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七百七十八章、大会,上
  • 第七百七十八章、大会,上

    作品:《无尽神域

        “原来如此!”

        “原来中间还有这么多的内情!”

        听完隐龙之主的叙述,厉寒才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当初,自己加入伦音海阁时,众人对于幻灭峰如此奇特的态度,既觉尊敬,地位超然,却又隐隐排斥,不愿靠近。

        原来,幻灭峰果然真是昔年伦音第一峰,只是后来发生异变,当时的天剑峰峰主,‘血掌断弦’巫魂礼,夺取了伦音海阁掌门之位。

        强盛一时的幻灭一脉,也就此落寞,门人尽死,传承凋零,只余下一个峰主独女存活。

        天剑峰掌权,成为上三脉之首,众人对于幻灭峰的后人,自然不敢靠近,一个疏远。

        而自己的师傅冷幻,自十余岁便出世游历,居然闯下过那么大的名头,而以当时的情况,冷幻,衣南裘,在江左相遇,又是同样的出色,男者英俊若天神,天赋绝世;女者资色过人,同样冰雪慧敏。

        两者相遇,互相吸引也是可以不难理解的事。

        显然自己没有猜错,自己师父闺阁之中,悬挂的那柄‘衣’字古剑,就是当初‘烈日侯’衣南裘还没有成名时的佩剑,后来送给了冷幻,成为定情之物。

        只是好景不长,衣南裘消失,冷幻苦苦寻找不得,落落寡欢,回到伦音海阁,从此闭门不出,甚至连幻灭峰都少下,成为一个被人遗忘的存在。

        所以,后来才有厉寒被冷幻收为首徒,幻灭峰多出第一个弟子,渐渐强盛起来的现状。

        一切疑惑尽解。

        师傅闺房之中的衣字古剑的来历……她为何总是那般落落寡欢的模样……幻灭峰为何成为伦音七脉中被人遗忘的一脉……当初又是如何强盛过……

        同时,厉寒又不禁想起了,自己师傅冷幻,曾经交给自己的那枚‘幻’字令牌。

        就是那块不过普通的黑色令牌,却令伦音海阁很多人觉得特殊,试练塔中的白发长老曾为此惊讶过,而掌管宗门内刑阁的大长老玉权真,也曾为此猛然变色。

        随后,才确认了自己幻灭峰领队的职位,并且喊出此令牌的名字,为‘幻神令’。

        当时,厉寒不解,不明白一个排在七峰最末的幻灭峰,一枚令牌为何能令地位超然的试练塔白发长老惊讶,令执掌重权的内刑阁大长老玉权真变色,现在,他终于明白了。

        厉寒师傅冷幻,交给他的那枚黑色幻字令牌,就是昔年,冷幻之母,担任伦音海阁阁主时的‘幻神令牌’,不过后来冷幻之母被囚禁至死,幻神令牌也就落到了冷幻的手中,后来又交给了厉寒。

        这枚令牌,虽然没有昔年那号令宗门的作用,但毕竟地位超然,来历太大,所以那试练塔长老,以及内刑殿大长老玉权真,才会既惊讶又震惊,从此对厉寒的态度截然不同。

        毕竟,虽然现在幻灭峰没落,但这枚令牌的意义,却绝对不同。

        因此,才造成了幻灭峰地位虽低,但却身份特殊,加之当初‘血掌断弦’巫魂礼又不敢斩尽杀绝,留下了那一任伦音阁主冷映玉的后人。

        所以幻灭峰虽然没落,却也无人敢轻易欺辱,毕竟幻灭峰弟子身份敏感,众人不敢靠近,却也不敢太过得罪,因为谁知道现任伦音阁主是怎么想的。

        如果是厌恶幻灭峰,欺辱倒也罢了,但如果有想重振伦音七脉的想法,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可惜的是,即使是厉寒的师傅冷幻,也不知道,她认识衣南裘的时候,对方其实已就有一个恋人,而且那个恋人,还是北地一个古族,牧颜古族的族长女儿。

        那位牧颜家族的少公主,号称‘塞北莲花’,是当时牧颜家主牧颜古雄的独女,掌上明珠。

        这位塞北莲花,真名唤作牧颜夜月,也是从此天赋杰出,最重要的是长得娇俏过人,绝世仙姿,不知曾经倾倒多少豪杰。

        但是,一场孽缘,那位‘塞北莲花’,遇上了当时还未成名的‘烈日侯’衣南裘,为其英武气概一见倾心,你侬我侬之时,无意中透露了家族藏有一件传承至宝,准宝器‘追日弓’的消息。

        从此,情海生变。

        为了得到这件准宝器,‘烈日侯’衣南裘假意欢好,不断映求其带他回她们家族所在牧颜谷,要下聘行娶,只是牧颜家族古迅不许。

        为了带其回谷,牧颜夜月与衣南裘决定,生米煮成熟饭,或能带上孩回去,一切已定,无可更改,或许其父会回心转意。

        只是牧颜夜月并不知道,衣南裘这么做,根本不是为了娶她,而是为了夺取追日弓。

        但要等孩生下来,需要漫长的岁月,这其间,衣南裘借口离去,牧颜夜月抱孕寻夫,却在江左,看到了衣南裘与一位天仙一般的白衣女子站在一起。

        而这位天仙一般的白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后来才认识衣南裘的冷幻。

        可惜的是,冷幻并不知道衣南裘的真正面目,两人一见倾心,衣南裘也渐渐声名鹊起,牧颜夜月气急攻心,当场站出指证,对方却反咬一口,根本不认识她,不知道哪里跑来的贱妇,怀了谁的野种,来污辱自己的名声。

        冷幻自然信以为真,毕竟衣南裘在外面一直表现的,就是风度翩翩,人中之龙。

        这样的存在,加之她又不知道牧颜夜月的存在,一时虽然疑惑,但却选择了相信衣南裘。

        可惜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后来衣南裘囚禁了牧颜夜月,又反只是因为冷幻是八大宗门之一传人的身份才跟她在一起,是为了避免给家族召祸,并指天发誓,牧颜夜月受困于他的甜言蜜语,又相信了她。

        但是,当牧颜夜月要求对方明媒正取,好让腹中婴儿有个名份时,对方却百般推辞,牧颜夜月终于怀疑,而衣南裘,也露出了真面目。

        他挑断牧颜夜月手筋脚筋,用尽酷刑,逼迫其将他带回她们家族所在的牧颜谷,谋夺追日弓,

        但追日弓为牧颜家族至宝,牧颜家族不愿吐露,衣南裘竟丧心病狂,放火烧谷,虐杀了整个牧颜家族上百余口,牧颜夜月借密道迷烟逃出,却被其追上,又想感化,但牧颜夜月目瞩家族惨变,岂肯再相信她,自然是死活不从。

        最终,牧颜夜月被丧心病狂的衣南裘推下万丈悬崖,最终生下牧颜北宫,牧颜秋雪兄妹,遇上从悬崖被冢圣传击下的厉寒,才最终带出两人。

        而那位地底老妇,就是牧颜家族的幸运者,‘塞北莲花’牧颜夜月。

        她向厉寒询问过冷幻与衣南裘两人的名字,厉寒没有告诉她,后来她拜托厉寒出谷之时带上一双儿女,出来寻找灭族仇人,并且将牧颜北宫,牧颜秋雪两人的姓名,都改成了牧颜之姓,并不姓衣。

        冷幻一直不知道这些事情,后来衣南裘传言入魔失踪,她也就回到伦音海阁。

        两人相交时间并不长,更只是发展到持手之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