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七百九十九章、惨烈
  • 第七百九十九章、惨烈

    作品:《无尽神域

        “咕噜。”

        咽口水的声音清晰地响起,随即,几乎是眨眼之间,‘破锋’邪无殇身上的黑气大涨,气势在以恐怖的速度攀升。

        那黑色的丹药不知何物,竟然在短时间内,几乎将他的实力提升了一倍之多。

        ‘极乐丹?’

        有人见状,不由惊呼,竟是见过此等丹药。

        这黑色的丹药,竟然是神魔国度发给下属刺部的一种控制型丹药,也作生死关头爆发之用。一旦服下,短时间内,实力暴涨,但后遗症也极为严重,堪称是万劫不覆。

        ‘破锋’邪无殇被‘白幡书生’潘皓月第三重的控心诀压制,想也知道控心诀的可怕,生怕自己变成一具傀儡,任由潘皓月操控。

        因此万般无奈之下,才不得不出此下策,掏出这粒衣南裘本是给他,以防万一的的极乐丹服用了下去。

        没有想到,真有用到之日。

        只是此时此刻,对于吞服这极乐丹,会遭至何等后果,在这等生死危亡之机,也顾不得了。

        至少要先在对方的攻下下活下命来再。

        服下‘极乐丹’的破锋邪无殇,身上气势狂涨,他那明明只是第二重的控心术,居然诡异地压过了‘白幡书生’潘皓月已经达至第三重的控心术,反而有渐被邪无殇控制的迹像。

        这一幕,让‘白幡书生’潘皓月不由大骇,知道是对方服用的那粒丹药之用,对方已是拼了死命了。

        略一犹豫,他终于不再隐藏,然后一拍左臂,一条黑色蛟龙,冲天而起,仿佛从他的左臂之中飞腾而出,发出阵阵龙吟之声,冲向对面‘破锋’邪无殇的身影。

        ‘白幡书生’潘皓月,面对如此危机,也终于使出了自己最大的杀手锏,其父‘六独孤手’潘天扬给他封印的一道保命龙劲。

        这道保命龙劲,是潘天扬以‘邪极心典’第五卷,‘龙吟沧海’的三成道劲,封入其中,就是生怕自己的独子遇到危险。

        也怕自己万一百年之后,别人对他的儿子不利,所以封下这道‘龙吟沧海’气劲,目的就是为了防范万一。

        和阎邪川体内被封印有‘夺天造化刀’刀气,邪无殇体内被封印有一道保命玄光一样,都是一重保命的手段。

        潘皓月一直不曾施展,因为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后手,哪怕夺宗失败,有这道黑龙气劲在,都足以保他性命无虞。 但此时邪无殇服用禁忌丹药‘极乐丹’,不顾一切后果的提升实力,他也只有被迫,使出这最后手段了。

        ……

        而就在‘破锋’邪无殇与‘白幡书生’战到最激烈处之时,另外几处战团,也渐渐分出了胜负。

        首先分出胜负的,便是‘推恩阁主’风嫣柔与阿修罗道道主之间。

        ‘推恩阁主’风嫣柔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虽在用著‘七梭破魂指’攻击对方,但其实注意力根本不在这边,只是随意游走,见招拆招。

        此时眼见另一边主要战团那方,邪无殇遇险,竟然被迫服下‘极乐丹’这等禁忌丹药,与‘白幡书生’潘皓月生死相拼,风嫣柔不由心中微沉。

        “不陪你玩了。”

        陡然,她一挺娇躯,再也顾不得戏耍阿修罗道道主,掌势一收,眼睛一厉,陡然从腰间摸出一条红色软鞭。软鞭之上,尽是密密麻麻的赤色蛇鳞,闪烁著暗红的光芒。

        葬邪山三大极品名器之一,极品下等名器,打蛇七棱鞭。

        一身紫凤凰长袍的推恩阁主风嫣柔,一抖手中七棱长鞭,虚空中陡然响起无穷‘嘘’的蛇鸣之声,随即,打蛇七棱鞭红芒大放,化为一团赤影,笼罩向对面的阿修罗道道主金玉策。

        金玉策见状,知道对方已动真格,顿时不由心中微沉,禁忌秘法‘暗魂九转’随即运转,一道一道黑暗之光在他身上转动,一共九次,金玉策实力一时暴涨。

        “幽罗解心,暴雪催魂!”

        他身形急退,但双掌却不闲著,打出蕴含自己全部道能的一掌,力能摧峰倒海,崩山毁岳。

        但……

        红光覆盖,掌劲如泥牛入海,打蛇七棱鞭不过红光一黯,随即,无数赤色异光闪动,蛇鸣更急。

        待一切尘埃落定,阿修罗道道主双眼如死鱼凸出,死死地盯著对面收鞭而立,身姿如凤的‘推恩阁主’风嫣柔,喉咙里冒出最后几个不能置信的声音:“你,你……”

        随即,浑身衣衫一时如蝴蝶飞舞,尽数崩飞,身上显出一道一道赤色三角,仿佛蛇咬的痕迹,仰天“砰”的一声,重重地栽倒了下去,气息全无。

        葬邪山六大道主之首,修为最高的阿修罗道道主,金玉策,身死!

        ‘推恩阁主’风嫣柔见状,不屑地看了他一眼,随即,再不犹豫,身形游动,直接一扑,就朝著‘破锋’邪无殇与‘白幡书生’潘皓月的那处战团掠去,以帮助邪无殇,以二敌一,抵抗其父在其左臂下封印的那道黑龙气劲!

        ……

        另一面。

        风嫣柔的灵宠,半青阶妖兽‘万彩金蛇’,自被隐丹门‘青龙’,名花楼‘蓝云’两位长老挡下之后,剩余的两百推恩,赏刑两阁弟子,再也不是其余众多葬邪山弟子的对手,渐渐死伤怠尽。

        ‘青龙’,‘蓝云’两位长老,也不欲万彩金蛇继续屠戮其余葬邪山弟子,随即且打且退,将其引出了殿外,竟然向著殿外而去了,越打越远。

        两名长老虽然落在下风,但毕竟是合力一战,哪方有危险另一方就加紧攻击,但是有惊无险,显然还能支持很长一段时间。

        第三处战场,‘赏刑阁主’刑无咎对另外三大道主的合围。

        三大道主,其中天道道主,也是高阶半步法丹之境,只比‘赏刑阁主’刑无咎稍逊半筹,其余两位道主,实力也不差,都是中阶半步法丹之境。

        加上他们位高权重,所学的秘术皆不少,更皆兼修了葬邪山镇宗功法,‘邪极心典’中第一重的心法,邪极心法,实力颇强。

        三人联手合战‘赏刑阁主’刑无咎一人,原本是略占上风,渐渐竟有将‘赏刑阁主’刑无咎压制之像。

        但是,想是战得不耐,又或是也看到了另外几场战斗的变故,风嫣柔率先击杀阿修罗道道主,风嫣柔的灵宠万彩金蛇,却被隐丹,名花两门的长老引走,离开殿外,消失无踪,不知下落……

        整个殿中的战斗,扑朔迷离,越来越乱,谁也不知最终走势会在哪里,这时,他也再顾不得藏拙了。

        眼睛一厉,他陡然身形一纵,退出圈外,朝著追过来的三名道主冷声笑道:“这是你们自找的,找死,须怪不得我了……”

        话声方落,他一擎左袖,刹那之间,五指之内,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面森然诡谲,不断冒著森寒白光的灰色骨轮,其外有奇异火焰不断燃烧,但却不能给人丝毫热度之感,反而更觉森冷。

        葬邪山三大极品名器之二,邪鬼轮,极品中等名器,其上有幽魂冷火,煅人神魂,杀人无形。

        “不好!”

        见状,另外三大道主齐齐面色,对视一眼,竟控制不住,纷纷朝外逃去。

        只是,“逃得掉么?”

        赏刑阁主刑无咎一催手中骨轮,刹那之间,骨轮寒光大放,刹那变大,化为一轮巨大的白骨火轮,从速度最慢的人道道主,地狱道道主身上碾压而过。

        两人不甘怒吼,身上齐齐崩射彩光,赫然是催动了防御道技,但是没用……

        灰白的火焰过处,两人身上的彩光顿时腐化,随即,骨轮碾过,原地只留下两具枯骨。

        他们身上的衣物,皮肉,头发,乃至储物道戒,全部消失不见,彻底死于非命。

        只余抢先一步,闪至一侧,修为最高的天道道主逃得一命,但看到这一幕,也不由浑身颤栗,双眼发直,显然是受到惊吓过多,再无战力了。

        威震天下的葬邪山六大道主,短短半日,只剩一人。

        另一边,召唤出极品名器‘邪鬼轮’,轻松击杀人道道主,地狱道道主的‘赏刑阁’阁主刑无咎,阴冷森寒的目光望了逃至另一面,惊魂未定的天道道主一眼,略一犹豫,没有向他追去,而是同样转身,朝著‘破锋’邪无殇与‘白幡书生’潘皓月的战场这边而来。

        他同样明白一个道理,今日如果邪无殇事败,即使他们能胜,最后也绝讨不了好。

        相反,如果邪无殇战胜,他们纵使战败,只要不死,日后也必被重用。

        所以‘推恩阁主’风嫣柔与‘赏刑阁主’刑无咎,解决掉自己对手后,第一个要对付的,不是其他人,而是帮助‘破锋’邪无殇,重夺主动权,重占上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