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八百四十五章、动荡的修道界
  • 第八百四十五章、动荡的修道界

    作品:《无尽神域

        厉寒脸上不由露出一丝笑容。

        他睁开眼睛,身躯一阵鼓荡,传来筋骨齐鸣,裸露在外的肌肤,同时毛孔一张,又将那些青雾全部吸进身躯之中。

        随即,他裸露在外的皮肤之下,竟然隐隐浮现一抹淡青之色,略隐略现。

        厉寒骈起一指,拿指甲用力一划,如中金铁,别划破,便连一白痕都不露。

        到了厉寒如今这个境界,他的指甲看似普通,一旦灌注道气,却是锋利如刀,比一般下品名器还要锋利,但却划不破他自己的身躯分毫。

        这就是紫气玄躯第五层,青气玄躯才有的境界。

        如今,随著两个多月的时间逝去,第一批购买的五瓶极品粹身炼体丹全部服完,他终于踏足紫气玄躯第五层境界,体魄,气血,筋骨,无不变得比原来强健有力多了。

        就连经脉,似乎也得到一些拓宽,能融纳的道气,相应增加,也算是一个意外之喜。

        最重要的是,随著体魄的不断增强,厉寒吸收转化紫色道气的速度越来越快,如今,已经将那紫色道气转化了七成以上,眼看再过一个月,就可以全部转化完毕。

        到时候,厉寒哪怕不能立时踏足初阶半步法丹之境,距离那个境界,也没有多远了。

        半年之内,厉寒铁定能突破初阶半步法丹,唯一所虑,就是剩下那时间,想继续冲击到中阶半步法丹,却没有那么容易了。

        毕竟中阶半步法丹,与初阶半步法丹相比,中间还是有著巨大的差距的。

        不过船到桥头自然直,车到山前必有路,目前厉寒首要的任务,还是先将这紫气玄躯修炼到第七层,然后将紫色道气全部转化完毕再。

        其余的,事后再考虑。

        想到此,随即,他不再犹豫,有心试一试现在自己身躯的能力,于是待青光消散,他不由站起身来,在屋中打了一趟拳。

        厉寒虽然不精擅拳法,但平日对战之时,总有用拳之时,所以偶尔还是会用到。

        而这一趟拳打下来,厉寒自然就能感觉到差别。

        首先,就是自己的拳速更快了,出拳更有力了,而且呜呜呜呜,有风雷劲啸之音,这就是体魄强健带来的不同。

        有一股不同于道气的力量,在自己身躯肌肉之中,缓缓游走,平时感觉不到,一旦生死关头,这股力量,就可能成为救命的稻草。

        不过,欣喜之余,厉寒也明白。

        所有这一切,都不过是前期修炼比较快速的原因,接下来,想一两个月内,就晋阶第六层,就有些天方梦谭了,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虽然表面上,厉寒修炼速度较快,但那是在很大付出的情况下。

        而现在,他的身躯对极品粹身炼体丹已经有了一定的抗药性,而且,身躯潜能几乎被发掘得七七八八,剩下两三成,潜藏较深,属于边角落,是最难被开发出来的。

        而且,因为他过早的服用了极品粹身炼体丹,想找到比这更高阶的丹药,维持药效效果,也难上加难。所以致使他以后的修行之路,多出一重阻碍。

        因此接下来,厉寒必须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估计没有三四个月,难以突破到第六层。

        而至于最后一层,第七层,更不必。

        那不是纯粹靠修炼就能进阶的,更需要机缘,悟性,还有比现在更强大,更珍贵的丹药支持。

        而这,是急不来的。

        所以,厉寒也只有沉下心,慢慢来。

        他打算这次出关,先轻松两天,休息一两日,毕竟文武之道,一张一驰。如果一直绷紧,很可能弦断而箭不出,所以适当的放松,也是必要的。

        等精神状态恢复巅峰之后,再继续闭关,一边向紫气玄躯第六层挺进,一边将那剩下的三成紫色道气用服气秘卷全部转化完再。

        如此一来,他距离初阶半步法丹,就又进一步。

        只是这一次出关,厉寒却没有预料到,刚一出关,他就听到了几则震动天下的消息,阴云密布。

        整个修道界,莫名笼罩在一种风雨飘摇的氛围中。

        就在他刚从隐丹门回来,闭关的这短短两三个月时间之中,修道界之中,接连发生了几件大事,堪称骇人听闻,震怖人心。

        其一,就是厉寒刚刚回山之时,中土名花楼秘藏的那些封印魂瓶,全部不翼而飞,莫名消失不见。

        名花楼楼主燕评花大怒,发下追杀令,严查此事。

        结果,两个月过去,毫无消息传来,就好像石沉大海,那些封印魂瓶皆是突然自动失踪了一般。

        其二,便是一个多月之前,长仙宗宗主‘九梦玄女’玉仙姿,不知为何,忽然身中剧毒,性命垂危。

        她昏迷之际,下令封山一年,短时间内,长仙宗弟子,再也不会轻易出世。

        而第三件事,则是神王陵的藏宝重地,‘飞仙楼’,忽有一日,出现一黑影。

        等到神王陵弟子发现,冲入其中,却发现那藏宝重地之中的其他瑰宝,皆无损失,唯独镇宗之器,夺天造化刀的御刀之法,消失不见。

        第四件事,就是半个月之前,天工山发生一场政变,一位太上长老,带著几名弟子,叛出宗门,消失不见。

        虽然这位太上长老,最终在七天之前,被天工山山主亲自出手,于归藏山深处剿杀,但却被其带走了一件重要之宝。

        事后搜他的身,那件重要之宝,并不在其身上,而他的三位弟子,也有一位,不知所踪。

        而最后一件事,则发生在三天之前,居然跟伦音海阁也有关,而厉寒身在山中,居然一也不知道。

        那就是,继名花楼封藏的那些封印魂瓶失窃之后,伦音海阁当初,在玄冥真渊中拯救回来的一部份封印魂瓶,也莫名失窃,消失得无影无踪。

        如今的伦音海阁,也是风声鹤唳,人心惶惶,到处都在追查此事。

        可惜,和名花楼一样,那些封印魂瓶皆是无故失踪,毫无痕迹留下,哪怕内刑殿大长老玉权真亲自出手,带领一班精锐日夜调查,至今仍无任何结果。

        ……

        短短半年时间之内,继梵音寺代理住持身死,镇寺之宝‘渡世金书’失落。

        再到葬邪山大乱,一位太上护法,两位副山主,两阁六道三护法中的人物,纷纷被杀或被囚,繁盛一时的葬邪山,如今沦为修道界的末流势力……

        随后,又是名花楼,伦音海阁剩余的封印魂瓶相继失窃,长仙宗宗主中毒,性命垂危,神王陵夺天造化刀的御刀之法遗失,以及天工山之乱,重要之宝被人带出……

        一系列令人眼花瞭乱的剧变之后,似乎隐隐都有一条线,在串联著。

        整个修道界,从原来的繁花鼎盛,似乎一下子跌入了终末寒冬。

        八大宗门中,迄今为止,只有隐丹门一宗,因偏居边荒地界,还没有出现什么异常,但……

        厉寒总觉得,这不过是暴风雨来临前,最后的平静。

        谁知道,现在的隐丹门,是不是也有变故发生,或隐藏在暗处,只等一朝爆发?

        毒疮被揭开之后,虽然恐怖,但没有被揭开之前,更是让人感觉到心悸。

        但毫无疑问,至少可以肯定的一,那就是,当初封印魔祖的那些封印魂瓶,这一下是全部消失不见了。

        如果那些魂瓶被人打开,魔祖的残余魂魄重新融合,即使他还没有找回自己的肉身,那也将引发滔天的魔祸。

        厉寒总觉得,修道界一场惊天彻地的大变,甚至超越当初妖祖逻天之祸的魔祸,正在席卷天下,一朝暴发,就是惊世风云。

        只要身在修道界之中,任谁都躲不过,势必被卷进去。

        他原本觉得还有些时间,可以让他慢慢做好准备,甚至至少先成为法丹再……

        但现在看来,这场魔祸,比自己想像得来得还要剧烈,还要快速。

        也许,一年之内,就会全面爆发,更大的风暴,即将来临。

        到时候,如果厉寒依旧只是气穴巅峰之身,如何自保,又如何在这场滔天大乱中,保护自己身边之人?

        所以,目光一闪,厉寒深感时间紧迫,本来预定的两天放松假期,直接被他缩短为半日。

        半日之后,不管精神状态如何,他再次回到练功石室,进行了第三次的长时间闭关。

        一边继续吞服极品粹身炼体丹,修炼紫气玄躯;一边运转服气秘卷,将体下剩下三成紫色道气全部转化成万世潮音功的潮音道气。

        石室之中,不知日月。

        任外面修道界如何风雨飘摇,厉寒始终盘坐不动,两耳不闻窗外事,护持一心,只是勇猛精进。

        很快,仅仅二十多天后,比厉寒预料得还要快一些,他终于将剩下的三成紫色道气全部转化完毕,成为了万世潮音功的道气。

        厉寒再一运功,体内潮音哗啦啦作响,有噼啪之音,不断响起。

        厉寒的万世潮音功,赫然再一次突破,达到了万世潮音功第二层后段,距离万世潮音功的二层巅峰,也不过一步之遥。

        而等他突破到第三层初期的时候,想必,就是他进阶初阶半步法丹之时。

        而这个距离,随著这二十多天的修炼,已经触手可及,似乎就在不远之处了。

        而这一天,厉寒再次出关,因为没有了异种道气的转化,他的修炼速度一下子慢了下来,这让他不由自主的,从心中生出一股焦虑感。

        如果是以前,他当然不会,只会循序渐进,一步一个脚印。

        但现在修道界大变在即,他不能等,也没有时间等。

        就在他想著,是不是要再想办法,去找一些增加体内异种道气的方法时,蓦然,又一件事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