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九百三十六章、阎魔灭圣球
  • 第九百三十六章、阎魔灭圣球

    作品:《无尽神域

        继续朝下走去,这一次运气不错,没多久,厉寒又看到一件令他眼前一亮之物。

        那是一颗表面缕空了许多花纹的奇异黑球,黑球看起来平淡无奇,但周围的花纹,却仿佛给人一种极其精致的感觉。

        而最重要的不是这些,而是这颗黑色圆球,即使隔著水晶护罩,也依旧带给厉寒一种可怕的感觉,让他感知到危险。

        “这是?”

        目光朝下移去,落到其介绍便笺之上,很快,厉寒便知道了此为何物,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阎魔灭圣球,相传是远古宗门,雷火宗的一位炼丹神师,偶然炼制出的奇异物品,仅有三颗,其中两颗早已消耗完毕,仅剩此一颗。”

        “传闻此物品一旦爆炸,拥有毁天灭地的威力,即便是法丹境强者,若猝不及防,或者境界稍低的情况下,都有可能炸成重伤。”

        “唯一遗憾,此为一次性物品,用完即没,而且爆炸之时不分敌我,若不能委善运用,最后可能是害人害已。”

        能炸伤法丹境强者的奇物!

        看到这便笺上的内容,即便是厉寒,也不由心中翻起滔天大浪。

        他可是知道,法丹境有多强大,别说炸伤,普通物品,能对其造成一点伤害就算不错。

        甚至很多时候,哪怕如厉寒,衣胜雪这种,年轻一代中的天之骄子,又拥有次极品名器这样的顶级兵器,如果与一位法丹境一战,可能连对方的防御都破不了。

        这就是差距。

        但这阎魔灭圣球,爆炸开来,却能炸伤一位法丹,甚至重伤,此物的珍贵,可以想见。

        当然,由于它只是一次性物品,所以重要性大减。

        但即便如此,危急关头,此物也是能救一次性命的重要宝物,真实价值,不言而喻。

        论实用价值,它不及一件次极品名器珍贵,因为次极品名器是恒久地提升持有者的实力;而此物不能提升持有者任何能力,但却是遇到危险时最佳的保命之物。

        所以,虽然知道其只能使用一次,但最近修道界风起云涌,隐隐有风雨欲来之相。

        而且数个月后,厉寒就要前往隐丹门,收取自己托他们炼制的天人造化丹,未必不会出什么意外。

        那到时,如果拥有这一颗阎魔灭圣球,厉寒的底气将大增,也足可以应付一起超出寻常的危险。

        是故,根本没作犹豫,虽然知道接下来,肯定还有大量其他的顶级宝物供他选择,但他还是毫不犹豫,一伸手,重重拍下。

        瞬间,这座水晶柜台的防护罩应声而破,厉寒一伸手,将那颗阎魔灭圣球取了出来,拿到手中,端详了几眼。

        拿到手中,更觉精致,完全看不出这是一件一次性的物品。

        只是仔细打量,黝黑的球身之上,隐隐传出一股火腥气息,厉寒知道,这就是其能爆炸的本源,手中这小小的一颗黑色圆球,却能连法丹境强者都炸伤,如果一个不慎,意外引爆,只怕厉寒这种初阶半步法丹,就会直接被炸得尸骨无存,灰飞烟灭。

        是故,他自然不敢大意,拿起来后,仔细辩认了片刻,确认其没有受到巨力撞击,基本是不会自动爆开之后,这才小心翼翼地掏出一个锦盒,将其收入其中。

        而在锦盒四周,又垫了数层软罗,以减少平时携带它可能造成的冲击力,以防万一。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才将其收回储物道戒,忍不住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两件宝物尽皆领完,尽管没有一件是兵器或秘笈之类,但却仍让厉寒极为满意,是以他也干脆懒得再看,直接回头,朝那边依旧还在挑选的衣胜雪挥了挥手道:“衣兄,先走一步,我去门口等你。”

        “你选完了?”

        衣胜雪闻言,回过头,略有些诧异地问道。

        厉寒点了点头,道:“还算幸运。”

        说完,也不再停留,直接走了出去,在真龙秘库的门口等待衣胜雪。

        没过多久,衣胜雪也出来,两人对视一眼,并未互相询问对方所选何物,相视一笑之后,就各自报了两个名字给那位黄衣内侍,随即在其带领下,走出皇宫,回到客栈。

        回到客栈之后,厉寒又拿出刚自真龙秘库中取出的两物,仔细端详了一会,还尝试著在这小客栈中布置那个上古奇阵,星罗七煞阵,不过地方太小,最终没有成功。

        厉寒也不丧气,知道一是环境不对,二也是因为自己布阵的手段还不熟练。

        所幸这是成品的阵旗,如果让自己一个毫无阵法基础的人,自己徒手用各种材料去布阵,那真是天方夜谭。但有这种古人已经早已炼制好的阵旗辅助,自己只要找准方位,将阵旗插下去,阵盘埋好,就能自行发动,自然要比原来简单许多。

        这也是阵旗,阵盘比一般布阵材料珍贵的原因,有那些材料,还要有布阵手段,才能布置阵法,而成品的阵旗,阵盘,却能省去大量时间,对于厉寒这种门外汉而言,自然是后者更有用。

        布阵失败之后,厉寒又修炼了片刻,直到窗外夜色渐深,他才苏醒过来,目光闪烁,却不由思考起接下来数月的修炼时间安排起来。

        算算时间,自离开隐丹门,回归伦音海阁,光赶路便花去一个月,随后又通关试练塔,修行紫气玄躯,在宗门内待了数月。

        再至师傅冷幻突然离去,不知所踪,厉寒紧急追出寻找,却茫无所踪,又过去数月。

        随后,与衣胜雪一路南下北上,西行东走,四处剿灭祸世魔教,再花数月。

        到得此时,已经过去八个多月,距离第九个月,也没有多远了。

        所以留给他的一年之期,时间实已无多,最多还有三个多月,四个月不到,他就必须修炼至中阶半步法丹,不管是初期中期还是后期巅峰都好,在此之前,至少他要达到中阶半步法丹。

        而现在,他的修为刚刚突破初阶半步法丹后期没有多久,距离巅峰还有一段距离,更不要说中阶半步法丹初期。

        如果接原来的修炼速度,厉寒绝没有什么把握,在三四个月内,连续突破两个小境界,但现在,有了真道拍卖会上竞拍下来的走兽朱芝,以及还剩最后一颗的半成品火系元晶,厉寒却有绝对的把握,在两个月内,突破至中阶半步法丹初期。

        只是两个月后,一年之约的最后一个多月,厉寒能不能再进一步,乘胜追击,一路突破到中阶半步法丹中期甚至后期,厉寒也全无把握。

        这一切,便要看那一个多月,他的修炼情况,以及是否另有机遇了。

        不过眼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只要他这两个月内,对修炼没有懈怠,中阶半步法丹初期总是跑不了的,只要能达到这个境界,其实已经满足他的最低要求,所以,至于最后能否更进一步,厉寒并无太大压力。

        而现在,便是解决掉真龙玄京之事,而后前往厉寒所拍下的那座魔火晶矿脉所在地,东北某处,验证厉寒一个猜想的时候到了。

        如果猜想成功,也许三个多月后,厉寒不止能突破中阶半步法中期,甚至后期巅峰都不在话下。

        如果验证失败,最多也就损失一点赶路的时间,反正隐丹门在西北,自己本来就要往北走,东北向西北,比现在从这里赶路还要稍近一些,倒也无所谓。

        想到这,厉寒心中一动,猛然一挥手,掌心中顿时出现一枚玉色令牌。

        这令牌,正是开启魔火晶矿脉护界大阵的令牌。

        至于那座魔火晶矿脉的地址,当初是写在一张纸条,封印在一个紫木盒子中,不过被厉寒看过一眼就随手毁去,现在这地址,除了当初发现那座矿脉以及真道换宝会少量高层,就只有厉寒一人知晓了。

        想到此,他脑海中顿时浮现当初看过的那个地名,以及那幅简陋的地图。

        “真龙东北,无垠荒野,废刀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