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八百七十九章、衣南裘再现
  • 第八百七十九章、衣南裘再现

    作品:《无尽神域

        “天界破裂,法丹入侵,绝刀陷危!”

        短短十二个字,却似藏著凶猛恶兽,只看一眼,便让人精神震怖,脸色大变。

        楚朝阳知道大事不好,显然之前传来南山可能有空间通道出现的消息不假,而且还是太过乐观了。

        出现的不是空间通道,赫然是整个孤绝天界已经开始慢慢崩毁,而最先出现异状的地方,便是天界南山。

        天界破裂本已是大事,涉及到孤绝天界中的每一个人,但后面的八个字,才是最让人震惊的。

        法丹入侵,绝刀陷危!

        也就是说,之前传说有两人自空间通道中进入孤绝天界,是确有其事,而且最重要的还是,这两人都不是凡人,其中至少有一位,拥有法丹期境界。

        目前的孤绝天界,传承千百年,总共也仅存一位法丹境强者,而且还是绝玄之主。

        绝刀一脉,绝真南北宗,目前都并无法丹级战力存在。

        但偏偏,这两位外域来客,首先找上的却是没有法丹级战力坐镇,而眼下实力也是三脉之末的绝刀一脉。

        如果一个处理不好,可能绝刀一脉,从此就将消失于孤绝天界,虽然并非同宗,但兔死狐悲,此时此刻,如此大事,对于楚朝阳等南北宗弟子而言,自然无法坐视。

        “立即通知宗主,甚至传信南宗宗主。”

        楚朝阳知道事情紧急,当下毫不犹豫站起身,扔下身后一群莫名其妙的师弟师妹,身形急奔,朝著后山北宗之主,‘北尊’阎正奇所居的木屋掠去。

        “什么?”

        片刻之后,北宗宗主,‘北尊’阎正奇的居所之中,一只青瓷盖碗陡然破裂,掌心间茶水四溢的北宗宗主,脸色大变,神情悚然地望向楚朝阳,说道。

        待楚朝阳将手中纸条递上,‘北尊’阎正奇脸色大变,随即咬牙,道:“朝阳你速去通知南宗宗主,一起共商大事。”

        “是。”

        楚朝阳也知道这件事,北宗宗主一人并不能定下主意,所以毫不犹豫,闻言立即朝南山奔去,眨眼消失不见。

        ……

        是夜,绝真南北宗的灯火,燃烧了一夜不尽熄灭。

        第二日,绝真北宗的绝真剑考提前举行,墨衣青年楚朝阳神色肃穆,在所有北宗弟子的注视下,缓缓走进传承剑洞,接考剑考试练。

        而南宗大殿之中,南宗宗主‘南尊’百里坚壁,缓缓将一本深紫色的剑谱交给面前的银衣年青弟子,神色严肃地道:“怀柔,天界大变将临,事急从权,原本为师还想过个几年,等你道心稳固,才将此《孤绝天剑》传授予你,但现在,来不及了。”

        “自今日起,你就进天剑林修炼此剑法,不到小成,不可出关。”

        “是,可是师傅,您?”

        在‘南尊’百里坚壁之前,银衣青年元怀柔先是震惊,后是激动,接过剑谱,接著想到什么,却是脸色大变,急忙望向站于上首,头戴高冠,仙风道骨的南尊百里坚壁:“师傅您要去哪里?”

        ‘南尊’百里坚壁神色凝重,目光遥望远方,淡淡道:“天界大变将至,北宗弟子狄飞惊传来消息,有两名域外来客正闯向绝刀一脉的所在地,百刀谷,而且修为不凡。”

        “虽然分裂已久,但毕竟根出同源,我们万不可见到同门弟子就此丧命,因此我与你阎师伯已经商定,明日一早即行出发,立即赶往百刀谷,救援绝刀一脉。同时已经令人传迅绝玄一脉,如果绝玄前辈肯出手相助,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此行祸福难知,甚至我们此去,可能一去不回,你朝阳师兄已经进入传承剑洞,参加北宗剑考,你也要早日从天剑林出关,修行成此孤绝天剑,或许大变来临之时,还有一战之力。”

        “若我们不能回返,南北绝真的担子,就要落在你们的头上了。知道你们是好朋友,比我们强,如果有机会,就把南北二宗合流吧,上代的恩怨,跟你们无关。而且南北绝真分裂的时间也够久了,如今孤绝天界都将不存,还有何必要存在此门户分歧之见。”

        “是,师傅!”

        闻言,知道事关重大,不能拒绝,只是想到此去,‘南尊’百里坚壁有可能将要遇到的危险,银衣青年元怀柔不由双目泛红,有心同去,却知道自己实力,根本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甚至只会拖后腿。

        最终,他强忍住了,捧著手中的深紫色剑谱,深深地跪拜了下去。

        万千言语,一切责任,尽在这一拜之中。

        随后,元怀柔站起身,头也不回,随便收拾了一下之后,立即进入了南宗禁地,天剑林,日日受剑气风霜的切割,在其中领悟孤绝天剑的剑意,争取早日学有所成。

        而第二日一大早,南北绝真二门的领导人,‘南尊’百里坚壁,‘北尊’阎正奇,就各带著七八名出色弟子,风驰电掣,一路朝绝刀门所在地,百刀谷所在之处疾驰而去。

        同时,一只千里信鸽,自绝真北宗据地之上,振翼飞起,朝著东北方向,唯一拥有法丹级存在坐镇的绝玄一脉,天绝山快速飞去,眨眼成为一个小黑点。

        ……

        数日之后,绝刀山门所在地,一座地面数百座巨大怪石,形如利刀横空的山谷上空,数百名年轻强者,在四位气势惊人的老者带领下,正面对两名域外来客。

        这两名域外来客,一者是一名中年男子,踏空而立,气质十分潇洒儒雅,高贵如古国王者,身上一袭暗金色的衣袍,奢华尊贵,难以言喻。

        他似身披万千金光,气度雍容潇洒,如同矗立天地中心,脸上戴著一个青铜面具。

        而他身上的气息,更让人惊怖,如渊如海,又似一座金石神山,矗立在那里,任谁也无法把目光从他的身上移开。

        而在他的身旁,却依畏著一名风华绝代的紫色凤凰长袍女子,身材惹火,肤白胜雪,容颜明艳端庄,原本应该是女王一般的人物,此时却似小鸟依人,更彰显她身旁的那名暗金衣袍面具男子的不凡。

        如果此时有葬邪山弟子在侧,看到那名暗金面具人未必能一眼认得出来,但这名紫色凤凰长袍女子,只怕任是谁也不会陌生。

        正是之前葬邪山两阁六道三护法之一,‘推恩阁主’风嫣柔。

        不过自从葬邪山大变,她被神魔国度的天魔之一,‘烈日侯’衣南裘带走之后,就从此下落不明,不知所踪。

        现在,却莫名出现在这里,而且还似伤势全复,身上的气息,也远比当初在葬邪山之变时强大许多,距离顶阶半步法丹,也只差一步之遥。

        既然她突然出现在这里,那那名跟她有关,而且又能让其如小鸟依人般的暗金面具男子,不问自知,身份背景已经显而易见。

        上一代青年一代最具传奇的两个年轻人之一,‘烈日侯’衣南裘,江左衣家大家主,消失已有近十年的神魔国度八部天魔之一,排名第三。

        人称,烈火天魔。

        两人本来被‘荒天君’秦天白击败,后来又被真龙皇朝的隐龙之主伏击,身受重伤,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想到此时竟突然出现,而且赫然是远离真龙大陆的东海之上,更进入了这个神秘无比,传承久远的孤绝天界之中。

        最重要的是,看他身上的气息,赫然也已完全恢复常态,甚至更进一步,身上隐隐散发出一股法丹境中期强者才有的恐怖威压。

        衣南裘再现,风嫣柔也在他身伴,却不知,当初虽然失去宗主之位,却同样逃脱一死,奔离葬邪山,不知所踪的‘破锋’邪无殇,现在又如何了?

        不过‘破锋’邪无殇并没有出现在此地,显然已经不跟衣南裘等人在一起,但神魔国度的魔主之一,出现在孤绝天界,只怕绝非偶然,肯定有某种阴谋在身。

        而此刻,在‘烈日侯’衣南裘和‘七灵蛇女’风嫣柔的对面,四名孤绝天界的顶尖强者,亦相并而立,最中间一人,更是让人心惊。

        其一身蓝色道袍,身上气息渊深似海,赫然也是一位法丹境强者。

        孤绝天界,三脉之一,绝玄宗主,绝玄老人,法丹境初期巅峰境界。

        法丹中期对法丹初期巅峰,高阶半步法丹对三名顶阶半步法丹,这一战,还真是结果莫测,令人难以掌控。

        但不管如何,是谁都知道,这一战,将对整个孤绝天界,产生难以想像的恐怖影响。

        ps:祝大家情人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