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八百零二章、雪域青年
  • 第八百零二章、雪域青年

    作品:《无尽神域

        就在葬邪山巅,发生惊天变故之时,真龙大陆,北境,无尽雪域。

        尚未入冬,此处就是漫天飞雪。

        茫茫旷野,一贤无余,除了起伏不定的冰山,就是满目的银白,几乎看不到多少绿色。

        此地人烟罕至,但是,少有人知,其中一座冰山之底,居然座落著一个的人类村落,无人知晓,离世索居,被世人所遗忘,罕有人迹。

        是夜,雪花越发大了。

        鹅毛样巴掌大的雪片,在深夜无人时一块块、一饼饼的往下落,无穷无尽,地面上原本就积膝深的厚雪,就再加厚了一层,即便成人,一脚下去,只怕要齐腰深。

        便是在雪域这样寒冰的地方,如此大雪,也是少见。

        白茫茫的世界,即使在夜晚,也能看到冷月的反光,阴森寒寂,让人更觉寒冷。

        阴森寒湿的地气浓重得直往人的被窝里钻,每个人都恨不得把自己彻底塞进被子里面再不出来,飕飕的寒气吹刮得人家屋檐上已枯的败草都不断“刮喇喇”作响,直贴伏到瓦面上。

        黄狗也不再叫了,不知道躲到哪个草垛里过冬。

        山村中不过都一些普通贫民,日耕而作,日落而息,所以看到今夜如此大雪,贫劳的人们都已早早入睡,节省灯油,只东面山脚下一间清水瓦脊的平房中居然还亮著灯。

        屋内,一名黑衣青年,正盘膝坐在床榻上,双手平放于膝,油灯下,面孔火玉一般通红。

        如此寒冷的冬季,他的脸上却犹如正在被烈火烘烤一般。

        黄豆大的汗珠,不断从他年幼的面孔上滚落,油灯下显得格外的触目惊心。在他身前不远处,平放著一本有些奇怪的书卷,似乎线质,又似乎皮质。

        此刻,这本书已经翻开,里面有数个跏跌而座的图像,黑衣青年就照著书中图像在修炼。

        没有人知道,此刻他正经历人生中从所未有的第一考验,稍有不慎,必是亡命丧心之祸。

        在他的脑海中,此刻正有一大堆的幻象纷至沓来,前赴后继,一个消失,立即一个再生,或红鬼夜叉,或黑绿魔神,或战场厮杀,或挖耳抓心……

        或见一人被石坑在身上碾去碾来,或见一赤身之人被两个鬼赶向一座插满尖刀明晃晃的刀山、不时失足掉下再被赶上去、血渍淋漓,或见一人被塞入一石磨之中磨成肉酱然后重塑肉身再磨、永无休止……

        种种幻像不息稍停,直看得他心旌摇晃,难以自持持。

        与此同时,对应著这些幻象的,就是青年脸上不断变幻的各种神色,或惊恐,或畏怖,或狰狞,或疯狂……可是黑衣青年的神色,却仍旧极为坚毅,紧紧的咬著牙,虽然脸色已经苍白到了极,似乎随时都会崩溃,但他却没有放弃。

        “紧守本心,坚守本心,坚守本心……”

        他嘴巴中不断地重覆念著这几个字,时间一分一分过去,明明处在万分危险的边缘,如同汪洋中的舟,似乎随时能倾覆,但过了偌久,却居然仍旧在坚持。

        一炷香时间过后,各种幻象都无法侵入他的心中,终于慢慢的一个个化作泡影消失,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黑衣青年这才恢复了平静,重新睁开眼来,朝著面前的红色古卷之上看了一眼,脸上满是疲倦之色。

        抗衡心魔,驱除杂念,这原是大能才能做到的事情,要有大毅力,大恒心,大意志才能办到,其间危险难以叙述,便是修炼有成的人物,也不一定做得到。

        然而青年竟然坚持住了足足有一炷香多的时间,实在令人难以致信。

        可是青年醒来之后,脸上却并无任何欣喜之色,反而微微皱眉:“又失败了,这是这个月,第二十五次失败了吧,想不到这刀兵魔如此难渡,足足坚持了一年半的时间,竟然才勉强撑过一炷香。”

        他目光流转,如有黑色晶芒闪过,眼露沉吟:“如果再继续下去,只怕我就要被心魔入侵,轻则心神俱丧,变为一个废人,重则神志混乱,当场丧命。刚才最后那一下,险些就回不来了。”

        “哼!”

        冷哼了一声,黑衣青年强自驱除心内仍存的一丝心悸,喃喃自语道:“第一重六贼魔只花了我一年的时间就学成,第二重富贵魔也就花了一年半,而这第三重的刀兵魔,已经过去一年半了,还远远没有大成,只怕还要再多加半年。”

        “看来,这十魔诀是一次比一次耗时,一次比一次艰难。前面三魔已经如此难练,不知道十魔学全,又会用去我多少时间,多少精力?只怕普通人一辈子都未必能达到吧。”

        “可等我修为大成,再出雪域,这天下,又会变成什么样了呢?”

        明明只不过一座普通山村,这黑衣青年的来历身份却似极不简单,充满了神秘。他修炼的那‘十魔诀’,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闻,显然是一门根本不曾为世人所知的独特邪功。

        “传,想将此十魔全部修成,引雷可期。我今连第三魔都未达到,已到气穴巅峰,距离半步法丹也只有一步之遥。”

        “或许,传闻真的是真的,这秘术,只有引雷期老祖才才有可能全部学全,暂时我凰北月,还做不到那一步。”

        “不过终究,是能达到的,那时,也许我就是这方世界,近千年来,第一个突破引雷期的老祖。”

        “哈哈哈哈哈……”

        黑衣青年忽然仰天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挥遏行云,竟震得茅屋上的茅草不断震动,积雪籁籁而落,偏偏却又极为奇怪,不超过方圆数丈,根本不会传出太远,所以山村中的其他普通居民,竟然没有一个听见。

        片刻之后,黑衣青年冷哼一声:“哼,我凰北月乃绝世天才,岂能如此轻易容忍失败。或许真要再花半年,但我也要将这时间无限缩短。”

        “大陆变故在即,我等不及了!”

        话声方落,他竟然再次盘膝而坐,而后又沉浸入刚才的幻境中,脸色又是一重一重变幻不定,或恐怖,或惊惧,或惶恐,或悲哀……

        “心若不乱,见如不见。看怪不怪,其怪自败。”

        黑衣青年心中,又不断地念起一篇法诀,还真是奇特,这十六个字一出,他的竟竟真慢慢平静下来,脸上的神色也变得和缓了许多。

        黑衣青年见状,更是大喜,趁胜追击,不愿错过这大好机会。

        “见心魔时,置之不信,不理,不怪,不惊,不惧,不怕,不喜。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我偶然提这平心法诀,原以为只是一篇普通的东西,没有想到,配合这十魔诀修炼,竟能起到如此奇效。若没有这平心法诀,只怕我连第一魔都难以渡过吧?”

        过了片刻,他再次睁眼,身上的气息,竟然再次浓重了几分,黑色气息,一重一重,不断缭绕,给人以恐怖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