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八百二十八章、千世丹仙
  • 第八百二十八章、千世丹仙

    作品:《无尽神域

        ‘千世丹仙’,是那位隐丹门宗主,天下有数的几位法丹境存在之一,法丹初期,‘千世丹仙’白妙女?

        厉寒无由震撼。

        虽然他之前已经有所猜测,但此刻真正听到,还是不由自主感到震惊,甚至含有一丝莫名的崇敬和隐隐的激动。

        虽然目前他的修为也已经达到气穴巅峰之境,距离半步法丹都没有多远,未来也有希望晋升成为新一届的法丹。

        但是,法丹境无敌的形象,早已在他心中根深蒂固,也在真龙大陆每一个人心中留下了不灭的印像。

        那是横在所有人心间的巅峰,世间早已认定的神柱。每一位,都代表了真龙大陆的未来,改变著真龙大陆的气运和命运走向。

        果然,听见他的反问,金衣药童面露不屑,叙睨著他:“自然。除了本宗宗主,这天下,还有谁人敢自称千世丹仙?”

        语气间,是浓浓的自豪和骄傲,不过厉寒闻言,却一也不觉得他张狂。

        因为他有这个张狂的资本。

        是啊,这世间虽然丹师千千万万,法丹也有近十位,但能被世人称之为‘千世丹仙’,又敢称之为‘千世丹仙’的,又有几人?

        没有,只有一人,那就是这一届的隐丹门宗主,武道和丹道天赋同样杰出,让人震惊的横水白家弟子,白妙女。

        ……

        没有任何人敢拦阻。

        隐藏在暗中,一直奉命监视和窥伺著厉寒的那几名暗哨,当看到金衣药童手中所持的令箭时,便全部一个个缩回了头去,当起缩头乌龟,内心惊惧万分,惶恐不安。

        直到厉寒在那金衣药童的带领下,出了客院,走出很远距离。

        明明看到,却不敢有任何动静的那几名暗哨,这才惊醒过来,慌不迭地下了哨塔,朝著他们背后的主使之人,‘银令金剑’管仲平所住的地方奔去,向其报告。

        而‘银令金剑’管仲平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是惊呆了半晌,久久不语。

        良久,他才无力地一挥手,让那几名暗哨离去,自己走入后院,来到一个木制的鸽笼面前。

        犹豫良久,最终他在几张纸条上分别写上一行字,绑入几只灰鸽足下的圆筒内,将其放开。

        顿时,“扑棱棱”,几只信鸽分别飞去,如鸟四散,投向四面八方,消失不见。

        看著它们离开的背影,‘银令金剑’管仲平的眉头,依旧不曾缓解,紧紧皱起,眼中掠过一丝不可思议。

        “那子,何德何能,居然能被宗主相召,莫非,跟那两株级药草有关?”

        陡然想到什么,他猛然朝外一声大喝:“来人!”

        声音传出,片刻,门名便有两名侍卫抱拳而入:“主事大人!”

        管仲平皱著眉头问道:“近日之内,圣丹院中的万姑娘,可有什么异常举动?”

        “嗯?”

        想了想,左边一名侍卫开口道:“万姑娘每日只在丹房之中炼炼药,研究研究丹方,一般并无异样主动。只是在七日之前,曾离院求见过一次宗主,哨三回报过,不过主事当时听到,以为没什么,哨三也便没有继续跟踪了!”

        “是了,该死,该死,我怎么忘记了这茬,完了,全完了!”

        他无声地委倒在一张椅子上,脸上全是茫然失措,还有不加掩饰的懊悔。

        “悔不该当初,听信他们的传言,真以为可以靠其他灵草补足剩下的一味主药,炼制出天人造化丹。结果参与这事,却遇人不淑,谋事不密,竟然忘了堵住万璇纱的求见之路。此事宗主一旦知晓,后果难料!”

        他眼神深处,各种光芒不断闪烁,有时狠绝,有时悲凉,有时又感到绝望。

        最终,只能长叹一口气,喃喃道:“希望那几位,能有办法吧……不然,大家只能在这等死,什么也做不了,对抗一位法丹?”

        只是一想到这一,他便不住摇头。

        哪怕给他天大的胆子,也没有这等想法。如果任凭发落,也许还有活路……

        如果强行反抗……

        他不敢再往下想下去。

        与此同时。

        随著他的信鸽飞至,另外几处奢华尊贵的院落中,同样有几名华衣老者,拍案大骂。随即,便是皱眉无语,双眼失神,嘴中喃喃念叨著些什么,但竟没有一人,敢对此事展开些什么形动。

        更没有人,会就此逃跑。

        毕竟这事大不大,不,就看宗门上层,对他们怎么处理了。

        现在,惊动宗主,他们也只能听天由命,看上面的心情了。

        想必,此事并未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只是有那种动机在,再又不是针对宗门之人,不过一介外人。诸人有著昔日对宗门的种种功劳在,想必宗门也不会对他们如何,最多同时训戒一番,罚傣禄。

        不过那俸禄,以他们的身份地位而言,却完全不算什么,也就不多想了。

        这样一想,他们心下又宽松许多。

        只是对痛失获得两大灵草的机会,又心痛不已。

        但事已至此,是他们自己谋事不周,也怪不得别人。

        几名老者也只能暗暗自责,却没有什么办法了。

        ……

        出了下院客房,一路往前,金衣药童头前带路,头也不回,厉寒紧跟在后,一脸无奈。

        两人一路前行,因前面的药童手持金色令箭,一路之上,所有人都对两人投过来诧异的目光,望向那金色令箭时,还带著一丝震惊和崇拜。

        就这样,连续穿过下院,中院,上院,又经古镜湖,九鼎广场,随后来到了那晚厉寒夜探的万璇纱的居住,古溪烟树。

        不过那名童依旧没有停留下来,而是直接绕过,继续往前。

        前方渐渐偏僻了,有云雾从四周缭绕而上,竟是上山的道路。

        至此厉寒才惊觉,两人要去的,只怕不是什么普通的地方,而是隐丹门的重要,掌门大殿。

        果不其然。

        绕过古溪烟树之后,再经过五峰向天,最后竟然气温渐渐寒冷。

        最终,金衣药童将厉寒引至一处青色铜殿之中,而大殿之中,已经有两名女子,正在静静等待。

        这两名女子,同著青衣,一者清幽卓绝,如冰山玄莲,高据金座之上。身上带著奇异的香气,如自百花丛中归来,双目中带著考较,探视,望向走进殿中的厉寒,目光闪动。

        此者不是别人,正是隐丹门这一代的宗主,身为法丹境初期强者之一的‘千世丹仙’白妙女,半步炼丹神师。

        而另外一人,论气势或有不及,论美丽却半不曾逊色。

        她如同一个青衣精灵,站在那里,仔细看,容貌并不算如何绝美,但是那种气质,却真如莲花之姿,一举一动,都给人以一种绝美的感觉,赏心悦目,幽美绝伦。

        换一个法,也就是她天生合道,一举一动,都带著大道的韵味。

        这种味道,让人沉迷。

        而有这种味道,气质的人,厉寒走遍天下,也不知见识过多少英才俊杰,高手天骄,论实力,比青衣少女强者不少,但有此气质的,却唯独青衣少女一人。

        而有些绝俗气质的人,自然不是别人,正是隐丹门丹榜榜首,被世人尊称为‘罗绮素手’的万璇纱,也有人叫她‘丹武圣手’。

        只是随著‘丹武王’司徒尚季的死亡,这个‘丹武圣手’的称号也就渐渐再无人提起。

        慢慢地,她成为了隐丹门名副其实的,真正的又一位‘丹武圣手’,丹术日精,名声日隆,在天下间,都有不的名望,是继承隐丹门宗主的一名有力竞争人选。

        望见厉寒进来,她满脸带笑,还朝厉寒招了招手,显然是想:“看吧,终于让你见到了吧,我没骗你,我师傅真有如此身份和地位,而且还是我所亲近之人,百分之百可信。”

        虽然只是记名弟子,但她的确有这资格,求见隐丹门宗主,并让她为自己作主。

        不过,一向清雅卓然的她,在厉寒面前,却露出这样的表情,不由让坐在上首金座之上,如同君临天下一般的那位隐丹门门主,‘千世丹仙’白妙女看得神色微沉,目有不愉。

        不过她并没有表现什么,而是看著厉寒,神色微沉地道:“你便是那名所谓的伦音海阁峰弟子厉寒,本届五境青年修士擂三尊之一,封号‘妖尊’,璇纱手中那三株四品灵药的主人?”

        她没有讳言,也不避让,直接开口,咄咄逼人,给人一种盛气凌人的感觉。

        但是厉寒闻言,却不敢表现得有半分不敬,进入大殿之后,立即恭恭敬敬向那青衣女子行了一礼,并不卑不亢地头道:“是的,便是晚辈,伦音海阁末学后进,峰弟子厉寒,拜见白门主。”

        “哼!”

        青衣女子冷哼了一声,声音悦耳动听,但仍让人心中不由得一颤。

        “礼节到是周到,让人挑不出什么错处。只是你想空口白话,便请动我隐丹门弟子为你炼制天人造化丹,这天下岂有如此好事?”

        “那宗主的意思是?”

        厉寒皱眉问道,并不畏惧,坦坦荡荡地回答道。

        只是他心中不由得暗自奇怪,记得当初他还特意跟万璇纱明言,最好不要将两人拥有第三株天人造化丹的主药出去,但此刻为何好像隐丹门主已经知道了,难道万璇纱已经提前告诉她了?

        只是为什么呢?万璇纱应该不是一个多嘴之人,除非,当初万璇纱求见之时,这名隐丹门主一猜就著,诈出来的。

        厉寒猜测的果然没错,万璇纱低了低头,向厉寒投过来一个歉疚的眼神,显然,也是对此事极为抱歉。

        她本就不是擅长心机之人,而且问话的又是自己的师傅,整个隐丹门最强大的存在,堂堂法丹境的存在,只是面对,便有一种压力,谁有把握,能在她的面前撒出谎来?

        万璇纱不能,所以最终被迫吐露了出来,不过看出自己师傅,也不像是要谋夺这三株草药的样子,所以倒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而金座之上的隐丹门宗主白妙主,此时心中也另有想法。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