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七百七十七章、旧事
  • 第七百七十七章、旧事

    作品:《无尽神域

        隐龙之主走后,厉寒依旧坐在原地,久久没动。

        今夜隐龙之主的到来,对他的震动颇大。

        以前他一直以为,真龙大陆虽有暗流,却不过疥癣之疾,不碍大局,表面上,依旧能维持歌舞升平,一派繁华。而且千百年之后,只怕亦会如此。

        但他却实在没有想到,原来看似繁华的盛世背后,隐藏了这么大的隐患,一场真正的动乱,正在蔓延。

        也许,会一如飓风,扫荡空整个真龙大陆现有的存在。

        先是伦音海阁,玄冥真渊中,诡异金线舫出现,封印魂瓶失窃,接著,冢圣传竟是魔道组织之人,控琴秘法被取出。

        后来,五境青年修士擂上,又逢葬邪山大变,千魔塔崩毁,孽海再开,梵音寺代理住持地慧身化封印,灭渡消失……

        而现在,又轮到了天下第一邪宗,葬邪山。

        下一个,会是谁呢?

        也许,现在另外的五宗,也都有了神魔国度的渗入,之所以还没有爆发,只是时机未至而已……而时机一至,只怕五宗,加上真龙皇朝,一个也躲不过。

        大陆的动乱,正在到来。

        甚至,这一次的动乱,是由内而外,远比仙妖战场对修道界的影响,还要强大,还要强怕得多。因为一个不好,也许就是倾覆之祸。

        想到不过区区两年,便接连遇上仙妖战场大变,现在又到了神魔国度的魔祸阴谋……厉寒心中沉甸甸的,一时寒意顿升。

        想到当初伦音海阁试练时,自己等人前往玄冥真渊,本以为只是一场普通试练,却突然遭遇邪魔入侵,封印魂瓶失窃……

        后来伦音海阁中,又发生一系列奇怪诡异的变故,再联想到如今,本来被世人誉为永世之柱的八大宗门,一一出现问题,厉寒就不得不心忧。

        而他也同时明白,隐龙之主今夜为什么会找他,‘荒天君’秦天白那边,平常关注度太高,一举一动随时都有人在窥视著。

        凭隐龙之主的实力,想潜入当然不难,但秦天白却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位法丹初期强者。

        凭他的嗅觉,一定能发现异常,若以为隐龙之主有敌意,那就不妙了……重则直接将其击杀,轻也会主动出手,两人一交战,隐龙之主或许性命无虞,但必有动静,到时候,想暗中设局,就难上加难了。

        所以,隐龙之主才来找自己。

        一是厉寒一个弟子,平常没人关注,自然简单。

        二也是两人之间,有一份交情在,那自然是因为曾经在江左,就有隐龙一族的左腾鹤找过厉寒,并结下了盟约。

        三,也是因为厉寒正好就是伦音海阁弟子,可以光明正大的进入迎光阁,这样,只要秦天白不主动出手,隐龙之主自然能悄无声息潜入其中。

        这样一来,一切计划都能实现。

        想到此,厉寒不由赫然站起,他知道,这件事,不容他袖手,还真必须办好不可了。

        一,是因为此事本来就与他息息相关,不查明的牧颜家族之事,灭门真是衣南裘所为。

        单就衣南裘是神魔国度的成员,对整个大陆影响也颇大。

        最重要的是,从隐龙之主口中,厉寒听到了,衣南裘与自己师傅的关系!

        数百年前的伦音海阁,幻灭峰还是第一主峰,地位至高无上,幻灭峰主,就是伦音海阁那一代的阁主。

        而厉寒的师傅冷幻,赫然就是上上一任伦音阁主的独女。

        不过好景不长。

        几十年前,伦音海阁阁主‘破音七弦’冷映玉生下独女冷幻之后,难产而死。其父因是入赘,在伦音海阁地位不高,最终被当时天剑峰峰主挤走,夺去其位。

        一场政变,幻灭峰凋零,成为七峰之末,天剑峰崛起,成为上三峰之首。

        新任宗主,也不可能放任幻灭峰成长起来,渐渐的,幻灭峰再没人提起,伦音海阁,大家只知有天剑,真丹,玄道,百花等六峰,幻灭峰被人遗忘。

        不过,新任宗主,也不可能毒杀冷家独女,不然,此事影响太大,最重要的是,当时仍有一群支持冷家的存在,为了保住冷幻,才最终妥某。

        如果那位伦音阁主击杀还是婴儿时期的冷幻,必然遭至众怒,也影响他接掌伦音海阁阁主之位,所以也就默许其留了下来,并独居幻灭峰。

        不过那位老阁主或许是因为坏事做多,遭了报应,没几年就突然死去,没来得及处理冷幻,让其慢慢长大。

        新任的伦音海阁阁主‘创世伦音’舒雪蒲,虽是出自天剑峰,但本身却跟冷家并无仇怨,所以更不可能暗害冷幻,不过,有天剑峰覆灭幻灭峰一事,这份仇怨,却又怎么也抹不去,所以在伦音海阁中,幻灭峰三字,一向是一个禁忌。

        没有人去害冷幻,但也没有人,敢加入幻灭峰,更不会任其发展起来,重提昔日之事。

        冷幻慢慢成长起来,也知道当年的事,所以也不收徒弟,才十余岁的时候,就外出游历,不愿待在伦音海阁。这一番游历,却让年纪轻轻的她,闯下了偌大的名头。

        当时那个时代,‘通天铃’冷幻之名,只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和大陆当时的几大级天才齐名,是伦音海阁当时名动一时的绝世天骄,被誉为继承伦音海阁的最佳人选。

        只是,碍于前事,伦音海阁怎么可能让冷幻接任新的宗主,加上新宗主舒雪蒲继位没有多少年,年纪还轻,所以也没有人提这事。

        而‘通天铃’冷幻当时游历天下之时,就遇上了同样刚刚崛起,如日中天的江左衣家少主,‘烈日侯’衣南裘。

        当然,那个时候,烈日侯还不是烈日侯,两人一见倾心,短短时间,成为天下闻名的侠侣,但好景不长。

        没多久,衣南裘在五境青年修士擂上,名动天下,成为七侯之首,而冷幻,当时却并没有参加五境青年修士擂,只想默默地陪在他身边。

        但衣南裘,在成为烈日侯之后,不知多久,忽然突然发狂,随后就消失不见,传闻是失踪了。

        冷幻心灰意冷,原本不愿意回到那个藩蓠一样的宗门,现在,却突然回到幻灭峰,就此隐居下来,名动天下的‘通天铃’,就此消声匿迹,亦成为了一段传。

        是以五君七侯之名,天下皆知,而没有参加五境青年修士擂,又甚少参加什么大战,在‘烈日侯’衣南裘失踪,也回到幻灭峰隐居的冷幻,就更加不为人所知,慢慢淡去了姓名,便连厉寒,也是第一次知晓自己师傅的尊号。