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九百三十二章、真龙群赦令
  • 第九百三十二章、真龙群赦令

    作品:《无尽神域

        皇权之威,一至如斯。

        当然,这是对普通民众而言,对厉寒,衣胜雪这种独立特行,心志坚定的修行者而言,虽然也感觉到这股气势的可怕,却并不会真的因此而畏惧,而失去平常的从容。

        所以两人依旧保持了较为淡然的心境,等待真龙圣皇的开口。

        果然,寂静了那么片刻之后,上首那个紫金衣袍的老者,才终于点了点头,面露赞赏地看子一眼并肩站于御阶之前的厉寒,衣胜雪两人,微笑开口道:“数月之前,有七大邪教为祸天下,其中尤以京城脚下的青帝司为祸最剧,竟敢屠村灭寨,犯下累累血案,更杀进军营,以毒烟,邪术,尽屠我真龙皇朝数万大军,制造血色惨变,天下震动。”

        “幸,有尔等两位侠义剑士,仗剑灭群邪,先扫极恶教,再灭血堡,阎罗山庄,赤刀门,白羽圣踪,燃烧蔷薇等,最后更是荡平青帝司,将之付于一场大火,扬我真龙皇威,实在立下不世之功勋。”

        “早在数月之前,青帝司为祸天下,制造血色惨案之后,本皇便颁下诛杀令,如有正道高手,能尽诛青帝司几大邪魔,必亲自赐见,更重重有赏,现在,该到了兑现这个诺言的时候了。”

        “而你们,又赶在本皇百岁大寿之期,刚好灭此青帝司,扬我国威,更是令邻近两国,亦感震动,正是双喜临门,故,本皇决定,除了原定将赐与你们的宝物之外,还各答应你们一个请求,只要不违人情,不悖国礼,而本皇又能拿得出的,你们尽管开口,朕定将完成你们的所愿,无不应允!”

        “嘶!”

        此言一出,整个大殿之中,都是一片哗然之声。

        真龙圣皇的此话,可以说是说得很重,前所未有的大方。

        所有请求,只要不违人情,不悖国礼,而真龙圣皇又能做到的,他都会答应,无不应允。

        也就是说,只此一句话,简直就是无价之宝。

        如果有人要求真龙圣皇赐他一官半爵,相信肯定是很简单的事,因为这既不悖人情,也不违国礼,更是真龙圣皇轻而易举就能办到,不知多少人为求这一官半爵,费尽脑筋,都不能如愿,哪里及得上厉寒,衣胜雪这么轻易。

        不过估计,两人也不会要,因为这种要求,估计是最不值钱,也最没有价值的请求了。

        金钱,财富,地位,对于普通民众来说,固然是一生都可望不可及的东西,但对于厉寒,衣胜雪这样前途远大,未来必能展翼腾云的绝世鲲鹏来说,却是毫无意义与价值的。

        所以,两人也不要金钱珠宝,哪怕便是宝钱,估计也难入两人法眼了。

        所以,他们可以要求的更多。

        譬如,进真龙宝库,选一些顶级宝物,提升实力;要求真龙圣皇为他们办一件事,或在他们突破法丹境时提供一些帮助,这些,都是无价的,因为这世间,能请动一位法丹境强者办事,而且还是一位大权在握的法丹境强者,那条件有多难,可以想见,几乎就是不可能。

        而让一位法丹护法,甚至帮助他们提升境界,更是稀有之极,除非真正极亲密和重视的关系,否则没有人会这样做的。

        毕竟培养一位法丹,太过困难,即使是一位法丹境强者,想要培养出下一代的法丹,也没有多少成功率,而为此要付出的,足以让他们都心痛。

        所以可以说,真龙圣皇这句话,几乎就是一张万能支票,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以后也不会有。

        这也就是厉寒,衣胜雪所为,刚好赶上他百岁寿诞的大喜日子,又是诛灭青帝司,挽回真龙皇朝应有的尊严,令他龙颜大悦,这才有如此殊荣。

        然而,听到上首真龙圣皇的话后,厉寒,衣胜雪却不由对视了一眼,随即,两人走前一步,齐齐躬身说道:“谢圣皇隆恩,然为国出力,理所应当,诛邪灭魔,道之当为,如果为此便能随便请求圣皇一诺,岂非侠有私心,因此,吾等愧不敢收,请圣皇收回成命。”

        “噫!”

        听到下首厉寒,衣胜雪不卑不亢的回答,不止众王侯将相俱是点头,便是上首的真龙圣皇,脸上也不由露出一丝笑意,大笑道:“难得难得,然而越是如此,越该奖赏。本皇金口一开,再无收回的道理,你们两人,便随便各提一个要求吧,如此,也显示本皇有功必赏,有过必罚,所以,你们不必推辞,谁先来?”

        听闻此言,厉寒,衣胜雪再次对视了一眼,最终,衣胜雪先迈出一步,道:“既然如此,谢圣皇隆恩,草民一介修道之士,对于俗世之物并无他求,想到今日正是圣皇百年大寿,不如这样,民闻古代圣皇,每逢大节,或有重大喜庆之日,必颁布赦令,让一些无意犯过之人有重新做人的机会,做到普天同庆。”

        “今,真龙皇朝在圣皇您的领导下,海宴河清,四海升平,偶有跳梁小丑,亦不堪一击,早晚倾覆。又恰逢您百岁大寿,不如这样,草民唯一的请求,就是请圣皇下一道大赦令,赦免皇朝已被囚二十年以上的所有罪犯,以使他们得重见光明,必心怀感恩,对圣皇感戴万分,更显得圣皇贤明,也给那些已经付出代价的人一个机会,让天下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圣皇的胸襟和恩遇,普天同庆。”

        “咦?”

        衣胜雪此话,说得有礼有节,不但令满朝朱紫尽皆吃惊,就是真龙圣皇,以及厉寒,都不由略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谁也没有想到,衣胜雪会拿如此一个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却要求什么大赦天下,释放一些已经被囚二十年以上的罪犯,做到普天同庆,万人感德。

        这么做,既不用损失些什么,又能博得仁爱天下的好名声,还能显示自己的胸襟气度,只怕没有哪一任圣皇不愿意吧,唯一的损失,就是衣胜雪,少了一个求得一位法丹一诺的好机会而已。

        而此时,立于众王侯之首的一道身影,忽然站出,点头称赞道:“善,古史有载,一千七百年前,有凤集东郡,群鸟从之,武皇于是降下恩命,大赦天下,其中更出了一位后来的治世能臣,刘子虞,传为美谈。”

        “又,八百年前,五谷丰登,庆丰神皇见天下升平,百姓乐业,于是大赦天下,令国无罪犯,道不拾遗,号称神皇之治。”

        “还有诸如皇子满月,公主降生,皆有大赦之举,是故,今日,圣皇百寿,又逢祸乱中土的邪教青帝司恰于此时败亡,正是大兴之兆,如此双喜临门,远胜往常,更应行大赦之举,令天下万民,都感恩于圣皇仁德,垂范天下!”

        说话之人,一袭暗金长袍,面容威严,身上散发著浓重的威势,而能站立在诸王之首的,毫无疑问,必是真龙皇朝除圣皇之下第一人,五皇叔‘铁面王’司玄天。

        他掌管监察司,正是执掌刑典的最重要人物之一,他的话,自然极有影响力。

        因此,当他出声之后,瞬间引得大殿又一阵骚动,随即,无数人皆排众而出,跪倒在地,向圣皇请愿:“圣皇百寿,又逢青帝司被诛,双喜临门,请求圣皇,大赦天下,以求百官同乐,万民同喜,天下同庆!”

        “请圣皇下令,大赦天下,百官同乐,万民同喜,天下同庆!”

        “请圣皇下令,大赦天下,百官同乐,万民同喜,天下同庆!”

        ……

        一道道声音,震耳欲聋,一个个身影,黑压压一片,这一幕,说明是人心所向,而且规定了只赦二十年前的罪犯,也就是说,这二十年内犯罪的罪犯,是不在大赦之列,如此一来,那些受到过惩罚的人,有重新做人的机会,而那些最近犯下重罪的人,却也不会无故释放,做到了一举两得。

        因此,看到这一幕,而且不但不用费神为衣胜雪做一件事,还博取了自己的声名。

        因此,真龙圣皇一下龙颜大悦,当即点头,应承了此事,道:“那好,衣胜雪,你不慕虚名,不求回报,却为天下万民请愿,实慰朕心,不过既然是你之请求,自当由你而始。如此,朕以真皇之气,凝聚成一枚真龙群赦令,你持此令,走一趟天地牢,但凡有服刑满二十年期,又心怀改过的人,便可以此释之,本皇会命人协助你,而其余郡县,则会颁下诏令,不出数日,必将传遍天下,皆感你此恩。”

        “谢圣皇隆恩,草民接旨!”

        衣胜雪闻言,一下走出,大喜跪下,而他身后,所有在朝之人,亦不由齐呼圣皇圣明,同时跪倒,山呼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