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八百三十一章、回归宗门
  • 第八百三十一章、回归宗门

    作品:《无尽神域

        见劝不动师傅,万璇纱用担忧的眼神,望向厉寒,担心他误会些什么。

        大殿之中,两双妙目,四只眼睛,一齐望向厉寒,看他的反应,等他的答案。

        良久,或者又莫如只是过了一瞬。

        厉寒终于动了,他的目光在金座上首的‘千世丹仙’白妙女的脸上一掠而过,又望向一脸担忧焦急,还不断对他摇头,示意千万不要的万璇纱,忽然笑了。

        “好。”

        一句铿锵之音,奠下了基调,也引得大殿之中,另两人双双侧目。

        “我撕!”

        完这一句之后,厉寒一伸手,顿时自己储物道戒中,就有一物被吸附出来,呈现在他手中。

        那是一张血红色的字贴,即使过了这么久,依旧有异香隐隐散发,不是别物,正是当初,在仙妖战场,万璇纱收下赤凤化形花,为厉寒写下的血契之书。

        这张血契之书,没有其他任何作用,只是证明和保证,厉寒对万璇纱所有的那株赤凤化形花,拥有绝对的所有权。不管她生或是死,这株赤凤化形花,都归厉寒所有。

        如果有朝一日,赤凤化形花出现意外,万璇纱必须负责赔偿同样的一株灵草给厉寒。

        如果有朝一日,万璇纱因故去世,这株灵草被收入隐丹门宝库,厉寒持有此贴,也可以顺利从隐丹门宝库之中,将其取走,任何人不得有违。

        这是万璇纱留有生命精血的东西,是她用自己性命和人格来保证的契约书,绝不敢有人违背。

        也就是,仅只这一纸血契之书,就可以证明,到时候隐丹门炼制出来的天人造化丹,归厉寒所有,再不济,也跟厉寒有关系。

        没有人,能将两者之间的利害抹去。

        但如果失去这张血契之书,厉寒也就无法证明,隐丹门所有的三大灵药,是出自厉寒,而非隐丹门自有。

        如果到时候宝丹炼成,隐丹门想要反约,天下人,也只相信隐丹门,不会相信他厉寒。

        因为他拿不出相应的证据,而隐丹门,作为天下八大级宗门,出去的话,自然比一名气穴境弟子有权威,有公信力得多。

        到时候,如果厉寒提出,隐丹门千辛万苦,炼制出来的下品宝丹,天人造化丹是他所有,只怕反而要被所有人嘲笑疯子,修炼入魔,想成为法丹不自量力,胡搅蛮缠了。

        再也没有人会相信他,同情他,支持他。

        天下皆敌。

        不过此时此刻,厉寒却手持一张如此重要的血契之书,用双手分持两边,最后看了一眼上首的白妙女和旁边的万璇纱,微微一笑。

        随即,两手一用力,“嗤!”

        一声清悦的脆响过后,不过纸片的血契之书,如何能抵挡得住他如此大力,瞬间两半。

        厉寒随即,再次震出一道暗劲。

        “噗嗤!”

        两半的血契之书,再次一震,随即,从内部开始粉碎,化为一地碎片,被厉寒震上高空,再手一拂,化出一团火焰,将其瞬间燃烧怠尽。

        事情终了,灰尘慢慢飘下,大殿中心,最终原只留少许余灰,任谁本事再大,也不可能将那纸血契之书复原。

        也就是,从今之后,只要隐丹门不愿意,厉寒就不再拥有对那三株灵药的所有权,一切只看他们自己的信誉。

        看著这一幕,大殿中久久无语。

        万璇纱的“不”字卡在喉咙,见到这一幕,心中最为柔软的那一块地方,猛然砰然炸开,如下了一地烟雨。

        她没有话,眼眶中,含起一线晶莹。

        而金座上首的隐丹门主,见到这幕,忽然仰天大笑,难得地畅快起来,笑完,望著厉寒,半晌终于重重头。

        “很好,厉寒,看来璇纱没有看错人,你的确是一个好孩子,心地光明,坦荡大气,难得,难得。”

        “天下,像你这么有魄力,有担当的男孩子,已经不多见了。如此奇男儿,我白妙女,若早生数十年,不定也会倾心于你。”

        她笑嘻嘻地目光在厉寒和万璇纱身上各自转了一转,这才面色转肃,正色道:“当然,你也放心,既然你信任我们,我们也绝不负你。”

        “刚才如果你不愿意撕碎那纸血契之书,我绝对会阻止璇纱帮你,因为不值得。”

        “但现在,你证明了你的价值,绝对是守信之人,我便信你。”

        “这次炼丹,我隐丹门上下,必全力以赴。一年之后,你再来,我保证你见到如假包换的天人造化丹。现在,你可以去了……”

        “是。”

        厉寒闻言,微笑朝万璇纱招了招手,再不停留,慢慢躬身,退出大殿,然后离开了。

        而在他离开之后,白妙女才一脸笑意地望向万璇纱,直看得她面孔通红,酡颜醉人,这才不由一笑,满意地道:“纱儿,从今日起,你便搬到我的住处来吧,咱们一起研究丹方,确定炼丹之术!”

        见万璇纱羞赧地了头,顿了一顿,她似又想到什么,再次开口道:“另外,自今日起,你记名弟子的身份也不符合身份了,就这样去了吧?”

        “啊,师傅?”

        万璇纱顿时惊呆,略含悲泣,炫然道。

        白妙女见状,顿时知道她想错了,不由一笑道:“你这傻孩子,想什么呢?我虽去掉你记名弟子的身份,自然是要给你正式弟子的身份。”

        到这里,她神色一肃,淡淡开口道:“万璇纱,还不跪下,为师今日问你,你可愿成为我白妙女座下,第一正式弟子?”

        “啊!”

        从大悲到大喜,万没想到,惊喜来得这样突然。

        万璇纱一怔之后,迎著上首金座之上白妙女传来的鼓励和笑意目光,顿时反应过来,急忙走下台阶,一屈膝,“砰”的一声重重地跪了下去,满脸喜色,开口道:“弟子愿意。”

        完,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的惊喜,按照隐丹门的拜师之礼,再次郑重地连叩九个响头。

        这一次,白妙女没有阻止她,直待她磕完,这才一笑,道:“好了,拜也拜过了,起来吧,今日你我师徒之缘算是正式定下,以后,你就是我‘千世丹仙’白妙女,在隐丹门的唯一亲传弟子了,好好学,不要污辱了我的名声。”

        “是,师傅。”

        万璇纱站起,乖巧地站到她的身后,给她锤了锤背。

        白妙女也不阻止,一脸享受地感受著弟子的服侍,微闭双眼,微微头,似是在想著些什么。

        过了片刻,从刚才的大悲大喜和离别情境中恢复过来的万璇纱,终于想起了些什么,又忍不住问道:“师傅,刚刚你为什么,一定要厉大哥撕去血契之书,反正我们是一定要为他炼丹的,撕不撕这个,有什么不同吗?”

        白妙女闻言,终于睁眼,目光在她身上一掠而过,见她一脸迷糊,依旧不明白地样子,不由一笑。

        “不同,从某些方面来讲,没有什么不同,因为结果都是炼丹。”

        见万璇纱不解,她笑了一下,这才解释:“但要不同,那就是,确认了对方,不是一个薄情无义之人,的确是诚信君子,而且魄力过人。”

        “这样的人,才值得我们投资,费尽心力为其炼制天人造化丹,助其登上法丹之境。”

        “如此,若日后隐丹门真的有难,或者,我百年之后,你登上隐丹门宗主之位时,就会有一个强有力的盟友了!”

        “啊,这……”

        万璇纱不语,没想到,自己的师傅竟然是出于试探厉寒的目的,就为了看一下他的人品如何,根本不是真的为了要让他撕去那什么血契之书。

        只是没想到,厉寒最终竟然真的照做了而已。

        想到此,知道他是因为信任自己,所以才做下如此决定,将一切主动权,全交到了隐丹门的手上,万璇纱的心中,就不由一阵微暖。

        而在她掌下的那位隐丹门宗主,风华绝化的青衣女子,‘千世丹仙’白妙女,眼睛微眯,望著离去的方向,也久久无言。

        她所的理由,自然没有那么简单,更多的,反而是想帮万璇纱一把。

        两人一个为炼丹奇才,一个在武道之上也越走越远,这样的两个人,若是能走到一起,不但对他们自己,乃至对于隐丹门甚至伦音海阁,都是一件好事。

        所以,她想替万璇纱把把关,试一试厉寒的人品,结果,对方果然没有让她失望。

        在天人造化丹这等罕世宝物,晋级法丹境的巨大诱惑面前,他竟然舍得将主动权交给别人,不怕真的错失这天大机缘,可见魄力,心性。

        只这一,就已经让她对厉寒足够欣赏,观念大好,所以最后关头,才会下那样郑重的承诺,保证给厉寒炼好,甚至不惜一切代价。

        哪怕,要隐丹门自己出一些血,拿出一些珍藏已久的灵物作为辅助,也在所不惜。

        而这一切,已经离开隐丹门大殿,并渐渐向著隐丹门山下而去,欲回归宗门的厉寒,自然不知。

        ……

        数个时辰之后,隐丹门山下。

        厉寒一袭白衣,飘然若仙,一身俗事尽去之后,浑身轻松,回归宗门的心情热发迫切。

        将血契之书撕毁,厉寒并无后悔。

        他相信万璇纱,也相信白妙女不是一个无信之人,所以才撕得那样决然,那样不留余地。

        所以,一切,只看一年之后了。

        希望,她们能成功吧!

        这是厉寒心中最后的盼望,唯一可惜,只是这次隐丹门之行,没有见到叶清仙,也不知道她修炼得怎么样了。

        不过,这些混乱情绪,并没有停留太久,就被他斩去。

        既然连叶清仙都在努力修炼,争取早日达到半步法丹之境,有一年之限的他,又岂能怠慢,更应该比别人努力些才是。

        想到这里,随即,他再不停留,风驰电掣,一路疾纵,将无影身法展开到极致。

        一路向著东南方向,隐丹门所在的方位,疾驰而去。

        ps:第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