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八百二十一章、夜探
  • 第八百二十一章、夜探

    作品:《无尽神域

        不过,虽然是假装睡觉,但厉寒可不会真睡。

        到了他如今这等境界,吃饭睡觉这等常人必备的活动,其实已经可有可无。虽然修道者有的时候仍然会选择进食,但已不过是为了口腹之欲,却并不是真心需要。

        因为天地灵气,其实远比任何饭菜,都更给人以营养。

        而睡觉,因为太过消耗时间,影响修炼进度,其实一般到了混元境修士以上,就很少有人去做了。

        大家大多是靠打坐冥想来代替睡眠,那效果远比单纯睡觉带来的好处要大得多了。而且消耗的时间更少,恢复的精力更饱满,更神彩熠熠。

        所以,厉寒虽然假装是在睡眠,其实暗中,仍是在修炼。

        他不断地运转服气秘卷,化为一道道透明漩涡,在同化他体内的那几种异种道气。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修炼,厉寒的服气秘卷进步巨大。从浮屠幽谷至今,光赶路便已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他其实从来没有放弃过服气秘卷的修炼。

        而随著这一个多月时间的过去,他的服气秘卷随著吞噬炼化的道气越多,进步也越快。

        目前,服气秘卷已经达到成中段之境,而原因,自然便是因为他终于渐渐将那蓝花奇酒形成的冰寒道气完全吸收,转化成了万世潮音功所需的蓝色道气。

        三色道气,三去其一,从此只剩下万世潮音功修炼成功的蓝色道气和大宝神丹遗留的紫色道气。

        他的修为也随之水涨船高,万世潮音功直接提升到了二层初段巅峰,距离二层中段不过一步之遥。

        想必,只要再过一两日,等炼化完一丝属于大宝神丹衍生出的紫色道气,厉寒就能顺利地将万世潮音功突破至二层中期,修为也就将一举从气穴后期,跨入气穴巅峰之境。

        而这一步,便是真正走在真龙大陆无数修行者的前列。

        气穴巅峰,和气穴后期,可完全不是同一个概念。

        一个是大陆之巅,一个,则最多只能算是一方高手。

        而气穴巅峰之后,再想往上进步,就容易许多了。

        因为气穴巅峰到半步法丹,不过就是将这个境界的天地元气补满。对于很多人来,这基本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只要能达到气穴巅峰境界的人,花上几年时间,基本都能修炼到半步法丹之境。

        不过,这时的半步法丹,也不过是初阶半步法丹。

        想要从初阶半步法丹晋升到中阶半步法丹,却没有那么容易,中间还隔著巨大的差距。

        这个过程,至少需要厉寒将体内所有异种道气全部炼化完毕,甚至,炼化完毕还不够。还要继续苦修很长的一段时间,才有可能跨入中阶半步法丹之境。

        至于更后面的高阶半步法丹,和阶半步法丹,自然更需要时间的积累,那个是强求不得的。

        ……

        就在这样的修炼过程中,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入夜。

        忽然,正在假寐修炼中的厉寒,耳中听到两双轻轻的脚步声,还有低沉的声音响起。

        “那子还没有醒么?”

        “回主事,属下刚查探过了,并无。”

        “好了,将这个东西加入他的饭菜里,给他端过去吧。虽然估计他也探查不出什么,但为防万一,还是让他晚上睡得沉一才好。”

        “是,主事,属下省得了。”

        片刻后,其中一双脚步声缓缓离去,而另一双脚步声,却来到房前。

        一个轻轻地声音响起道:“厉公子,厉公子,晚饭时间到了,晚膳是去外面的大厅吃,还是由的给你送进来?”

        厉寒闻言,佯装被惊醒,起身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开口道:“给我送进来吧!”

        “是,厉公子,请您稍待。”

        那道声音远去了,片刻后,脚步声再起,那名年轻人声音再次响起道:“厉公子,晚膳给您准备好了,就放在门外台阶下,请您自取一下,食用完毕后,空盘子只要放在原地,自有人来收走清洗。”

        完,厉寒就见到,似乎有一个黑影,弯腰放下了什么东西,随即离去。

        “呵呵。”

        冷笑了两声,厉寒起身,推开木门,果然看到脚底下,放著一个托盘。

        托盘之上,是三菜一汤,有荤有素,简单却精致,香气四溢。

        另外,旁边还放著一碗米饭,一个的酒壶,准备得倒是异常丰盛,根本不似寻常一个人的餐食。

        厉寒目光眯了眯,将其伸手拿了起来,然后端进房间,关上房门。

        在窗缝中偷偷观察了一下,确认没有人监视,厉寒手一动,一根银针顿时出现,他走到饭菜之旁,将银针刺入饭菜中,一盘一盘地尝试,结果无论是饭菜还是酒壶,都没有任何的异常。

        厉寒眉头皱了皱,有些不太相信。

        “难道是我的错觉,刚才是误听了,还是有人故意要误导我作出不正确的判断?”

        只是,厉寒却无论如何都觉得没有这么简单。

        想到此,他忽然心中一动,伸手一招,翻出那本关姓老人送给自己的《万灵药鉴》,仔细查看起来。

        隐丹门中人,都是炼丹高手,一般毒药,固然是能用银针随便测试而出,但有些毒药,其实用银针是完全不起作用的。

        尤其是,如果对方根本就不是为了要取厉寒的性命,放的只是其他一些昏睡的药粉,银针更是完全无用。

        所以,厉寒才要翻看这万灵药鉴,查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能无声无息,致人晕迷,沉睡不醒的。

        这一翻看,果不其然。

        片刻之后,厉寒真的在万灵药鉴之上翻到了几种,而且是比较稀少,偏门的,让人觉得大开眼界,叹为观止的灵花灵草,俱都有这种功效。

        而其中最神奇的一种,名为‘三色蔓陀萝’,采其中的花粉,曝晒晾干,倒入饭菜中,无色无味,而且也没有任何副作用。

        但这种三色蔓陀萝的花粉,遇酒却能挥发出一种奇异的气息,令人昏迷,长睡不醒,所以又被人称之为‘百日睡神仙’。

        有些凡间大夫,以此入药,来辅助人睡眠。

        但一旦药效稍微加重,却可能使一个清醒之人,瞬间昏迷,长睡不醒,整个夜晚,都不会有任何知觉。

        世人知晓这三色蔓陀萝花的,没有几个,因为据这是南疆某个族特产的一种怪花。

        真龙大陆虽大,其他地方却少见,是以能知晓这三色蔓陀萝的,自然没有几人。

        神药老人关不善之所以知道这,并记录在他的万灵药鉴中,也只是因为,他曾为采药,偶然去过一次南疆,听过这种花名,自己都并没亲眼见过。

        饶是如此,他仍是将其记录了下来,作为一种奇谈花卉,载入书册中,以供后人借鉴。

        却不巧,恰好被厉寒看见。

        “三色蔓陀萝花粉?”

        如果最初,厉寒完全不知道饭菜中下的是什么东西,他自然看不出端倪。

        但现在,既然知道饭菜中有可能被人下了东西,只要认真一,仔细一,终究会看得出来。

        果然,没多久,他就在饭粒中,看到了一些细微的,黑色的粉末。

        只不过粉末,分散得很开,而且被心翼翼地塞入了一粒粒饭粒中,所以表面上,才看不见异常。通过银针测试,自然也没有任何作用。

        因为这并不算一种纯粹的毒药。

        果然如此。

        厉寒双眉一凛,看来,自己猜测的没错,隐丹门果然出了些什么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

        所以有人不想自己到处查探,以免发现些他们不想让自己发现的事情。

        能睡上一晚就是一晚。

        这人并没有要杀自己的意思,而且显然也对自己的药道知识极为自信,所以才敢下这什么三色蔓陀萝的花粉,肯定是以为自己吃不出来。

        但是,如此一来,反倒方便了自己。

        对方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反而给自己提供了方便。

        只要对方以为自己这一夜都是昏睡之中,那自己这一夜,行动反而不会为人所察觉。

        因为没有人会以为,一个睡熟了的人,能查出什么东西来。

        手一挥,这些饭菜中的一大半就被厉寒收进了储物道戒中,准备找时机再倒掉。

        而剩下一半,却装作是吃得剩下的样子,放到了门外,不片刻就被人收走。

        厉寒假装睡意上涌,果然很快就睡著。

        门外响起两声轻轻的脚步声,戮破窗纸,看了看,其中一个声音轻笑了一声:“子,任你奸猾似鬼,也逃不脱我的五指山。”

        随即,声音远去,厉寒也感觉,四周监视自己的目光,也随之消失了,似乎已不再担心自己。

        见状,厉寒并没有立即起身,而是又等了三四个时辰。

        等到天色渐黑,人声渐稀,屋外的灯光也次弟暗下来之后,这才淡淡一笑,翻身而起,目光敏锐而机敏地看向四周。

        他掏出一套黑色的夜行衣套上,只露出两个眼睛。想了想,又一伸手,掌心中出现一个纸剪的人儿,对著风一吹。

        那纸人迎风变大,竟然变成了厉寒自己的模样,被他放在床榻之上,盖上被子,赫然是一个假人。

        这等手段,不过是幻术的高级运用而已。

        替身纸人,虽非多么高明的幻术,但也是用途颇广的一种秘术。只可惜,这种秘术也有致命的缺,那就是,不能近距离观察,也不能在灯火下,否则立即现形。

        不过现在厉寒房内没有灯,别人就算不放心他,想来观察,最多也就在房外看看,不可能进来。

        等看到床榻之上有一个熟睡的身影,自然更不疑有他,很快离去。

        而厉寒,则悄悄打开后墙的一扇窗户,悄悄翻了出去,找准一个方向,很快隐入夜色中,消失不见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