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八百一十五章、见母
  • 第八百一十五章、见母

    作品:《无尽神域

        回谷之路,自然依旧选择了当初厉寒等人离开的星极原。

        除此之外,想要回到那幽谷,除非再从浮屠峰上跳下去。

        不过上一次厉寒是饶幸的保住了性命,但如果这一次再继续这么干,那就不是回谷,而是找死了。

        更何况,众人之中,还有一个功力全废的牧颜族长在。厉寒等人修为高深,真跳下谷未必会死,牧颜老人却很可能根本吃不消,直接摔得粉身碎骨。

        是以,三人带著牧颜老人,沿著原来出来的道路,一路前行,不出数日,终于闯过了星极原那片沼泽险境,重新回到了原来牧颜北宫,牧颜秋雪一家生活的地方。

        当初,厉寒等人还未成气穴时,都能从那里走出来。

        更不要,现在三人实力全部大涨,区区一些沼泽凶兽,根本阻挡不住他们的脚步。

        熟悉的地方重现眼前。

        峭壁千刃,直入云端。

        悬崖之下,有一片竹林。

        竹林之后,有一处依崖而建,掩映在明丽花海中的竹屋。

        牧颜北宫,牧颜秋雪兄妹,在见到那片竹林时,神情便变得极为激动。见到竹屋,先是犹豫,随即脚步急促,眼睛通红,直接搀扶著牧颜老人,直接向那竹屋奔去,一时都顾不上招呼厉寒了。

        见状,厉寒一笑,也不以为意,知道他们是近乡情怯,却又抑制不住内心的担忧和想念,所以才有如此举动,也是正常。

        牧颜老人显然,也早已听牧颜兄妹过此地,见到那竹屋,反而有些迈不开步,那对精明而睿智的双眼,反而带著一丝踟蹰,又有一丝怔然。

        还是牧颜北宫兄妹将他托起,身不由已,被带了进去。

        见状,知道这是他们一家团聚的时刻,自己一个外人,不便进入打扰。所以厉寒转身,将时间和空间留给了牧颜一家四口,自己朝著竹林之外,另一间木屋而来。

        木屋简陋,数年时间不见,无人居住,也无人清理打扫,有些地方都长出了草,布满灰尘,屋檐下还挂著一串的风铃,也是积满灰尘。

        但看到这一幕,厉寒却只觉内心温暖,百感交集。

        他走上前去,吹散风铃上的灰尘,将其摘下,托在手中,随即“吱呀”一声,推开木屋门,走了进去。

        拿来一去扫帚,清了清灰尘,厉寒随即在床榻之旁坐下,怔怔出神。

        这串风铃,还是当初为了给他建个居处,牧颜北宫搭屋,牧颜秋雪给送过来的。本来是属于她最喜爱的玩物之一,后来看到厉寒新居将成,就拿过来,送给了他,让他一直挂在床头。

        只是后来离开的时候,厉寒将其摘下,挂在了屋门外。

        有风吹来,竹木做成的简易风铃,就会发出“嗒,嗒,嗒,嗒……”清脆悦耳的声音,单调,却动听,似一曲委婉的和弦。

        在屋内坐了半晌,厉寒又走出来,信马游疆,忽忽竟然走到了当初自己摔落崖下的地。

        抬头上望,头的青藤,依旧苍绿,充满古意。

        三年时间不见,原来坠崖摔断的一些藤蔓,重新生长了起来,密密麻麻一片,一片欣欣向荣。

        厉寒忽然叹了口气,有些百感交集。

        就是在这里,自己被冢圣传打下深谷,险此摔成粉碎,如果不是这些藤蔓,世上也不会有今日的‘妖尊’厉寒了。

        但即便如此,身受重伤,中有蛊毒的厉寒,依旧生路渺茫。

        就是在这里,那个单纯善良的姑娘,牧颜秋雪,救下了自己。随后,又在不远处的山洞中,得到了大日炎身这等秘技,更得到了灵珍赤帝长生火。

        就是因为这赤帝长生火,自己才最终炼化了那蛊毒,捡回一条性命,更修炼成了三大高阶幻技中的第一种,神火罗网。

        所以这里,是自己人生,命运的转折,一不错。

        而外面的世界,波翻浪诡,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在这个山谷中所待的时间虽然不多,却已成了厉寒难得的一份珍贵的记忆。

        他永远不想或亡。

        在崖下怔立良久,厉寒又继续往前,片刻之后,不知不觉,已经来到山谷东南,当初他炼化赤帝长生火,和发现大日炎身修炼之法的神秘石洞前。

        石洞呈方形,周边有无数藤萝竹蔓掩映,进入其中,石莲座仍在,里面却已空了。

        那其中生长的灵火,已被厉寒吸收。

        厉寒走过去,坐在其上,目光面向对面的石壁。

        再一次看到那石壁,厉寒的感悟又有不同。

        熊熊烈火中,一个和尚,盘膝而坐,身上闪耀著暗金光芒,似有佛意流转。

        这就是大日炎身的修炼功法,也不知是谁雕刻在此。

        厉寒想像,昔年,肯定有一位绝世强者,曾经到过此地,而且在此山洞居住过一段时间。最后留下了大日炎身修炼之法和那朵赤帝长生火,这才离去。

        也不知道那位强者,到底是谁,昔年有著何等身份,何等荣光,何等修为,但想来,肯定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以前,厉寒只是简单的修炼,现在,再对著面前的石壁,即使已经修炼有万世潮音功这等绝地品功法的厉寒,忽然觉得,对面石壁上雕刻的大日炎身,也许没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

        以前不觉得,可能是自己境界不够,但最近经历那么多的事情,修为大涨,见识也随之增涨,却隐隐觉得,这石壁佛像,有一种佛光流转,新生的感觉。

        厉寒在其中,竟然看到了另一副经脉图,隐藏在火焰佛光中,和原来的截然不同,其玄妙,深奥之处,似乎完全不在自己修炼的地品功法,万世潮音功之下。

        “莫非?”

        厉寒惊觉,忽然想到,莫非当年,自己看到的,不过是这幅金佛浴火图的表相。

        真正的精髓,自己反而没有学到。

        只有等自己修为有成,眼光大涨,才能看出其中隐藏的那幅经络图,认识到这幅金佛浴火图,绝非自己所想的那般简单。

        难道?

        这大日炎身,并不是自己当初所想的半地品,而是已然达到了地品以上的功法?

        思想及此,厉寒霍然而惊。

        注目而望,经络图中,一个个穴位,如同火焰,大放光明,隐含著不一样的玄奥和神妙,竟然与厉寒体内的万世潮音功隐隐呼应,一正一反,一阳一阴,一热一寒。

        不片刻,仿佛一片星空旋转,凝视得久了,那幅经络图竟然仿佛变作一幅画卷收起,被吸入了厉寒脑海深处,封存起来。

        越是钻研,越是琢磨,越觉深奥,越觉不同凡晌。

        只是,细品了片刻,厉寒忽然又不由叹了口气。

        可惜,自己已经修炼了万世潮音功这等绝世功法,万世潮音功与大日炎身,是极端相对的两极,根本不可能共存。

        不然,水交激冲,阴阳逆反,可能造成的就不是级修为,而是气血逆冲,全身爆裂而死了。

        除非,能得到一门中和这两种功法,让其共存的更高神功,才有可能,将这两种功法同时练成。

        只可惜,那种神功,闻所未闻,而且能吸纳两种地品功法气劲,使其不发生冲突,能和平共处,同时有益于人身的,至少品阶也要不低于这两门功法,甚至更高一层才行。

        但万世潮音功,大日炎身,已经是厉寒见过的最级的地品修行心法,这世间,又哪里去找那种能将其两者融纳一身,不起冲突的级功法调和呢?

        所以目前看来,也只能当作一重借鉴了,这大日炎身,既已废弃,就不能再练。

        自己的万世潮音功已经有了如此境界,不可能弃长取短,所以,今日这一发现,也只能当作一种奇遇,却是作用不大的奇遇来看待了。

        不过,自己不能,不代表牧颜北宫,牧颜秋雪他们两人也不能……

        厉寒一直犹豫,能不能寻找一门高品阶功法给两人修炼,增加他们的修为。

        可惜,半地品不难,想达到地品,却是痴人梦,因为两人资格并不够。

        也不可能人人都像厉寒与应雪情一样,因为是立下大功,才有修炼伦音海阁镇宗功法,万世潮音功的机遇。

        所以,想给两人找一部地品以上功法,就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他们日后也能像厉寒一样,以特殊机遇得传伦音海阁的地品功法,万世潮音功。

        但一来这事机会渺茫,二来也不知要等多少年,现在得到这大日炎身的精髓升级版,留给两人修炼,倒是最恰当不过。

        反正是无主之物,修炼了也不会有什么麻烦,而且是现成功法。

        唯一迟疑的是,牧颜秋雪一直以来修炼的,也是阴寒,水属性一类的功法,贸然改练此大日炎身,不知有没有什么后患?

        还有不知她能不能忍受那种痛苦,和适不适合?

        有时候,功法并不是越强大越好,而是越适合自己的越好。

        如果不行,也只有先让牧颜北宫修炼,他走的就是粗放,爆裂那一类型,火属性功法正好。

        如果牧颜秋雪不行,也就只能日后有机会,给她谋求一个参悟伦音海阁的镇宗功法,地品下阶‘万世潮音功’的机会了。

        不过不能修炼大日炎身,倒不妨碍在此地修炼其他功法。

        此地寂静,而且牧颜一家刚刚团聚,肯定有很多话聊,很多事情要讲。

        厉寒干脆不要打扰他们,就在这石洞石莲台之上,静静盘坐,修炼起自传承古村中得到的那六大秘术起来。

        尤其是其中的服气秘卷,厉寒之前一直不得其门而入,此时他忽然想到,自己从‘白幡书生’潘皓月储物道戒中得到的那极厄化阴丹,功能也是化尽世间任何异种道力。

        如果吞服下极厄化阴丹,再来修炼这服气秘卷,会有什么后果?

        想到就做。

        厉寒当即一伸手,掌心一摊,一枚深紫如灵鹤的丹瓶,顿时出现。

        打开瓶塞,倒出里面的那粒极厄化阴丹,厉寒没有犹豫,直接一伸手,将其纳入了口中。

        感受著无穷阴寒气息,冲入四肢百骸,全身经脉,他不慌不忙,再一次运起服气秘卷的修炼秘诀,将丹药之力,慢慢炼化,消解。

        果然,与之前无论如何修炼,都不得寸进的结果不同,这一次,如同水到渠成,厉寒的服气秘卷,再无原来阻塞滞碍之举,一路狂歌,很快,就修炼到精深之境。

        而厉寒这一修炼,就不知时日之将逝,直到天色将墓。

        石洞外,找寻了他许久也不见的牧颜秋雪,才终于在此地发现了他,唤醒他,道老夫人要见他最后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