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八百四十六章、师傅的离信
  • 第八百四十六章、师傅的离信

    作品:《无尽神域

        虽然这三月之中,厉寒大部份时间是在闭关修炼。

        但是,只要醒来,他依旧会抽空一次一次地去往师傅冷幻所居的广寒殿,查看师傅的状态,同时也不住思索,如何让其重拾笑颜的方法。

        只不过,大多不凑效。

        有一日,厉寒心生奇想,忽然问:“师傅,你可看过塞北的寒樱花,据说塞北之冬,每至初雪,就有无数寒樱随雪而开,白雪红樱,相映成趣,十分壮观?”

        冷幻怔忡,一向无甚表情的她,这一次居然回过头来,目光凝视著厉寒的眼睛:“没有,我只看过冬天的雪花,却不知道樱花也能与雪花同在。”

        初次得到师傅的回应,厉寒自是大喜。

        他原本不过顺口一提,但看到师傅的兴趣,忽然就兴起了欲带师傅下山一趟,遍览人间景色的想法。

        也许,美景娱目,美乐娱耳,美食娱腹,她也许就能忘记旧事,重拾开怀呢。

        而那,不正是自己最想要的吗?

        所以厉寒便劝道:“师傅,不如你跟弟子一起,我们下山,遍览天下之景致,看遍人间的风景?塞北有寒樱,天南生月树,东海有一座长生岛,据说岛上生长著能让人长生不老的奇药,西漠有鸣沙州,四周沙海,独此一州四季如春。另外,天工山的金蛇云海,梵音寺的梵音天唱……都是名闻天下的景致之一。”

        “也许,这趟旅程,您还能遇见他呢,到时候亲口问问,他当初为何要欺骗你,又是不是真的做过那些错事?”

        提出这样的想法,自然就是为了让冷幻能正视心中的过往,斩断原来之孽缘。

        只不过最终,冷幻的眼神虽然亮了一下,不过又很快黯淡下去。

        “你先回去吧,我要想一想。”

        她挥了挥手,厉寒只能退下去。

        不过,看到师傅眼神中那一闪而过的亮色,他知道,师傅或许被自己说动了。

        只要她答应,那么,不管万水千山,千里万里,自己都一定陪她走过就是,一定要令她重拾笑颜。

        然而,他没有料到,等他回到练功石室,继续闭关,再一次出关时,却得知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他师傅冷幻,留了一封信给他,然后自己独自一个人,悄然下山,不知所踪了。

        打开师傅遗留给他自己的信,厉寒不由呆住。

        “厉寒吾徒……”

        开篇便是四个熟悉的绢丽大字,厉寒眼前,仿佛浮现自己师傅在写这封信之时的模样,蹙眉提笔,一字一顿,又有犹豫又有决然的样子。

        “吾知你欲劝慰为师,是故不辞劳苦,费尽心机,欲借并肩同游,逗为师一乐。”

        “然,人间万事,自有惆怅难消,此为为师私事,不欲牵涉于你,更不能耽误你成丹之大事,故,为师自行离去,询他一问。不论答案是或者否,此为旧地,吾都不会再回返伦音了。”

        “吾徒勿牵,亦不用伤感,或许来日,山长水远,机缘适时,自有再见之期。”

        “另有一事,幻灭一脉,自吾祖传下,至母发扬广大,鼎盛一时。然……人有兴衰,事有成败,幻灭沦落,或许,也有冷幻做得不够的原因,但终因你,渐渐兴趣,为师心甚安慰。”

        “初见你时,不过一时怜悯,未想真正结缘,竟然真成师徒,不离不充,人生得徒如此,死有何憾?有你在,吾心安矣,此幻灭一脉,自今而后,交你继承,切勿负吾之愿,切勿让师父背上不孝之名!”

        “将幻灭一脉传承下去,发扬广大,为师做不到的事情,就交给你手上了,《幻神典》已经交给你,日后你要交予何人,自己抉择,也许,为师也会一直在暗中看著你,不用想念,机缘到时,自会再见。”

        “最后,祝吾徒万事顺心,早日成丹,为师即使身在他方,也必一直心心念念,祝尔丹成!”

        “师徒之情,皓如日月。”

        “冷幻,别字。”

        ……

        “师傅?”

        万万没有料到,本来只是想打开师傅心结的一句劝慰之语,竟然让师傅自己离山而去,还把幻灭峰峰之主,传给了自己。

        看来,她是真的想一走万事空,再无牵挂,也不会回头了。

        这一去,不管她能不能见到衣南裘,问出什么结果,都不会回来。

        也许,她自己也早已知道,不管问出的答案是是什么,她心中都明了,真实的答案是什么。

        只不过还是想亲口问那人一句,只为了问那一句,证实一次而已,求个明白心安。

        然而,这又何苦?

        厉寒忽然很想狠狠地扇自己一个大嘴巴。

        为何突然提出如此的馊主意,原本以为,这样可以激励师傅的求知之心,变得不那么颓废,但这样的结果,却万万不是厉寒想要的。

        一想到今后,可能从此再也难以见到师傅的身影,厉寒这一刻,忽然心中狠狠一痛,如同被一只巨槌砸中,麻木了,孤寂了。

        “不!”

        陡然,厉寒一声惊天怒吼,掌心中的信纸,“砰”的一声,炸碎为漫天纸屑,四处乱飞,如蝴蝶飞舞。

        “师傅,我不会容忍你一个人进入那波翻诡谲的修道界的……如今修道界四处皆现乱相,魔人为祸,没有一处安稳之地。你孤身一人,又是一女子,如何能四处行走?”

        “等我,我一定会找到你的,一定会!”

        这一刻,厉寒忘记了自己的师傅,也不是寻常人,昔年可是名动大陆的天骄人物之一,跟‘荒天君’秦天白,‘烈日侯’衣南裘等齐名,被人封号‘通天铃’。

        若非她生性淡漠,不爱虚名,又很快回宗,几乎不在人前露面,更再没有在世间行走,让大多数人忘记了她的姓名,她现在的名声,未必会输秦天白,衣南裘多少。

        只是这些,厉寒都看不见,他知道,自己师傅孤身一人,又很久没下山,独自一人,行走于风雨欲来的修道界,他心下很不安,很不放心。

        这一刻,他狠狠发誓,不管如何,哪怕踏遍千山万水,找遍真龙大陆每一个角落,他也要把他的师傅找回来。

        什么幻灭峰主,什么千年传承,那些,与他何干?

        他只要找到师傅,让她回来,别说什么一峰之主,哪怕就算把伦音海阁的宗主位置给他,他也不换。

        “我一定会找到你。”

        毫不犹豫,厉寒身形一纵,什么都没收拾,也没有什么好收拾,谁都没有打招呼,直接也离开了伦音海阁,再一次踏入了浩浩人世。

        他不知道师傅朝哪里去了,但他知道,若想找到师傅的踪影,只要先打探到‘烈日侯’衣南裘的消息就好了。

        只要知道‘烈日侯’衣南裘去了哪,自己的师傅极有可能,便也会找到那里去,到时候,他就能再见到师傅。

        是以他一路找人询问,也一路追寻自己师傅的线索而去,可惜,不管是衣南裘,还是他师傅冷幻的消息,都少之又少,只是一些捕风捉影,厉寒餐风露宿,日夜不眠,就这样一路寻找下去,两鬃渐染风霜,双眼饱含焦切,眨眼又过去一个多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