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八百二十九章、一个要求
  • 第八百二十九章、一个要求

    作品:《无尽神域

        初次听闻此事,她先是吃惊,再是震怒,随后,却不由心念一动,又另有想法生出。

        她已成法丹,天人造化丹再好,对她也没有什么作用,最多赐给后辈,但会留下凌弱的罪名,更会引起和伦音海阁的冲突。

        她身为一宗之主,看得清局势,这种事,是万万不会做的。

        何况,中间又夹杂了一位她最衷爱的弟子。

        如果因此惹得自己的弟子因此事而与自己离心离德,甚至叛宗而出,那结果,她不愿接受。

        要知道万璇纱,虽然只是她的一名记名弟子,但那也只是看她年纪尚轻,不宜一下拔得太高,所以权宜之计。

        在心中,她可是将万璇纱当作自己的继承人培养的。

        所以,她自然不会打厉寒三味主药的主意,只是自然也不可能如此白白便宜厉寒,放过这样一个大好机会。

        所以心念一动,另有一计。

        只是这第一步,自然要先折服面前的这位所谓伦音海阁天骄,令其心甘情愿为隐丹门效力。

        所以听到厉寒的反问,她声音一沉,故意冷厉道:“我隐丹门丹师,每一位都自有其身价,按其身份地位炼丹术等级甚至所需炼制的灵丹的不同,有不同的出手标准。”

        “而这次……”

        她看著殿中的厉寒,淡淡道:“你想请动的,可是我们隐丹门丹榜第一的存在,我隐丹门未来的继承人,我隐丹门宗主‘千世丹仙’白妙女的唯一弟子,炼制的,居然还是上古早已失传的天人造化丹,其所要消耗的心力和难度可想而知。”

        完,她看著厉寒,脸上露出一丝戏谑之色,淡淡开口道:“依你,这样的要求,这样的身份,这样的难度,你应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呢?”

        “呃……”

        被隐丹门主这么一,厉寒终于反应了过来,不由面露一丝惭愧之色。

        他这才发现,因为一直太把万璇纱当成朋友,以为朋友帮忙,天经地义,却忽视了她炼丹师的身份,和隐丹门的地位,居然从来没有提过报酬,想过报酬的事,的确不该。

        虽他在其中,展示过他惊人的信任,将三味主药,全部交给万璇纱,不怕她贪墨。

        不过,这是他自己的事情,心甘情愿,和万璇纱应得的报酬无关。

        商人逐利,古往今来,请人帮忙,理应有所付出。

        隐丹门是一个半商业性的宗门,隐丹门的丹师,可没有那么好请的,就算想请动,至少也要你付得出相应的代价。

        所以,请人炼丹,和请人炼器,请人鉴定等等,意义是一样的。

        炼丹师,炼器师,鉴定师,以自己的辛劳为付出,技术为手段,任务完成,自然就得有所回报。

        现在,厉寒请万璇纱给他炼丹,炼制的又是劳心劳力,耗尽心血的失传宝丹,天人造化丹。

        若真要付报酬,这炼丹费用,自然也不是随便一金钱就能打发的。

        再加上还是万璇纱自掏腰包,给他筹备剩下的大量辅助灵药,其中不乏一些珍贵灵草,再加上万璇纱还得自己出场地,出丹炉,厉寒完全没有办法心安理得,无偿的使用这一切,并使唤万璇纱。

        所以,他也不辩驳,直接开口问道:“请白门主开价便是,只要厉寒支付得起,自然无有不应!”

        他也不出多少道钱多少宝钱,哪怕几件名器一些宝药之类的东西了,因为很明显,这些东西隐丹门主都看不上眼。

        所以他直接询问对方,想要什么,只要他能支付得起,厉寒自然不会吝啬。

        成就一位法丹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想必,任何一个修道者,任何一个宗门,都能明白。

        所以,起来,厉寒只是请万璇纱帮他炼一次丹,但炼这一次丹,能引导的结果,却足以惊人,让世人疯狂。

        所以,炼丹可能是有价的,因此丹而成就的法丹,却是无价的。

        目前整个真龙大陆,炼丹师虽然无数,但想要寻找到一位可以帮助厉寒炼制天人造化丹的丹师,却绝对没有几人。 而这几人,只怕都在隐丹门之中。

        所以无非早晚,厉寒一定要求到隐丹门头上,即使不是万璇纱,可能也是其他人。

        而万璇纱与他之间,毕竟还有交情存在,要价不会太狠;如果是别人,可能那报酬,凭厉寒现在的身家,都未必支付得起。

        所以,他直接问隐丹门主,而且他也笃信一个道理,只要有人肯要价,自然就要坐下来谈的机会,厉寒的天人造化丹,就有可能炼得出来。

        所以,目前唯一差的,便是不知道,这位隐丹门宗主,‘千世丹仙’白妙女,心中的底价到底是多少了?

        “呵呵!”

        见到厉寒这种表现,隐丹门主白妙仙暗道差不多了。

        于是眉眼微抬,看向厉寒,开口道:“让纱帮你炼制天人造化丹,甚至为求成功率,让我借出自己的极品名器,五龙烧火鼎,乃至亲自出手,为你看护丹炉,心护持,都不是不可以。”

        听到这里,不仅厉寒觉得惊讶,一脸地不可思议;就连她的徒弟,‘罗绮素手’万璇纱,都不由抬起头,一脸惊讶地看向自己的师傅,满脸茫然。

        她根本没想到,自己的师傅白妙女,会愿意为自己替厉寒炼丹提供这样强大的帮助。

        那何止是对炼丹有益,本来最多五六成的把握,现在不十成十,至少也有**成,炼丹成功率大增了。

        原因不难猜测。

        其一,万璇纱的炼丹术虽强,但终究都是隐丹门传授,再强也强不过她的师傅,隐丹门主,‘千世丹仙’白妙女。

        要知道,她可是被人称之为整个隐丹门内,唯二半步炼丹神师之境的存在,距离真正的炼丹神境,也不过一步之遥。

        有她帮忙,万璇纱可能出现的错误,想法的不足,自然都能得以补全。

        其二,另一个同样重要的原因,则是她居然肯借出自己的专属名鼎,五龙烧火鼎。

        那可是隐丹门内,仅存有三大极品名鼎之一,而且排在首位,是掌门专用宝鼎。

        用此鼎炼丹,如果炼制的是凡级丹药,基本百分之百会成功。

        炼制灵级丹药,至少可以提升五六成成功率,炼制出变异属性灵丹的概率,是三分之一。

        如果拿来炼制宝丹,作用自然大降,但至少也可以提升两到三成的成功率。

        炼制出变异属性宝丹的概率,大概也有百分之十,威力之变态可以想见。

        五龙烧火鼎,是修道界大名鼎鼎的极品名鼎之一,位列极品上等,距离半宝器也只有一步之遥,是隐丹门的传承至宝,和葬邪山的幽邪古剑地位相当。

        不过幽邪古剑的名声,却远不如五龙烧火鼎。

        原因不用多,很简单。

        其一,幽邪古剑虽然强大,但因为使用次数太少,作为葬邪山山主,亲自出手的机会不会太多,用到幽邪古剑的机会更少。

        所以幽邪古剑,虽然威力强大,更多的只是一种像征意义。

        但五龙烧火鼎不同,这是炼丹名器,‘千世丹仙’白妙女日常就是用它来炼丹。

        从这尊鼎中出产的极品灵丹,次传级灵丹,甚至传级灵丹都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整个修道界最大名鼎鼎,八大宗门争相求购,能增加突破法丹不概率的传级灵丹,‘皓月烈心丹’,大多就是从此鼎产出。

        所以,五龙烧火鼎名声大盛,是鼎中王者。

        而幽邪古剑虽然强大,但其上还有更珍贵的武器,不算是剑中之王。

        如此一来,幽邪古剑的名声自然不及五龙烧火鼎。

        有半步炼丹神师从旁帮忙,有整个修道界最负盛名的鼎中之王相助,这次炼制天人造化丹,虽是从未有过的失传宝丹,至少也有著**成的成功率,堪称惊人。

        不过,厉寒却隐隐觉得,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刚刚还一脸凶神恶煞的隐丹门主,哪会突然如此好心,又是愿意帮忙又是愿意借鼎。

        只怕,这不过是先给厉寒一个馅饼,真正的陷阱,却藏在里面呢。

        果然。

        ‘千世丹仙’白妙女前面的话,不过是一个前奏,就是为了引出后面的要求。

        只见她看著厉寒与万璇纱两人,一同同时一脸震惊地望向自己时,狐狸尾巴终于露了出来,看向厉寒,开口轻笑道:“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们隐丹门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厉寒已经近乎麻木了,根本没有所畏惧地随意开口道。

        他早就知道天下没有这么便宜的好事,果然应证了结果,所以对于白妙女的条件,早有预料,并不以为意,反正一个是提,两个也是提,那就一起好了。

        只是让厉寒万万没有想到的是。

        本以为白妙女是想先画个大饼,再后面漫天叫价。

        结果,当听到厉寒再次提到条件时,坐于铜殿上首,金座之上的那位隐丹门主,‘千世丹仙’白妙女,脸上却罕见地露出了极为郑重之色,目光盯住厉寒,淡淡开口道:“有朝一日,若我隐丹门有难,而你成为法丹。不管身在何处,不管正在进行何事,必须立即赶回,千里驰援。”

        她紧紧地盯著厉寒,目光冷肃:“只这一个要求,你可能答应,可能做到?”

        “如果能,炼丹之事,立即就能著手准备;如果不能,不管万璇纱答应了你什么,本门主也只能抱歉,替她向你婉拒了!”

        “这?”

        听到这个不算要求的要求,不止万璇纱,厉寒也不由有些愣住了。

        他没有想到,隐丹门主提出的,竟然是这样一个要求。

        “师傅……”

        万璇纱忍不住有些悲切,懦懦地道,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师傅,会提出如此一个奇怪的要求。

        ps: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