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七百九十一章、绝境
  • 第七百九十一章、绝境

    作品:《无尽神域

        明明那名暗金衣服,头戴面具的中年人,气质十分儒雅潇洒,高贵不凡。

        但所有人,却如见魔鬼,如避蛇蝎,纷纷退避,一个个面无人色。

        八宗前列,各宗代表,如天工山代表,副山主之一的‘霹雳金环’勾青峰,长仙宗那边的剑派首座‘无心剑君’君无恨,神王陵的紫神长老,隐丹门的青衣长老,神王陵的蓝衣长老……等等。

        各宗主事之人,无不露出一片惊色。

        反应最快的是天工山代表,‘霹雳金环’勾青峰,他身形一闪,瞬间退至大殿入口处,几乎是看情况一有不对,立马逃跑的打算。

        为防万一,他手中那一对霹雳金环,也随之擎出,在掌心中滴溜溜转动。

        其上有黄色光芒不断散发,明显已是蓄势待发,一有变故,立马攻出。

        另一边的长仙宗代表,‘无心剑君’君无恨,也眉头紧锁,左手隐晦地捏住了腰间悬挂的无恨破玉剑,神情紧张。其余各宗代表,弟子,更不用,个个不堪,“呛锵”声一片,齐齐拔出了兵器,对准中间的暗金面具人。

        只有伦音海阁这边,众人为首的‘荒天君’秦天白,似乎对于来人的出现,早有所料,不慌不忙,袖子一挥,一片柔风吹起。

        厉寒,应雪情,尹青瞳三人,顿时身不由主,身形跄跄踉踉,被传送到了大门边,同时耳中响起一个温暖的声音。

        “好好待在那里,不要乱动。若有不对,可自行撤离。”

        闻言,厉寒等人一怔,随即明白是荒天君对他们的密耳传音,当即站稳身形,果然聚在一处,谁也没有乱开口话,同样把手握到了兵器之上。

        今天这样的场面,出场人物根本不是他们可以轻易掺与的。

        虽然以他们目前的实力,在年轻一辈中俱算不错,但在这等尖高手云集的场合,却还是不够看。一旦不知高低胡乱插手,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葬邪山两大副山主之一,高阶半步法丹中期的‘九黑玄君’黎千幽,死了。

        憋屈地死在了一根的白玉尺子之上,毫无反抗之力。

        堂堂葬邪山第一高手,高阶半步法丹巅峰的太上护法,‘笑菩提’端木万年,被那神秘面具人一掌击杀,连反应都来不及反应一下。

        由此可见,现在的风暴中心,到底有多危险。

        目前形势不明,还是先在一旁看热闹,明哲保身才是王道。

        反正天塌下来,有高个子著,譬如‘荒天君’秦天白,譬如……

        想到此,厉寒的目光,隐晦地扫了一眼将他们送离原地,自己却依旧站在原位不动,一身灰衣,神情略显沧桑的太上长老‘荒天君’秦天白,以及他背后站著的那名佝偻黑衣老者。

        ‘荒天君’秦天白将厉寒他们几名后辈送离了,但身后那名佝偻黑衣老者,却还一直跟随著,没有离开。

        在这等场合,这个时机,这一幕更是出人意料,偏偏‘荒天君’也似默许了他的存在,没有将他送离。

        很显然,他也是个很神秘的人。

        葬邪山许了每个宗门五个名额,伦音海阁只到了四人,这人便是以伦音海阁多余的那个弟子名额进入,其所报身份为伦音海阁下属世家家主之一。

        只是很显然,如果他真是伦音海阁下属的一个世家家主,不可能有这个实力和底气,还站在那里,所以他的很份,很显然也是假的。

        那不过是一重伪装。

        此时此刻,面对大殿中心,近乎凝窒一般的可怖气势,大多数实力不及的人,都不得不退出了中心,站到门外。

        但是,这名头戴瓜皮帽,浑身佝偻,看起来毫不起眼的黑衣老者,却反而渐渐站直了身躯,骨节寸寸爆响,一下子壮硕了许多,气势渐显峥嵘。

        原本人山人海中,谁也注意不到他。

        但当大殿内空空荡荡,只余十几人站立,此人的存在,就显得极其显眼,便连那名暗金面具人,也不由惊异地转头看了他一眼,眼睛中略露异色。

        不过他随即就回过头去,没有再看,而是缓缓攥紧自己插入端木万年咽喉的手掌。

        掌心下,鲜血流得更快了。

        “呃呃……”

        葬邪山太上护法,‘笑菩提’端木万年还没有彻底死去。

        他不敢置信地望著这一幕,眼睛瞪圆,身上的生气渐渐失去,容颜越来越衰老,气息越来越虚弱。

        “你,你……”

        他指著来人,颤颤巍巍,想什么,却最终没有出来。

        因为那暗金面具人,见状只是冷冷一笑,一声“咶噪”,随即手掌彻底捏紧。

        “咔嚓!”

        ‘笑菩提’端木万年的脖子,如同木头一样被从中折断,气息彻底断绝,已是死得不能再死。

        暗金面具人见状,一脸嫌弃之色,一甩手,便将其尸体,仿佛死狗一样扔了出去,撞在大殿一角,发出“嘭”的一声轻响。

        随即,他左手,自怀中掏出一卷雪白的丝绢,擦了擦染血的手指,这才转过身来,面向众人。

        “你!”

        大殿内,所有人哗然,俱都失声无语,陷入巨大的震惊与心寒之中。

        “魔鬼啊!”

        有人惊呼,面无人色,跄踉后退,两腿之间,一股异臭味传来,竟是直接被吓到失禁。

        一出场,就击杀了葬邪山太上护法,第一高手,准阶半步法丹的‘笑菩提’端木万年,这一幕实在太过震撼人心,便连各宗长老,也齐齐失声。

        此人到底是谁,怎会有如此惊人的实力?

        虽这一幕有数成原因,是因为‘笑菩提’端木万年没有防备到有人从天而降,而且一出现就是对他下杀手,但是,准阶半步法丹的实力有多强大,不用。

        纵使未练就‘秋风未动蝉先觉’的先知本领,但对于危险,也自有其敏锐的嗅觉,一有不对,立即闪避。

        但在来人面前,他却根本连危险都没有感觉到,更来不及闪避,直接就被来人一掌击杀,连反抗一下都做不到。来人的实力,实在让人感到心惊。

        所有人都相信,即使正面对敌,‘笑菩提’端木万年也绝对不可能是他的对手,那此人的真正实力,到底到了什么样的境界呢?

        是阶半步法丹,还是真正的法丹?

        为何之前,从来没有听过,修道界还有一尊这样的尖大高手,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短暂的喧哗之后,大殿内,又陷入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精神颤栗地盯著那名暗金面具人,两腿颤颤,连走路都走不动了。

        “魔主!”

        直到邪无殇的一声魔主,再次打破了殿中的沉寂。

        见到来人,邪无殇眼中第一时间闪过的不是惊喜,而是慌乱。

        不过随即,想到了什么,他的眼神又变作坚毅,竟也学‘七灵蛇女’风嫣柔,微微俯身,朝著来人恭敬一拜。

        这一幕,让本就沸腾的葬邪山内众人,再次哗然。

        一众葬邪山弟子,更是个个变色。

        忽然,站在‘七灵蛇女’风嫣柔身后的一群人,想也不想,直奔另一边‘白幡书生’潘皓月的身后,一个个神色颤颤,两眼惊惧,已是害怕到了极。

        而站在所有人中心的‘白幡书生’潘皓月,此时也不由双眼呆滞,一时间陷入可怕的后悔之中。

        他万万没有想到,邪无殇背后竟然真的有人,而且还是这样一尊神秘强大的人物……一出手,直接将宗门太上护法,‘笑菩提’端木万年击杀,杀准阶半步法丹如杀鸡。

        这样一个人物,自己万万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

        那么,怎么办?是跪地投降,还是鼓起勇气,号召所有人,奋起一博?

        只是,如果跪地投降,已成对手,对方真的会接纳吗?

        自己之前苦心谋划的一切,等待了几十年的机会,真的就这样甘心失去吗?

        只是如果奋起一博,又哪有机会?

        自己等人的实力,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哪怕就是现在整个葬邪山高层全部投靠他一人,众人合力,只怕也不够对方一个人杀的。

        那人明显就有法丹境的战力,可怕,实在太可怕了,没有法丹境存在与他抗衡,所谓的奋起一博,也只是注定送死。

        如果注定要死,这奋起一博,又有何意义?

        还不如眼下先假装投靠对方,或许,还能保住一条命,虽然失去了继承葬邪山的机会,而且日后必被千万人唾骂,但总能苟延残喘,活著。

        心中一时心念电转,潘皓月毕竟是沉得住气的人,‘推恩阁主’风嫣柔身后剩下的一半人同时投靠他,也没有让他有丝毫喜意。

        他的目光,却在大殿内所有人身上转过,寻找转机。

        忽然,目光落到一道灰色身影之上,蓦然之间,他心中一动!

        “该死,就拼这一次了!”

        也许,失败就是死亡。但本就已站到了对方的对立面,即使投降也是死路居多,那何不如一拼?

        更何况,自己也不是全无机会。

        想到那道灰色人影,潘皓月明白,自己一旦赌对,不但能借机顺利诛杀邪无殇,而且还能名正言顺的继承大位,更能因此一战,得到天下人的认同。

        毕竟,生死之间,逆境关头,整个葬邪山,是自己登高一呼,号召所有人,共同诛杀了神魔国度一位魔主,自己的身份,地位,名望,都会大涨。

        谁不佩服自己的气节,骨气,胆魄?

        想到此,‘白幡书生’潘皓月再不犹豫,一瞬间收起了心中的怯懦畏惧之心,张臂大呼道:“快看,大家快看啊,邪无殇引来的邪魔当众击杀了太上护法,此仇此恨,不能不报。所有葬邪山弟子,速速过来抱团。大家齐心斩杀邪无殇这个背宗人,和神魔国度的魔主,卫护宗门!”

        听到他的声音,很多对葬邪山忠心耿耿的存在,还真的全部给他召集了过去,‘白幡书生’潘皓月身后,一时聚集的人就更多了,声势更盛。

        不过,在有心人眼中,这仍不能改变他们的覆亡之局,只是,潘皓月接下来的几句话,却让本来信心满满的邪无殇,风嫣柔等一派,齐齐一震,眼露惊色,望向另一边——

        却听潘皓月目光转换,眼睛竟然落到了殿中仍旧站立的八宗代表,尤其是其中为首的‘铁面王’司玄天,‘荒天君’秦天白,‘霹霹金环’勾青峰等人身上,放声大呼道:

        “秦长老,司王爷,勾副宗主,还请大家一齐出手,帮潘某击杀邪无殇这个背宗人和神魔国度的魔主……对方今日危害我葬邪山,下一个也许就是各位的宗门。此人今日不除,必贻祸天下啊!”

        “最重要的是,既然魔主出现,他又岂肯放诸位离开,泄漏消息?”

        “如果他想保邪无殇登上大位,必也对诸位同道出手,斩草除根,清除异已。如果各位不团结,只能被对方各个击破,今日谁也下不了葬邪山啊!”

        话声方落,整个极邪魔殿中,殿内殿外,一片大哗。

        所有退至门边的人,齐齐一震,随即反应过来,眼中更是不由露出一片惊色。

        没有潘皓月提醒,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现在才明白,原本自己等人以为的只是一场看热闹的观战之举,突然卷入了一场莫大的风波。

        如果今日不出手,不定还真有被对方当成卒子斩杀,陨命在此的可能。

        一时间人人自危,便是各宗代表,如‘霹雳金环’勾青峰,‘无心剑君’君无恨,神王陵‘紫神长老’等人,也是不由面色齐齐一变。

        他们的目光望向面色恳切的‘白幡书生’潘皓月,又望向殿中站立,如同天神一样的暗金面具中年人,最后望向站在所有人之前的伦音海阁太上长老,‘荒天君’秦天白,神色一时间犹疑不定起来。

        只有一人,神色诡异,冷冷一笑,不但没有靠近,反而又后退了一步,双手抱臂,冷面旁观,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

        这人一身暗色长袍,长袍上绣著金色龙纹,面上戴著一幅铁面具,威严素著,不是别人,竟是此次葬邪山持剑大典,真龙皇朝在此的观礼人,五皇叔‘铁面王’司玄天。

        看他的模样,既不似害怕来人身份,不敢兴战的样子,却又似乎并不准备帮助葬邪山以及大殿内众人,态度怪异模糊,一时让人大惑不解。

        见到此幕,‘白幡书生’潘皓月心中一沉。

        “难道,自己的博命之举,真的想错了吗?没有人愿意出手?”

        他忽然感觉浑身发冷,一颗心沉到谷底,无边黑暗,看不到光明。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