一阵机刮声响,所有黑衣人只觉地覆天翻,他们所站的地面猛然翻裂开来,露出一个漆黑大洞,不少修为较浅,反应不及时的人当即掉了下去。

        但也有顶尖高手,神觉敏锐,一旦发觉不对,立即跃起,欲退离此地,再寻安全地点站立。

        但就在此时,四周的院墙,同时打开,一阵阵“空空,空空……”的奇异声音过后,无数密如雨点的朱红箭矢,铺天盖地地朝他们射来,哪怕他们立即开启防御气罩,亦是难以抵抗分毫。

        “不好,是破气朱棱箭!”

        有人大惊,挥刀劈开迎面射来的数波箭雨,但箭雨无穷无尽,而他们又没有落脚之处,一个道息换转不匀,瞬间就被射中,然后掉落十丈深坑之中。

        而沉坑之下,是无数闪烁著森寒蓝光的尖刀,排列得密密麻麻,众人落下,一下就被扎了一个透心凉,死得不能再死。

        来犯病王府的所有刺客,一波之下,瞬间全灭,全部葬送于此。

        但是,‘多病王’司徒索还来不及沉吟,到底是谁要取他的性命,黑暗深处,就传来一个嘿嘿冷笑的声音:“果然不凡,传闻‘多病王’智慧近妖,向来谨慎,即使再小的可能,也绝对做好万全的安排,在这京都的住处,看来也是不同寻常啊!”

        “只是,对付这些普通死士有用,对付本座么?”

        黑暗深处,缓缓转出一个身影,背负血色披风,上绣骷髅白骨,看起来邪气森森,不看就不是善类。

        而他脸上,更带著阴森的笑意,故意舔了舔嘴唇,让人感受到他的邪恶和残忍。

        “‘枯骨魔君’乔远天?”

        看到这一幕,内屋之中,‘多病王’司徒索苍老的声音沉吟了一下,才再次传出:“老夫近来总感觉京都即将有大变,却不知源头何在,原来是你们神魔国度,怎么,想取老夫性命,难道你们的魔主已经复出?”

        “猜得不错,老头子果然有点能耐。”

        ‘枯骨魔君’乔远天吃了一惊,没有想到‘多病王’司徒索只从他的出现以及身份上,一下就猜出那么多,要知道现在皇宫中的事情,应该还没有传出,而这人竟然就猜到是魔主复苏,这让他不由震惊。

        不过随即,他就冷笑:“再有能耐,还是逃离不了死关,臭老头,纳命来吧,你的人头,可是本座功劳簿上厚厚的一笔呢!”

        话声方落,他根本看也不看面前的黝黑地坑,以及四周随时可能射出专破人护身罡气箭矢的墙面,直接翅磅一展,竟然就凌空飞起,斜斜落向‘多病王’司徒索的居所。

        “死!”

        身在半空,他一掌劈出,滚滚魔气,一下压塌那不过普通木质房屋的阁楼,黑暗中,传来一声闷哼,继续,‘嗤嗤嗤嗤……’,四周墙壁利箭破空声再次不断传出,但都被‘枯骨魔君’乔远天轻易拍散。

        只见他“嗖”的一声,直接破屋而入,但进入屋内的‘枯骨魔君’乔远天,却不由得面色陡变,恨恨地一掌拍在墙上:“该死,没想到这老小子还真有点能耐,狡兔三窟,他这是早就预料到,会有人来取他性命么,还是只是因为谨慎的习惯,以备万一?”

        在‘枯骨魔君’乔远天恨恨的声音中,只见内屋的墙壁之上,一张纸画已经摘落,一扇秘门出现在那里,地面上还溅落著星星点点的血迹,不用想就知道是被他一掌拍成重伤的‘多病王’司徒索。

        只是如今,他人影已杳,显然早已踪迹无存,当‘枯骨魔君’乔远天费尽千方百计,破开那扇魂钢铸炼成而的铁壁,进入到内部通道的时候,瞬间无数火光冲天而起,将他淹没。

        ‘多病王’司徒索不但在自己居所之内设下了逃生通道,而且通道之中,还密布雷药,一旦有人闯入,就会触发机关,全部点燃,然后爆炸,将通道炸毁。

        当‘枯骨魔君’乔远天一脸狼狈地冲出地道,回到地面的时候,他整个人,已经不成模样,翅膀歪歪斜斜,整个人身上满是灰尘血迹,一代魔君,赫然在这小小的地道机关之中,吃了大亏。

        “该死!”

        恨恨地一拍掌,‘枯骨魔君’乔远天满脸狰狞,没想到自己亲自出手,擒杀一位手无缚鸡之力的老者,居然也会失败。

        不过想到自己先前那一记‘暗血神掌’,以及屋内之人的闷哼,他又一声冷笑:“哼,中了本座的暗血神掌,就算你是顶尖高手,也活不过三日,更不要提你一个病魔缠身的将死老头了,不出一日,你必丧命,就算一时逃出,又能如何?”

        狂笑声毕,他扔出一个铁质圆球,一下爆出冲天烈焰,将整座‘病王府’彻底淹没,化为火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