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九百三十三章、父恩墓
  • 第九百三十三章、父恩墓

    作品:《无尽神域

        真龙圣皇见状,也不由心怀大慰,于是一伸手,掌心中顿时出现一枚纯金令牌。

        他闭目半晌,忽然一伸指,一道道紫金色的龙气,瞬间缭绕灌注入金令之上,渐渐的,金牌之上,浮现出一条略隐略现的虚幻金龙,散发著莫大威严。

        正是真龙群赦令。

        他看了一眼,满意地一点头,随手一扔,将其扔到跪倒在地的衣胜雪怀中,随即道:“好了,此令便是赦罪令,你持此令,便可如朕亲临,不过它只能使用一次,用完即无,所以你也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到了天地牢,出示此令即可。”

        “是。”

        衣胜雪接过,眼睛中露出一丝奇特的光芒,没有说什么,怀抱此令,退了下去。

        随后,真龙圣皇的眼睛看向厉寒,道:“好了,衣胜雪已经说出自己的要求,不是为自己谋私利,却是为天下万民请示赦令,朕心甚慰。你呢,你又想要什么?”

        闻言,厉寒走上一步,犹豫了一下,想到衣胜雪已经开口,自己也就懒得推辞,而且确有一事,还真是非这位真龙圣皇才能办到不可。

        于是他屈膝跪下,开口道:“既然圣皇有令,厉寒自然无敢不从。若说要求,草民但有一请,想请求圣皇恢复我父厉王称号,并著礼部重修厉王墓,准我等厉族后人祭拜!”

        “嗯,什么?”

        刚开始,真龙圣皇还没有反应过来,但随著反应过来,不由陡然双目一凝,看向厉寒,神情陡然变得激动起来。

        “你说什么,你说‘厉王’厉爱卿是你的父亲?你要求恢复尔父称号,准许后人祭拜?”

        “是。”

        厉寒不卑不亢,淡然回答道,神情间并没有一丝紧张或畏惧,望著上首的真龙圣皇,目光坚毅。

        “厉南君,厉寒,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哈哈……”

        陡然,坐于上首的真龙圣皇,仰天大笑起来,声音如金石穿云,震得大殿隆隆震动。

        满殿百官,无不动容。

        不少人诧异地看了厉寒一眼,便连衣胜雪,也不由露出一丝奇怪的表情,显然没有想到,跪倒在殿前的这名白衣青年,竟然是昔日威震天下,却英年早逝的六大异姓王之一,‘厉王’厉南君之子。

        想到十数年前的传说,有人在应龙山上,召引天罚,灭杀靖南侯厉天笙,自称厉王厉南君之子,其后便消失不知所踪,原来是他?

        他竟然加入了伦音海阁,成为伦音海阁顶峰弟子之一,如今更是修炼成半步法丹,和衣胜雪一起灭除七大邪教,威震天下,其名不输于其父厉南君。

        若其泉下有知,肯定能含笑九泉。

        人群中,有三人的眼神格外复杂,一人便是诸王之首的‘铁面王’司玄天,目光陡然一变,凝注在厉寒的身上,一股奇异的阴寒气息,在他的身上出现。

        而另外两人,最站在‘铁面王’司玄天对面,一为‘铁血王’燕万马,一为‘多病王’司徒索。

        两人不管职位如何,身体有欠,但真龙圣皇的百岁大寿,他们都不得不来,所以不论是驻守边关的‘铁血王’燕万马,或是早已不与政事的‘多病王’司徒索,今日都一并出现在这御殿之中,并站立在百官首位。

        两人看著厉寒,越看越是熟悉,虽然面貌略有不同,更加年轻,但如果仔细看,还是能看得出一点‘厉王’厉南君昔年的影子。

        这让两人不由神情陡然震动,无不双双走出一步,随即想到什么,又退了回去,但还是神情激动,望著厉寒,道:“南君是你父亲?”

        “是。”

        听到两位王爷的询问,还有他们看向自己的目光,厉寒心中,也不由微微一震,恭敬地回答道。

        “好,好。”

        言毕,两人再不犹豫,直接起身而出,来到大殿中央,同时掀袍而跪,望向上方的真龙圣皇道:“圣皇,厉王劳苦功高,昔年威震天下,抵御紫魂,凤舞两朝,几是厉王一人之功,虽因‘靖南侯’厉天笙不肖,谋夺其位。但现在,其子复在,请求恢复其父荣耀,重修父墓,此情可悯,此心可鉴,请圣皇恩允。”

        “请圣皇恩允!”

        闻言,除了‘铁面王’司玄天等少数几人,大多数与会朝官,同时跪拜了下来,一齐伏身。

        当初,因为‘厉王’厉南君意外死去,‘靖南侯’厉天笙竟然妄想谋夺王位,派人诛杀厉王府管家严百山,并刺杀厉王唯一的儿子,厉寒。

        最后,厉天笙被厉寒引天雷诛杀,所有人都说是报应,厉天笙欲夺自己侄儿王位一事,也成为丑闻,传得沸沸扬扬,最终才导致圣皇震怒,发下圣旨,取消厉家王位封号,剥夺一切特权。

        曾经赫赫有名的厉王一族,就此没落,没多久就烟消云散,只剩下京城中一座废弃的宅院。

        没想到,今日,两位除魔侠士之中,竟然有一位就是‘厉王’厉南君的私生子厉寒,还来到了皇城之中,受圣皇接见,欲赐厚封。

        现在,两位除魔之士,一人提出要大赦天下,万民同庆;一人同样不为自己考虑,却要求恢复父号,重修父墓。

        一个是仁,博爱天下;一个是孝,赤子之心。

        因此,看到百官跪下,真龙圣皇想起昔日厉王种种,也不由双目微微湿润,最终点头道:“很好,厉寒,此事本皇准了,来呀,诏令官,立即下令,恢复‘厉王’厉南君昔日封号,并重修厉王府,由其子伦音海阁厉寒接任。再由礼部划拔经费,重修厉王墓,钦此。”

        “是。”

        立即有人走出,按照真龙圣皇的吩咐写下旨意,交给厉寒,顿时,厉寒大喜,亦是不由深深一拜,道:“谢圣皇隆恩!”

        “此为份所应当,你们拿出本皇赐与你们的一个条件,一个换来大赦天下,一个换来重修父墓,都是不怀私心,朕心甚慰。稍侯,便会有人带你们前往真龙秘库,各选两件物品,当作你们此行应得的奖励。”

        “好了,退下吧!”

        “是。”

        厉寒,衣胜雪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欣喜,当即答应一声,恭敬地捧著真龙圣皇赐下的真龙群赦令和恢复王号的圣旨,退出御殿,走下石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