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七百九十四章、战起
  • 第七百九十四章、战起

    作品:《无尽神域

        十年之前,玄京城外,乱云峰巅,五境青年修士擂落下帷幕。

        有两个年轻人在那一战中,名声大噪,扬名天下。

        一个,正是五君之首,伦音海阁弟子,‘荒天君’秦天白;一个,则是衣家天骄,七侯之先,‘烈日侯’衣南裘。

        两人的封号,一为天君,一为日侯,以天,日的形象来称呼二人,可以想见当时他们的荣光,以及造成的轰动。

        但十年不见,‘荒天君’秦天白先是传出修为被废,随即却又意外晋升法丹,已经惊破一地人的眼球。不依靠宗门之力,自成法丹,千古罕见。

        但现在,失踪十年之久的‘烈日侯’竟然再次出现,而且一出现就击杀一位准阶半步法丹……

        那他的修为,现今又到了何等的地步?

        明知秦天白已经突破法丹,仍敢一战,而且话语中,还对自己充满了信心。此时此刻,那名十年前名望天赋同样不输于秦天白多少的七侯之首,‘烈日侯’衣南裘,如今的境界又到了哪里?

        是阶半步法丹,还是也已经突破了法丹?

        以往法丹都要千辛万苦才出现一位,而且都要靠宗门之力,凝聚百年资源,才有可能造就一位新的法丹出来。

        但现在,先是‘荒天君’秦天白破例晋升,如果衣南裘也自己晋升法丹,那他呢,又是靠什么?

        难道,是靠神魔国度积蓄起来的财力吗?

        一想到此,想到培养法丹,这原是八宗和真龙皇朝的专例,如果现在神魔国度居然也可以培养出来法丹,那岂不是,神魔国度,真的有颠覆大陆之能?

        想到此,所有人忽然一瞬间心中发凉,很凉。

        而且最重要的是,虽然所有人都暂时不能确定‘烈日侯’衣南裘到底是什么境界,但只看他挥手杀端木万年的手段,也知道纵使不是法丹,也胜过普通法丹。

        没有人能想像得到,他现在的实力,到底有多恐怖。

        要知道,‘笑菩提’端木万年,可是葬邪山现存高手第一人,高阶半步法丹巅峰,准阶半步法丹的修为。

        结果在他的掌下,都不是一合之敌,甚至根本连反抗一下都做不到。

        纵有取巧,亦仍旧让所有人心惊。

        这明,纵使是正面对敌,‘笑菩提’端木万年也可能依旧不是他的一招对手。

        那如此实力,与法丹境初期的‘荒天君’秦天白对上,结果还真是胜负难料,输赢莫测!

        十年前,君侯二首,‘荒天君’秦天白,‘烈日侯’衣南裘,在乱云峰巅分道扬镳,没想到今日还有再会之期,而且见面之时,就成敌人。

        君侯二首重聚,一聚首就是再续十年前那乱云峰巅一战,今日,他们又将谁胜谁负?

        这必将是震惊大陆的一战,不少八宗弟子,忽然齐齐一声呼哨,也朝天神峰巅那里赶去,想一观盛况

        更重要的是,‘烈日侯’衣南裘竟然成为了神魔国度的魔主……这更是一个震惊大陆的消息,所有人都希望看到他的结果,到底是胜是败?

        如果他胜了,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他败了,众人也要亲眼见到他这位七侯之首的结局。

        ……

        八宗弟子赶去近半,极邪魔殿前,顿时剩者寥寥,大多都是葬邪山弟子,场地一下空了许多。

        葬邪山弟子没法赶去,是因为八宗弟子赶来,大多是为观礼而至。

        至于葬邪山谁能当权,谁将胜出,对此他们并不关心,也懒得理会。

        但是葬邪山弟子不同。

        他们此时已经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派,荒天君将‘烈日侯’衣南裘引走,他们之间失去暗金面具人的威胁,争权之战必将再次开启。

        胜者,自然能享受无上荣光,日后成为葬邪山掌权一派,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但一旦失败,结果也几乎可以预料,那几乎只有要么被杀,要么被囚,受天下唾骂,成为历史罪人的一个下场,每个人都被牵涉入其中,想不站位都难。

        所以,关乎自身命运,他们没法不紧张,没法不认真。

        哪怕‘荒天君’秦天白与‘烈日侯’衣南裘这一战,是百年来罕有之巅峰一战,他们也没有心情去关心,去理会。

        厉寒也留了下来。

        他相信太上长老秦天白,虽然未必一定能胜,但以他此时法丹境的战力,若要他会失败,厉寒更加不会相信。

        所以与其去那里看,还不如留在这里,等待看有什么结果。

        天神峰巅,是法丹一级之间的战斗,他根本不可能插得上手。

        但此时此地,凭他的实力,对付一位高阶半步法丹也未见得吃力,所以未必没有扭转局势,改变一些什么的能力。所以他自然更倾向于留在此地,见证这一边的战斗。

        倒是尹青瞳,应雪情两人,同时赶去了天神峰巅,对这边的战斗没多大兴趣。

        对两人而言,秦天白一个是她的师尊,必然心系安危,情有可原,不可能留在这边。

        另一个,则是只对武道巅峰感兴趣,葬邪山的争权夺利对她没什么好处,但能见证这一场巅峰之战,未必不能对她自己的武道,产生影响,甚至获得一次质的飞升。

        法丹级别之间的战斗,可是十分罕见的,数百年以来,也难得遇见一次,她自然不会放过。

        更何况,其中一人,还是他们伦音海阁的太上长老,她自然也关心他的胜负,因为这关系到伦音海阁的名望以及气运。

        另外,还有一人,也混入了那些赶往天神峰巅看热闹的八宗弟子之中,飞速而出,不见踪影。

        那人就是一直站在‘荒天君’秦天白后面的那名伦音海阁附属世家家主,他的速度,有若星丸电掣一般,竟然比在场所有人速度都要更快上一分,只是几跃,就消失不见踪影,同样投入了远处的莽莽群山之中。

        这一幕,只有少数几人看见,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并不认识这个什么伦音海阁附属世家的家主,自然更不会对这样一个人物上心。

        只有厉寒,微微一怔,随即明白过来,会心一笑,没有多话,依然看著葬邪山这边。

        片刻之后,天神峰巅,瞬间聚集了一大批八宗弟子,以及两名当世绝巅强者。

        静寂片刻之后,随即,就有昊彩华光冲天而起,一为金色,一为灰色,战得地动山摇,日月无光。

        就连葬邪山这边,也受到一些影响,偶尔会出现大地摇晃的景象,让众人身子不由一歪。可以想见那边那一战,战得有多激烈,多疯狂。

        也可以想见两人的实力,到底有多高。

        ‘烈日侯’衣南裘竟然不见落于下风,同样展示出了超过法丹境的战力,这让观战之人实在跌破一地眼镜。这才知道,他们猜测不虚。

        ‘烈日侯’衣南裘,竟然凭神魔国度的强大势力,也收集到了足够他晋级法丹境的资源。再加上他的超卓天资,晋级法丹,根本不难。

        人世间,又添一尊法丹级强者,不过这尊强者,可惜的却是神魔国度的成员,为祸天下。

        目的是放出魔祖,打破世界壁障,飞升上界。

        对于魔祖出世,可能引出的天下祸变,却如同不闻。

        堪称其心可诛,自私自利到了一定的程度。

        ……

        不过,任天神山巅那边,打得天崩地裂,日月无光,此时葬邪山这边,也没有人有余暇去理会。

        因为秦天白,衣南裘这两个法丹级战力离去,就仿佛头上的封印被打开,众人头上失去了头上镇压他们的石柱,顿时群魔乱舞,浩战再开!

        还留在大殿内的众人,蓦然一个激零,同时反应了过来。

        此时此刻,大殿中已经只剩邪无殇,风嫣柔,刑无咎,以及风嫣柔,刑无咎身后的推恩,赏刑两阁少数弟子等……可称之为少壮一派。

        以及另一边,以葬邪山副山主之一,‘白幡书生’潘皓月,四位金衣道主,以及九成以上葬邪山弟子等组成的,老旧一派。

        当然还有还没作出决定,葬邪山仅存的一位太上护法,‘红衣婆婆’余不语,以及八宗代表,如天工山副山主,‘霹雳金环’勾青峰,长仙宗‘无心剑君’君无恨等……中间一派。

        以及立场莫测,难辩心思的真龙皇朝代表,五皇叔‘铁面王’司玄天,这莫测一派。

        双方的势力,重归平衡,此时此刻,双方人岂容对方苟活?

        不管是谁,肯定会抓住这个大好的机会,号召群雄,击杀对手,重夺葬邪山大位。

        果然。

        ‘白幡书生’潘皓月原本一颗心沉到谷底,但看到‘荒天君’秦天白果真被其言语所打动,竟然真的出手,引起了‘烈日侯’衣南裘后,一颗心顿时再次活跃了起来。

        论实力,他这边虽然高手较少,只有他以及阿修罗道道主两人,比不过对方的邪无殇,风嫣柔,还有刑无咎两大阁主,但是,他可是站在正义的地方。

        在他身后,葬邪山弟子至少占了整个葬邪山门徒的九成以上,远不是邪无殇等三人身后的那一两百人可比。

        最重要的是,他还占据了正义的身份!

        堂堂葬邪山两大阁主,推恩阁主风嫣柔,赏刑阁主刑无咎,居然都投靠了邪无殇。

        而现在,却又爆出风嫣柔真正的靠山,其实是神魔国度的魔主之一,‘烈日侯’衣南裘,那这些人,就成了人人喊打的对象,有秦天白出手,想必,那些观望之人,也看到了希望,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果然,不待他再次呼唤,本已站到门边的天工山代表,‘霹雳金环’勾青峰,长仙宗长表,‘无心剑君’君无恨等人,目光闪烁,又回到了殿中,站到了‘白幡书生’潘皓月的身后。

        如此一来,强弱再次逆势,强者再强,弱者更弱,胜负几乎已经可以见分晓。

        各宗还留在葬邪山的其余弟子,感受不到致命的压力,看热闹不嫌事大,又兴奋的重汇殿中,靠在一角,静静地观看著这一幕。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