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九百四十章、逆解九阵,上
  • 第九百四十章、逆解九阵,上

    作品:《无尽神域

        可惜厉寒此时不在此地,不然肯定震惊得无以复加,继而感到深深的欺骗和后悔,还有痛苦。

        也庆幸他不在这里,没有看到这一幕,所以暂时保留了安稳平和的心境。

        只不过,既然衣胜雪出现在这里,表示他的目的已经基本达到,总有一日,两人要再相见,到时候,衣胜雪也再隐藏不了,厉寒若知晓今日这一切,不知会作何感想?

        不过,衣胜雪来到此地后,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站在血池旁,薄唇紧闭,一语不发,只是静默地等待著。

        他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其他的颜色,但正因如此,看不到他的内心,明明那么清高孤傲的一个人,此时却甘沦尘泥,被黑暗淹没。

        他的那一袭白衣之上,似乎也映衬出一抹血色,被这血池晕染的有些暗红。

        另七座石台上,众看向衣胜雪的表情各有不同。

        有些人似是早已知晓,毫不意外,在意料之中,所以表情淡然自若;也有的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没有想到这一届年轻一辈堂堂九大天骄之一的剑尊,居然也是他们组织中人,而且还贵为九王爵。

        这些人便有震惊和疑惑,还有不敢置信。

        而另一小部份人,虽然看到衣胜雪,也同样略感震惊,但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事不关已,一副局外人的表情。

        不管他们神情,心思如何,毫无疑问,衣胜雪一介后辈,居然有机会参加如此重要的会议,与他们八魔同列,而且脸上没有露出丝毫其他神色,不知他是天生神经大条,还是真的心中毫无畏惧。

        这让众人,不由得都对这个年轻人,高看了一眼,心中对他的评价,高上几分。

        见状,天乾之主神色不变,将所有人的表现看在眼中,见无人提出异议,这才一挥手,淡淡开口道:“好了,最后一人也都到齐了,那今日的会议,便正式开始吧!”

        “议题,地坤,你来说明一下!”

        说完,他便转头,望向座于自己左下方石台之上的地坤黄衣人,开口缓缓说道。

        “好。”

        地坤之主,也就是那位黄衣中年人,缓缓站起身,淡淡开口道:“本次议题,相信大家都早已知晓,心知肚明,也明白是为何今夜群聚于此。”

        “没错,我们的千年大计,一生追求,都在今夜这次会议之中。”

        “议题:破八阵,解祖躯,灭真龙,去八教,独尊天下,一统真武!”

        “轰隆!”

        此短短数言一出,如霹霹惊雷,若有外人在侧听到,一定震惊得无以复加,以为这些人俱都疯了。

        没有想到,从这黄衣中年人口中说出来,却是如此的理所当然,而在座的这几大魔主,以及衣胜雪闻言,都是神色不变,似乎早已知晓。

        “好了,下面便有请天乾之主,布置任务吧!”

        说完,这位黄衣中年人,手一躬,便朝上首的天乾之主说道。

        “很好!”

        见状,紫袍老者,也就是八魔第一人,天乾之主,同样站起身,手一挥,顿时面前的虚空中,蓦然漂浮出九件物品。

        这九件物品,其中八件,各是一种书页,或兽皮,或金银卷轴,或一些特殊的记载有记体或精神思感的玉简或石块,各不相同,而最后一件,赫然是一件散发著强烈金光的灿烂金书。

        “梵音寺的镇宗之宝,半页渡世金书!”

        所有人虽然早知此为何物,甚至不少人不是第一次见到,但再一次看见,仍不由得身体微倾,恨不能再看仔细一点。

        显然,即使到了他们这个级别,这种身份,宝器级别的物品,对他们也拥有无与伦比的吸引力,甚至不如说是诱惑。

        而另外八件,不是具体物品,似乎是记事之物。

        果然。

        紫袍老者,天乾之主伸手一指,朝那八件漂浮在空中的书页或卷轴开口道:“这八件物品里,各包含了一大宗门封印圣祖肉躯的宝器解封之法,大家一人取一件吧,接下来,便是破八宝,解禁阵,释放出圣祖肉躯的时候到了!”

        话语一转,他赫然将原来口中所称的魔祖,变成了圣祖,显然,自这一刻起,一切大不一样了。

        新的时代,即将来临。

        而闻言,其余七人,也俱不由面色一肃,甚至便连侍侯一旁的衣胜雪,也不由神色微变,第一次脸上有了细微的变化。

        他看著七人,各自伸出一手,遥遥一招,将虚空中漂浮的其中一卷卷轴取走,仔细阅读了半晌,接著,了然于心,将卷轴收入自己衣袖中,继续看向天乾之主。

        而天乾之主看著半空中,仅剩的最后半页金书,以及一张记载有梵音寺镇宗宝器渡世金书解封之法的银页,也不由得释然一笑,一伸手,将那两件物品重新隔空虚抓回手中。

        “好了,任务分配完毕,你们各有两个时辰,确保自己对手中所载的解封之法一切环节尽皆了如指掌,等下解封圣祖肉躯之时,各司其职,同时破解各自所对应的八宗宝器,力求一举成功,万不容失!”

        “是!

        听闻此言,其余七人,也知道事关重大,不容嬉笑,即使是一向狂放不羁,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烈日侯’衣南裘,以及心有反性,暗有谋算的‘枯骨魔君’乔远天,也不由得神色一肃,恭敬地应答道。

        所有人都知道,此事一旦成功,将给他们带来的是什么;而如果一旦失败,等侯他们的又是什么?

        成功,则成为圣祖弟子,将来别法丹可期,甚至更高的引雷境,也不是妄谈;而若是失败,那等待他们的,将是全天下所有正道之人的追杀,八宗无穷无尽的搜寻,整个天下,再无他们的容身之地,千世唾弃,万世咒骂!

        成,则为一统天下之主,荣耀满身,前路无限;

        败,则成无路可走之犬,萦萦不可终日,以后只能永久生活在黑暗中。

        这时,紫袍老者天乾之主这才看向衣胜雪,目光中,也不由带上了一丝柔和,一丝赞赏。

        “九王爵,你的任务,是此行最重要,执真龙大赦令,解封中枢的真龙禁天大阵,唯有此令之上的真龙皇气,才能破除真龙皇宫这件特殊宝器对圣祖肉躯的最高镇压,大赦一出,禁令自解,八大宝器,不攻自破。”

        “是。”

        闻言,衣胜雪垂下头,一伸手,掌心中多出一枚寸长金令,上面有一条栩栩如生的小龙在盘旋呼啸,正是日间在真龙皇宫之中,他请求真龙圣皇赐下的真龙群赦令。

        谁也没有想到,他请求此真龙群赦令,不是真为了让真龙圣皇大赦天下,拯救万千被囚禁在天地牢中的深渊重犯,而是解开真龙皇朝对魔祖肉躯的最重要禁令,真龙禁天大阵!

        见状,一切事情已经准备完毕,紫袍老者,也就是天乾之主,忍不住志得意满,意气风发,朝向八人道:“很好,此次任务一旦成功,你我都将在圣祖功勋薄上,记下厚厚一笔,到时候,所有功勋,尽可兑换自己想要之物,地品秘笈,五品神材,各种宝物,应有尽有!”

        “至于解封八宗宝器之后,若你们有足够手段,自己抓到一两件,全部归自身所在,无须上交。所以,一切准备,尽在今日,大家都下去准备吧!”

        “两个时辰之后,出发,真龙皇宫,解封圣祖,席卷天下!”

        “是!”

        听闻此言,八人神色各异,便是一向最为淡定的几人,也不由眼神变了。

        解封魔祖,必然要先破除镇压他的八大宝器,这八大宝器一旦被解封,必成无主之物,如果他们有能耐,完全可以趁机抓取,落到手中,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宝器,价值无量。

        而天乾之主也说了,谁到手的就是谁的,不用上交,这自然让八人,无不心动,即便是衣胜雪,眼神中也不由掠过一丝一闪即逝的恐怖锋芒!

        随即,九人各自散去,找了一间小静室,继续研究,确保万无一失,而时间渐渐过去,两个时辰,一闪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