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八百章、不过一场烟消云散
  • 第八百章、不过一场烟消云散

    作品:《无尽神域

        最后一处战场。

        ‘红衣婆婆’余不语催动蛇杖,与‘无心剑君’君无恨,‘紫神长老’阙千楼一起,围攻神秘赤衣人。三打一,居然依旧僵持不下,难解难分。

        高手过招,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因此纵然不刻意关注,另外几处战团的境况,亦是尽收三人眼底。

        眼见片刻之间,先是‘推恩阁主’风嫣柔催动打蛇七棱鞭,击杀阿修罗道道主,接著,‘赏刑阁主’刑无咎,悍然击杀人道道主,地狱道道主,仅天道道主一人幸存,狼狈逃向远方……

        风嫣柔,刑无咎同时朝邪无殇,潘皓月两人的战团插了过去,‘白幡书生’虽催动黑龙气劲,方占上风,立即再次遇危……

        加上刚才万彩金蛇肆虐八方,虽被隐丹门‘青龙’,名花楼‘蓝云’两位长老引走……但殿中仍留下一地身中蛇毒,或在万彩金蛇攻势下,濒近死亡之境的葬邪山弟子。

        局势恶化至此,一时若风云变幻,变起不测。

        三人的脸色,都是不由同时一变。

        他们都明白,如果待‘破锋’邪无殇,‘推恩阁主’风嫣柔,‘赏刑阁主’刑无咎三人,合力解决了‘白幡书生’潘皓月,下一个就要轮到他们了,所以不拼命都不可了!

        ‘红衣婆婆’余不语当先催元转气,再也不计后果,疯狂催动绝魂紫气。

        ‘杖影重重!’

        她手中的绿色蛇杖,彻底变成了晶莹的紫色。紫色蛇杖携带摧山毁岳之力,带出重重杖影,直真如一座山,向著那神秘赤衣人当头劈下,其势惊人。

        相信即使真有一座山在她的面前,也能一劈而断。

        而‘无心剑君’君无恨亦是脸色严肃,略现凝重。

        赤色在他的面上一闪即逝,如同布上一层潮红,闪了三闪,赫然已是动用了长仙宗的独门爆发秘法,‘天门三气’。

        随后,他气势爆涨,整个人一跃而起,双手握剑,身形陡然急剧旋转起来。

        某一刻,龙吟之音响彻殿内,一股森寒的剑气,似他双手间的无恨破玉剑间陡然升起,如同雪崩千山,浪覆海崖,卷起千堆雪,打碎明玉珠。

        长仙宗镇宗功法,地品上阶功法,《长仙天经》剑部第二,紫府一气剑篇,三大秘奥剑法之一,赤落三神剑。

        惊人的剑气,如同浪潮崩卷,这一刻,便是对面的神秘赤衣人,也是不由面色微微一变。

        面对这整个修道界最级的秘奥剑术,心中稍微有了那么一些犹豫。

        而与此同时,‘紫神长老’的攻击也已劈至。

        他脸现肃穆,猛然一合双掌,催动浑身道劲,一劈而下。

        “轰隆!”

        紫神长老双掌间,似有一片紫虹升起,弥漫而出,仿佛里面有一轮旭日从中诞生,要喷薄而出,带动毁天灭地的力量。

        神王陵级掌法之一,‘旭日玄阳掌!’

        紫虹弥漫,大日之力充斥掌内,似乎真有的一轮旭日,携带恐怖热力,要从他的掌指间诞生。

        天地初开,如有雷音隆隆震动,初生的旭日,在他的掌指间充斥光芒,无可阻挡,如同历史的大势,车轮滚滚。

        三大级高手,同时出动绝招,其势惊人。

        对面的神秘赤衣人,双眼之中终于闪过一丝惧色,慌乱地向前劈出一剑,想要阻挡一二,身形却向后急退,欲要先避其锋,再谋胜法。

        只可惜,他忘了,死神剑法,讲究的便是一往无前,剑出必死人,别人不死,自己死。

        所以这是一门决绝剑法,虽为无敌之剑招,但一旦失去死亡之心,则剑势必溃,剑心自乱,其败不远矣。

        果不其然。

        神秘赤衣人劈出的黑色剑招,招式虽然看起来和之前没有差别,甚至声势更浩大了一些,似乎威能更足。

        但是,在‘红衣婆婆’余不语,‘无心剑君’君无恨,‘紫神长老’阙千楼三人的联合攻击之下,却仿佛失去了其精神,仿佛纸老虎,一触即溃。

        “叮叮当当……”

        蛇杖,剑影,掌影,与神秘赤衣人的黑色古剑在半空中,一时不知激碰了多少次。

        片刻之后,残影消散,神秘赤衣人仰天“呕”出一口鲜血,身形向后飞退而出,只这一次攻击,竟是受了不的内伤。

        飞退中,他眼中厉色一闪,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继而眼中决绝之色一闪而过,竟是借著飞退之势,直接掠出了大殿之门,随即再不停留,朝著山下飞奔而去,辩准一个方向,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畏战弃战,莫名而来,又莫名而逃了。

        见此一幕,‘红衣婆婆’余不语,‘无心剑君’君无恨,‘紫神长老’阙千楼三人,亦是不由松了一口气。

        他们还真怕对方硬拼,毕竟凭心而论,论真实实力,三人合力虽能与他一战,但也真未必一定有胜算。

        此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身怀震惊世人之死神剑法,剑法惊艳,修为高深,至少也在阶半步法丹级别。

        这样一尊尖人物,他们三人之前竟然从来没有人听过,而今次却突然出现,帮助邪无殇,风嫣柔,刑无咎等投靠了神魔国度的成员……只怕多少也跟神魔国度有关系。

        现在他走了,三人终于缓下一口气,当即,‘红衣婆婆’余不语顾不得自己体内翻腾沸腾的气息道息,一转身,就朝著‘破锋’邪无殇与‘白幡书生’潘皓月那边的战场而去。

        见状,对视了一眼,虽有些不愿,‘无心剑君’君无恨,‘紫神长老’阙千楼也只有强自调息一番,然后运转身形,同样朝那边欺身而去。

        对于他们来,现在已经与葬邪山‘潘皓月’,‘红衣婆婆’这一派,扯上了斩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一旦邪无殇得势,两人势必惹上葬邪山这个莫大的敌人,殊为不智。

        但一旦‘潘皓月’,‘红衣婆婆’他们得势,两人却相当于对葬邪山有活命之恩,即使对于他们的身份地位而言,这份恩情,也是弥足珍贵的。

        所以,情势已经发展到如此,他们不可能袖手旁观,任由别人将潘皓月击杀,稳坐葬邪山山主大位。

        既然插手,那就只有一插到底了。

        而此时此刻,‘红衣婆婆’,‘无心剑君’,‘紫神长老’等三人,尚在中途,还未赶至,那边厢,邪无殇与潘皓月的那处战团,随著‘推恩阁主’风嫣柔以及‘赏刑阁主’刑无咎的加入,结果却已经渐趋晰了。

        黑龙气劲,一瞬间击溃了邪无殇布下的层层精神之力。

        对方精神受创,控心诀顿时自动中止,邪无殇仰天吐出一口血,向后倒飞而出。

        只是此时此刻,恰巧赶上看到危境,解决对方急速赶来的‘推恩阁主’与‘赏刑阁主’,两人见状,不欲邪无殇有什么闪失,猛然一对眼,随即坚定心思,毫不犹豫,一催禁法,两大极品名器,打蛇七棱鞭与轮鬼轮同时凌空一击。

        “噗!”

        刚刚跟邪无殇战得筋疲力尽的‘白幡书生’潘皓月,哪里想到有此惨变,等发现时,已经来不及了。

        黑龙气劲在攻击邪无殇之时,已经消散得一干而净,虽将对方重伤,但这一保命底牌,亦随之永久失去了。

        潘皓月脸色惨白,还没回身,一道红色长鞭,便“啪”的一声,抽在了他的左臂,将他一条左臂,彻底抽断。

        红光一闪,潘皓月带著储物道戒的那只左臂,横飞而出,跌落大殿中央,正落在一名身穿赤色葬邪山高级弟子服饰的奇怪年轻人面前。

        而下一刻,‘赏刑阁主’刑无咎的邪鬼轮攻击已至。

        骨白森森的火焰白骨轮,化为一道森寒白光,只是一闪,便自‘白幡书生’潘皓月后背透入,前胸透出,破开一个血淋淋的大洞。

        ‘白幡书生’潘皓月的心脏,赫然在这一击之下,彻底粉碎,消失不见,已是死得不能再死。

        一代枭雄,千般谋算,万般计划,苦苦等待那那偌大,终于寻至一个机会,也算苦心孤诣,卧薪尝胆,只可惜,还是抵不过天命无情,自此,千般风流,宏伟蓝图,尽皆烟消云散,不过一场空。

        “不可啊……”

        疾赶而来的‘红衣婆婆’发出一声凄惨哀叫,但终究来不及了,眼睁睁地看著‘白幡书生’潘皓月的尸体迎面向她跌来,她下意识抱住,脸色变得悲怆而哀然。

        继而,愤怒地不顾一切,继续向‘推恩阁主’风嫣柔以及‘赏刑阁主’刑无咎,和身受重伤的‘破锋’邪无殇攻去。

        身后,‘无心剑君’与‘紫神长老’亦至,看到这一幕,略作犹豫,还是同样向前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