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九百二十章、衣胜雪的豪阔
  • 第九百二十章、衣胜雪的豪阔

    作品:《无尽神域

        而众人还在猜测,十二楼贵宾包厢中,先前开口的那个威严中年男子,声音赫然再次传出:“原来司王爷也到了,还真是幸会,你我两人也有近十年没见了吧,自从南君离去,这玄京城,本王回得是越发的少了。”

        而另一间贵宾包厢中,那个咳嗽的老者声音闻言,亦是再次响起,轻咳了两声,这才道:“老了,不中用了,偶尔出来转转,倒是没想到贵人事忙的铁血王也会在此。幸会,幸会!”

        “呵。”

        ‘铁血王’燕万马轻笑了一声,随即又不无可惜地道:“最近紫魂,凤舞两朝,不知为何蠢蠢欲动,突然于上月同时增兵百万,于我真龙边境,燕某感到压力大增,正需要这枚皓月烈心丹一试两国兵锋,不然倒是可以让给司王爷,说不定突破法丹,这一身病就好了呢。”

        “哼,紫魂凤舞,贼心不死,看来当年燕原那一战,还是没有把他们打痛呀,这次圣皇龙诞,两国一边派使节前来祝贺,一边却增兵国境,真是好胆,也不怕圣皇斩了他们的那几个使者么?”

        “胆大包天罢了,司王爷放心,燕某尚在一日,断教两国不敢让一兵一卒入侵中原。”

        “也是。”

        ‘多病王’司徒索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燕王爷是国之柱石,力抗两国,保我真龙境内这十多年太平,抗起了南君走后的空当,真是难得。倒是老朽,当年一同入伍,今日却已病躯残榻,到了入棺之年,真是让人感叹啊!”

        说到这里,他神色淡淡道:“至于相让,倒是不必。这样一说,为了国家大事,老朽反而不应该与燕王爷相争才是。只是这人到老了,总有些贪恋余生,还是想尽力争一争,多活几年,这样大家就全凭实力来说话,如何?”

        “好。”

        ‘铁血王’燕万马的贵宾包厢中,传来一声拍掌轻响,随即,不再说话,两人沉默下来。

        而大厅众人,却早已沸腾。

        他们果然没有猜错,这两人,果然是真龙双王,一个是‘铁血王’燕万马,一个是‘多病王’司徒索。

        铁血王一言一行,真让人感觉有铁血之风,行事果断,魄力十足。

        而‘多病王’司徒索,也王威犹存,言语间更是暗藏机锋,将生死之事,当作笑谈说出,说起自己贪恋生命,亦不显得让人鄙弃,反而有一种独特的洒脱和潇洒味道,让人心折。

        他因自己生命,而与‘铁血王’燕万马争夺皓月烈心丹,也不显得没有家国大义,让人说出不是来了。

        总之这两人,各有风采,真龙王朝当年赐封的六位异姓王,果然没有普通人物。

        现存的‘铁血王’铁腕果敢,‘多病王’多智近妖,当年曾是智将一级的人物,另外四位已逝王爷,‘厉王’厉南君儒雅有君子之风,被人称之为‘儒将’,‘千骑王’骆天宗带领的苍白千人骑,驰骋如风,来去无踪,让人心迷。

        感受到他们的风采,拍卖大厅中,一些人忽然惭愧得说不出话来。

        当他们为了私人利益,在此明争暗斗之时,当初有一批人,却抗起了家国社稷,现在仍不忘为此努力。

        不过,不管两人是什么身份,皓月烈心丹毕竟只有一枚,该争的,还是得争。

        没有皓月烈心丹,两人也一样行事,有此一枚皓月烈心丹,对他们也未必是福。

        就和‘铁血王’燕万马,如果他突破法丹,顾然可以震慑紫魂,凤舞两国,但有他在军中,真龙圣皇,可能睡得安稳么?

        到时候,有什么大变,就说不准了。

        所以一切,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众人不可能因为他们的身份,就放弃跟他们的竞争。

        天地大道,本就是逆天而行,绝争一线,既然他们自己,都可以说得这么坦然,众人更没有理由放弃。

        于是,争夺之战,再次打响。

        而这一次,赫然又是十一楼那水湖蓝女子贵宾包厢中传出来的声音,清透若水,却又好听如莺。

        “四百一十万!”

        此时这个价格,已经超过厉寒竞拍走兽朱芝时的最后成交价格了,而看这模式,这还不过刚刚开始。

        果然,这一次,衣胜雪明显心动,听到水湖蓝女子包厢中传出的声音,他进本拍卖会以来,第二次开价:“四百五十万!”

        一口气,就加价四十万,其豪阔与势在必得之心,让人震惊。

        厉寒这个贵宾包厢,先后拍下灵魂冰珠,轻身养气草,紫金藤古种,天蛇补精丹,回光返照丹,四品高等灵物走兽朱芝等,现在又来竞拍这枚传说级灵丹,‘皓月烈心丹’。

        众人不由纷纷无语,不明白这小小的一间银级贵宾包厢中,到底坐的是什么人,居然有如此底气,如此财富。

        这竞拍的所有财富全部加起来,都超过一些宗门,世家的总和了,而看这模样,他们明显还远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样子。

        而看到衣胜雪开口竞拍,本来对这粒皓月烈心丹,同样心动过一下的厉寒,忽然沉默,没有再开口喊价的打算了。

        其一,这皓月烈心丹,提升几率最多两成,而两成还要天资好,天资差的可能一成都不到。而偏偏,厉寒敢确定,自己就是那个天资差的人。

        其二,既然衣胜雪想要,虽然大道之争,绝争一线,但世上感情,总有些超过物质带来的感受。

        厉寒与衣胜雪一路行来,有感于其风采,想像了一下,自己有天人造化丹,突破法丹的几率已经很大,而他虽然贵为江左世家的公子,却什么也没有,机会远比自己小得多。

        是故自己得到皓月烈心丹,不过锦上添花,而衣胜雪得到,却无异于雪中送炭,对谁而言更重要,不言可知。

        当然,最重要的是,即使因这种种原因,在这种突破法丹境的绝顶灵丹面前,厉寒也很难保持不心动,毕竟能增加一成机会就是一成。

        真正的原因却是,因为连续出手,厉寒身上的上品宝钱,已经不多了。

        虽然还有几百万,看起来挺多,但厉寒明白,这种顶级灵丹,可不是小气穴丹那种传说级灵丹可比,最后拍出的价格,一定是众人皆不敢想像的天价。

        所以,很有可能,厉寒身上的所有宝钱,都不够竞拍,与其如此,还不如让给衣胜雪,既保存了兄弟之情,也不损自己晋阶的机会。

        没有皓月,厉寒也有极大几率进阶法丹,而有皓月,衣胜雪也最多不超过两三成机会而已,自己仍走在他之前。

        想到这里,厉寒就沉默下来,静看衣胜雪与人竞价,风轻云淡。

        ps:第五更,补欠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