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九百四十八章、魔现,天变,续一
  • 第九百四十八章、魔现,天变,续一

    作品:《无尽神域

        这三件防御秘宝,分别是一袍一甲一衣,俱是次极品名器级别,至于极品名器以上的防御名器,上古时期或许存在过,但现在,肯定不曾听闻了。

        天衣星甲蝉袍,这三样,无一不是世间少有流传的稀世珍宝,其中无畏天衣曾落于真龙皇朝,后来就不知所踪,没想到被厉寒从真龙皇朝的传承禁地,传承村中偶然得到,一直十分爱护,也数次护他周全。

        而三大防御神衣之二的破天七星甲,则是天工山的镇宗名器之一,也是他们宗内千年来唯一一位真正的炼器神师妙手偶成。

        传说其上,有七星聚芒之阵,可以自动吸取天地之力来抵御袭向穿戴者的一切伤害,除非甲破阵散,否则里面的人必将毫发无伤。

        而这最后一件‘虚空鸣蝉袍’,更是神秘,罕见之极,传说上面加持著有神蝉之力,有让穿戴者死里逃生,避过一切灾厄的意思在其内。

        所谓‘金蝉脱壳’,正取此意。

        此物一出,有万蝉相鸣,更能引虚空之力来抵抗伤害,除非对方的攻击超出虚空鸣蝉袍的防御极限太远,否则很难打破它的防御。

        不过此袍消失已久,早就不见了踪影,谁也没想到竟被‘烈日侯’衣南裘好运得到,并且日日穿戴于身上,四处行走,却从不曾被人重视。

        很显然,在所有人眼中,衣南裘身上的那一袭金袍,不过是一件普通衣物而已,如果不是今天他陡遭厄险,哪有人能看到如此稀世异宝出世?只怕会继续忽视其存在。

        不过!

        虚空鸣蝉袍虽好,如果在平时,自然是被人人称羡,皆为眼红,但此刻,它面对的赫然是一件上品宝器,而且是

        真龙大陆明面上的第一宝器。

        被阻挡了第一击,但那也到它的极限了。

        只闻……

        “嘶啦!”

        恐怖的撕裂声响起,万仙杀生剑彻底爆发,其上剑气蒙蒙,剑体之内竟然飞出无数星星点点的银芒,汇聚在一起,最后凝结成一条银河的形状,猛然朝下一撞。

        这件在整个真龙大陆所有人眼中,不亚于稀世奇宝的三大防御神衣之一,虚空鸣蝉袍,顿时破裂,随即化为片片蝴蝶飞散,其上的蝉鸣声也彻底暗弱,直至再不复闻。

        至此,真龙大陆三大次极品名器级防御神衣已毁其一,除了厉寒手中的无畏天衣和天工山之上封存的那件破天七星甲,这件最是神秘和传奇的虚空鸣蝉袍,却再也不可能见到了。

        远处,旁观的八人,俱是一阵可惜和倒吸冷气,既有可惜如此一件稀世神衣就这样被万仙杀生剑爆发的剑气毁掉,也惊叹于上品宝器的可怕。

        如果一旦能持有一柄这样的宝器在手,那天下,还有何人能是敌手?

        一想到此,明知道此剑绝非凡物,难以得到,众人还是不由瞬间变得眼神无比火热,脚步一动,差点当即冲上去抢夺。

        对比一下,哪怕便是之前天乾地坤之主手中得到的渡世金书,夺天造化刀,以及巽风之主手中得到的邪魂扇,在衣南裘现在要收取的这件万仙杀生剑面前,也黯然无光,难以抗衡。

        不过,好歹众人都是修为精湛,心性坚韧之辈,看到衣南裘还站在剑气银河之下,一时间俱是头皮发凉,硬生生地停住了脚步。

        不说这样上去,八人关系只怕瞬间破裂,便是能不能抗衡那万仙杀生剑爆发的剑气威力,都是两说。

        只是,让他们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衣南裘掷出虚空鸣蝉袍,挡住万仙杀生剑的绝杀一击之后,那抓出去的一只手中,却忽然浮现出一个奇特的暗绿符号。

        他的手,竟然直接穿过了那剑气风暴,无惧其恐怖伤害,接触到了万仙杀生剑的本体。

        随即,他掌心中的那暗绿符号光芒大亮,一层绿色的流光一下涌出,将万仙杀生剑整个包裹,四周的剑气风暴竟然渐渐弱了下来。

        片刻之后,衣南裘一脸淡然,衣袂飘飘而下,来到众人面前。

        只见他手一挥,一柄通体雪白,四尺乌首古剑,就出现在所有人面前,手一抖,剑身上的花纹便似乎要流动起来,如同云朵,上面似有仙人虚影在盘坐。

        “这就是万仙杀生剑,长仙宗的镇宗宝器,他竟然到手了?”

        “怎么可能,万仙杀生剑可是上品宝器,只怕天乾,地坤几人联手,也没有把握,凭他‘烈日侯’衣南裘一人,居然能成功?”

        “不对,一定是他刚刚手中的那个暗绿符号作怪……那符号到底是什么,居然如此可怕,可以压制一柄上品宝器,我若也能得到一个这样的符号,那不是?……”

        有人震惊,有人猜疑,有人羡慕。

        但毫无疑问,看到手握万仙杀生剑,缓缓朝他们走来的‘烈日侯’衣南裘,所有人竟莫名感觉到一股可怖的压力,不由自主退出一步。

        即便天乾,地坤两位魔主,强自心头震撼,没有随同众人一起后退,但面具下的眼睛,也不由露出一丝震惊之色,再次看向‘烈日侯’衣南裘时,眼睛中竟不由自主带上了一丝忌惮。

        天乾之主面具下的眼色阴沉如水,握住掌中渡世金书的手不由紧了一紧;而地坤之主左手斜转,不动声色,刚到手的中品宝器夺天造化刀也悄然伸出,挡在了自己面前。

        只是,意像中的冲突并没有产生,‘烈日侯’衣南裘缓缓走近八人面前,看到浑身紧绷的几人,眼神微动,忽然一笑,一伸手,竟将掌中这柄雪白古剑收入了储物道戒中。

        随即,他摊摊手,朝几人道:“幸不辱命,怎么,几位这是?”

        “嗯?”

        看到这一幕,天乾,地坤之主眼瞳不由缩了一下,场中气氛,竟然僵硬了那么一瞬。

        不过两人毕竟不是非常人,很快,还是从那种尴尬中回复过来,天乾之主一声干笑,也将手中的渡世金书收起,张开手朝对面的‘烈日侯’衣南裘抱去:“没有,对衣兄弟的恐怖实力感到震惊而已,如今衣兄弟独得这天下第一宝器,未来必能震惊天下,老朽在此恭喜了!”

        “恭喜恭喜!”

        其余几人反应过来,也急忙上前恭喜,但话中尽是恭维,眼中却全是复杂,哪有半点喜意。

        一旁的地坤之主见状,也将手中的夺天造化刀收入储物道戒中,退后一步,却一语不发,眼神沉思,似乎在想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