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八百零三章、十魔功
  • 第八百零三章、十魔功

    作品:《无尽神域

        一炷香后,青年再次睁眼,身上的气息更加幽深了,黑色也似乎加重了一分。

        不过他依旧没有满足,继续修炼,一直把自己折腾到筋疲力尽,直到天色将明。

        “嗯?”

        忽然,他终于收功,站起身,来到窗前,看了一眼窗外籁籁飞落的积雪。

        “嗯,又下雪了,今年的冬季,看来,要比往年严寒不少啊。”

        目光微闪,他终于“扑嗤”的一声,吹灭了灯火,房间内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不过仍旧有窗外的雪光照射进来,青白一片,给人以寒冷之感。

        “明日,又是一个好天气。”

        微微笑著,他再次走回床榻,再次练起榻前功法起来,勤修不缀,竟是一夜未眠。

        ……

        第二日,清晨,黑衣青年准时的睁开眼来。

        来到窗前,天色才刚刚微微白,雪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下来。

        推开窗子,一股冷气冲窗而入,体质不好的人瞬间就能感觉心中一个激零,但黑衣青年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只是静静地注视著窗外的积雪。

        一夜飞絮,窗外本已够厚的积雪,更是加深了厚厚一层,天地一片银白。

        冷风呼呼,依旧劲啸著,席卷过山村中所有居民家的草帘,一些孩,也在大人的拉扯下,不情不愿地起床,背起背包,然后朝著村东头的一间书院赶去。

        书院名为‘三念书院’,门前的积雪竟然已经被人清扫过一遍,因此那些孩到此,顿时变得欢呼雀跃起来,一个个哈著热气,进入其中。

        不远处,黑衣青年的居所中。

        他也不知站了多久,忽然换了一身灰色夫子装束,竟然也出了门,关上身后的房门之后,也朝著那间所谓的‘三念书院’赶去。

        不一会儿,到了书院,一群孩早已在书堂跪坐好,等待到他的降临。

        见到黑衣青年,齐齐伏身,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夫子早上好!”

        童音脆脆,有男有女,这不同寻常的一幕,在黑衣青年看来,却似视若平常,早已习惯。

        他挥了挥手,示意众人不用多礼,而后捧起桌上的教案,缓缓开口讲起课来。

        “读书人首要,先明大意、正本心、敬先贤。”

        “一个人一生,自刚出生开始,便要经受无穷无尽的诱惑,地不同,年长不同,经历不同,职位不同,所要接触经受的诱惑也就不同。”

        “古人将这些诱惑分为十类,总称为十大魔头,读书人要秉乘自己本心的一柄赤剑,斩此十魔,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读书人。”

        “光读死书,不正本心,最后就只能为外界的声色犬马,酒色财气所迷惑,最终走入邪道,沦为末路。”

        黑衣青年朗朗开口,声音温柔,话声也是正气朗然,和昨夜在自己居所修炼魔功之时截然不同,而他教授的东西,似乎也有些不同寻常。

        但偏偏,那些孩子却对他极为信服,一个个睁大眼睛,满眼认真地听他宣讲。

        三念村本就是塞外寒古之地一个偏僻不起眼的村,在此之前,从未一所学堂,自然也没有夫子会来这边讲学。

        但自从三年前,这名黑衣青年凰北月的到来,这些孩才有了讲师,懂了知识,慢慢地不再为这片山村所束缚,心中都充满了对外界的向往。

        而黑衣青年凰北月的教授,就是他们通往外界的唯一通道。

        黑衣青年继续宣讲,鼓惑人心。

        “是故,很多年轻人,读五车书,却踏入邪途,一入红尘,瞬间被身周的酒色声乐所惑。十年寒窗,满腹圣贤,尽皆抛出脑后,从此沉缅声色权欲,再不能回头。”

        “是以,读书人读书,首要,便先修风骨,只有风骨不歪,才能避免日后误入歧途,甚至因此丧命的下场。只读死书,不正心,不诚意,不修风骨的人,不可取,不算真正的读书人。”

        “因此,本师今日教你们的,便是十魔之法。练此十魔,才能控制此十魔。控制了此十魔,你们才能心地光明,前程远大,最终,踏入外界的茫茫世界。”

        “是,夫子。”

        所有孩一起回答。

        只有其中一名孩,长得特别机灵,听到黑衣青年所言,不由举起一只手,道:“夫子,请问赤剑是什么,十魔又有哪些?”

        黑衣青年微微一笑,压了压手让那名孩坐下,环顾了四周一眼,见所有孩也都是一脸期待的望著他,不由得了头,再次看向坐在最中间那名机灵童,开口道:

        “不错,书堂中遇到任何问题,不懂就问,这是对的。不要不懂还不敢发问,黄寒这一做得很好,你们要多向他学习。”

        见到所有幼童都望向他,黑衣青年当即一正脸色,严肃道:“十大魔头,千变万化,其实到底,总不脱人心变化,欲念贪婪喜怒恐惧。譬如,十魔第一,为六贼魔,讲求人心六贼,所谓眼、耳、鼻、舌、声、意。”

        “眼中所见,耳中所听,鼻中所闻,舌尖所触,身体所感,神志所惑,便是六贼。有人会贪图口腹之欲,有人贪图锦衣华裳,有人贪图耳目声色,都是不能忍此六贼。”

        “不能忍此六贼,则不能正已心,一个读书人明道之前,首要斩此六贼,才能开始第一步致学。”

        “原来如此。”

        一众孩听得津津有味,当然,也且一些依旧不甚明了的。

        那黑衣青年见状,眼睛不动,继续解释了一遍,而且这次解释得比较详尽,众孩都听得睁大了眼睛,觉得新鲜,似乎学到了东西。

        “六贼来时,眼中会看到满目花芳,耳中会听到满耳笙簧,口中只觉得龙肝凤髓,鼻中会闻到绵绵异香……这些六觉之幻像,都是六贼之魔。脱不掉这些幻象,就看不见原本的自己。”

        “纵古观今,无数人最终为世道所污,就是因为贪图这些口腹之欲,歌舞之欲,忘了本性,才最终走上邪路,凡此六贼,销磨读书人志气风骨,为第一难关。”

        “请夫子教诲!”

        一众孩眼睛发亮,都觉得这甚是厉害,不免纷纷请求。

        黑衣青年也不拖辞,继续向众人讲解第二魔:“二魔为富贵,三魔为刀兵,四魔女乐,五魔声色,六魔患难,七魔恩爱,八魔女色,九魔圣贤,十魔六情……”

        “凡身所欲,即为魔头。接下来,本师教你们的,便是斩此第一魔,六贼魔之法,大家仔细听好了!”

        一篇篇法诀从他口中不断出,那些孩也不懂分辩,竟然真的跟随他,缓缓修炼了起来,渐渐的,一个个变得面孔通红,身周隐隐有黑气散发,形如邪魅。

        可那些孩恍如不觉,依旧在孜孜不倦的修炼,有的脸上已显出享受之色,沉迷其中,整座三念书堂,竟然如同被笼罩了一层黑气。

        见状,黑衣青年眼中的喜色更浓了,他目露精光,看了两眼,而后竟也随膝盘膝,吸收起众孩修炼之时,散发的邪气起来。

        而他的身上,那些黑气,也随之翻滚起来,让整个冰山脚底,陷入一片阴诡的气氛。

        不过山民纯朴,纵使看见,也不辩原因,只以为是意外情况,根本没有多加理会。谁也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偏僻详和的山村,慢慢地变得不同了。

        ……

        远在千里之外,葬邪山下。

        厉寒化身的赤衣葬邪山弟子,依旧在向远处飞奔,身后,天工山副山主‘霹雳金环’勾青峰疾追不舍。

        两人一个追一个逃,很快逃离了葬邪山地界,进入了一片茫茫远古的山脉。

        而神魔国度的魔主,‘烈日侯’衣南裘,肋挟邪无殇,风嫣柔,亦疾向另一边快速遁去,但他同样没有料到,在他前方,已经有一人悄然站立,已经等侯他多时了。

        ps:补昨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