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八百零一章、盛世凋零
  • 第八百零一章、盛世凋零

    作品:《无尽神域

        随后的战斗,可以想见,又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大对决。

        ‘红衣婆婆’余不语,‘无心剑君’君无恨,‘紫神长老’阙千楼三人,共战持有两大极品名器的‘推恩阁主’风嫣柔,‘赏刑阁主’刑无咎,大占上风。

        毕竟,三人中,光只‘红衣婆婆’余不语一人,实力就强过风嫣柔,刑无咎二人良多。

        她是高阶半步法丹巅峰,接近阶半步法丹层次,而风嫣柔与刑无咎,都不过高阶半步法丹中期左右而已。

        境界越高,每一个境界之间的差距越大,也许纳气一层到纳气十层之间的差距,还比不上高阶半步法丹中期到高阶半步法丹后期之间的瓶颈一半呢……

        更不要,其间还隔了一个高阶半步法丹巅峰……

        所以,三人之间的实力差距,是天差地别也不为过。

        风嫣柔与刑无咎,更是‘红衣婆婆’的弟子辈,两人联手,才能勉强与‘红衣婆婆’余不语一战。

        更不要,‘红衣婆婆’这边,还有两大帮手,‘无心剑君’君无恨和‘紫神长老’阙千楼,也都不是庸手,联手战一个风嫣柔或者刑无咎,完全没有什么问题。

        唯一顾虑,就是对方两人手中,各持有一柄威力强大的极品名器,‘打蛇七棱鞭’和‘邪鬼轮’。

        这让‘红衣婆婆’余不语和这等高手,都有些忌惮,缩手缩脚,无法全力出手;实力尚低于她的‘无心剑君’君无恨和‘紫神长老’阙千楼两人,自然更不必。

        他们身为大宗高层,显然也明白极品名器的可怕,因此只是围攻。不可能真为了葬邪山的内斗,而不惜代价,更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去拼。

        一时,双方僵持不下,不过还是‘红衣婆婆’这一方优势明显,渐渐将对方两人的战圈越压越,甚至风嫣柔与刑无咎实力全出,也还是不免屡屡受伤。

        战局结果已经很明显了,如果没有什么变故,两人的落败只是时间的问题。

        甚至还能不能保住性命,也是两。

        毕竟,即使两人拥有两柄极品名器,但‘红衣婆婆’余不语三人,也都不是普通人。虽然极品名器是属于各大宗门的战略兵器,等闲不予轻授,但处在他们的身份地位,弄一件上品或次极品名器,都还是意思。

        譬如‘红衣婆婆’余不语手中的绿色蛇杖,就是一件次极品名器,名叫‘绿神虚元杖’,即使在次极品名器中,也属于极等,威能并不逊色普通下等极品名器多少。

        而‘无心剑君’君无恨手中的无恨破玉剑,同样如此,也是一柄次极品名器,只不过等阶稍低,可能只是次极品名器中等,但饶是如此,也不容觑。

        三人联手,‘红衣婆婆’‘余不语’实力都超过对方许多,再加上三人手中的武器与风嫣柔与刑无咎手中的武器又相差不是太远。

        ‘推恩阁主’风嫣柔与‘赏刑阁主’刑无咎打越越是绝望,越打越是被动。

        至于他们唯一的希望,‘破锋’邪无殇,虽服下极乐丹,实力暴涨,但仍不可能是一位法丹境存在留下的后手对手,黑龙气劲一瞬间将他的身体几乎完全摧毁,近乎不可复原。

        邪无殇当场就晕迷了过去,生死不知。

        甚至如果不是‘推恩阁主’风嫣柔与‘赏刑阁主’刑无咎随后赶至,邪无殇必定被趁胜追击的潘皓月击成废渣。但此时,纵未身死,亦是离死不远了。

        所以,‘推恩阁主’风嫣柔与‘赏刑问主’刑无咎根本就不可能指望他在这个时候醒来,加入战场。

        就算对方醒来,还有没有战力,也是两了。

        如此情况下,所有人的注意力几乎都在这边的战场上,没有人注意到,刚才被‘推恩阁主’风嫣柔一鞭抽断的‘白幡书生’潘皓月的一只断臂,还遗留在地面上,正落在一名葬邪山赤衣年轻弟子的面前。

        那名葬邪山赤衣年轻弟子,面色略黑,神情显得有些古怪。

        他的目光,落到那只断臂手掌其中一根手指上,那里戴了一枚通体锃亮,呈暗黑色的奇异指环,如不出意外,此暗黑指环,就是‘白幡书生’潘皓月的储物道戒。

        身为葬邪山两大副山主之一,自己的父亲又曾经是这个世间最为级的宗门宗主,‘白幡书生’潘皓月的储物道戒有多重要,可以想见。

        因此,只是略一犹豫,看见没有人注意这边,奇怪赤衣年轻男子终于控制不住,身形一动,晃过一道残影,便悄然遮蔽了别人的视线。

        而左手微微一招,‘白幡书生’潘皓月被打落的那只断臂,便化为一道白光,消失不见,很明显,被奇怪赤衣年轻男子收起来了。

        他目光四下打量了一眼,见没有人注意到这里,忽然想起自己脸上覆盖著的面具,顿时不由一笑。

        随即再不犹豫,根本不曾管最后战斗的结果,身形一动,已经悄悄溜入逃走的人群中,顺著人流朝大殿入口飞速而去。

        到达极邪魔殿入口之后,他再不隐藏,身形陡然加速,化为一道几乎看不见的虚影,以可怖的速度,向著葬邪山下,飞速而去。

        其速度之快,竟然不在一些高阶半步法丹之下。

        这一幕,让同样准备逃离殿中的一些葬邪山弟子看到,不由一阵惊愕,不明白此人为何突然拥有了如此速度,不过一阵奇怪之后,也就不作他想,毕竟,此时此刻,葬邪山的大变,已经让所有人心头发寒。

        谁也没有想到,好好一场持剑大典,变成了一场如此惨烈的内斗,所有人只想逃离那个魔鬼一样的地方,虽有人注意到奇怪赤衣青年的举动,但也没有太过深究,纷纷朝四面八方投射而去。

        奇怪赤衣青年的身影,只是逃走人群中的一道,除了速度略微快上一,其他的,和各宗逃离弟子的身份也是一模一样的,不会引人注意。

        只是,赤衣青年突然加速的一幕,落在别人眼中只是有些奇怪,落在那正到处追寻厉寒下落的天工山副山主,‘霹雳金环’勾青峰的眼中,却不由陡然一跳。

        “这身影,怎么与那子刚才逃走的身影那般像?”

        “莫非,该死,还真会隐藏!”

        他身形一纵,竟也衔尾追去。这却是刚刚逃走的厉寒,怎么也预想不到的变故了。

        他没有想到,自己心翼翼,还易容改装,明明已经逃过了对方的追杀。但最后还是稍嫌心急了一些,爆发了自己的速度。

        而这奇怪的速度,就引起了‘霹雳金环’勾青峰的注意,让他联想到了之前厉寒在极邪魔殿中,为逃离他而爆发的可怖速度,竟比他还要略快一线。

        这个世间,能有这样速度的人,明显不多,而现在,显然不可能出现在这里,所以,勾青峰一眼就看出了厉寒的身份,紧追而去。

        这一幕,自然也被一些人看到,那些人这次终于有些骚动,毕竟,一位天工山副山主的身份地位,和厉寒一个乔装改扮的弟子背影,自然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勾青峰毕竟是天工山副山主,他要做什么,没有人可以预测,也不可能有人去干涉,因此,对于他的离去,众人只是一阵奇怪,倒也没人去深究,更不可能追得上。

        就这样,厉寒乔装改扮的那名赤衣黑面青年在前,天工山两大副山主之一,‘霹雳金环’勾青峰在后,两人一前一后,几个眨眼间,就奔下了葬邪山,朝著更远的群山之中飞奔而去。

        就在此时,身后天神峰巅,“嘭”的一声,爆发起一朵巨大的蘑菇云,一道金身色影,从中倒射而出,人在空中,金色身影已经遥遥传出他的闷哼声:

        “秦天白,今日一战,我衣南裘认栽。不过你也别太得意,天地大变之势,如车轮滚滚,无可阻挡。数年之后,衣某会挟天地之势,再来寻你!”

        不过金色身影并没有立即离去,反而倒射回葬邪山巅,直接化为一道金色丸投入极邪魔殿中。

        等他从极邪魔殿中出来,腋下各挟了一男一女两具身影。男子一身黑衣,面孔冷俊,不是已经重伤垂死的‘破锋’邪无殇是谁。

        而女者,此时也已晕迷不醒。一身紫凤凰长袍,沾染了鲜血,竟然是刚刚与‘红衣婆婆’等三人激烈大战,渐处下风,眼看就要香消玉殒的‘推恩阁主’风嫣柔。

        金色身影挟起两具身影,直接一个急射,就消失于远处的群山中,消失不见。

        在他走后,天神峰巅,才响起一个淡淡的声音,饱含著未知的情绪,似乎是一声叹息:“哎!”

        叹息声声,回荡群峰,一场大战终于落幕,但剧变造成的伤痛,却短时间内不可能抚平。

        整个天神峰巅,几乎移平,哪怕是‘七星龙尺’风千里布下的万剑诛仙大阵,也七零八落,没有发挥任何效用。

        这边犹是如此,葬邪山巅,更不要,到处是血流成河,死尸处处。

        天下第一邪宗葬邪山,在这一场内斗中,可谓损耗严重。

        两大副山主,‘九黑玄君’黎千幽,‘白幡书生’潘皓月相继战死,宗主继承人‘破锋’邪无殇确定入魔,被神魔国度的魔主之一,真实身份为江左衣家失踪家主‘衣南裘’的烈日侯挟持而走。

        葬邪山两大阁主,‘推恩阁主’风嫣柔重伤垂死,同样被神魔国度的魔主救走;另一阁主,‘赏刑阁主’刑无咎,力拼不敌,重伤之下,自刎而死。

        邪山六道,天道,人道,地狱道,饿鬼道,畜生道,阿修罗道,六道道主,十去其九,只剩一人生还,便是其中的天道道主。

        但也惊魂甫定,葬邪山高端战力,几乎被一窝端。

        两大太上护法,‘笑菩提’端木万年被人一招击杀,而今整个葬邪山,还能拿得出去的高手,竟然只剩两人,分别就是现存的第一高手,‘红衣婆婆’余不语,以及饶幸从‘赏刑阁主’刑无咎手上生还的天道道主。

        堂堂天下第一邪宗,没落至此,堪称可怜可叹。

        而底下弟子,也覆灭至少数百,中坚力量毁灭半,想重建起昔日辉煌,没有数百年时间,绝不可能。

        继天下第一佛宗,梵音寺之后,葬邪山,成为第二个因一场大战,而迅速没落下去的大派,甚至局面,比梵音寺更惨。

        未来的修道界,到底将走向如何,没有人看得清。

        一位魔主,就有如斯实力,可怕至此。传闻神魔国度,可是拥有高手无数,光魔主就有八位,那到底拥有何等巅覆天地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