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七百九十三章、十年之战
  • 第七百九十三章、十年之战

    作品:《无尽神域

        所有人都望向那暗金面具人,看他是怎么回答。

        虽然秦天白喊出那人名字,为七侯之首的‘烈日侯’衣南裘,但大多数人并不相信。

        ‘烈日侯’衣南裘失踪已久,而且曾经是名动天下的人物,什么时候成了神魔国度的魔主?而且还手段如此凶残,出场就击杀了一位葬邪山的太上护法。

        以前,他可不是这样的人啊。

        而衣胜雪更是紧紧地盯著面具人,不愿放过一丝一毫,想以此确定对方的身份。

        他不愿相信,这个出手狠辣的面具魔头,传中的神魔国度魔主,就是他衣家失踪已久的家主,衣家的百年骄傲,‘烈日侯’衣南裘。

        谁知,对方看也没有看他一眼,目光中,只有一袭灰衣,站在他对面的‘荒天君’秦天白,淡淡开口道:“是啊,好久不见,荒天君。”

        话声方落,他想起什么,双目中爆出一团精光,又再次淡淡开口道:“十年不见,别来无恙。天白兄居然晋级法丹,真是可喜可贺!”

        “嗯!”

        此话一出,在场很多人的心一瞬间凉了下来,再次大哗。

        暗金面具人此语,显然是自承了身份,根本不曾反驳。

        这就只有一个可能,他真的是‘烈日侯’衣南裘,曾经的七侯之首,与‘荒天君’秦天白齐名的一代天骄!

        “大伯,真的是你?”

        衣胜雪颤巍巍地道,脸色苍白如雪。

        这一刻,他受到的打击之严重,不啻于生平仅见,心潮一时如同冰封,难以平静。

        “是我。”

        暗金面具人听到衣胜雪的声音,终于回过头来,那一双日月一般的眸子,静静地凝视了他一眼,随即似乎认出他,微笑著向他了头,随即,竟然伸手,当众摘下了自己脸上的面具。

        当那儒雅中年人摘下脸上的暗金面具的那一刻,整个极邪魔殿,似乎陡然一亮,原来漆黑阴森的魔殿,都陡然变得光明了起来。

        那是一副怎样的面容啊?

        两络白发垂下,略显沧桑成熟,中间是一张五官英俊的脸,仿佛最级的工艺大师手工雕刻,增一分不能减一分失色,脸上随时带著淡笑。

        他一双眼睛,静若寒潭明如日月,里面似乎藏著山水万里,世事千年,静静地站在那里,配上一身暗金衣袍,真是显得尊贵又古老,俊美且优雅。

        不止是衣胜雪,大殿内所有人都看呆了。

        就算站在门边的厉寒,尹青瞳,应雪情等人也不例外。

        他们还从来没有看到过,世上有这样完美的男子。

        忽然,厉寒有些明白过来,为什么当初被人称之为‘塞北莲花’,‘牧颜家一颗明月’的牧颜夜月看见他,会一见倾心,为其才情所折服;

        为什么自己的师傅冷幻,在江左相遇,也曾倾心于他。

        这实在是一个有著神魔般妖异魅力的男子,如果厉寒是女子,只怕也会动心,难以抑制。

        他就像是所有人梦中才能出现的存在,一丝一毫,都不能改动变更,站在那里,就像一轮烈日站在那里,散发出的光芒,足以让人眼睛失明。

        这就是‘烈日侯’,传闻中的七侯之首,已经失踪十年的存在。

        当他再次出现,注定引起轰动天下的风潮。

        “真的是你……真的是你……这不可能,不可能……胜雪不相信,不信啊,你不是我的大伯,不是……假的,都是假的……”

        突然间,人群中发出一声呐喊,衣胜雪掩面跑了出去,跌跌跄跄。

        昔日那样一个傲若冰雪一样的人儿,今日却失去了往昔所有的风度,一身修为也似消失得无影无踪。平时就算悬崖森林,他也能视若平地。

        但刚刚这一段路,他只跑了十几步,竟然忍不住被一根枝树伴倒了一下,那雪白的袍子瞬间染得污黑。

        但他如同不知,爬起身,又继续往前跑,手掌都被磨破,在青石板铺成的山道上染出鲜红的痕迹。

        白越来越,越来越,终至不可见。

        衣胜雪竟是不愿相信眼睛见到的事实,状若疯狂的直接狂奔而去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日后又能否从这滔天打击中恢复过来。

        但所有人都知道,短时间内,他肯定是废了。

        目睹如此惊人一幕,原本心中的骄傲,居然成了人人喊打的邪魔,衣胜雪心中的信念一时尽皆倒塌,原本剑客,世家公子的优雅,冷酷无情,尽皆消失不见。

        这一刻,他也不过是一个凡人。

        “唉!”

        第一次,‘烈日侯’衣南裘眼中露出了一丝表情。

        他微微叹息了一声,然后再次低下头,等他再抬起头,所有人发觉,不知何时,他再次把那幅暗金面具戴了上去。

        “痴儿啊……不过衣家有你,也算后继有人了,至于衣某……”

        他没有再下去,目光反而又一分一分的锋利起来,再次恢复了他之前挥手杀人的风范,身上的气息变得冷漠,转头望向另一边站立的灰衣秦天白,淡淡开口道:

        “十年不见,秦天白,今日,你要阻止衣某行事吗?”

        见状,秦天白忽然也叹息了一声,道:“衣南裘,你这又是何必,又是何苦?”

        “哼!”

        谁知,‘烈日侯’衣南裘闻言,只是一声冷笑道:“天地浩浩,大地荡荡。你们这些井底之蛙又知道些什么?真龙大陆不过是一个大囚笼,凭我们本身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打破虚空,脱离此界。”

        “想要逍遥自在,永生不死,就只有离开此界,脱离藩笼,出去追求更高的境界。而这,只有解封魔祖,由他带领,我们才有可能办到此事!”

        “你们鼠目寸光,以为法丹就到了修行之极限,天天口中挂著所谓仁义道德,维护和平。却不知大道在我,天地不仁,牺牲一凡人性命算什么。只要我们能突破禁锢,飞升天界,到时候,真龙大陆才能迎来所谓的‘中兴’,才是真正的天地仁义。”

        “你!”

        ‘荒天君’秦天白闻言,眼中露出一丝深深的疲惫,没有再下去,知道劝也是无用。

        理念不同,再已是多余。

        他静静地开口道:“拔剑吧……十年之前,我们一战,未分胜负。十年之后,我们再来一次君子之战,你若胜,秦天白转头就走;你若败,就收下这满手血腥,随我回伦音海阁认罪吧!”

        “哈哈哈哈哈……”

        闻言,衣南裘陡然仰天大笑起来,白发疯狂地向后飞扬。

        他蓦然抬手,一股雄浑得可怕,直令飞沙走石,甚至整个大殿都隆隆震动的力量,出现在他的身外,环身一圈,如同一个金色光环。

        他伸出手,指向对面的‘荒天君’秦天白,开口大笑道:“秦天白,衣某等这一天很久了。”

        “十年之前,你我二人在乱云巅峰一战,最终各自成为君侯之首,但所有人一致认为,你胜衣某一筹。今日,衣某倒要看看,成就了法丹的你,是不是还有同样的风采?”

        “如你所愿。不过此地太窄,我们换个地方吧!”

        ‘荒天君’秦天白闻言,也不屑辩驳,身形一转,竟然看也不看‘烈日侯’衣南裘,身形一纵,整个人已经如一只灰色大鹏鸟,竟然跃出了殿破洞,直接一个转身,朝著数十里之外的天神山巅赶去。

        而‘烈日侯’衣南裘犹豫了一下,目光在大殿中站立的几人身上一掠而过,最终,再不犹豫,身形一纵,竟也随之追去。

        两人的身影消失得越来越远,眨眼就变成两个黑,在远处的天神山中消失不见。

        而两人走后,整个大殿中,却先是一片沉寂,随即彻底哗然。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