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八百五十二章、极恶头陀
  • 第八百五十二章、极恶头陀

    作品:《无尽神域

        不过,面对如此局面,厉寒,衣胜雪两人,却是面不改色,反而脸露微笑。

        厉寒一指前面挡住去路,阻在他们前面的黄蓝二使,以及天杀十二刀中的众人,淡淡朝衣胜雪开口道:“我左你右,比拼谁先杀过去吧?”

        “好。”

        衣胜雪闻言,眼睛一亮,毫不犹豫点头道:“就这么办了。”

        话声方落,两人再不停留,同时身形一动,化为一道白光,欺身而进,眨眼便赶至那黄蓝二使的面前,一对一,杀招顿现。

        “你们?”

        原地,听到厉寒,衣胜雪两人,旁若无人,悠然自故地分配对手,显然浑然没将他们放在眼内的模样,久处高位,养尊处优的黄蓝二使二人,如何承受得了这样的污辱。

        “很好,今日,让你们陨命极恶山。”

        ‘黄衣使者’剑十四,对上了衣胜雪,‘蓝衣使者’刀飞虹,对上了厉寒。

        ‘七剑飞花!’

        剑十四蓦然一拍背后长剑,那柄看起来毫不起眼的黑铁长剑脱鞘而出,化为一道惊鸿,在空中倏然分散开,一剑七化,形成一朵巨大的剑花,笼罩向衣胜雪的全身上下。

        而蓝衣使者刀飞虹,同样擎出了腰畔的那柄白玉腰刀,短刀出鞘,如一泓秋水漫空,天地一时闪起一抹碧色。

        一道刀光疾若流星,一闪即逝,直打厉寒眉心。

        “不错的对手。”

        厉寒,衣胜雪毫无畏惧,冷冷一笑,厉寒双手疾拍,连剑都没有出,直接就将‘蓝衣使者’刀飞虹的所有刀招全部封住退路,而衣胜雪更为简单,单指擎出,在虚空一划。

        一道剑光,如星辰漫空,瞬间在虚空中形成一幅剑画,只是一闪,就将‘黄衣使者’剑十四刺出的剑花全部击散,然后停在了他有脖子处。

        一招,修为达到中阶半步法丹初期的‘黄衣使者’剑十四,败北。

        剑光再一次,一颗头颅就此滚落,圆睁的双眼,仍是满满的不可置信,但是,一切思绪,就此停止,极恶邪教两大使者之一的黄衣使者,陨落!

        “啊!”

        另一边,看到黄衣使者陨落,蓝衣使者发狂,那精美短刀,刀鞘之上的近百颗大小宝石,同一时间亮起,然后“轰”的一声,在千钧一发的瞬间,同时炸开。

        “不好!”

        见到这一幕,厉寒眼瞳一眯。

        他没有想到,对方短刀之上,那些看起来奢华精美的宝石,原以为只是装饰之用,居然有爆炸之能。

        看来,这是蓝衣使者的最后杀招,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轻用。

        毕竟一旦使用,刀鞘必毁,而且让人有了防备,下一次,就不会中招了。

        但厉寒,毕竟是足可媲美高阶半步法丹的顶尖高手,先前一怔,不过是因为骤不及防,不过很快,他便反应过来,双手虚划,虚空中,一面晶莹圆盾倏然成形。

        “噗噗!”

        宝石爆炸之力,冲击晶盾,厉寒这仓促之间形成的晶盾,终究无法防备如此近距离之时的爆炸之力,抵挡过两个呼息过后,便“砰”的一声,同时碎裂。

        就在那蓝衣使者脸露笑容,以为厉寒必死无疑的时候。

        却见他淡然一笑,根本不以为意,身形一转,竟然整个人陡然一缩,蜷成一团,以背部位置,硬生生承受了这一次爆炸的余波。

        然而,烟尘散去,厉寒除了外面一层衣服被炸得破破烂烂,里面却露出淡淡的银光。

        而他整个人舒展开来,神完气足,哪有丝毫受伤的模样。

        “这是?”

        蓝衣使者惊愕,但惊愕未已,一只手伸手,只是虚空一劈,一道刀光闪过,下一刻,他的头颅同样分家,眼睛圆睁,满是不可置信。

        极恶邪教两大使者第二位,蓝衣使者刀飞虹,身陨。

        在他身后,原本那些同样要纵身而出,围攻厉寒与衣胜雪的众天杀十二刀中成员,看到这一幕,无不由同时一怔,根本没有想到,短短片刻,两位使者,居然先后身陨。

        “那是,防御名衣,而且至少是上品以上!”

        众人认出厉寒身上,显露出来的那些淡银光芒,便是衣胜雪回过头来,望了一眼,也不由眼露一丝异光。

        没错,厉寒最后关头,抵挡那致命一击的,不是其他,正是他在传承古村,传承古殿中,得到的那件次极品防御秘宝,号称天下三大神衣之一,自被真龙皇朝所得之后,就一直不知所踪的‘无畏天衣’。

        无畏天衣,身为次极品防御名器,可以说,论防御之力,天下没有几件防御衣甲能与之媲美,别说是蓝衣使者那几十颗宝石的爆炸,就是更强大更恐怖的冲击,只怕也可以全数挡下。

        自得到这件次极品防御名衣之后,厉寒就一直穿在身上,一直没机会试试其威力,没想到,今日竟然在这个小小的极恶邪教,因为一名小小初阶半步法丹的存在,显露了出来。

        不过厉寒也不觉得可惜。

        因为虽然的确是杀手锏之一,但他明白,只要他遇上危险,早晚会动用这甲衣,今次遇险,也是意料之外,如果不是这件无畏天衣,他现在虽然未必一定身死,但肯定也要身负重伤了。

        等下再遇上那位高阶半步法丹的极恶头陀,就未必能帮得上忙了。

        而且最重要提,现场除了那位还没有出现的极恶头陀,还有十位天杀十二刀中的用刀高手,加上众多混元,气穴境强者,联合起来,也是一股不小的战力。

        但现在,因为这件次极品天衣的存在,让他成功躲过这一次杀劫,然后趁对方不备的瞬间,将其斩杀,却省了不少的事情。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剩下的天杀十二刀中成员,心惧了,神色颤栗。

        他们的修为,连黄蓝二使都远远不如,平时接触久了,自然知道他们的可怕。

        但现在,这两位白衣年轻人,却比他们的黄蓝二使更可怕,一个只是用手指当剑使,就击杀了一位中阶半步法丹,而一个,虽然一开始有些狼狈,但那不过是因为出其不意,等他躲过这一杀劫,立即也是用一只手掌,就击杀了他们另一位使者。

        这是神还是魔,怎么会如此可怕,简直难以想像。

        看他们的实力,也不过气穴巅峰到初阶半步法丹左右,但这战力,却根本不是气穴巅峰和初阶半步法丹能有的,能一击秒杀中阶半步法丹的蓝衣使者,这两人,只怕至少都有著高阶半步法丹的战力。

        他们心惧了,朝后退,虽然是魔头,但也知道害怕,甚至有时候,比其他人更害怕死亡。

        如果顺风顺水时还好,一旦遇到下风,最先退缩的也便是他们。

        然而,厉寒,衣胜雪怎么可能如此轻易放过他们,同时欺身而上,再不犹豫,大开杀戒。

        那天杀十二刀中的成员,即使全力阻挡,但如何能是厉寒与衣胜雪这两位顶尖天骄的对手,绝招频出之下,不片刻,整个极恶广场,就铺满了尸体,一片狼藉,鲜血染红石面。

        更远处,那些剩余的极恶邪教弟子,看到这股令人恶心欲呕的场面,终于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恐惧,一声呼啸,再也不敢在原地停留,分从四面八方,朝山下四散而去,再也不敢停留。

        可以说,短短片刻间,这一战,直接吓破了这些极恶邪教低级弟子的胆。

        不过,看到这一幕,厉寒,衣胜雪反而没有追下去了。

        他们实力虽强,但终究只有两人,无法围困整座极恶邪山,这头来,也是只诛首恶就好,那些满手血腥的,自然不会放过;但那些小蝼罗,若要逃跑,他们也难以去一一抓回。

        而目前,他们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大敌,没有解决。

        相信,经过这一场大战,动静肯定传入了深处,那位极恶邪教最强的高手,极恶头陀,即将出现。

        果然,没片刻,就在厉寒,衣胜雪踏著石阶,朝极恶总坛深处进入的时候,终于,一声大喝,陡然出现,一个身穿红色长袍,光头持刀大汉,从天而降,看到这满地狼藉的一幕,不由瞬间双目通红,望向厉寒,衣胜雪:“狗胆小儿,找死!”

        一股可怕的血腥气味,从他的身上,瞬间笼罩整个极恶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