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八百零六章、迷雾逃生,下
  • 第八百零六章、迷雾逃生,下

    作品:《无尽神域

        见状,厉寒心头一凛,似乎感知到危险,再顾不得隐藏,道气疯狂灌入双足。

        随即,其足下,覆云腾云靴青光狂闪,厉寒身形一动,速度大增,整个人仿佛化为一道虚无的电光,就要闪出勾青峰的霹雳金环攻击范围。

        不过勾青峰怎么可能容忍厉寒如此轻易闪过他的攻击。

        冷笑一声,他双掌一拍,那合拢的金色光流,竟然速度再次加快了近一倍,厉寒闪到哪里,它就追到哪里。

        “极品名器,果然难缠。”

        厉寒暗骂了一声,但也知道这一对金环的可怕。

        传使用奇门兵器的人,总有些旁人所不知道的能力,勾青峰这对霹雳金环,虽然不是天下独一份,但毫无疑问,在使用环类武器的高手中,勾青峰却当得是真龙大陆的第一人。

        他会简单,没人会相信。

        最后无奈之下,厉寒只能以气贯剑锋,以化玄六剑中的第四剑,御巧归元的剑劲,将两枚金环同时拔开,这才避免了最后被一击碎身的噩运。

        不过,御巧归元的剑劲虽然巧妙,讲求四两拔千斤,善用巧力,厉寒本身的实力也不算差,再加上次极品名器破气青芒剑的强大……

        但是,厉寒仍感持剑的左臂一阵剧颤,差当场震断。

        手中所著的破气青芒剑也不断颤鸣,似乎受到损伤,五脏六腑之中,更是无一不疼,无一不痛。

        破气青芒剑虽然为次极品名器,但勾青峰的霹雳金环更是极品名器,两者虽然只相差半阶,但价值却是天差地别。

        次极品名器这个世间或许还存留有几十上百件,但极品名器,那却真是见一件少一件。

        哪怕便是隐世八宗这样的级宗门,譬如堂堂葬邪山,也就拥有三件极品名器,还有一件是掌教法剑,幽邪古剑。

        剩下的两件,为两阁阁主所有,而且是传承之物,不属于个人独占。

        便是葬邪山两大太上护法,也只拥有次极品名器作武器。

        所以可以想见,一件极品名器,在整个修道界,有多稀有。

        勾青峰若不是身为天工山两大副山主之一,绝难拥有如此名器。

        就是如此,隐世八宗的大部份副宗主,也是未曾拥有极品名器的。

        真正拥有此种等级武器的,十不足二三,天工山之所以例外,只是因为,天工山是天下第一炼器大宗。

        其宗门内,积蓄的极品名器,为八宗之最,甚至占了整个天下的三四分之一,一半而已。

        所以,霹雳金环勾青峰,才能拥有自己的一对极品名器,并以此而成名,最后成为了他的成名兵器。

        因此,当厉寒的次极品名器与极品名器碰撞,又对上的是对方的独门手法,金环飞星,厉寒想不吃亏也难。

        若非他恰巧在数月之前,于传承古地之中,得到了‘御巧归元’这样的御劲手法。

        只怕这一下,不止他的破气青芒剑必毁无疑,那一双手臂,肯定也要废了。

        但庆幸的是,他终究挡了下来,而感受到对方实力的可怕,厉寒又不欲真杀了对方,与天工山结下生死大仇,所以略一下犹豫,还是决定,动用最后的绝招。

        念头闪过,厉寒已再不犹豫,猛然一伸手,从储物道戒中掏出一枚圆滚滚,灰白色如同石珠的珠子,猛然运劲一吐。

        “呼!”

        瞬间,如同风箱扯拢,灰白石珠之中,无数雾气如同龙蛇溢出,纷纷游走在石珠表面,继而弥漫而出。

        这灰雾,先是将厉寒的身影笼罩其中,再迅速向外扩张,继而扩散至整个密林。

        “这是什么东西?”

        “搞什么鬼?”

        ‘霹雳金环’勾青峰一声冷笑,正要继续发动攻击,忽然发现面前一片白茫茫,什么也看不清,不由脸色陡然一变。

        他一催双瞳,瞳孔中如同有赤红之光烧起,周边的雾气,竟然慢慢变淡,慢慢变淡,渐渐能看穿身影。

        这就是天工山的独门秘术,辅以炼器术同用的‘烈火金瞳’。

        只可惜,虽有烈火金瞳,但吐雾珠何等强大,刚刚不过是雾气太淡,还不浓重,所以才被其一眼看穿。

        但随著时间的过去,吐雾珠中的雾气,早已越变越浓,最后形如滚滚灰雾,对面看不见人影。

        哪怕拥有‘烈火金瞳’的勾青峰,也不过能模糊看清周围一两丈范围的虚影,而且十分模糊。

        “该死!”

        知道这必是厉寒捣鬼,不然为什么刚刚这里还青天白日,转眼间迷雾成林。不过他也贻然不惧,冷笑一声,陡然再次一甩手。

        “呜呜呜,呜呜呜……”

        在他手中,霹雳金环再次化为两道金光,脱手飞出,落入雾气中,发出恐惧急旋,切割空气。既削弱雾气对人的影响,又可以靠著金光飞过的痕迹,看穿厉寒的藏身之地。

        果然,金环一出,他已隐约可辩厉寒的踪影。

        不过等他飞速赶去时,欲发动攻击,却赫然发现,厉寒的身影已经只剩一道幻影,真身早就不知道去了何处。

        原来,早在拿出吐雾珠时,厉寒就以幻术在这迷雾之中,再布下了数十道虚影。

        ‘霹雳金环’勾青峰看到的,都不过是厉寒故意要让对方看到的幻影而已。

        不过,即便如此,勾青峰依旧不曾露出难色,冷哼一声:“子,不管你有什么阴谋诡计,今日,本座必杀你。”

        “破狱分浪爪!”

        陡然之间,他施展出一门恐怖的功法,双抓一挥,一层火浪打出,如同海上的波浪,席卷向前方。

        这门功法,为天工山镇宗功法,通灵**中的第三篇,只有天工山长老以上的存在可以修炼。

        比起他自身的霹雳金环和炎魔裂天手,这门地品爪法,威力还要强横无数倍。

        这也是他真正的底牌,是天工山的不传之密,因为,这正是一门以火为主,最适合天工山门人修炼的功法。

        刹那之间,他全身上下,冒出红光,红光中,隐有灭世红莲,从他脚下升起,一圈一圈,不断向外蔓延。

        整个密林,似乎刹那之间,化为一片火海。

        火海出,四周的浓雾虽然依旧在,但火光所至之处,周边一切却早已看得清清楚楚。

        哪怕雾气再浓,也不可能遮蔽火光的照明之力。

        天工山,以炼器成名,和隐丹门炼丹之术天下第一一样,天工山,炼器之术,天下闻名,无人可比。

        在这一道上,他们是最为尖的宗门,没有任何人会有异议。

        所以,控火之术,天工山也是排在第一。

        哪怕便是同样极为擅长控火之术的隐丹门,也远有不及。

        因为天工山的控火之术,以霸道著称,而隐丹门,却以精妙为其特,论威力,自然略有不及。

        此时,‘霹雳金环’勾青峰周围冒出的烈焰,自然将周围的迷雾环境一扫而光。

        这短短片刻间,厉寒也不可能逃到哪里去。

        所以,勾青峰还是很快发现了厉寒,而且他催动出的烈火,还将厉寒制造出的种种幻影,一扫而光。

        不过见此,厉寒只是一声轻笑,并没有露出吃惊或者什么害怕的什么,不知何时,手中又多出一柄的三角灵旗。

        这三角灵旗,两面一蓝一红,旗竿银白,隐隐有奇幻气息不断溢出,正是厉寒自真龙武库获得的那件中品秘宝,斗幻灵旗。

        此旗单件价值有限,但一旦辅助‘吐雾珠’这等特殊秘宝使用,却有特殊效用,价值不是一加一等于二可以表明的。

        果然。

        随著厉寒一挥手,无尽狂风涌出,瞬间扑灭地上的火焰,随即,沙尘飞卷,掩映燃烧的丛林。

        石走尘飞,天地之间陷入一片昏影。

        同时,更多的雾气,从四面八方出现,融合进刚才还没有消散的雾气,天地之间变得更为昏沉了。

        而且那特殊的暗黑气息,连人的精神力似乎都能影响,扩散不到太远。

        而厉寒,在这样的环境中,冷冷看了‘勾青峰’所在的地方一眼。

        他不是没有机会刺杀对方,对方虽有‘霹雳金环’这等极品名器和‘破狱分浪爪’这等尖神功,但厉寒也有底牌未露。

        如果不惜一切代价,动用九天刑印,他有至少四五成的把握,能将‘霹雳金环’勾青峰永远地留在这处秘林中。

        但犹豫了一瞬,他还是决定先行退走。

        第一,就是动用九天刑印,后果太严重。

        他根本不知道一旦因果球黑色全满,会有什么后果,所以如非万不得已,他不愿轻试。

        第二,也是此时实在不宜就与天工山这样的庞然大物全面对敌。

        虽然勾青峰不过是天工山一位副山主,但副山主的地位,已经很重要了,一旦他身死,天工山不可能放任不管,这可不是杀死区区一个纨绔子弟勾高俊能比的。

        勾高俊身死,天工山的人不会什么,因为是他咎由自取。

        而且为此,伦音海阁已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最后还是有另外两位法丹的见证之下,才立下此条件,算是抹过此事。

        但一旦勾青峰身死,根本不可能善了,最后爆发两宗大战,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但现在天下之势,隐现乱像,有一股更大的暗流在蔓延,如果此时挑动内斗,殊为不智。

        所以能避一时,就避一时。

        但如果勾青峰不知好歹,非要死抓住自己不放,那迫不得已,也只有痛下杀手,以绝后患了。

        眼下,就先放他一马,给他一个机会吧。

        想到此,厉寒再不犹豫,身形一展,化为道道幻影,朝著密林外悄然扑去,已是遁匿无影。

        等到勾青峰不计后果,狂催破狱分浪爪,总算迷雾幻境中走出来时,赫然发现,厉寒的身影早已不见。

        哪怕他发狂的连追数十里,也找不到厉寒的丝毫踪迹,不由气得怒欲狂,周边数十里的林地全部遭殃,但厉寒,终究已经消失不见了。

        恨恨地望了远处群山一眼,不知厉寒去向何方,也无从追寻,只能再找机会了。

        狠狠一跺足,他厉声道:“厉寒儿,下一次再见,勾某不会给你这种机会了。饶幸逃过一次,算你运气,下次见面,勾某必将你碎尸万段,以报吾儿之仇!”

        完,他这才闪身离去。

        在他跺足之地,原地留下一个方圆数丈的凹坑,可见其一跺之力,有多么恐怖强大。

        可惜这一幕,厉寒已经看不见。

        他话的那番狠话,自然也全部听不见,清风一吹,便连回声都没有响起半声。

        而此时的厉寒,早已在数百里开外了。

        找了一处隐僻之地,等了半日,确定勾青峰没有追来,厉寒这才找了一个山洞,盘膝坐下,伸手掏出刚从极邪魔殿中捡到的那只断臂,准备将‘白幡书生’潘皓月的储物道戒打开,看看里面有些什么物品。

        这可是此次,他葬邪山之行,最大的意外收获。

        饶是以他的心境,也不能不喜,不免好奇,迫不及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