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二十集 无尽长夜 第八百六十一章、覆灭
  • 第二十集 无尽长夜 第八百六十一章、覆灭

    作品:《无尽神域

        “怎么办?”

        厉寒,衣胜雪相顾茫然,一时都有些拿不定主意。

        是继续追杀下去,还是就此退走,先去寻找八叶剑草可能的藏宝点?还是就此前往东北,解诀那里的两大邪教,白羽圣踪和燃烧蔷薇?

        “追!”

        最终,两人还是下了决定。

        所谓除恶务尽,虽然知道此行有一定的难度,而且随著两人击杀各大邪教的消息传来,对方一旦有了准备,接下来的行动将越发艰难,就像这赤刀邪教一样,即使不敌,也有可能避而不战。

        如果你根本找不到它在哪里,那还如何诛灭它?

        想像这赤刀沙漠,茫茫无际,谁也不知道它藏身何处,厉寒二人又不熟悉此地的地形,极有可能就被它给脱逃出去,最终只有无果而返。

        但是,做一件事,半途而废,这可不是他们的作风。

        所以,哪怕明知艰难,也必须进行。

        厉寒,衣胜雪两人,在四周观察了一下,然后寻找了一个最有可能的方向,疾驰而去。

        然而,两人却不知道,就在他们离去没多久,赤刀血窟之下,一块隐蔽的铁面打开,上面覆盖的黄沙籁籁掉落而下,随即,一群人从中钻出。

        其中为首的,为一名身穿血色长袍的枯瘦老者,身后跟著四名年岁相近,脸容稚嫩,却俱都给人一股妖异感觉的童子,正是传说中的赤刀教首脑,赤刀老祖,赤刀老人和他座下的四大血刀童子。

        枯瘦老者一双三角形的眼睛,定定地盯著厉寒与衣胜雪消失的方向,冷笑一声,一扬手,道:“继续给我在四周布下哨探,一旦两人回返,立刻通知,我们再次躲入地下。”

        他心中冷笑,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厉寒与衣胜雪不知的是,他们两个,都被赤刀老祖耍了一道,对方根本没有离开赤刀血窟,而是就藏在这血窟之底,一处十分隐秘的暗室中,只等厉寒,衣胜雪一去,他们又出来。

        厉,衣两人,刚刚检查过此地,肯定不会想到,他们居然还停留在这赤刀血窟,所以短期之内,极有可能会前往赤刀沙漠其他地域找寻,而他们则悠哉游哉地,继续待在赤刀血窟,过他们逍遥自己的生活。

        “是。”

        随著一阵齐声应是,赤刀老人身后,足足有上百道血色人影,纷纷纵入赤刀沙漠四处,各寻了一处隐僻之地藏起来,充当眼线。

        他们的哨探范围,足足有二十余里之远,只要厉寒,衣胜雪赶回,马上就会被他们发现,然后用特殊的渠道通知出去,赤刀老祖他们,自然又可以退回赤刀血窟地底。

        如此一来,如是两三次,估计厉寒,衣胜雪就只能白费功夫,最后没了耐心,撤出赤刀沙漠,继续去寻找其他邪教的麻烦,而他们赤刀教,却可以保存下来,继续在西北一地,为非作歹,无人能制。

        至于其他邪教是什么下场,那管他们什么事,他们反而还希望厉寒,衣胜雪多解决几个,说不定以后,他们势力发展起来,可以到那几处被清理过的地域,重新建立他们赤刀教的分部呢。

        所以说不定,他们还会感激厉寒与衣胜雪两人。

        ……

        厉寒,衣胜雪一路向西,疾驰而去,沿著沿途发现的一些蛛丝马迹,足足找了三天,然而一无所获。

        而那些撤退的痕迹,至此也彻底消失,再也找寻不见。

        “是时间过去太久远,黄沙已经将所有痕迹掩埋?还是对方故下设下的疑兵之阵,只留下了三天左右的线索?”

        最终,两人反应过来不对,这肯定是赤刀老祖故意令下的疑兵之阵,不然哪会那么巧,刚好就有线索,一路指点他们越行越远……

        “对方极有可能还留在赤刀血窟内!”

        两人都不是笨人,思索略一转弯,就已明白过来,自己两人很可能被赤刀教上下给耍了。

        对视一眼,两人陡然一转身,又朝著赤刀血窟的方向疾行而来。

        距离赤刀血窟二十里范围时,果然,那些布下的哨探,马上发现了他们的踪迹,然后上报了上去。

        等厉寒,衣胜雪重新赶到赤刀血窟,果然,里面的人已经再次不见,消失得无影无踪。

        见状,厉寒,衣胜雪眉头微皱:“莫非,我们想差了?他们果然早已离开?”

        谁也没有注意到,厉寒目光朝某个地点微微一瞥,果然,之前他在地上故意留下的三个奇特脚印,已经被人人为抹去了。

        “有人回来过。”

        心中一笑,已有定计,表面上,他仍旧是一幅无比失望地表情,看向衣胜雪道:“走吧,估计对方的确是去了其他地方,我们再向东找一找。”

        衣胜雪本来欲再仔细查探一下,闻言不由一怔,随即看著厉寒略有深意的眼,两人同行偌久,早已默契,立即知道厉寒是有了什么发现,现在这么做,自有他的用意。

        因此,他也假装无比失望地表情,点头道:“嗯,就听你的,我们往东去找。”

        两人再次联袂而去,速度奇快无比,不过眨眼时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两人离开之后,赤刀老祖一行人,再次掀开地板,从暗室中出来,看著厉寒,衣胜雪的身影,皱了皱眉道:“这两人倒是谨慎,不过,哼,最终还不是再次被我们耍了一道。”

        “这次离去,短时间内,只怕他们是不会再回来了,我们可以放心大胆居住下去。没有十天半个月,他们不会回来,而且,即使回来,估计也只有最后一次。”

        “再来一次,他们的耐心应该耗尽,不得不离去了吧!”

        众人哈哈大笑,对于两人的实力,他们自然是忌惮的,但对于两人的智商,一众赤刀教弟子,却无不鄙视,哈哈大笑,声震十里。

        然而,就在所有赤刀邪教的弟子,欢欣雀跃,设下宴席,推杯换盏,庆祝两大魔头的离去之时,陡然,两道白色身影,出现在了赤刀血窟的窟顶,迎风而立,望著下面川流不息的众多赤刀教弟子,眼露冷笑。

        “杀!”

        随即,毫不犹豫,两人纵身而下,一左一右,各持一剑,直接杀入正在设宴,全无防备的赤刀邪教弟子之中,顿时,剑芒闪烁处,剑气霍霍,两人手下,没有一合之敌。

        “啊,两大魔头怎么回来了?这怎么可能,他们不是被我们的计策蒙骗,早已离开了吗?”

        一众赤刀邪教的弟子,看见厉寒,衣胜雪回来,一身白衣,如同白色勾魂使,顿时一个个吓得心胆俱寒,不可置信地喊道。

        而听到动静,赤刀血窟内殿之中,赤刀老祖与座下四大血刀童子也联袂奔出,看到厉寒,衣胜雪两人,在近乎屠杀一般地屠宰著他们座下的众多赤刀教弟子,一时不由目为之赤,同时还不由心中一个“咯噔”,意识到了不好。

        “该死,他们怎么发现我们回来的,居然去而复返?而且,那群混帐的哨探,不是亲眼看到他们离去了吗,回来为什么没传回讯息?”

        赤刀老祖怎么也不会想到,之前是因为没有注意,所以真以为他们已经离去,但这次,知道自己等人走后,有人回归赤刀血窟,凭厉寒,衣胜雪的手段,怎么可能发现不了那些隐藏在黄沙深处的赤刀哨探。

        只是用通天彻地铃一照,四野之中,哪里有人,藏身何处,身形状态,实力高低,一目了然。

        凭厉寒,衣胜雪的实力,只要知道藏身地点,拔除那些钉子,还不是轻而易举,以两人的身法实力,对方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便被一一诛灭,消息自然传不回赤刀血窟。

        而解决了这些眼线,厉寒,衣胜雪去而复返的消息,自然无法被赤刀老祖等人知晓,这才有了如今这一幕。

        知道逃不了,也没法逃,赤刀老祖脸色一厉:“该死的两个小子,都送上了八叶剑草图,还不肯放过我等。既然如此,那便拼死一战,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

        仗著地形熟悉这个优势,赤刀老祖,带领四大血刀童子,一齐杀向场中,欲拯救众多的赤刀邪教弟子,然而,根本没用。

        厉寒,衣胜雪见状,只是分出一个人,厉寒继续对付剩下赤刀邪教弟子,而衣胜雪,却直接奔向赤刀老祖,四大血刀童子。

        不过十余招,胜负立判,赤刀老祖一看不好,留下四大血刀童子,欲抗衡衣胜雪一段时间,自己却发出一个大招之后,悄悄后退,欲趁其不备,闪身为妙。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虽然自己辛苦一手建立起来的势力,肯定会土崩瓦解,成为流水东去,但只要自己还活著,总有机会重新建立起来。

        但衣胜雪怎么会给他这个机会,见状,玄冰剑胎陡然泛蓝,一股恐怖的剑意,在他身上出现。

        随即,四道蓝色剑光,同时闪现,只是一剿,四大血刀童子,直接就头颅滚落,栽倒在地,死得干脆利落无比。

        “不好,逃。”

        赤刀老祖见状,大惊欲跑,但衣胜雪已经追上,掌心中的玄冰剑胎,紫气一闪,赤刀老祖手中的化阴血刀想要抵挡,却根本难以防备那强大的剑意攻击。

        “嗤!”

        他手中的化阴血刀,根本不是玄冰剑胎的对手,“咔嚓”一声,直接从中裂开,碎为数十上百块血色碎片。

        而衣胜雪手中的玄冰剑胎,已经直接插入了赤刀老祖的心脏,从他的后背透出。

        “你,你……”

        赤刀老祖眼中仍是不能置信地表情,伸出一只手指,指著衣胜雪,半晌之后,终于气绝栽倒,一代老祖,就此陨落。

        而随著赤刀老祖的陨落,厉寒这边,也将所有赤刀教徒彻底解决,搜出赤刀教隐藏在地下暗室中的财富之后,两人发动大招,将此地毁灭。

        横行西北一地的赤刀邪教,终于覆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