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二十集 无尽长夜 第八百五十八章、边荒小栈
  • 第二十集 无尽长夜 第八百五十八章、边荒小栈

    作品:《无尽神域

        屋内屋外,如同两个天地。

        屋内的世界,温暖如春,安宁静谧;但到了屋外,仅仅只是一墙之隔,却再次回到风沙暴烈,狂风席卷的恶劣世界,而举步四顾,那位先他一步,听到惨叫奔出的白衣年轻人,却彻底消失不见了踪影。

        长街静寂,黄沙滚滚,自北而来,一片黄色的天地中,整个小镇,似乎彻底失去了所有人声,只有剩下的这位持剑白衣青年一人,站在那里。

        风声,沙声,不绝于耳,但却一点不给人感觉到喧闹,然而有一股直刺人心的寒气,直透背脊。

        持剑白衣青年向前走了几步,忽然,他在一面墙角下停下脚步。

        黄土夯成的厚实土墙脚下,居然插著一面小小的赤色三角旗帜,旗帜上,有一把血色的弯刀,刀尖之上,垂下三滴将落未落的鲜血,如同三滴泪珠,悬在那里,显得狰狞而邪气。

        整个小镇,气氛一时森然。

        “嘿嘿,赤刀教旗么……想不到,我们还没有去找你,你们居然提前听到消息,在此小镇设伏了?不过……”

        持剑白衣青年嘿然一声冷笑:“就凭你们这点下三烂的手段,也想对付我与衣兄两人,除非你们的赤刀老祖亲自出动,还有一点可能,如果只是门下的一些普通弟子,纯粹给我们送菜而已。”

        这位持剑白衣青年,自然正是和衣胜雪一路北上,自西南之地,历经二十余日,终于赶到这赤刀沙漠边缘,进入赤刀镇,欲自此进入赤刀沙漠,彻底消灭这个为祸西北赤刀邪教,刚刚突破初阶半步法丹没多久的厉寒。

        只是,即便如他也没有想到,赤刀邪教竟然提前得知消息,埋伏在了此处,设下计策,将他与衣胜雪分开,显然欲将他们提前在此解决,解决这个心腹之患。

        不过一想,厉寒也不由释然。

        他与衣胜雪,在两个月前,先是在东南之地,大闹极恶灵山,将横行东南一地,人莫能制的极恶邪教,一网打尽,极恶邪教教主,修为高达高阶半步法丹的极恶老祖,都陨命于他们手上。

        手下的黄蓝二使,天杀十二刀,更不必说,一个不留,全部陨落,几乎没有两人一合之敌。

        如果只此一例也就罢了,赤刀教肯定不会多想什么。

        但随后,厉寒与衣胜雪又在西南,连著解决掉了为祸西南的两大邪恶势力,‘血堡’,‘阎罗山庄’。

        而这两个势力,和当初在东南之地被他们覆灭的极恶邪教,以及现在座落在西北之地的这个最大邪恶势力,赤刀教一样,都是最近几个月才兴起的,有极大的共同点。

        厉寒,衣胜雪先后解决‘极恶邪教’,‘血堡’,‘阎罗山庄’……只要脑子没出问题,傻子也能看得出来,东南,西南,再往下,不就是西北,东北……

        所以,为了自保,或者也可以说,算计到最近这段时间,厉寒,衣胜雪极有可能出现在赤刀沙漠附近,所以,赤刀老祖,才设下计策,趁厉寒与衣胜雪不备,欲将他们分开,各个击破。

        只是,唯一让厉寒疑惑的是,凭衣胜雪的实力,哪怕赤刀老人亲至,也不可能一瞬间就被击杀,失去消息啊?

        能做到这一步的,除非一位法丹亲至,才有一点可能。

        但哪怕法丹亲至,凭衣胜雪初阶半步法丹巅峰,已经不输于一些高阶半步法丹巅峰的恐怖战力,就算不敌,也能发出一点动静才是。

        现在,设伏的人不见,衣胜雪也消失,原地却全无任何打斗痕迹,也没有任何打斗声音传来,这却是为何?

        要说赤刀老人突破了法丹境,能一击将衣胜雪击杀,令其全然不发出半点声音,厉寒根本不信,显然,这其中,还出了他所不知道的变故。

        这让厉寒,不由眉头微皱,比起即将要解决的赤刀教来说,这个变故,才是让他感到心悸的原因。

        最终,厉寒摇了摇头,目光朝四处打量了一下,除了这面血色三角小旗,的确没有发现任何其他异常,他眼睛微闪,忽然又转身,朝著身后的‘边荒小栈’走来。

        “也罢,我就不相信,你们真有本事,能一瞬间令衣胜雪失去行动力,并彻底消失。”

        “凭他的修为,自保有余,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其他事情,所以才不及与我辞别,既然如此,你们不是要在这边荒小栈给我们设伏么,那么,如果有什么线索,肯定也在这其中吧?”

        这样想著,厉寒再一次走进边荒小栈,不过这一次,却再也不敢有丝毫大意。

        客栈中,依旧静谧一片,没有任何人声,木桌上的酒,也依旧散发著缕缕香气,不过这一次,厉寒却根本未曾将目光注视过其分毫。

        他浑身罡气密布,防御道技早已运起,手中的破气青芒剑,也灌注入道气,上面青光不断流转,显得森然而奇异。

        目光四处扫了一下,见这第一层确实没什么其他特殊,厉寒忽然转身,就走向二楼楼梯位置。

        那里,楼道尽头,有一扇小小的铁质圆门,挡去了去路。

        圆门之上,系有一根红绳。

        红绳之上,挂有一块木牌,上面隐约还散发著如兰似麝的香气。

        木牌上,有两行朱绿的小字:“赠尔重宝,远离西北。”

        ……

        “赠尔重宝,远离西北。”

        厉寒望著那八个字,久久不动,终于,冷冷一笑:“我倒要看看你们赤刀教能弄出什么蛾子。”

        他一挥掌,一道掌风扑出,那块木牌应声而碎,的确没什么特殊,就是一块普通的木牌。

        上面的字迹,自然也随著木牌的碎裂,而消失不见了。

        厉寒一脚踢出,铁门自然开启,厉寒也不惧埋伏,直接一闪身,就掠进了二楼。

        然而,眼前的景象,却让他不由微微一怔。

        客栈的二楼,和一楼也没有什么不同,同样的几张木桌,同样的空空荡荡,别说有埋伏他的杀手,就连一只野狗,一只兔子也看不见。

        当然,如果在这沙漠边缘,一家荒无人烟的客栈之中,忽然出现只野狗,一只兔子,也算是蛮奇怪的吧。

        但现在,就是什么都没有。

        当然,也不能说,完全相同。

        因为厉寒目光一扫,忽然在屋角,发现了一卷古画。

        古画明显有些年头了,卷曲而起,珍而重之地摆放在一张木凳子上,四周也没有什么异常。

        厉寒走过去一看,忽然,他的目光凝注住了。

        古画之上,有四个墨绿小字:“八叶剑草!”

        字体之下,没有其他,居然是一副蜿蜓曲折,十分详尽的寻宝地图……

        ps:第四更,补欠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