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九百三十八章、第三魔主
  • 第九百三十八章、第三魔主

    作品:《无尽神域

        整个鬼庄地底,竟然被人开辟出了一片巨大的熔洞地带,无数根仿佛石笋般的银柱,倒垂而下,给人一种森罗棋布,无比诡谲的感觉。

        最重要的是,这熔洞世界之中,还变幻著各种阴森的光芒,惨绿艳红,让人不寒而栗。

        在熔洞地界最中央,有一座被人为开辟出的血池,血池中心,是无数翻滚起伏的血流,形成一幅可怖的形像。

        而血池中央,有八座石台,此刻这八座石台上,各却四座石台,各有一名穿著各异,但却俱是气息强大的存在出现。

        八座石台,被人以八卦之行排列,分别为乾、巽、坎、艮、坤、震、离、兑,而这四人,也是以八卦方位,各自盘坐,闭目不语,似乎在等待著什么。

        此时出现的四人,分别盘坐在震位,兑位,以及艮位,坎位四处方位。

        震位之上,盘坐的是,赫然是一名身披暗色长袍,脸带铁质面具的中年人,赫然正是日间在真龙皇宫之中,替衣胜雪说项,帮衬他取得真龙群赦令的‘铁面王’司玄天。

        真龙皇族,高手如云,但除去真龙圣皇之外,他却是法丹之下妥妥的第一高手,掌管监察司,向以铁面无情在人前著称。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白天他还出现在真龙皇宫之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到了夜间,却会奇怪地出现在这阴森地底,而且明显,他的身份,在八座石台之中,最多只算中下,连中上都算不上。

        而兑位之人,骨瘦如材,身后披著一件绣满白骨骷髅的血红披风,只看一眼,便让不由头皮发麻。

        这名身体异形,肋有双翅,状似妖魔的怪人,正是梵音寺之变,取走渡世金书的远巨古魔,‘枯骨魔君’乔远天。

        一向张狂不羁,对任何人都敢打撞,对任何事都不怀敬意的他,到了今夜,似乎也知道事情严重,难得的表情严肃,一语不发,神默的脸上,写满了奇异的期待,还有隐隐的疯狂。

        至于艮,坎,不是别人,也正是那日在神魔云海出现的黑僧地圣和紫袍地善,天下八大顶级宗门之一,也是现知的修为境界最强者,天下第一人,梵音寺上任住持,天玄大师座下两名弟子。

        历经数变,梵音寺地字辈神僧已经寥寥无几,而且即使存活于世,也或伤或病,真正完好无损的,没有几人。

        但毫无疑问,地圣,地善,俱是其中之一,而且还活得无比滋润,无比快乐。

        他们身上的气息,比上次参加神魔云海之会,更强大了几分,而这一次再现,两人脸上,也是隐隐现出期待之色,同样在等待著什么的开始。

        四名威震天下,雄霸一方的枭雄王侯,今日此夜,却同时聚集在玄京城一座庄园的地下,密谋聚会,外界却没有传出任何风声,他们所谋之事,必定惊人。

        他们期待之事,必定震世。

        就在四人一片沉默之时,随著相继风声,巽字位,离字位,坤字位,乾字位,几乎是同时亮起,四名顶尖强者,同时到达。

        巽字位之主,黑凤凰长袍人影,身姿绰约,赫然是一名绝世丽人。

        离之位之主,身披暗金长袍,头戴面具,气度雍容儒雅,如同一位绝世王者。

        坤字位之主,一身黄衣,身无寸铁,左手戴一枚古玉板指,脸上戴黑色面具,如一柄绝世神剑矗立在那里。

        乾字位之主,紫袍金冠,脸覆白玉假面,但生具威严,只一出现,便仿佛有整个地下熔洞的气场,全部往他那边汇聚的感觉。

        八人头一次聚得如此整齐,让得先来到的四人,俱不由得吃了一惊。

        其中,兑字位之主,‘枯骨魔君’乔远天,更是不由惊呼出声:“什么,难得一见的火魔主,今天终于也驾临会议了么,还真是难得难得?”

        他口中所说是的惊讶和怀疑的表情,但是因为自来性格,说出来的话,却不免带上了一些尖酸讽刺,这让那位站在第三魔主位置之上的暗金面具人,不由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哦,原来是乔兄?怎么,对衣某偶尔缺席一下会议,乔兄很有意见么?”

        说完这句话时,陡然,其身上一股惊天动地,睥睨当世的恐怖气息,猛然扩散开来,笼罩向那位兑字石台之主,‘枯骨魔君’乔远天。

        乔远天虽然也算顶尖高手,一身修为深不可测,但在此时,面对暗金面具人所发散出来的气息,他却陡然双膝一颤,竟是“啪哒”一声,再也站不住,“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脸上露出猪肝色。

        他情知不好,急忙运气相抗,但那股气势却越来越强,越来越强,压得他即使跪倒,身躯依旧不断剧颤,浑身皮肉筋骨随之不断抖动,骨骼发出“咔咔”似乎要随时断裂的声音,一些脆弱的毛孔中,更是忍不住渗出血来。

        他脑海中,只感觉雷声隆隆,如有一头暗金巨人,出现在他的意识世界,遮天蔽日,而他在此时,渺小有如一只蝼蚁。

        “该死,怎么会这么强大?”

        知道自己的言辞,惹怒了这位离火魔主,‘枯骨魔君’乔远天后悔不迭。

        哪怕他修为再强,境界再高,但顶阶半步法丹与真正的法丹境界仍是天堑,在这位暗金面具人的气势面前,他犹如没有任何反抗力的初出生婴儿,仿佛对方只要再加强一下气息,瞬间就能将其压爆,如同压破一只微不足道的皮球。

        只是,今夜会议如此重要,而且又是在另外六大魔主的面前,他以为对方会压制几分,不敢如以前一样胡来,却没有想到,对方行事仍是我行我素,根本没把另外六人放在眼里,即使乾坤两位魔主在此,他也丝毫不加在乎,那气息说散就散,不止针对‘枯骨魔君’乔远天一人,余波把另外六人也全部笼罩在了其中。

        另外六人,同样不由霍然色变,即使修为深不可测的乾字位天魔主,坤字位地魔主,都不由猛然眉头一皱,不得不运功相抗,即使如此,也不由衣袍纷纷鼓动,这是无法不动声色破除离火魔主气势,而被逼气势相撞产生的风压,连衣袍都吹动,就说明,即便他们,面对这位火魔主的气势攻击,也难有胜算。

        这一幕,让六人心中,俱不由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