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九百一十五章、走兽朱芝
  • 第九百一十五章、走兽朱芝

    作品:《无尽神域

        厉寒的再次开价,让所有人都怔了一怔。?  ?

        看到过他为特殊秘宝出价,看到过他为古藤种子出价,也看到他为两颗次传说级灵丹豪掷上千万中品宝钱,没想到现在他对一座魔火晶矿脉也感兴趣。

        这到底是什么人,好也太广泛了一点吧?

        这是此刻,拍卖大厅中,很多人心中的吐槽。

        当然,所幸的是,这座魔火晶矿脉,很多人不感兴趣,所以即便厉寒出手竞争,对他们影响也不大,甚至还乐得看热闹。

        但对于那几位有志于竞拍这座魔火晶矿脉开采权的世家之主,或小家族长老来,厉寒的再次出手,却让他们有一种哔了狗的感觉。

        “他汪的,你不能专一一点,消停一点,什么都来争,你一个独行修士,要一座魔火晶的开采权有什么用?”

        虽然并不认识十八号包厢中的修士的具体来历,但只听声音,也知道很年轻。

        再看他宝钱的使用方式,什么古藤种子,轻身草,灵魂冰珠,两颗次传说级灵丹,怎么也看不是给宗门或世家准备的样子,所以大家都默认他应该是哪位地位崇高,或身家富裕的宗门弟子,或大族子弟。

        因为一宗高层,或世家主事人,是绝对不会这样滥用宝钱,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的。

        所有人把衣胜雪的出价,也算在了厉寒的头上,但这样,让他们误会更深。

        不过这对厉寒都无所谓,只要价格不是高出他的预估太多,他都会拍下。

        那几位世家之主,或小家族长老,心有不甘,虽然比较愤怒,但碍于拍卖会的规则,还是只有再报了两次价格。

        不过,厉寒毫不犹豫,都再在他们价格上加个几万。

        最终,几人财力到底,也自感不是对手,无奈放弃,这座魔火晶矿脉的开采权,被厉寒最终以一百六十二万上品宝钱的价格成功拍下。

        在厉寒拍下这座魔火晶矿脉开采权后,没多久,有一名紫衣高级执事,走进厉寒与衣胜雪所在的包厢,送来了一面特殊的玉色令牌。

        这枚玉色令牌,是打开那处魔火晶矿脉周围阵法的启阵令牌,只有持有这令牌的人,能走入其中,否则,除非强闯,别无他途。

        但想强闯,也没那么简单。

        第一,先你得知道这座魔火晶矿脉的具体位置,但真道换宝会不可能说出去,不然是自砸招牌;那位现此矿脉的修士不可能说出去,因为他下过血誓神咒,一旦泄漏秘密,不得好死。

        其二,真道换宝会,作为真龙大6,数一数二的顶级拍卖会,他们拥有的阵法大师设下的阵法禁制,哪有那么好闯。

        只怕没有法丹境修为,普通修士,还没靠近,会被阵法之力反击,轰击成渣渣了吧。

        这也是真道换宝会有底气,保证此矿脉安全的原因。

        当然,这些也是别人愿意去竞拍此魔火晶矿脉开采权的原因,不然,如果不相信真道换宝会的信誉,这样危险而又带不走的东西,肯定是没有多少人问津的。

        那名紫衣高级执事,除了送来这枚开启令牌之外,还有一个小小的紫木盒子,盒子中,只有一张纸条。

        纸条上,是那处矿脉的所在地,背面还有一幅简陋的地图。

        依此地点,地图,找到那处魔火晶矿脉,再简单不过。

        当然,这些都是只有厉寒一个人能察看到的东西,因为送过来的东西被设下过禁制,那名紫衣高级执事能打开,但打开无法复原了,肯定一眼可知,他还没有那么蠢。

        打开木盒,查看了一眼正面的地址,和背后的地图,将其深深记在脑海,确定再也不会忘记之后,随即厉寒一挥手,便将其燃成灰烬,确保此图不会被第二人看到。

        他这才抬起头,望向那名紫衣高级执事:“我暂时不会前往魔火晶矿脉处,估计还要在玄京城盘亘数日时间,具体到达时间,估计要十天到一个月以后。”

        “明白。”

        那名紫衣高级执事满脸笑容,点了点头,并无什么不满之色。

        厉寒再次道:“我希望在我接收这座魔火晶矿脉之前,那里不要出什么意外。”

        “小的明白。”

        紫衣高级执事再次点头,恭敬地道:“这是我们真道换宝会一定会保证的事情,请公子您放心。若您在到达那座魔火晶矿脉时,现已有人在开采或捣乱,我们真道换宝会愿意全额赔付您的宝钱,并支付您违约损失。”

        “如此便好。”

        厉寒点了点头,放下心,知道在自己前往那里之前,肯定会有真道换宝会的人日夜看守,也不再操心此事了。

        他按金卡八五折支付完一百三十七万七千上品宝钱,忽然现,经过他与衣胜雪这连续的出手,他掌心中的那张七星宝卡,赫然晋级成为紫金级的贵宾卡了。

        这也是说,前前后后,自他持有这张卡起,他总共已经在真道换宝会消费过一亿下品宝钱。

        这真是一个令人骇人听闻的数字,在来此之前,厉寒都没有想到他那么快从银级晋升金级,从金级晋升最高的紫金级。

        不过稍微一算,还真是有。

        进入之前,他是银级贵宾,代表在真道换宝会消费达到百万下品宝钱以上。

        没多久,他花两百七十万拍下灵魂冰珠,衣胜雪花三百五十万拍下轻身养气草。

        两人消费达到六百多万,加上原来的,已经逼近千万级。

        紫金藤古种,四十八万中品,换算成下品,那是两百四十万下品,厉寒直接晋升金级贵宾。

        天蛇补精丹,三百五十万中品,换算成下品是一千七百五十万;回光返照丹九百五十万中品,换算成下品是四千七百五十万。

        加在一起,总共已经达到七千多万,接近八千万。

        而现在,他又花费一百六十二万上品宝钱,拍下这座魔火晶矿脉的开采权,一百六十二万上品,总价值过四千万下品。

        即使扣除折扣的金额,两人累计消费,也过了一亿,直接晋升成为紫金级贵宾,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从此之后,两人再在真道换宝会的所有消费,都以八折优惠结算,那真是大大的划算。

        不过,这也是普通人能成功的最高的等级了,再往上的黑金卡,固然有七五折的优惠,但除非厉寒成为法丹,或伦音海阁的宗主,否则都没有这个可能。

        但即便如此,他也十分满意了。

        因为这代表,他手上剩下来的一千来万上品宝钱,最终能购买到的东西价值,又要往上浮出一两个等阶了。

        挥了挥手,令那名紫衣高级执事退下去,厉寒心情大好,将那枚玉色令牌收入储物道戒中,随后继续观看起剩下的拍卖会。

        而那名紫衣高级执事,见到厉寒的七星宝卡开始绽放淡淡紫金色光芒,也知道其在进行进化,神色亦是更加尊敬了些,毕恭毕敬地朝两人行了一礼后,这才退下,还顺手带上房门。

        不一会儿,敲门声响起,厉寒,衣胜雪一怔之下,喊了一声进来。

        便见一位衣著简单,但却极有气质的蓝衣侍女,缓缓走进来,先是冲著厉寒,衣胜雪微微一笑,一刹那如百花绽放,随即拍了拍手。

        一群真道换宝会的仆从迅进入,落脚无声,手脚麻利地为两人换掉所有桌椅,地面上铺上高贵豪华的紫色长毯,再在四周点上特殊银制的烛火,桌上重新摆放上几盘新鲜的瓜果,酒水,四周略一装饰。

        只是瞬间,原本看起来简陋的银级贵宾间,变得高档大气了许多。

        待所有下人鱼贯而去,只留下那名蓝衣侍女待侯在侧,再看看那水晶玉桌之上摆放的精致缕空银壶,上面散溢著淡淡香气的碧色美酒,和那些明显不是普通水果的灵果小吃,厉寒,衣胜雪也不由睁大了眼睛。

        他们不是没有体会过这种待遇,但是,却没有想到,只是刚刚晋升成为紫金级贵宾,还没有吩咐,真道换宝会便主动为他们更换了更好的待遇环境。

        虽然因为包厢早已定好,两人也懒得移步更换,但对方居然直接将他们这一间普通的银级包厢,布置成了尊贵奢华的紫金级包厢,除了包厢房间稍小一号之外,其余的,已经再无二致了。

        这是顶级拍卖会的服务吗,想人之所想,思人之未思。

        两人感叹的瞬间,也不由得再次感叹了一声真道换宝会的财大气粗,只看那些瓜果酒水,都不是寻常人家消受得起的,但这里却是免费提供,紫金级贵宾是不同。

        同时,两人看向那名蓝衣侍女,现其虽然是一名普通侍女,但气质如兰,自有一股优雅气质,一点不输于各大宗门的顶级弟子,不由啧啧称奇。

        这是之前那名青衣少女所说的,专门服侍紫金级以上贵宾的顶级侍女了,个个都是千里挑一,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

        现在一对比,之前还觉得那名青衣侍女气质已经极其不凡,现在再一想,简直不能看,果不其然,没有对比没有伤害。

        她只是站在那里,便让人赏心悦目,觉得是一道极其特殊的风景,让人觉得四周都明亮了许多。

        虽然厉寒,衣胜雪并不是沉缅于美色之人,但也不会刻意要求自己必须成为一个柳下君子,所以谁都没有赶那蓝衣少女离开,主要也是因为,对方散的气息,太令人舒服了,根本起不了这样的心思。

        而不管他们这间贵宾包厢的变化,自那第一件魔火晶矿脉开采权成功竞拍之后,第三阶段的拍卖会,也有条不紊的继续进行了下去。

        上品名器这里根本不会出现,第四件拍品,赫然又是一件次极品名器,名叫‘蓝虎宝刀’,刀柄是一个蓝玉雕成的虎头,似乎仰天咆哮,被人以一百五十万上品宝钱拍走。

        第七件拍品,是一株四品中等灵草,涤气朱鸾花,可以洗涤人体内所有修炼遗留的丹药或外物杂质,纯净身躯,甚至修复暗伤,提高身体资质,被人以一百六十七万上品宝钱拍走。

        第十二件拍品,是一尊次极品名器级的顶级炼丹鼎,名叫‘八火游龙’,被人以一百八十二万上品宝钱拍走。

        第十六件拍品,以一部残缺了约三分之二的地品功法残本,名叫‘烈日照阳功’,是被人从一座上古洞府中意外现。

        虽然残缺,但毕竟是地品秘笈,根本不是寻常半地品,乃至地品奥义残卷可比,因为这是完整的地品功法,只是缺少了大部份。

        此功一出,震惊众人,所有人呼息火热,最终被人拍到了两百二十万上品宝钱的天价。

        第十七件……

        第十八件……

        随著拍卖会的不断进行,本届真道换宝会举年的这场级拍卖会,也渐渐进入了尾声,但能提升气**巅峰境界以下境界或修为的丹药厉寒见过数次,但能提升半步法丹以上修为或境界的丹药或灵物,厉寒却一样未曾见到。

        这让厉寒不禁有些失望,难道这次真的白来了吗?

        虽然拍到了灵魂冰珠,紫金藤古种,天蛇补精丹,回光返照丹这些珍稀秘宝或丹药,但却都不是他最想要的。

        他最想要的,还是提升修为以及境界的物品。

        在厉寒心情略有点烦闷的时候,一样物品的出现,赫然让其眼前一亮。

        “四品高等灵物,走兽朱芝一枚,年份至少有两千年以上。每日少量研磨服用,可以大增一名法丹境以下所有境界存在的境界及修为。”

        “气**中期以下不能服食,不然承受不住其庞大的药力,会气血爆冲而亡;气**中期乃至气**巅峰服用最佳,至少可以提高一个大境界的修为;即便是半步法丹以上境界,也能略微提升修为,长久服用,提升一两个小境界不在话下,对法丹境无效。”

        “走兽朱芝,世所罕见的顶级灵物,本次拍卖会压轴之前,最后一件拍品。起拍价,一百五十万上品宝钱,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万!”

        “终于来了。”

        这一刻,厉寒目光烁烁,心中涌起了强烈的欢喜,生出了势在必得的念头。

        ps:第三更,补欠二。(83中文 .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