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七百七十九章、大会,下
  • 第七百七十九章、大会,下

    作品:《无尽神域

        毕竟,冷幻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子,性格比较传统。

        虽然江左相遇,她倾心于当时若烈日骄阳一般夺目的衣家大公子,‘烈日侯’衣南裘,但并不妨碍她坚持只有大婚之时,才能行正式夫妻之礼。

        而衣南裘为了麻痹她,自然不敢轻易用强,还没等想出手段,牧颜夜月便寻至。

        一场意外,让他的计划无疾而终,结果就因为牧颜家族的事,冷幻,衣南裘因此分开,后来衣南裘直接失踪,谁也不知去了哪里,两人相交的时间,总共不过几个月。

        毕竟,自牧颜夜月有孕,数个月后衣南裘才离开,而牧颜夜月寻找至江左之时,牧颜北宫,牧颜秋雪还没降生,直至牧颜夜月被推下悬崖之后,才开始降生。

        因此这中间,自衣南裘回到江左,遇上冷幻开始,总共不过短短数月,虽然两相倾心,但一切还没有发展到那一地步。

        如果牧颜夜月没有寻至,或许一切结果却不同。

        但是,现实就是,衣南裘为了牧颜家族的追日弓,放弃了即将到手的冷幻,携牧颜夜月返回牧颜谷,灭了牧颜家族满门,后来又将怀有自己子女的牧颜夜月推下了悬崖,满手血腥。

        如果不是枯藤之力,保住了牧颜夜月的性命,也因过度刺激,牧颜兄妹相继出生,他自己的一对子女,已经死在了自己父亲的黑暗双手之下。

        可是,就算如此,衣南裘造成的滔天杀孽,也让人心寒。

        牧颜谷的大火,燃烧了两天两夜,整个牧颜家,上百余口,除了掉下悬崖幸存和被其抓住用铁链穿骨的牧颜古雄,无一幸免。

        往昔之事,真相大白,一瞬之间,很多以前萦绕心头的迷团,渐渐解开,厉寒才知道里面还有这么多的隐情。

        伦音海阁,幻灭峰,冷家,衣家,牧颜家,神魔国度,魔主,衣南裘,黎千幽,持剑大典,邪魂扇,隐龙之主,秦天白,尹青瞳,邪无殇,勾青峰……

        一个个名字,在厉寒脑海中勾连在一起,形成了一幅完整的脉络图,他已经明白,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了。

        ……

        随后的三天,一直风平浪静,除了厉寒曾去过一次伦音海阁长老秦天白所居的迎光阁,其余便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而这一天,风和日丽,艳阳高照。

        正午之时,葬邪山准备了许久的持剑大典,终于正式开启。

        山门大殿之前,铺著红地毯,一直延伸到山下,如果从高空往下看,就仿佛一条红带,直接将整个葬邪山变得喜庆吉祥了不少。

        外阵大开,不少之前一直被关在山门外的各宗观礼之人,纷纷鱼贯而入,喧嚣震耳,整个葬邪山,一瞬间热闹了百倍不止。

        但在山大殿之前,却有一队队身穿赤色葬邪山弟子服饰的人,在维持秩序,没有一定的身份地位,根本上不去。

        众多观礼者,只能围在大殿外侧的栏杆外,遥遥观看最中心的盛典。

        当然,厉寒,尹青瞳,应雪情这些各宗的尖弟子,不在此列。

        此时葬邪山山,有一个十分阔大的圆型看台,最为靠近大殿,其中座落的,就是八宗和真龙皇朝的代表。

        厉寒,尹青瞳,应雪情等人,自然站在‘荒天君’秦天白身后,位于左一的位置,是非常靠前的位置了,因为八宗之中,排名第一的天工山代表,处在的是右一的位置。

        这也就是因为伦音海阁出了两位法丹,所以排名大大靠前,如果是以前,现在肯定是排在最两侧,末位。

        不过,虽然伦音海阁如今如此强盛,天工山也一直是八宗第一,但观礼台的中间位置,为了表示对真龙皇朝的尊敬和拥护,中间的位置,还是一如继往地让给了真龙皇朝前来观礼的大员,‘铁面王’司玄天,也就是真龙皇朝的五皇叔。

        他一袭暗色长袍,长袍上绣著金色的龙纹,面上戴著一幅铁质面具,看不见面容,但隐约可见,一股血煞之气,从他的身上不住散发,让人感到沉重,压抑。

        ‘铁面王’司玄天,这是真龙皇朝第二号人物,仅次于真龙圣皇的第一高手,掌管真龙皇朝的黑暗组织监察司。

        任何官员,王侯,胆敢犯事,只要落到他的手上,都会生不如死,以公平严明著称,有司青天之称呼。

        他久居上位,铁血无情,那些犯事之人,对他又怕又恨,所以才博了个‘铁面王’的称号。

        最有名的一次,便是他的亲弟弟,另一位王爷犯罪,司玄天派遣手下去抓,对方拒不开门,还放狗咬人,司玄天一怒之下,亲手出手,破门而入,最终在监斩台上,亲口念出弟弟十大罪状,挥刀问斩。

        那一幕,震撼了整个真龙皇朝官员的心,自此真龙皇朝,何种贪腐犯罪之事少了九成,而这一切,都是这位真龙皇朝监察司主,‘铁面王’司玄天的功劳。

        以他媲美阶半步法丹的能力,也的确有这个资格,坐在这里,接受众人的敬畏和膜拜。

        而左一位置,法丹初期强者,‘荒天君’秦天白一袭灰袍,身上有淡淡沧桑气息,很平静地坐在那里,但就如一座巨山,能扛起山河大地。

        他神色不动,似是闭目养神,但谁也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因为他是今天,到场的八宗加真龙皇朝中,唯一的法丹级强者。

        厉寒,尹青瞳,应雪情等伦音海阁弟子,自然都站在他的身后,形成一个的区域,无人敢于靠近。

        看其威势,以及周边隐隐扫视过来的目光,比注视最中间的‘铁面王’司玄天都多。

        而右一位置,便是同样位高权重,修为高深的天工山两大副山主之一,‘霹雳金环’勾青峰。

        这是一个有些阴贽的男子,青色长袍,面色深青,双手不断把玩著一对金环。

        那对金环便是他的成名兵器,世间级兵器之一,极品名器‘霹雳金环’,天工山赫赫有名的级名器之一。

        即使在天工山这等级炼器大宗,千余年下来不断积累,极品名器也没有多少件,不过勾青峰身为天工山两大副山主之一,拥有一件极品名器却实在不是多么令人讶异的事。

        只是即使在极品名器中,他的那对霹雳金环,也不是凡物,而是位列中阶,远超普通下阶极品名器。

        其他人不觉得,但厉寒,尹青瞳两人,却老是感觉阔坐在太师椅中的勾青峰,不断抬头朝他们两人打量,眼神莫测,这让两人不由心中微沉。

        厉寒暗道,该来的还是会来,终究躲不掉,如果不是场合不对,身前又有法丹境的长老秦天白在,只怕此时,勾青峰已经对两人出手了。

        不过有秦天白在座,厉寒也不由微微放心。

        以后不知道,但至少暂时,他们是安全的。尹青瞳不用担心……她是法丹境强者秦天白的唯一爱徒,勾青峰不敢对付她,但自己,只怕就难了。

        看来本次持剑大典后,自己要心一,若孤身一人,很可能被对方找准机会,下手暗杀。

        但眼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继续把目光,朝著另外几个宗门的代表坐位之上望去。

        左二坐位之上,坐的是一名白衣老者,身后背著一柄看不出模样的古剑,浑身有丝丝剑气四溢,一看就十分不凡。

        厉寒认出此人,正是此次长仙宗的代表。

        长仙宗分为仙,剑二派,厉寒曾经在长仙宗待过近十年之久,对于长仙宗中的主要人物自然不可能不熟悉,这老者,就是长仙宗剑派三首座之一,排名第二,名叫‘无心剑君’,背后的无心剑,据出则有天地之变,曾经斩杀过青阶妖魔,堪称是赫赫有名的一位尖强者。

        而右二坐位,则是一名紫衣男子,是一名神王陵的长老,名叫‘紫神长老’,也是一位高阶半步法丹境的强者。

        左三,为梵音寺代表,‘佛王’星渡。

        他虽然是年轻后辈,但此次是代表梵音寺前来观礼,所以排坐第三,没有人有异议。

        右三,则为隐丹门代表,一名青衣人。

        左四,为名花楼代表,一名蓝衣人。

        两人都是两宗的长老之一,不过地位不高,在此时此刻,显然是排列在后,分坐两边,无人注意。

        不过,厉寒注意到,在这个观礼看台之后,不远方,还有另一个同样大的巨大石台,石台之上,坐著几个葬邪山的重要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