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八百三十二章、旧孔新颜人不识
  • 第八百三十二章、旧孔新颜人不识

    作品:《无尽神域

        一个月后。

        神州东南,伦音海阁外围,天道山脉。

        一身白衣的厉寒,孤身一人,再次站在了这座试练山峰的脚下。

        仰望头云卷云舒,气象万千的天道阶梯,厉寒不由感慨万千。

        时隔这么久,自己终于又回来了,而且查明了真相,解决了牧颜家的恩怨,得到了炼制天人造化丹的另两株主药,成为了五境青年修士擂上的九天骄之一,一年之后,甚至成就法丹有望。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那么的梦幻迷离。

        若在离开之前,他绝对想不到能有这般结果。

        短短年余时间,一切已经变得大不一样。

        他是披一身华彩,带满身荣光,携三尊六王的封号,重归宗门。

        不过,不管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都无法抵挡厉寒脑海中,回忆起最初他同样是孤身一人,来到这天道山脉脚下,参加伦音海阁试练。

        才渐渐认识唐白手,陈胖子,周紫鹃,蓝玄衣,应雪情等天才弟子。

        结果,时光荏苒,有些人,已经渐渐从众人的视线中遗忘。

        有些人,却成为了整个大陆,都会为人所震动,和仰慕的名字。

        譬如应雪情,亦比如他自己。

        但正因为离开过,所以才格外想念。

        外面的世界,再多姿多彩,再繁华热闹,亦及不上内心深处这处最后的港湾。

        这里是所有伦音海阁弟子,伤了,痛了,苦了,累了之后,最早思及的所在。

        它平静,看起来没有多少波澜,也没有外界那么丰富华丽,但一名名天才弟子,都是从这里走出,度过了自己最快乐的几年时间,最终成为名震天下的名字。

        不过,好在厉寒已经熟悉了离别,习惯了离别。

        所以这次回来,虽然同样感慨万千,但仍没有耽搁太久,身形一闪,便朝著伦音海阁内部而去。

        当他的身影没入天道山脉时,原本看起来死寂一片的天道山脉,顿时重新活跃起来。

        如同一幅画,上眼睛,多了色彩。

        经过这一个多月时间的连续不断赶路,厉寒的修为又有了长足的进步,服气秘卷炼化的紫色道气已在达到三成左右的地步,距离半步法丹也更近了一步。

        而且,随著修为的进步,也随著对无影身法的感悟加深,厉寒的速度,早已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几乎只是一闪,人已经在数里开外。

        是以,这天道山脉虽大,对于不能修炼的人,可能是难如登天,但对于厉寒这等气穴巅峰的尖高手而言,却不过几个呼息间的事情。

        很快,他的耳畔,响起了无穷无尽的波涛浪涌声,一声一声,如琴弦奏响,响彻天霄。

        “是伦音海潮!”

        厉寒不由目露痴迷之色,心中似乎也随之翻涌起同样大的浪花,鸣珠溅玉,珠落玉盆。

        他的速度更快了,身形更急,整个人已经没入山色中,几乎看不到残影。

        不过片刻,身形一闪,穿过一道薄薄的穹幕,厉寒终于进入到了伦音海阁的内部。

        山峰高耸,连天而立,各具气质。

        这里就是伦音海阁。

        众多弟子川流不息,从一座一座山脉之上穿来插去,在半空中划过道道遁光,美丽梦幻,一如自己离开之时。

        表面看起来,一切都没有多大变化。

        但只有厉寒心中知道,一切已经完全不同了。

        他没有停留,直接一闪身,往著幻灭峰的方向而去。

        这次回来,是担心伦音海阁,其实内心深处,真正担心的是什么,他一清二楚,只是故意不想,自己装湖涂而已。

        离开越久,时间越久,内心深处最牵挂的是什么?

        没有其他,是伦音海阁,可是伦音海阁在他心中的印像,其实八成都是师傅的身影……

        所以与其是担心宗门,不如是担心自己的师傅会不会有什么危险,一旦知道了‘烈日侯’衣南裘再现的消息,并且被‘荒天君’秦天白和隐龙之主先后击成重伤后,是什么心情,会不会想不顾一切,去找他?

        当然,心底,其实对于伦音海阁,也是有一分担心的。

        如今的修道界,已经有些让人看不懂,梵音寺,葬邪山先后生乱,几近覆灭,伦音海阁毕竟是厉寒学艺成长的地方,无论如何,他都不希望这里有事。

        所以,虽如今的伦音海阁,几乎是数百年来最为鼎盛的时候,不但出了两位法丹,这一届的五境青年修士擂上,九大天骄中,光伦音海阁一门,便占了三人,几乎是千古未有。

        但是,看似鼎盛的未来,未必不藏著危机,如厉寒所知道的冢圣传,周京等人?

        冢圣传,周京两人虽然先后死亡了,但谁知道,伦音海阁之中,是不是还隐藏了其他神魔国度的人员呢?而且冢圣传,周京不过是两个喽啰,能造成的破坏性有限。

        但如果是一个位高权重,甚至实力惊天之人,如梵音寺之黑袍地圣,紫袍地善,葬邪山之推恩阁主风嫣柔,赏刑阁主刑无咎,宗主继承人邪无殇等……

        那结果,才是毁灭性的。

        所以,厉寒不能不担忧,梵音寺,葬邪山的内应,是被揪出来了,但伦音海阁还没有,鱼虾打出两只,但真正的大锷,却还隐藏在深水下,不知面目。

        是以,厉寒才要如此急切的回宗,一是为了保证宗门有难时,他能在身边,或可一尽绵力,至少也要保证师傅的安全。

        二,也是想看看能不能揪出暗中隐藏的大锷,替伦音海阁抚平一次灭宗的危机。

        这不但是对伦音海阁万千普通弟子善莫大焉的事情,也是替厉寒,应雪情,厉寒的师傅冷幻,保留一处栖身之地。

        所以,回宗之后,厉寒才这么急切,没有停留,直往幻灭峰的方向而去,就是想看看,自己的师傅,现在有没有危险,是否已经知道‘烈日侯’衣南裘的消息,现在情绪,状态怎么样?

        如果不好,他自然要想方设法调解。

        只是让厉寒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回到幻灭峰下,看到那座熟悉的山峰时,意外出现了。

        他竟然被两名身穿白衣的年轻弟子拦阻住了。

        对方义正言辞地告诉他,这里是伦音海阁七峰之一,幻灭峰的地界,峰主有令,外峰之人,未得通传,不得进入!

        “什么,外峰之人,未得通传,不得进入?”

        厉寒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又指了指山上,最终哭笑不得:“你们是什么人,你们可知道我是什么人?又是谁告诉你们,要守在这山下,不让人上山的?”

        那两名白衣弟子,对视了一眼,随即,左边一人,一脸蔑视地看著厉寒:“子,不要妄想了,最近这几个月以来,像你这样胡搅蛮缠,想混上峰去,求见冷峰主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我们已经见得多了。”

        “至于我们!”

        他一指自己鼻子,又指了指另一名同伴,一脸骄傲得意地道:“我们,我们俱是幻灭峰的记名弟子,是最近刚刚名震真龙大陆的‘妖尊’厉寒的师弟,他姓陆,我姓黄。”

        “整个幻灭峰,加上我们,能被冷峰主收为记名弟子的,一共只有八人,轮流守卫此山峰入口,不许人上山打扰冷峰主的清修,所以,想靠蒙混进入的,门都没有!”

        厉寒:“……”

        他无言地站在原地,看著两名白衣弟子,侃侃而谈,以身为幻灭峰记名弟子而骄傲,以身为‘妖尊’厉寒的师弟而兴奋。

        但厉寒真的不想当面告诉他们,自己,才是幻灭峰峰主冷幻的唯一正式弟子,也是第一位正式弟子。

        虽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师傅冷幻居然收了一批记名弟子替她守山门,如今的幻灭峰,似乎也不像自己以像想像的那样没落,凋零,毫无人气。

        但是……

        什么时候,自己这个幻灭峰正式弟子,峰主冷幻的唯一传人,他们口中所谓的骄傲,‘妖尊’厉寒,却反而要被两名记名弟子挡在门外,还什么,峰主有令,外峰之人,未得通传,不得进入的?

        他们,难道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谁吗,如果现在告诉他们,他们应该是什么样的表情?

        厉寒默默地伸手,从储物道戒中取出一枚令牌,伸手捂住脸,把令牌高高举起,放在他们中间。

        “想拿个破令牌就想混进……”

        左边那名弟子刚想破口大骂,下一刻,眼睛蓦然睁圆,似乎怀疑自己眼花了,揉了揉,再看了又看,终于,确认了那枚令牌之上,那个蝴蝶一样的幻字,是那样特别,那样显眼。

        “这枚令牌……这是,厉寒师兄的幻神令?”

        “啪!”

        下一刻,两名年轻弟子,差一头栽倒,忙不迭闪身开去,给厉寒放行,脸上都变成了无比的惭愧,几乎无地自容的神色。

        他们引以为骄傲的师兄,竟然被他们当面挡在了门外,不让进入,而且还认不出来,这简直是……

        污辱了偶像两个字的意义。

        厉寒摇了摇头,倒也不以为意,收起令牌,身形一闪,直接朝著山峰之上疾驰而入。

        而身后,两名年轻白衣弟子,你看看你,我看看我,忽然,齐齐眼睛一亮,看著离去的厉寒背影,变得无比的兴奋激动起来。

        “哈哈,刚我们看到了谁,是师兄厉寒,厉师兄回来了,太好了,哈哈!”

        “是啊是啊,仙妖战场就已成名,现而更成为三尊六王之一,这一下,我们幻灭峰露脸了,求著要加入的人不知多少,但师尊眼挑,只收了我们八个,现在,我们是第一个见到厉师兄的人,真好!”

        两人在那里兴奋得手舞足蹈,几乎难以自制,满眼崇拜的表情。

        显然,他们已经将厉寒当成了自己的偶像。

        而厉寒,犹不自知,他自己,早已成为传奇,和当年的‘荒天君’秦天白一样,是现在很多伦音海阁新入门弟子们的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